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 又见陈圆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王兴憨厚的将一把瓜子递给那女孩的时候,姑娘的脸都绿了,我们几个的笑声几乎快要盖过舞厅里的音乐,王兴疑惑的回头望了我们一眼。

那女孩气急败坏的朝着王兴吼了一嗓子,看口型应该是骂“傻逼”。

没多大会儿伦哥悠哉悠哉的跑过来了,换上一身黑色西装的他让人看起来总觉得很别扭,我端视了好半天我总算发现问题出在哪,别人穿西装里面要么打条领带,要么挂个领结,我伦哥倒好,直接戴了条大金链子,而且还把里面的衬衫扣子系到了最上面一个。

我忍俊不禁的笑着说,哥你这身打扮是要走在时代最前沿那。

伦哥一脸牛叉的点头说,那必须的,你们没见过人家外国那帮黑手党嘛都是这装备。行了别唠我这行头了,你们这小半年消失到哪了?我就前阵子见过胖子和花椒,你们哥仨呢?

我长叹了一口气,将那段时间的经历简单描述了一遍,不过省去了林老爷子的名字,只说被一帮神秘人给绑的。

伦哥听完以后,嘴巴咧的能塞下去个苹果,捏了捏自己脸,又转身掐了一把胖子的肥脸夸张的说,你跟我讲西游记呢?让人掳了?囚禁。让你们像困兽似的跟人干仗?弟弟,你确定你这段时间真的是在国内么?你们到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人把你们关起来啊?

我白了他一眼骂,屁话!接着指了指红灯酒绿的歌舞厅说,我亲哥你又是怎么从一个卖盒饭的小贩混成娱乐业的大鳄了?

伦哥搂住我肩膀说,饭馆我也开着呢,这家歌舞厅是有老板跟我合伙投资的,挣钱是其次,主要是为了挖掘点有用人才,过阵子哥准备重新回崇州市的不夜城去了,有没有兴趣一起啊?

我刚准备摇头。伦哥直接捂住我嘴巴说,行了!你别回答,还是让我留点念想吧。

他捏了捏我胳膊开玩笑说,胳膊明显壮不少嘛,是不是那段日子没啥娱乐,你们哥仨没事就变身互撸娃啊?

我撇了撇嘴巴说,这么肮脏的画面除了胖子以外,也就你能想象出来了。

伦哥哈哈一笑,喊服务生又送过来两打啤酒招呼我们,喝好玩好,哥给你们安排几个妹妹,保管个顶个的水灵,完事咱们楼上有休息房,就当是哥哥替你们洗尘了。

我干咳两声说,给他们安排就好了,我就陪着你喝会儿酒就OK。

别看我嘴上说的这么大义凛然好像多君子似的,其实我不是不想,主要是不敢,这世界上为了除了阳痿和早泄那帮人,我敢打包票男人没有不犯色的。坐怀不乱这种事情纯属扯犊子。

如果不是苏菲晚上刚指着我脑门警告,如果敢去不该去的地方,就断了我命根子,我估计不等胖子点头,我就已经先蹿起来了,眼瞅着胖子他们跟几个穿着暴露的女孩子又是喝酒又是猜拳,我羡慕的一个劲吞唾沫。

伦哥靠了靠我肩膀说,咋地?从良了?

我没好气的嘟囔了一句,从JB了,你弟妹管的紧。而且她鼻子太灵,我身上有点酒味,她都能闻的出来是啤的还是白的,以后只能过这种饱了眼睛,饿着屌的生活了。

别看我平常挺色的。实际上那时候可单纯了,理所应当的认为人生的“第一次”就应该是结婚那天晚上给自己媳妇使,伦哥哈哈大笑的搂了搂我肩膀说,以后有啥打算?继续回学校还是怎么滴?

我说,过阵子打算到市一中去念书。

伦哥再次喷出来一口啤酒,摸了摸我脑门吧唧嘴,兄弟你没搞错吧?就凭你还市一中?咋地?还没从学校的监狱里呆够呢?还有你知道一中是啥地方不?尖子生多如狗,富二代满地走,从那里混,家里不趁个百八十万你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我摸了摸脑门说,就一家烂高中不至于那么夸张吧?

伦哥一本正经的望向我说,不至于?我跟你说哈,市一中绝对是个极端,那地方的升学率全市最高,每年考进名牌大学的不知道有多少,但是混乱程度也绝对算的上全市数一数二,为崇州市的输送了很多道上人物。

我“嗯”了一声,举起酒瓶说,喝酒呗,以后的事情以后再唠。

说实话听到伦哥的介绍,我不禁对即将要去的新学校多了几分期盼,本来我还觉得一中是个高等学府,里面肯定都是一帮书呆子,既然那地方混乱,相信未来的日子应该会很好玩。

跟伦哥喝了不少酒,胖子、陈花椒和雷少强三人最坏,喝着喝着就不知道跑哪去了,连带陪他们猜拳的两个女孩也消失了,卡座里只剩下我和王兴,伦哥仨人。

我们哥仨正畅想未来的时候。舞池的大厅里突然吵吵起来,没多会儿就听到一个女生尖叫着喊救命!,伦哥“蹭”一下站起来,拎起个啤酒瓶就往舞池里跑,我和王兴也没犹豫赶忙抓起个瓶子跑了过去。

舞池里闹哄哄的。周边围了好多染着红毛绿尾巴的小青年伸直脖子看热闹,那时候的歌舞厅还不是中老年人们侩货约pao的集中地,到里面玩的都是年轻人,尤其是看到打架一个个比玩电玩还刺激,扯着嗓门从旁边喊叫。

舞池正当中有两伙人在打架,两边都是四五个人,一帮人一看就知道是社会上的混子,下手又狠又猛,另外一伙人应该是学生,一个个看起来柔柔弱弱,还有还几个戴眼镜的书生,旁边站了几个女孩子惊慌失措的喊叫“别打别打了!”

尽管四周的灯光很昏暗,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那帮女生里竟然有张熟悉面孔,这女生不是别人,居然是陈圆圆。可我明明记得陈圆圆早就转学到市里啊,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我心说,甭管啥原因,既然看到了就顺手帮帮忙吧,拎着酒瓶直接就走过去了,拽了拽陈圆圆的胳膊问,咋回事啊?

陈圆圆吓了一跳,赶忙甩开我的手,看清楚是我后,她才惊魂未定的拍着胸脯说。成虎快帮忙拦下架,那几个是我同学,跟小梦的朋友打起来了。

我皱着眉头骂了声,晦气!真是人生处处不相逢,哪哪都有林小梦。

我说。那个贱人呢?

陈圆圆这次突然反应过来,指了指厕所的方向说,去上卫生间了,这会儿还没回来,该不是遇上什么麻烦了吧?

我瞅了她一眼。又瞄了瞄她的胸脯说,胸脯长成猕猴桃了,可惜脑子还是只要核桃仁那么大,让人卖了就还给人数钱!那贱人摆明了又把你们卖了,还尼玛担心人家呢。

看到这架势我就明白了。估计是陈圆圆请一帮同学聚会,顺带把林小梦喊来了,林小梦这个贱货看到有几个长相不错的学生妹,故意喊来一帮混子,意思再明显不过,至于那帮男生更好理解,想在女孩儿面前装把逼,可惜没装明白。

我和陈圆圆正说话的时候,一个染着满脑袋金毛的混子突然从口袋掏出来一把匕首,直愣愣的捅在了对面一个男学生的大腿上。一瞬间周围的人全都尖叫起来。

陈圆圆赶忙搂住我胳膊焦急的摇晃,成虎你快帮帮我同学啊。

我还没来得及上手,伦哥已经快速冲人群当中,一瓶子砸到一个混子的脑袋上,转身又是一脚将个学生给踹趴下。气势汹汹的指着两拨人骂,闹事滚出去闹,走之前舞厅的损失给我平摊赔偿!受伤的那小孩,你要死滚到外面死去!

几个混混应该是刚出社会,属于天不怕地不怕的那种。眼瞅已经捅了人,竟然也不害怕,嚷嚷着就把目标转移到了伦哥身上,刚才那个满脑袋染着金毛的混子,手握着匕首把。拿刀尖指着伦哥吓唬:“草泥马,老子在县城混了这么久,还从来没怕过谁,要钱没有,要命不给!”

我让陈圆圆去边上等我,就和王兴凑到了伦哥旁边。

我揪了揪鼻子尖看向伦哥微笑说:“哥,我俩帮你搞定这几个小垃圾,就当还你晚上请喝酒的钱了啊!”

伦哥白了我一眼笑骂,真特么狡猾,那胖子他们“遛鸟”的账咋算?

看我们仨旁若无人的聊天,几个混子暴走了,那个金毛混混怪叫着拿刀就朝我们扑了上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