150 我有神经病/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是昏迷,其实也就是短时间里失去意识,我估计顶多也就是五六分钟的样子,我就清醒过来,感觉眼前一片黑,我是被人拖在麻布口袋里往前走。

我慌了,对方的手段这么暴力肯定不可能是警察,如果不是警察的话,那只有一个可能,抓我的人是何苏衍,想想何磊被我们打断三十多根骨头,如果我落在何苏衍的手里绝逼不会有好下场。

想到这儿。我赶忙扯开嗓门吼叫起来,救命啊!杀人了!我是赵成虎,快来抓我吧!

比起来我宁愿落在警方手里,就算让判十年二十年他们起码不会折磨我,可能是因为我的不配合,拖着我的人被激怒了,他们直接把我给抬起来摔到了地上,紧跟着又是几棍子狠狠的砸在我身上,外面有个男人说话:“我不想难为你,只提醒你一遍,再敢喊一声我就捅一刀,具体捅哪看我心情。”

那人的这句话说的不带任何温度,我一点都不怀疑他是在跟我开玩笑,尽管心有不甘,但是我不敢再拿小命开玩笑。

看我不挣扎了,外面的俩人又把我抬了起来,不知道扔到了什么地方,我听见了汽车发动的声音,当时我心里真的特别害怕,但是却不敢发出任何响声,因为我能感觉到后背上顶着一把尖锐的武器,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把刀子或者匕首。

汽车开了十多分钟的样子,我就被人给粗暴的踹下了车,有个家伙拖着我的脚腕往前走,感觉不到后背的威胁了,我赶忙扯开嗓门呼救:“松开我!快点!放了我!救命!救命啊!”

一个凶狠的声音传了出来“小逼崽子,给老子闭嘴!”

他话音刚落,一根大棍子狠狠抡到我身上,我疼的赶忙抱着自己的脑袋,浑身上下剧痛,他们下手的力道都很重。

连续打了我十几棍子,还是那个男人的声音,他说:“草泥马的!再特么叫吼一个试试,老子现在就弄死你!听见了吗?”

我蜷缩着自己的身体,没敢在说话,内心充满了对未知的恐惧。

大概是看着我老实了,也不吼不叫了,边上的人没有再继续揍我,一时之间,我脑海当中闪过了许多自己即将要面对的画面,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又被人拖着往前走,一路上,拖我的人就像是拖条死狗一样,有台阶的时候,也不撒手,颠的我脑袋和胳膊上全都破了皮流了很多血,我被他们拖着扔进了一个房间,紧跟着就听见了大门紧闭的声音。

好长一段时间,我都躺在地上没敢乱动,后来觉得周围应该是没有人了,才慢慢的活动了下身体,感觉有些麻木了。尤其是胳膊和后背让打的特别疼,脑袋上依旧是还套着麻袋,我使劲挣扎两下,浑身上下的力气都快透支了,才把麻袋的口给挣脱开。

我爬了出来,起身看了看四周,发现我是被关在了一个密闭的房间,这里面漆黑一片,什么都没有,角落处,有一个臭哄哄的泔水桶,还有一张破草席子。

整个房间里连他妈扇窗户都没有。黑通通的一片,我心想难不成他们直接把我扔到看守所里了?我冲到了铁门门口喊叫起来:“开门!给我开门!救命啊,有没有人?救救我吧!”

越是没人应声,我越觉得害怕,我“咣,咣,咣”的就砸起铁门来。

可是根本就没人理我,我砸门砸的自己手都肿了,蹭破一大片皮,血水止不住的往外淌落。

砸到最后,我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很麻木的坐在了地上。

我感觉好像从这个房间里面呆了很久很久。起码能有一两天,中间没有一个人进过房间,更没有人给我送过口吃的。

这里一定不是监狱,监狱还会有管教,可是这里完全就是一座死屋,安静的像个太平间。

因为没有人给我送吃的。我只能靠喝水充饥,水,就是房间泔水桶上的那个水管子,我觉得好饿,饿的甚至都顾不上害怕,不夸张的说。现在谁要是能给我口吃的,让我跪下磕仨响头,我都毫不犹豫。

就在我觉得快要饿死的时候,铁皮门终于开了,一个身影出现了,这个人脑袋上戴鸭舌帽,眼上戴大墨镜,脸上还罩着个白色的一次性口罩。

我半蹲在地上哀求说,给我口吃的吧?求你了!

他身后冲上来了两个人,同样一身黑西服,带着大墨镜,那两人从身后拿出来橡胶警棍,二话不说,照着我就开抡。

一顿暴揍之后,我已经彻底没有了反抗的力气,额头上的鲜血在从我的眼前慢慢流下。

那两个“黑西服”重新把我拽了起来,按着我,让我半跪在地上。我惊恐的求饶说,放过我吧!

说句没出息的话,我怂了,这种时候谁要还敢说自己不怕死,那纯粹是吹牛逼,我尝试着挣扎着,可是这两个人按我按的死死的

这个时候,打头的那个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的男人,手上出现了一把匕首,他的匕首就顶在了我的脖颈处“别乱动,也别废话,我问一句,你说一句,听懂没?”

我满头大汗,慌忙点了点头。

他看着我说,知道自己做过什么吗?

我点点头说,知道。

他接着问我,衍哥他弟弟脑袋上最后那几棍子是谁打的?是你,还是他们几个?实话实说知道不?

我抬头,看着脸前这个藏头露面的男子,他的语气很平常,但我丝毫没有觉得他不会下去这一刀。

看我陷入犹豫,他得意的笑着说:“我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不是你,告诉我是谁,我就放过你。”

一瞬间,我脑海当中,出现我爸的样子,接着是苏菲,后面是胖子,王兴,林昆他们一个一个的人影都出现了。

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内心简直要纠结死了,我是真的特害怕,就差一点就要脱口而出喊出来和我自己没关系了。

可是我还是忍住了,我不能对不起我的兄弟们,我永远不能忘记那些为了我付出那么多的兄弟们,如果不是因为我,他们根本不可能参与这次的事情。

见我不言不语,那男子递给我一支烟说,我这么说吧,这次我抓了你们好几个人,有人已经招了,说是林昆干的,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

我抬头,看着面前的这个大汉,一瞬间,又心动了,既然已经有人招了,那我再说出口的话应该不算我不够意思吧?

他一脚跺在我肚子上骂:“说话,快点,如果不说话的话,那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我就当成是你做的了。”

大汉说完之后,拿起来了手上的匕首

他薅住我的脖颈,举起来了匕首,就在匕首要下落的时候。

我用力一挣脱,喊叫着说,别伤害我,我什么都说!

男人松开我。一把将我推在地上,拿脚踩在我胸口上说,是不是林昆干的?或者是其他人?

我仰着脸跟他对视在一起,好一会儿,我长出了一口气说,不是他干的。也不是其他人。

男人往上掀了掀鸭舌帽,沉声说:“不是他?那是谁?为什么你们兄弟都说是他干的。”

我咬着嘴皮沉寂了好半天,最后出声说,是我干的,何磊最后的几棍子是我打的,和其他人都没关系,我是最先动手的,其他人就踹了几脚,他们赶到的时候,何磊已经完全昏迷了。

中年男人突然笑了,笑的特别的大声,指着我冷笑说,就凭你个废物?

我点点头说,我有神经病,你们可以带我去医院做调查,打何磊的时候,我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手脚,是林昆他们硬拽住我的。如果没有他们,何磊估计真被我打死了...

那壮汉哈哈大笑起来,歪着脑袋吐了口唾沫说,都说赵小三满肚子鬼心眼,神经病?呵呵呵,你还真能编的出来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