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 变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既然是这样的话,我的小命应该可以保存下去,反正除了睡觉以外我没有任何事情可干,干脆就把运动当成每天的主要任务,只有疯狂的透支自己的体力,我才能不那么害怕。

我已经放弃了嘶吼求救的想法,每天就靠着疯狂的运动,来缓解自己压抑的情绪,我能感觉出来自己的力气和反应速度在飞快的进步,我在一天比一天变得更强!

我不知道现在是几点。几号,也不知道外面的任何事情,“度日如年”这个词就是对我现在最好的诠释,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被关了多久,一点阳光都看不见,只能凭借外面的人送饭来判断是不是又过了一天。

每天会有人给我送饭,饭放在那里,人就走了,按时会有换洗的衣服摆在门口,从我被关进来到现在,我一共吃了四十二顿饭,每次吃完饭我都会拿指甲在墙壁上画一个“正”字。

我乞求着有人能和我说一句话,我怕我再没有人和我说话,我真的会变成哑巴或者疯子,没有人理解这种痛苦,这种感受,累了,我就蜷缩在角落,想着自己的以前,想着我爸,想着苏菲,想着我的那帮兄弟。

想着想着,眼泪就又不争气的流了出来,总是觉得自己懦弱的简直像个娘们,当我吃到第五十次饭的时候,我又一次看到了那个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青年。

当这个铁门打开的时候,我看到了外面羸弱光线,那一刻我真的像条狗似的,站都不会站了,趴在地上贪污的抚摸阳光,尽管我知道什么都不可能触摸的到。

我一下就抱住了这个男人的小腿哀求说:“求求你了,放我我出去,只要让我出去,叫我干什么都行!”看着外面斜射进房间的光线,我觉得真是一种奢侈的享受。

他语气中带着笑意的问我,想出去么?

我脑瓜子像捣蒜似的“咚咚”给他磕头说,想!做梦到都想,或者你把我送进监狱,送进少管所,送进哪都好,只要不让我再这里继续呆下去就好!

他戏谑的笑着问我,那你告诉我到底是谁最后砸的何磊那几棍子?只要你和我说实话,我立马放你走!是不是你的那些狐朋狗友干的?

一瞬间我怒了,感觉这个狗逼完全就是在耍我,或许是这段日子拼命运动的结果。我两只手上的力气感觉比过去不知道大了多少倍,一用劲儿,我直接将他给掀翻在地,疯狂的上手去扯他脸上的口罩,我嘶吼:“让老子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藏头掩面的狗逼!”

我发了疯一样扑向他,他一脚使劲踹在我的肚子上,将我给踢了一个跟头,这个时候从房间外面跑进来两个青年,硬生生的将我按在地上。我咬牙切齿的嚎叫,我说了一百遍,就是我干的,和别人没关系,要么弄死我,要么放我走!

因为被两个青年牢牢按住身体,根本动弹不得,我能做的就是用语言攻击他,争取把他逼急了,一刀捅死我得了。这样的日子我是真心受够了!

那人被我逗乐了,抚了抚脑袋上的鸭舌帽说,关了一段日子脾气见长啊?现在都不怕死了?

我声嘶力强的瞪着他说,你他妈就是个窝囊废,如果不是仗着人多。老子分分钟把你屎打出来。

他朝按住我的两个青年摆摆手说,放开他!我给你个机会,十招之内打躺下我,我双手双脚恭送你离开,如果做不到。你就给老子从这个狗窝里蜷一辈子。

我从地上爬起来吐了口唾沫,一眨不眨的盯着他说,我一定会打残废你!

他无所谓的朝我勾了勾手指头,两手挡在胸前,身上好像生跳蚤似的,一蹦一跳的来回蹦跶,我冷着脸抬起胳膊一拳照着他的脸上就抡上去了,他拿胳膊一挡,被我打的往后退了两步,紧跟着我卯足了力气,上去一拳连着一脚踹向他的肚子。

他胳膊往前微微一拨,将我腿给拨开,一记直拳直勾勾的倒在我脸上,然后又是一记“高踢腿”踹掉我两颗腮牙,我根本反应不过来就被他给砸倒在地上。他刚准备废话,我原地一个“驴打滚”冲到他脚跟前,两手搂住他的小腿就将他给拽倒在地上。

接着我骑马似的趴在他地上,卯足了拳头狠狠的怼在他脸上,甩开膀子刚准备再来第二下,刚才按倒我的那两个人,从后腰摸出来把电棍,一脚踹翻我,拿着电棍就敲在我后背上,“兹啦~”的一下。我浑身开始抽搐,紧跟着外面又跑进来几个人照着我就开始猛踹,我浑身麻木,根本没有还手的力气。

我把自己的嘴皮都咬破了,朝着那个站在我跟前的“小人”骂街,你他妈言而无信,就是个卑鄙小人,老子保证你个王八蛋一定以前就认识我,藏头露面的窝囊废,是不是害怕我将来报复你啊?操你瞎妈的!

那人也不生气,伸手轻轻揉着自己的面颊说,赵小三,我告诉个大秘密,你们当初在临县救的那个丫头为了救你,让何苏衍不再告你们几个废物,前几天主动答应给何苏衍开房,你瞅瞅你都窝囊成啥样了?还得指望着一个娘们靠出卖身体保全,使劲挣脱,却根本甩不开我。

你,如果我是你,就一头撞在墙上,死球了!

我一听这个,整个人的愤怒值顿时之间上升了一个高度,竭力挣扎自己的身体,尽管手还用不上力气,但是嘴已经可以动了,我猛地照着他的小腿处,一口就咬了下去。

那男人痛苦的吼叫了起来

我死死的咬着他,就是不肯松开嘴,边上的几个马仔开始用棍子打我,鲜血从我的眼前滑落,我整个人都麻木了,认着他们打,我能感受到血腥的味道,只是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他的。

紧接着我又听见了电棍“滋滋”的声音,我的大脑意识开始模糊,最后失去意识前的那一刻,拼着老命我在他腿上撕下来一大块肉。

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仍旧在这个房间里面,边上摆放着饭菜,居然还有排骨和米饭。我浑身上下格外的酸痛,特别是后背稍微一碰就觉得肉好像都要掉下来似的。

看了看周围,我麻木的伸手抓起来边上的米饭和排骨,叫花子似的往嘴里狂塞,吃着吃着我的泪水不由自主的就出来了。丫头姐为了我去给何苏衍开房,丫头姐本身就是一个没有自信的人,经过这次的事情,我怕她再也找不回来自己了。

我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有时候我甚至想,要不然直接一头撞死得他麻痹的了,可是却没有自杀的勇气,就这样又过了很多天,那个男人再次出现了。

看见大门打开的刹那,我没有任何动作,木头似乎的蜷缩在墙角里,两手抱着膝盖,瞄了眼他。继续开始发呆。

他居高临下的站在我旁边,打量外星怪物似的看着我说,赵小三你想离开么?

我瞟了他一眼说,滚!别给我机会再咬下来一块肉。

他哈哈大笑着说,兄弟在你心目中很值钱么?自己都被整的这副逼样了,你为什么死活不肯松口?

我摇摇头说,不值钱,但是这次的事情确实是我带头的,老爷们敢做要敢当!

他“嘿嘿”怪笑了两声朝我竖起大拇指说,爷们你好,今天我再给你个出去的机会!他说着话拍了拍手,两个青年从外面拖着一个脑袋上套着麻布口袋的家伙推进了屋子里。

他拿出来一根木棍丢在我面前说,打他!越用力越好,如果能打死,我当场放你走,另外送你几万块钱零花钱用着。

我撇了眼地上的木棍,又看了看那个被套着麻烦口袋的家伙,最后把目光定格在那个把五官完全藏在墨镜和口罩底下的男人笑着说,你让我打我就打?我又不是你爸爸。

他侧着身子指了指门口说,打到我满意,你就可以滚蛋!不然从明天开始,你的伙食将会减半,好像你又忘记了饥饿的感觉是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