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 一人做事一人当/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壮汉哈哈大笑起来,歪着脑袋吐了口唾沫说,人家都说赵小三满肚子都是鬼心眼,亏你还真能能编出来,神经病?你是不是知道神经病做任何事情都不需要负法律责任啊?故意给自己编出来这么一条?

我尽可能得装成来可怜的样子,吸溜了两下鼻子说,大哥,我是真有病,您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带着我到各大医院去检查,我从小没有妈,受到的刺激比较多,小时候我爸因为我的病愁得都快卖房子了。后来才慢慢好转起来。

那家伙一脚踏在我胸口上说,少他妈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我就问你,何磊最后那几棍子到底是谁打的?

我说,真是我干的,其他人谁也没参与,如果您真想替何磊报仇的话,就给我个痛快吧。

我已经把所有的都豁出去了,兄弟们如果不是因为我,不会闯下这么大的乱子,不管我现在把任何一个人卖出去,这辈子良心肯定都不会过意的下去,尽管已经想到了最后的可能,可是我仍旧害怕,眼泪夺眶而出,顺着自己的眼眶流了出来。

青年拿脚踩在我胸口用力碾压了两下说,赵成虎你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忍耐性,我最后问你一遍,何磊到底是谁打的?你现在跟我承认,什么都来得及,我不会难为你,而且会把你送出县城,保管谁都不知道今天咱俩的对话。

说实话他的话让我很心动,我咬了咬自己的嘴唇,下定了决心又重复说了一句:“是我一个人做的,和他们都无关。”没有人知道我现在的感受,我内心的挣扎很久,一手抱住那个青年的小腿,另外一只手擦了把自己的眼角,盯着他说:“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放过我兄弟!”

说完,我闭上了眼睛,身体距离开始颤抖。

我本来以为他会一匕首扎上来的,可是等了好一会儿,他却开口说话,成虎,我听说你爸越狱了,想必老爷子心里肯定把你当成宝贝疙瘩,你想清楚,如果不是你,你非说是你自己的话,我可就动手了,现在不是逞英雄的时候,命只有一条,未来是自己的,你死了你家老爷子会不会疯掉?你还有个处的不错的小女朋友对吧?她会不会疯了?

我咬着自己的嘴唇,思考了片刻说:“真的是我,与别人无关,一人做事一人担!”说完这句话,我长出了一口气,整个人感觉都轻松了很多,刚才的那些恐惧感,也消磨了不少。

我就像是一个等待处决的死刑犯,甚至没有睁开眼睛的勇气。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最终那家伙并没有有拿匕首扎我,大概过了四五分钟的样子,我听见了大门关上的声音。

我像是劫后余生一般睁开眼睛,发现屋子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了,贪婪的大口呼吸着略带潮湿腥味的空气,差一点点我可能就永远没办法再继续喘气,我竭力睁大眼睛适应了眼前的黑暗,盯着黑洞洞的房间,我哭了,像是一个孩子似的两手搂着膝盖无助的嚎啕大哭。

哭累了以后,我自己坐在角落,蜷缩着身体。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什么,好困,好饿,可我不干闭眼睡觉,我害怕这一觉睡下去以后,就再也醒不过来。

硬挺了大概一两个钟头,我终于还是捱不住了,闭上眼睛慢慢昏睡过去,不过刚睡着没多会儿,我就被噩梦给惊醒的,我看见一把匕首冲着我的胸口扎了过来。

我爬起来坐直了身体,后背倚靠着冰凉的墙壁。冷汗将我的衣服全都给浸湿了,我气喘吁吁的大口呼吸两口后,赶忙捏了捏自己的大腿,确定了是梦境之后,我才站起身子,走到门口。又开始“咣咣”砸起门来,可是根本没有人理我。

踹了足足能有五六分钟的门,外面仍旧死一般的寂静,我放弃了,像是个精神病人似的蹲在地上“呜呜”痛哭起来,那种感觉根本没办法跟人形容。我他妈只是个十五岁的小屁孩,长这么大经历最恐惧的事情就是上次和胖子到“商业街”嫖被警察抓,此刻这种让人囚禁的事情,过去别说见过,想都没敢想过。

哭的累了,我就倚靠在铁门上昏睡过去,突然之间这扇铁门下面一个小门被打开了,我看见了光线,连忙像条狗似的趴在了地上哀求,我说:“大哥,爷爷们,你们到底想要干嘛,放我走!求求你们了,放我走吧?把我送进监狱,送进派出所,送到哪都好!”

我的情绪很激动,精神几乎都快要崩溃了,不夸张的说。现在哪怕是杀父仇人站在我面前,让我舔脚趾,只要肯放我离开,我都一定会照做不误,很多时候人都以为自尊不可被践踏,当尊严和生死碰到一起的时候,你才会明白,所谓的自尊简直一文不值。

外面的人没有理会我的哀求,而是把一碗稀饭,两个菜包子顺着那个空当给我放了进来,接着就又“咣”一声关上了房门,屋子里仅剩的那点光线也彻底消失不见。

我愣在了原地,歇斯底里般的拿指甲“咔咔”的挠着铁皮门嘶吼,草泥们马的,有能耐就把我杀了,你妈了个屁股的,把我关起来算什么英雄好汉。

然而我的“激将法”屁用没有,屋外根本没人回应我,仍旧死一般的寂静。

我靠在门上,脑子里面很乱,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此刻我真的特别的饿,饥饿感完全取代了恐惧,我拿起来了包子,塞进嘴里大口咀嚼起来,说句没出息的话,我当时恨不得把盘子都吃掉的心也有了。

之前骗那个家伙说我有神经病,说实话我现在真的快得精神病了,和外面的人没有任何的联系,我不知道我的兄弟们到底怎么样,不知道苏菲会不会崩溃,甚至不知道何磊到底是死是活,吃饱以后,我又大声吼了起来,疯狂的砸门挠门,指甲都被挖的翻盖,鲜血止不住的往下流淌。

自打吃了那顿饭以后,外面的人又很久没有再出现过,未知的恐惧开始席卷我的全身,我跪在地上用脑袋使劲的撞水泥地,撞铁皮门,只有疼痛才能证明我确实还活着。

人,其实什么都不怕,怕的都是寂寞,无边无际的寂寞。我不知道该如何调节自己的心态,疯了一样的在这个不足十平米的囚牢里面,跑来跑去的,慢慢的,我浑身大汗。

出了一身汗好像可以释放了一些我心底的压抑,很快,我趴在了地上,我疯狂的做起俯卧撑,仰卧起坐,能做的运动,我全都做了一遍,身上的衣服早就被汗水给完全浸透。

一直做到浑身一点力气没有,站都没办法站起来,我才像条野狗似的爬到墙角的草席上,沉沉昏睡过去,这一觉睡的很死,居然没有做梦。我睁开眼的的时候,发现门口的位置,不仅摆放着吃的,还有一套换洗的衣服。

我想了想把屋里的泔水桶清洗干净,拧开水龙头把木桶灌满水,然后脱下来身上的衣裳。举起水桶彻头浇了下去,凉冰冰的自来水冲洗着我的身体,我开始变得慢慢恢复了理智。

很显然把我绑架到这儿的人并不想真整死我,如果单纯是为了折磨我,他大可以给我一些狗食,或者让我跪在地上像个孙子似的跟他乞讨,可是那人并没有这样做,那他的目的又到底是什么?

从一开始,对方就一直都想让我亲口承认是林昆或者是别的兄弟伤害的何磊,似乎只是为了让我出卖自己的兄弟,这样做有什么好处?

我不禁陷入了沉思,想了很久我都没想出来个所以然,但是却看透一点,那个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家伙一定认识我,或者说,他怕我认出来他是谁,之所以会这么做,说明这个人一定和我认识。要么是敌要么是友,我觉得多半可能会是友,如果是何磊或者他哥的话,早恨不得露出自己的本来面目得意洋洋的在我面前显摆,摧毁我的自尊心,既然是这样的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