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 艳遇来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我们仨人旁若无人的聊天扯淡,染着金毛的混混感觉好像被藐视了似得,怪叫着攥着匕首就朝我们扑了过来。

伦哥冲着我笑了笑说,得了!今天还是我自己处理吧,省的一些阿猫阿狗都以为我这歌舞厅是软豆腐谁想捏一把就捏一把。

伦哥说完话,金毛已经冲到了我们跟前,表情凶狠的攥着匕首就往伦哥的肚子上捅,伦哥往旁边倒退一小步。单手按住金毛的脖颈往下一压,伸出左腿就将他给绊倒在地上。

接着伦哥握起手里的酒瓶子,弯下腰就朝金毛的脑袋上狠狠敲了下去,酒瓶子“啪”的一声就碎了,伦哥速度特别快的攥着那半截酒瓶就狠狠扎进金毛的大腿上,金毛疼的“嗷嗷”惨哭起来。

紧跟着伦哥转身一脚踹开涌到他身边的另外一个混混,揪起金毛的头发使劲往大厅里的桌子上面一拽,将金毛的脑袋按在桌子上面。将捅在他大腿上的半截酒瓶抽出来冲着金毛的手背上,一下就扎了下去。

“啊!!!”金毛痛哭的惨叫声音传了出来。

伦哥一只手紧紧的按住了那半截啤酒子下面是那个金毛的手,另外一只手从兜里面掏出来把匕首,冲着这塑料材质的桌子上面猛的就扎了下去,金毛吓得惊声尖叫,两条腿筛糠似得剧烈抖动,一抹黄色的液体就从他裤管里滴答出来,狗日的直接给吓尿了。

伦哥笑呵呵的,一脸的斯文,头都没有回

的冲着身后一群已经吓傻眼的混混说:“冤有头,债有主!你们看这个事怎么处理?我的舞池地面是意大利原木的,被你们划伤了肯定不能用,原价五千一平米你们看着赔,刚才打碎的几瓶酒都是进口的拉菲,一瓶算你们一万吧,另外在我舞厅里伤了人,名誉损失费怎么算?”

伦哥这摆明了是要狮子大开口,这几个混混就算把裤衩子都卖了,我估计也赔偿不起,只不过我很好奇伦哥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杀一儆百么?

那帮混子都愣住了,互相之间大眼瞪小眼的打量,似乎在琢磨应该怎么办,所有人都在一边看着没敢说话。

伦哥笑着拍了拍金毛的脸说,看来你是大哥啊?那么你打算什么时候还钱?”

金毛的脸还被伦哥按在桌子上,痛苦的咬着嘴唇说:“你,你别逼人太甚,什么意大利地板,进口拉菲全他妈是假的。你想讹我们!”

伦哥笑着说,咱们出来混的,讲究的都是一个理字对吧?要不我待会给你拿过来我买这些东西的发票如何?

金毛急得脸上的五官就拧巴到了一起,仰起头破口大骂,你他妈别太过分!发票这种玩意哪都能开的出来,大不了我赔给你一模一样的东西。

伦哥吹了声口哨说,那就是没得谈咯,得了你今天把手留在这儿抵账吧!

金毛用力一挣扎。推开了伦哥,转身就跑,他刚往前跑了两步,我从侧面一瓶子砸在他的脑袋上。就把他给抡倒到了地上。

我心想伦哥既然今天想要杀鸡儆猴,干脆就把事情帮他做的漂亮点,扭头看了眼王兴,我俩抬腿就往金毛的脑袋上猛跺,连续跺了狗日的五六分钟左右,我和王兴一人搀住金毛的一条胳膊,把他给重新按到塑料桌子上面,我顺手将匕首也给拔了出来,高高举起作出要废了他右手的动作。

伦哥一把握住我的手腕微笑着说,小三子不要这么狠嘛,太血腥的啦!我这个人心眼太软了,见不得血!

我疑惑的望向伦哥,心想不是说要“杀鸡儆猴”么?难道他还有别的想法,伦哥拍了拍我肩膀,走到酒水台旁边,拿笔在纸上写了几行小字,然后又乐呵呵的走回来,拍到塑料桌子上对金毛说,你看看有问题没?

纸上写了份“借条”,大概意思就是金毛一帮人打坏了歌舞厅的东西。没有偿还能力,自愿在歌舞厅给伦哥打工一年。

金毛哆哆嗦嗦的趴在桌面上装死人,愣是半天不说一句话,伦哥也不着急,点燃一根烟单手插着口袋盯着金毛,歌舞厅的周围全是看热闹的人,此刻所有人都是大气不敢多喘一下的望着我们。

沉寂了足足能有五六分钟后,金毛妥协了,声音干涩的说,没问题,我签。

伦哥哈哈一笑说,这就对了嘛,你高兴我欢喜,咱们是双赢。

然后他又指了指旁边的几个混子说,你们几个也别楞着了,都过来签个名,顺便按下手印。

几个混子肯定不乐意,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伦哥眯缝着眼睛声音骤然冷了下来说,怎么?不愿意?

几个混子仍旧没出声。伦哥点点头,再次返身走回酒水台,几秒钟后从里面抱了一杆枪出来,那枪有点像猎枪,不过枪管又短很多,我们本地人管这种枪叫“狗腿子”前几年村里很多人拿这种枪上山打兔子,这玩意里面是装钢珠子的,射程虽然不行。不过穿透力杀伤力还是挺强的。

伦哥斜楞着眼睛说,我这个人不惹事但是也不怕事,毁了我东西就得赔钱,天王老子来了也没面儿,要么签字要么赔钱,你们看着办!

伦哥这句话说完,几个混混谁也不再犹豫了,争先恐后的趴到桌子上开始签字按手印。伦哥爽朗的咧嘴一笑说,签了字大家以后就是自己人,表现好工资少不了,行了!领着你们老大去医院看看手吧。明晚上开始上班,谁要是敢跑,就等着被通缉吧!伦哥扬了扬手里的借据,折叠成小方块揣进了口袋。

几个混混搀扶起金毛就往门外走,伦哥招呼服务生过来打扫干净,两手抱拳的朝四周看热闹的男女青年说,打搅兄弟姐妹的玩性了,对不住了啊各位,待会我一人送瓶百威算赔罪!

一帮妖魔鬼怪全都扯着嗓门怪叫起来,伦哥带着我和王兴重新回卡间,笑嘻嘻得问我,有没有觉得刚才大哥特别帅!

我点点头奉承。必须帅!不过我好奇你手里明明有枪为毛不第一时间拿出来,费那个劲干啥?

伦哥白了我一眼说,不懂了吧!哥这是用实践行动教你以后应该怎么收小弟,就比方今天的事情吧。哥先拿拳头打服金毛,是告诉他我有这个实力治他,然后说要废他,是让他心里产生恐惧。最后拎出来狗腿子,直接绝了他背叛和反抗的心思。

我仔细一琢磨还真是这么回事,不由朝着伦哥翘起大拇指说,牛逼!服了,我觉得点睛之笔还是借据,这特么完全就是受法律保护的打劫。

伦哥哈哈大笑说,服了吧?服了就跟我混呗。

我歪了歪嘴巴说,咱还是聊聊世界和平的事儿吧,其实也不是不想跟着伦哥混,主要我很享受现在跟他这种亦师亦兄的关系,不想我们的感情因为利益变质了。

伦哥撇撇嘴说,聊jb,你的小艳遇来了。

我扭头望去,见到陈圆圆和刚才那几个女生走到了我们卡座门口,伦哥打了个哈欠说,你们先聊着吧,我去楼上转了圈,想吃啥喝啥,管服务生要就好,然后他还坏笑着朝我挤眉弄眼两下,才拍了拍屁股离开了。

王兴也借口说要出去透口气,谁知道他刚刚站起身,陈圆圆身后跑出来一个梳着齐刘海,刘海上还扎着个蓝色蝴蝶结的漂亮女生,女生一蹦一跳的拽住王兴的胳膊说,是你啊!你还记得我不?

居然是刚才想约王兴跳舞,结果王兴给了人家一把瓜子的那个女生,王兴尴尬的点了点头,把胳膊从女生的怀里抽出来,往里面让了让身体,憨笑着说,快来里面坐坐吧!

我挤出个笑脸看向陈圆圆问,把你同学送医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