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 家花香还是野花香?/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饭馆里陪我们闹了一会儿苏菲就回家了,她妈的身体还没恢复利索,她得回去帮着做晚饭,我打了辆三奔子把她送到家门口,眼瞅着她就要推开大门走进去,我咳嗽两声说,你不打算给我来个吻别啊?

苏菲的小脸顿时红了,别看她人前一副大大咧咧的豪迈模样,实际上其实没有人的时候,苏菲表现的比小女人还容易害羞,她只是习惯了用一副彪悍的外壳来保护自己。

感觉调戏苏菲很好玩,尤其是看她一副脸红脖子粗的娇羞样,我就觉得特别有成就感,目的达到了,我摆摆手说:“明天见咯。大宝贝儿!”

苏菲走回我身边小声喃呢说,明天我得去上课了,已经请好多天假了,要不你明天到学校接我吧?

我比划了个“OK”的手势说,妥妥的!明天接你一块吃晚饭。

苏菲仰着脸特别可爱的说。你兜里还有钱么?

我条件反射的点点头说,当然有啊!你要用吗?说着话我就伸手去掏口袋,摸了半天才突然意识到,我的钱早不知道哪去了,之前被林昆他爸囚禁起来。兜里揣了好几千,大半年过去了,钱早就烂成不像样,这次回来衣服啥的都是苏菲帮我买的,出去吃饭也基本是胖子花钱,我完全没意识到现在又回到了解放前。

看我摸了半天啥也没掏出来,苏菲捂着嘴笑:“傻样吧。”从她自己的小背包里数出来几张一百硬塞进我口袋里说,出去吃饭啥的,别尽让别人掏钱,虽然都是你兄弟不分彼此。可是时间久了,保不齐谁心里有啥想法,别因为仨瓜俩枣毁了你们感情,最主要的是我希望我男人在什么地方都有面子。

我坏笑说,从自己媳妇面前还要啥面子不里子的。

苏菲掐了我一把说,男生的面子就像是内裤,在媳妇面前脱光了乱晃一点都不害臊,但是在朋友面前被扒光呢?你说重要不重要。

我趁机从她脸上亲了一大口说,媳妇你真好。

苏菲把钱塞进我口袋里说,我警告你啊,你不许拿着这钱去些不该去的地方,以前去没去你心里有数,我不稀说你了,但是以后再去,我就废了你第三条腿!

我纳闷的说,你哪来这么多钱的?苏菲的家庭条件一直不算太好,哪怕上次卖盒饭的钱都是用他妈医药费省下来的。

苏菲白了我一眼说,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你忘了第一次我和何磊在郊区约架,小峰哥最后不是讹了何磊几千块钱嘛。那钱我本来要给你的,你死活不收,我就存起来一直都没动。

我心里一阵感动,没想到那么久之前的钱,苏菲竟然一直都没有花,还特意为我存了起来,一把搂住她说,媳妇!我保证以后挣大钱,带着你吃香喝辣、穿金戴银。

苏菲也动情的两手勾住我脖子把嘴巴凑到我嘴边轻声说,三儿其实我一点都不希望你成龙成凤。我就盼着你安安全全,说实话如果不是我妈身体不好离不开人,我真想一直都陪在你身边,一直到满头白发还能在一起谈天说地,你说那多浪漫啊!

我坏笑着说:“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儿。就是翻来覆去只和你一个人搞!”说完不等她抽我,我就赶忙在她嘴上使劲啄了一口。

苏菲两只水汪汪的眼睛慢慢闭上,跟我的嘴巴碰触到一起,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接吻,可是每次我和苏菲亲嘴的时候,我的心脏都会不由自主的加快很多,尤其是吮吸着的时候,品尝着甜美的味道,我就格外的紧张和兴奋。

我两只手有些把持不住的在她后背上乱摸,这次苏菲很意外的没有拒绝我,哪怕我的手已经从她的后背伸进了衣服里,她也只是微微颤抖了一下,并没有停止跟我继续亲吻。

我俩倚靠在她家门口的墙壁上正亲的激烈的时候,苏菲突然推开我,脸色臊红的问我,三三,你说是家花香还是野花香?

我心里暗自得意,还想考验我,理直气壮的点头说,当然是家花香了。

谁知道苏菲竟然使劲在我腰上捏了一把。

我委屈的说,我说错啥了,你就欺负我。

苏菲“哼”了一声说,尼玛!没找过野花,你怎么知道家花比野花香,都会比较了还敢说没错?行了,今天到此为止吧,为了惩罚你,一个礼拜内不许再亲我。

我说,为啥啊?

苏菲红着脸说,哪那么多为啥!完事后她就急急忙忙的推门跑回了家,她转身的一刹那,我好像看到她屁股上的白裙子蹭了一片红色的东西,刚想要提醒她,苏菲已经“咣”一声关上了木门。

从苏菲家门口傻呵呵的发了会儿呆后,我才又打车回了之前喝酒的饭馆,王兴已经回来了,陈花椒和胖子正给他碰杯喝酒,雷少强从旁边不住的捂嘴偷笑,王兴愁眉苦脸的样子就跟欠了谁二百万似的。

我坐回去问他,咋样了?战况如何?

王兴叹了口气说,别JB提了!刚才我跑刘晴她家的旅馆去大闹了一通,那个男的也在,我把男的暴揍了一顿,打掉狗日的两颗大门牙,还差点跟刘晴他爸动起手来。

我往嘴里抛了颗花生米说。纯爷们!尿性,三条腿的蛤蟆找不上,两条腿的娘们的还不是一抓一大把,满大街都是哈,正好断了念想。回头咱们能碰上更好的!

雷少强从旁边“咯咯”贱笑说,虽然满大街都是,但是关键像刘晴那么瞎的可不容易碰上,你当咱兴哥傻啊,他肯定找不到刘晴那样漂亮的了。他是在后悔,在遗憾!

胖子撇撇嘴说,你知道个篮子,那要是万一再碰见一个瞎的呢!现在重口味的女孩也很多的。

两个缺货你一句我一句的吵吵起来,把王兴从旁边恨的咬牙切齿。我寻思这俩损逼是真不会聊天,瞪了他俩一眼骂,都他妈闭嘴!能不能有点同情心,兴哥别难受哈,待会让胖子请你洗脚去。

王兴瞪着眼骂了我句,你能不能带着他俩一块滚!听老子把话说完再逼逼,那男的不是刘晴的对象,是刘晴旁边邻居的孩子,今天是被刘晴拐带出来的故意气我的,都不知道因为啥,就被我胖揍了一顿,我当时真是完全丧失理智了,扯着嗓门从刘晴家门口喊,我喜欢她!我要让她给我生孩子!

我“呃?”了一声说,然后呢?

王兴叹了口气说。然后刘晴他爸拎着擀面杖就出来了。

我说,你偷笑吧,人家没直接报警说你耍流氓,都算是把你当成亲姑爷了,你想想咱们现在才多大?我要是你,这会儿就买点营养品去给老丈人赔礼道歉,让人揍一顿都在所不惜。

我发誓我就是随口说说的,谁知道王兴那么耿直,居然掉头就往门外走,我们几个赶忙结完帐跑出门拽住了他。好说歹说才阻止了王兴那颗跃跃欲试的大心脏,这个时候旁边走过来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拍了拍我肩膀说,哥们,打火机借我用一下吧?

我掏出打火机递给了他,扭头的时候直接一句“卧槽”喊出了口,打死胖子我也没想到随便碰到个“借火”的居然能是伦哥,伦哥也挺意外的,咳嗽两声指着我说,你是小三?

我捏了捏他的脸说,你猜呢!

伦哥兴奋的搂住我肩膀说。走走走,快他妈跟哥说说,你这半年死哪去了。

我说,去哪啊?

伦哥说,去我开的舞厅。

说起来真是无巧不成书,伦哥开的舞厅居然在我以前打工的歌舞厅斜对面,名字叫“天门娱乐”,看到天门俩字的时候,我总觉得熟悉,一时半会儿又没想起来在哪听过。

我们进去的时候正好赶上舞厅的高峰期,伦哥让服务生给我上了些啤酒和干果招待我们先坐几分钟,马上就过来,然后脚步匆忙的跑上了二楼。

我们几个边喝啤酒,边看那些在旋转灯底下摇晃身体的红男绿女,感觉分外的新鲜,王兴一个人趴在栏杆处唉声叹气的嗑瓜子,这个时候就看到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孩子走到我兴哥身边,优雅的朝他伸出了自己的左手,然后王兴居然给了她一把瓜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