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 探望林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我一直都想问,何磊不就个小人物嘛,而且何苏衍都被整得不人不鬼,为什么林昆还会被重判,犹豫了再三,我还是没敢问出口,毕竟我不懂法律。

林昆他爸叹了口气说,本来我真想把你们关个三年五载的等外面人彻底遗忘了这件事,你们也成长的足够吓人再放出来,可我每次去探监,小昆都不停问我你们的近况,我实在不忍心继续骗这个可怜儿子了。

看我们再次沉默,林昆他爸唏嘘的叹口气说,当了一辈子的警察,到最后我竟然强迫一帮侄子去做恶人,这话说出去估计都没人相信。

不知道林昆他爸的话里有几分的可信度,我迟疑了几秒钟后劝阻说,叔您确实是个警察。可更是个爸爸,这件事做的没问题,我们心甘情愿受罚。

林昆他爸接着说,小昆这孩子从小傲气,看谁都觉得差他一头,我也总认为他这辈子估计都不会有什么朋友。结果没想到你们一起闯的祸,他一个人扛了。

别看老爷子好像唠家常似得跟我们聊天,可谁都能看的出来他的言语里透漏着一股哀伤,不管他之前怎么对我们,但林昆确实是为了我们大家才进的监狱,单从这点来说。他没杀我们,真的就算是恩泽浩荡了。

单轮人品,王兴绝对是我们中最朴实的一个,哪怕林昆他爸已经把话说到这种程度,他仍旧不死心的发问,叔您真的没有办法把林昆弄出来么?哪怕少判两年都行,实在不行我们几个一人进去蹲一年抵罪,让林昆早点出来。

林老爷子苦笑着叹气说,孩子你把国家法律当成什么了?故意杀人罪啊?我已经使出自己最大本事,也幸亏小昆还未满十八周岁,才只是判了五年,这一切全都要怪何苏衍跟的那个老板。一纸诉讼告到了市委,小昆才不得不服刑,被迫告别了自己的青春和学生时代。”

王兴恨恨不平的问,何苏衍的老板叫什么名字?

老爷子摆摆手说,问那么多也没用,全都怪我从小把小昆给惯坏了,他根本不听我的任何话,我们两个因为这个在手机短信了争吵了一夜,他甚至威胁我要自杀,也是他告诉我最先让我把你们控制住的,目的就是怕你们先他一步去自首。

我脸上的肌肉抽动两下点点头,那天我确实看到林昆先我一步爬出的墙头。

林昆他爸接着说:“我也不知道这孩子为啥这么拧,就跟我说了一句话,你们是兄弟,而且事情确实是他做的。”

林昆他爸还说,我们两个打了一个赌,我赌你们一定会出卖他,这孩子就赌你们一定不会出卖他,所谓的赌注,就是如果他赢了,我就让他去抗这个事情,我保护你们,如果我赢了,就把你们几个送出去



我们没有吭声。静静的听他把话说完。

林昆他爸接着说,这也就是最开始的时候,你们被关在那里,吃喝都没人管你们的原因,那几天我本来还有机会拿你们几个换回来小昆,但是臭小子却跟我玩了个心眼,打赌!这样不管他赢还是输,最后都是他去扛罪。

说到这的时候,林老爷子眉头紧锁,无奈的苦笑说,只是让我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你们这三个十五六岁的孩子,居然在那种情况下都没有把小昆和其他人供出来。包括提前出局的小胖子和陈花椒,你们几个就跟商量过的一样,口风完全一样,小三甚至还咬掉我腿上一块肉。

我低头再次说了一句对不起,这句话其实更多是想说给林昆的。

林昆他爸仰头看着天空,轻声说:“他被判刑前一天,我通过关系和他在看守所里好好的喝了一顿,他和我说的那句话,我现在还记忆犹新,他告诉我说,爸,你好好照顾自己和妈。别为我担心,我终于有真正的兄弟了,你从小就教我,大老爷们一个吐沫一个钉儿,这几年牢我能蹲,这几个死都不卖我的兄弟。我不能丢,你一定要照顾好他们。”

林昆他爸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了出来,三四十岁的人像是个孩童一般失声痛哭,弄的我心里特别不好受。

等他爸心情平复了一些后,我问他,林叔。我们啥时候可以去探监?

林昆他爸的眼泪再次下来了,他说下次探监得到下个月五号,那天正好是林昆十七岁生日,林昆从小连碗都没刷过一次,这跑到监狱里面,得受多大的罪啊。

发完感慨,林昆他爸直视我们几个问,你们怪我么?

我们哥仨整齐的摇了摇头。

他爸接着说,你们还年轻,这次被我关了那么久也学到不少东西,不管那个神秘组织将来让你们干什么,起码学到的东西可以保命。回到学校好好享受青春,替小昆在外面活的潇洒一点,哪怕将来误入歧途,也争取做这一行的王者!

我们都点了点头,其实谁都清楚,从这一刻开始。我们的命运彻底发生了转变,至于将来是好是坏没人知道,但是哥几个心里都明白,现在的自由,是林昆拿自己的青春替我们换到的。

没多会儿,胖子和陈花椒赶来了。王兴的父母为我们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饭,林昆他爸只是草草的喝了一杯酒就借口走人了,我想他或许是因为看到别人阖家团圆,又触景忧伤了吧。

那天大家都喝的很多,包括苏菲也喝醉了,哭着搂住我胳膊求我。能不能再也不要离开她。

我更是醉的一点意识都没有,只记得有人把我从正厅抱回的小屋,那种感觉很熟悉,像小时候我爸抱我一样,醒过来的时候,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回事情。

酒醒了以后。我问苏菲和胖子,丫头去哪了,他俩遮遮掩掩的就说不知道,不管我怎么问,始终没有告诉我。

一个月后我们从崇州市的少管所看见了林昆,是林昆的爸妈先进去探访的,之后他们离开,我们几个才进去的。

林昆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光头,见我们的时候,手上还带着手铐,穿着黄色的囚服,他本身长得就清瘦,此刻更是变得有些皮包骨头,两颗颧骨高高的耸起,黑眼圈特别的明显,脖领处还有一条很显眼的伤口,肯定是在里面跟人打架整出来的。

我,苏菲。王兴,胖子,雷少强,陈花椒隔着透明玻璃站在林昆的对面静静的打量着他,他也面带微笑的望着我们,多半年没见,林昆看起来稳重了很多。

我握着电话突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场面显得有些尴尬,最先开口的还是林昆,他抓起电话筒示意我听。

我把听筒放到了耳边,林昆略带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他说,别他妈这幅死了老爸的倒霉样子成不?大哥从这里再待一年。监狱混个两三五年,老林头再活动活动怎么也该出去了,出去以后不才二十出头,大哥仍然还是条好汉啊,你们几个好好混,如果老子出狱的时候。连辆奥迪宝马啥的都开不过来,都对不起大哥这几年光阴!

我咬牙切齿的说,放心!你出来如果我弄不上十辆奔驰宝马,都不带跟你碰面的!

林昆嘿嘿笑了,骂我:“傻狍子,你就是他妈骑辆三奔子来接大哥。大哥也照样上车,以后好好对苏菲,不然大哥出狱肯定跟你公平竞争!”

我强忍着没让眼泪掉出来,点了点脑袋笑骂,甭管啥时候,裤衩能跟你伙穿,但是你敢打二嫂注意,老子就跟你拼命!如果谁在里面欺负你,你记下名字告诉我,等他出来我弄死他。

林昆“呸”了一口说,大哥要长相有长相,要家事有家事。现在是我们号的号长谁他妈敢欺负我?别逼逼,笑一个!都笑!

我们几个全都挤出来抹憨笑。

林昆陪着我一块傻笑,笑着笑着他就哭了,他搂着电话筒说,三子!你们他妈去念高中的时候一定要多泡几个马子,替大哥尝尝鲜。还有就是记住,千万不要犯错误,这里面根本不是人呆的地方!

我点了点头,林昆贱嗖嗖的说要跟苏菲聊几句悄悄话,让我们先滚蛋,我们几个依依不舍的往外走。等了没多会儿,苏菲红着眼圈走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