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 客运站/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陷入了深思当中,说实话我不太想跟林昆他爸走的太过接近,倒不是还在责备他囚禁我们的事情,就是觉得特别危险。

那种感觉怎么说呢,就好像老猫跟耗子说我是你二叔一样不可靠,林昆他爸是干什么的?一个当了半辈子警察的大狠人,能做上所长的交椅不可能没点手段,他熟悉各种犯罪分子你心理,知道我们想要什么,只需要把过去的胁迫逼供换成诱惑。我们这帮小兔崽子就肯定屁颠屁颠的上钩。

这次就是这样,不等我把话问清楚,实诚的胖子和王兴就已经开始兴奋的拍着桌子大吼“干!干!干!”

我皱着眉头刚准备出声呵斥他俩,雷少强抢先我一步举起酒杯朝着他俩挤眉弄眼的喊叫,对对,干!林叔这瓶二锅头真是够味儿,干了啊,谁不干了谁小狗啊。

胖子咧开大嘴就要嚷嚷,雷少强夹起来一块骨头就塞进他嘴里坏笑说:“椒盐的,配合着二锅头老带劲儿了,你尝尝!”同时在王兴的脚面上踩了一下。

我趁势举起酒杯朝着林老爷子恭恭敬敬的说,林叔不夸张的说,您今天请我们吃的这顿饭真是我长这么大吃过最美味的一餐,还有帮着我们几个渣子生安排进市一中去读书的大恩大德,侄子我啥也不多说了,全在酒里面。

说完我一口将杯子里的酒给闷了下去,辣的嗓子眼直冒烟“嘶嘶...”的直拿手掌扇风,苏菲将我拉坐下来,往我嘴里塞了两口菜,埋怨的嘟囔,傻乎乎的,人林叔都说了,只喝三分之一你酒,你一天尽逞能。

别看她嘴上虽然是埋怨,实际上心里不定有多惦记呢。想到这儿,我心里不禁觉得美滋滋的,故意在她的大腿上蹭了两下,苏菲今天穿条水粉色的短裙,两条光溜溜的大长腿暴露在外面,在灯光的照射下,还隐隐有些反光,感觉特别的性感。

来回蹭了两下,我看苏菲只是脸庞红了一片,并没有太大反应,而且也没有闪躲,胆子不由又大了几分,装着没有扶稳桌子的模样一巴掌拍在她的大腿上,她腿上的皮肤特别光滑,摸在手里就好像块玉石一般凉嗖嗖的很舒服,我兴奋的差点没叫出来,别人在吃饭喝酒,我偷摸搞小动作的感觉真心特别的刺激。

苏菲娇哼一声,狠狠瞪了我一眼,不过并没有推开我。我把凳子往她跟前靠了靠,满脸淡定的在她的腿上反复摩娑。

苏菲的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上,羞涩的低头轻轻抿着饮料,竭力装出啥事都没有的样子,我更是乐呵呵的大吃“豆腐”,时不时还跟林昆他爸碰杯喝两口。

我心想照着这架势发展,今天指不定能够借着喝醉酒把苏菲给彻底拿下,等“生米煮成爆米花”到时候看她还敢跟我尥蹶子不。

喝了大概能有半个多钟头,林老爷子说要上厕所,站起来的时候。我看他摇摇晃晃的好像喝多了,也顾不上继续占苏菲便宜,赶忙跑过去搀扶住他,说陪他一块去。

他还较真说自己没喝多,不让我跟着,我寻思这要是磕着碰着了,回头探望林昆的时候都不好交差,执拗着搀起他走出了包房。

老爷子到底是场面人,上趟厕所的功夫,一路上总是碰上熟人跟他打招呼。老头特别给面子的逢人就介绍,说我是他亲侄子。

走到男厕所,他撒尿,我就从旁边等着,老头尿着尿着突然哽咽起来。一开始我还以为他鼻子不通气,也没太当成一回事,谁知道他越哭越厉害,最后竟然干脆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我赶忙凑过去往起拽他,问他到底怎么了?

老爷子抹抹眼泪。甩了把鼻涕说,没事儿,就是今天是林昆的生日,他担心林昆在监狱吃不好睡不好。

说的我心里一阵难受,我轻轻拍打他后背安慰说。叔!以后昆子不在家,你就把我们都当场儿子一样使唤,需要干啥您一句话的事儿。

老爷子老泪纵横的望着我说,三儿啊,你是不是觉得你叔是个阴谋家,让你们去霸占客运站的事儿别有用心?

我吸了吸鼻子笑着说,怎么可能啊,我从来没怀疑过您,我就是不知道这事儿应该怎么干。

老爷子叹了口气说,我不瞒着你。也知道不可能瞒住你个鬼精灵,就跟你明说吧,我让你们去抢客运站,其实一多半是为了小昆,小昆让判了五年。等他出来我也差不多该退休了,到时候想给他安排份像样的工作都难,所以...

我点点头说,叔您要是早告诉我是为了林昆,我刚才就拍板说干了,行了!这事儿您不用管了,待会吃完中午饭,我就带着哥几个去办。

说实话我到现在也不相信他的话,可是他抬出来林昆这尊大神,哪怕明知道是“道德绑架”我也得硬着头皮干。

搀扶起老爷子回包房的时候,我冷不丁问了他一句,叔您知道丫头姐的消息不?我记得当初你把我关起来,说过丫头姐为了保我们,好像去跟何苏衍怎么了,这事儿是真是假?

老爷子楞了一下。点点头说:“丫头那傻孩子当初确实为了你们办了傻事,她还以为你们是被警察给抓了,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当我想找到她的时候,她人已经不在县城了,听人说好像去了崇州市,不知道谁告诉她的,只要勾引上崇州市的大领导,你们就都能被放出来。”

我心里顿时一阵疑惑,我说:“丫头姐很单纯。她怎么知道求何苏衍会有用?而且去崇州市勾引大领导这样的话,总得是个她信得过人说,她才会相信吧?当时我们都被关起来了,外面就胖子和菲菲,她俩绝逼不可能干出来这种事。”

老爷子摇摇头说,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你们过阵子要到市里读书,到时候再想办法打听打听,那么大一个活人不可能失踪。

我“嗯”了一声没有继续往下接话,回到包房里,我把客运站那几个“主事人”的档案要到手里,认真看了几遍后,朝着老爷子说,叔,我们下午就去办这事儿。如果到时候有人报警啥的...

林昆他爸摆摆手,看起来完全醉了,语气很爽快的说,毛事不会有,只要你们别做的太过分。也别搞出来人命,万事有叔给你们兜着。

又从饭馆了吃喝了一顿后,我们几个就告别离开了,走出饭馆我没着急打车,而是招呼哥几个先到客运站去等我,我拽着苏菲走进旁边的一家小超市里买东西,故意消磨了十几二十分钟,我看到林昆他爸从饭店里走出来坐进门口的一辆黑色本田车里慢慢离去。

他从饭店里出来的时候,看起来精神抖擞,一点都没有喝醉酒的样子,甚至看起来比平常都还要清醒很多。

苏菲靠了靠我胳膊说,林叔好像没喝多吧?

我微笑说,把好像俩字去掉!

我之所以会怀疑是因为刚才在厕所时候,老爷子蹲在地上嚎啕大哭,我当时距离他很近。可是却没从他嘴里闻到一点酒味。

苏菲问我,那他为什么要装醉啊?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可能喝醉酒会比较有说服力吧,不过可以证明一点。他并不相信我们。

苏菲立马紧张起来,拽着我胳膊摇晃说,那客运站的事情,你们千万不要干了,万一被他给骗了怎么办?

我坏笑着伸了个懒腰说,不会的!第一单买卖就骗,那我们也太没价值了吧,不过挣完这一笔,坚决不能再同意他往后的任何要求,哪怕客运站真是替林昆抢下来的,我也要亲手交给林昆。

从超市里离开,我和苏菲也打了辆“三奔子”朝客运站出发了,对于客运站我并不陌生,第一次“出警”我就是跟着大老板来的这儿,不知道大老板和伦哥这两尊大仙现在怎么样了,还在不在县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