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 小人报仇/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谁都没想到陈圆圆会突然从卡间里跑出来,手里还攥着支啤酒照着胖子就甩了出去。

那胖子看起来笨拙的不行,实际上反应很快,脑袋往旁边侧了侧酒瓶几乎是蹭着他的侧脸就飞了过去,他那帮小弟吼叫着就要往陈圆圆边上凑。

胖子轻描淡写的打了个响指拦下自己的马仔说,不至于哈,一个小女孩而已,你们准备干啥?群殴她啊?

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陈圆圆明显就喝多了,臊红着脸,剧烈喘息着把我拽到她身后重复骂了句,谁也别他妈碰成虎!

伦哥深呼吸两口,冲着胖子说,刘胖子刚刚你打我弟弟的事儿,怎么算?

胖子“嗯?”了一声。脸上的肥肉跟着一块轻微颤抖,走到伦哥的跟前,不知道跟他耳语了几句什么,伦哥的表情顿时间变得特别难看。

胖子拍了拍伦哥的肩膀,比划出自己的小拇指讽刺的笑着说。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弟弟,弟弟懂不懂?就是不上排面的东西,我能把你撵出崇州市,同样也能让你在这个小县城呆不下去!

我看伦哥满脸为难的表情,心想胖子肯定是捏着他什么把柄,就捂着脑袋走了过去轻声说,哥,这事我自己处理吧。

伦哥急赤白脸的吼了我一句,拿我当成哥哥看,你就滚到旁边站着去。如果不当成你哥,那自便,咱们以后谁也不认识谁。

胖子哈哈大笑的看了我一眼着说,就是嘛,有老大照着当小弟的就别冒头,江湖上很忌讳以下犯上哦!

伦哥没有做声,咬着嘴唇沉思几秒钟后说,你那几个小弟欠我的利息钱我可以给你面子不要了,但是我兄弟被砸了一瓶子的事,必须有个说法,大不了咱们就鱼死网破。

胖子歪着脑袋挖了两下耳朵眼,然后挑衅把耳屎朝着伦哥吹了出去说,刚才说什么?鱼死网破?谁是鱼谁是网?阿伦,你这个人总是改不了放狠话的毛病,你要不要和我拼一下拳头?

伦哥深呼吸两口,转身走进酒水台从里面抱出来那杆“狗腿子”指向胖子一伙人说,刘胖子,今天如果说不出来个所以然来,你还能活蹦乱跳走出歌舞厅,我算你牛逼,我阿伦从来不吹牛逼的,你知道我啥脾气。

胖子笑了笑,摸着自己的鼓囔囔肚子说,干嘛啊你,又吓唬人。我说了,我胆子小,经不住你吓唬的啦!

他旁边两个小弟指着伦哥就骂脏话,各种问候家里女性亲属的肮脏词骂了一大通,伦哥等他们骂完,端起“狗腿子”照着其中一个马仔的小腿“砰”的一声就扣动了扳机。

“啊!!”那小弟捂着腿就跪倒在地上惨嚎起来,包括胖子在内,对面的一帮社会人全给吓住了,舞厅里本来还有不少男女青年在看热闹,枪声过后全都尖叫着跑了出去。

胖子脸上的肌肉抖动两下说。这样吧,你兄弟待会你自己送去医院,然后看看医药费,甭管多少钱医药费我找人明天给你好不?

伦哥点点头说,好啊。那现在就是你刘胖子欠我钱了,对不对?

胖子舔了舔嘴唇说,别开口闭口刘胖子的,这么多小弟看着呢,是不是,给点面子嘛。两人的语气都很平淡,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在开玩笑呢。

伦哥眯缝着眼睛点点头说,行,有人给钱就行,明天要是没人给我送钱过来,那我就找你要了,你崇州市的几家场子我都门清,嘿嘿!

胖子抚摸着脖颈上的玉佩项链说,为了几个小孩儿,你是真豁出去了,都不怕进监狱,我服!

伦哥笑了笑,两手搂着“狗腿子”说,你能把我送进去,我信!我同样可以把你咬出来,你信不?

胖子没吱声,朝着伦哥竖起大拇指,他左手边一个扎着满脑袋小辫子的青年冷笑着站了出来,说:“阿伦,咱们以前都跟着大哥屁股后面混饭吃的。上次你惹到不夜城的大掌柜,要不是大哥保全你,你能活下来不?做人要有良心啊!”

这个麻花辫说完话,伦哥的脸色当即就变了,再也没有刚才那股子柔和的表情,他咬牙切齿的,使劲往地上吐了一口

骂“草泥马的!还有脸跟我提上次的事?老子因为啥惹到的大掌柜,你们心里没逼数?现在你们一个个都上位了,跑出来跟我装你麻痹!”

胖子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说,今天就这样吧,明天我让人给你送钱过来,以后就在这小县城待着,只要你敢偷摸回不夜城,我就敢打断你的狗腿。

伦哥也没惯着他,举起手里的家伙微笑说。你信不信我先断了你的狗腿?给我弟弟道句歉,你们就可以滚蛋了!

胖子无所谓的点点头,看了伦哥一眼,又看了看我,嘴角上扬不屑的说了句,不好意思哈小兄弟,刚才手滑了,砸你一瓶子,哥哥从这儿给你道歉了!

王兴从旁边抓起个啤酒瓶骂骂咧咧的指着胖子就走了过去,卧槽尼玛!手滑了是吧,那你爹我也手滑一次成不?

伦哥一把拉住了王兴,胖子转过脑袋朝着伦哥轻蔑的笑着说,阿伦你带着一帮少先队员是打算从娃娃抓起么?哈哈!说完他领着一帮小弟就走出了歌舞厅。

等他走远以后,伦哥走到我跟前内疚的说,对不住了兄弟,今天让你受委屈了。

我摇摇头说:“哥,照我说,干了他们得了,操他妈的,这死胖子太他妈嚣张了!”

伦哥递给我支烟说。现在没功夫理他,我这才刚刚站稳脚跟,惹上那样一条疯狗,麻烦,到时候他死也拉着你同归于尽,反正日子还长,我早晚是要回崇州市的。”

雷少强咬着根牙签说,那,这个事情就这么算了?

伦哥摆摆手说:“着急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看看明天这只疯狗给送多少钱医药费再说,至于这场子,早晚会找回来的,钱拿到手再说!”

伦哥给自己又点着了一支烟,他看了看我们,搂住我肩膀搀扶回刚才的卡间里,我趁机凑到他耳边说,哥是小人,报仇一分钟不等多等。

伦哥点点头小声说。明天,最多等到明天晚上,哥肯定给你个满意答卷。

这个时候舞厅的人也走的差不多了,几个服务生连忙拿起来了墩布,擦干净地上的血迹。我看了眼手心上血迹心说,这还是从囚室里出来,第一次吃亏,不管怎么样这个仇肯定要报。

把我们喊回卡间里,伦哥陪着我们喝了不少酒。至于他和刘胖子之间的事情,他没主动说,我也没想太多。

陈圆圆从口袋摸出个小手绢帮我捂着伤口让我去医院,我说这个点了懒得跑了,问她从哪睡觉?先送她回去。陈圆圆红着脸说,没地方可去。

伦哥说,没地方去晚上就在舞厅睡吧,然后喊过来服务生让他们整理几个房间出来。

陈圆圆羞涩的点了点头,她那几个女同学早就困得不行了。纷纷告别往二楼走去,只剩下之前约王兴跳舞的那个女孩子靠在王兴跟前不肯走。

我们一直喝到了后半夜,我趴在卡间的桌子上睡着了。

迷糊之中记着,陈圆圆好像哭了,而且搂着我要跟我亲嘴,我似乎还摸了好几把她的胸,估计是喝多有些断片,我也分不清哪些是做梦,哪些是真的,不过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我是和王兴躺在一个房间里。

因为想苏菲了,看了眼时间才六点十分,我从床上爬起来就往苏菲的学校门口跑,本来说放学去接她的,我想给她个惊喜,走到她学校的里脊烧饼摊儿边上,给苏菲买了套早餐和牛奶。

然后我就站在苏菲学校大门口,盼星星盼月亮一样的等着她,可是直到上课铃响了,也没见到苏菲来,我寻思难道苏菲比我到学校还早?

蹲在她学校的大门口对面,我等了整整一上午,总算熬到了中午放学,我睁大眼睛看向一个个出来的学生,直到人都走光了,苏菲始终都没有露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