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 拼酒/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大清早呆到半下午,我一直都没见到苏菲的人影,也不知道她到底跑哪了,等到下午上课铃响了,我又打了辆三奔子跑到苏菲家门口,结果看到她家大门也牢牢上着铁锁,苏菲既不在家也没去学校,她也没手机,一时间我还真不知道应该去哪找她了。

从苏菲家门口蹲了十几分钟,我估摸一时半会儿应该是回不来人。抽了根烟我就跑到派出所去找林老爷子,我把客运站已经办妥的事情跟他汇报了一下。

老爷子当时满脸的不信,疑惑的问我,这么快就搞定高胜高利兄弟俩?那俩可不是善茬,不好打发吧?

我“嗯”了一声,把我们在客运站的作为夸大了好几倍,炫耀了一番,不过省去和大老板见过面的那部分,潜意识里我总觉得林老爷子对我们好像有别的心思,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感觉错了。

老爷子乐呵呵的夸奖了我半天,给我讲了讲客运站的一些收钱规矩,本来我还想问下他县城水果摊的事情,看老头没有主动开口的意思,我也索性没吱声。

从派出所里跟老爷子絮叨了半天,我说:“叔。过段日子我们都到市里去读书,货运站的事情怎么办?”

老爷子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你们要是信得过叔,明天开始我安排几个人过去盯着,只需要给他们开工资就好。该多少钱你们还挣多少钱,我一分钱好处不要。

我装傻笑着的说,必须信得过,您多费心看着安排就好。

又跟老爷子东拉西扯了一会儿后,商量好下个礼拜提前去学校报道后我再次返回了伦哥的舞厅,不经意间看了眼舞厅门上的招牌,当见到“天门”俩字的时候,我冷不丁想起来到底从哪听过了这个名字。

我记得之前伦哥跟我说过,崇州市的不夜城早以前有个超级大帮派叫做“天门”,难道伦哥已经加入了这个组织?

带着满肚子的疑问,走上二楼,先看了眼其他兄弟都还赖在床上睡觉,我又跑到办公室找到伦哥,伦哥当时正在打电话,见到我进门,伦哥给我倒了杯茶,示意我等会儿。

不知道他在跟谁讲电话,但是我清清楚楚听到“刘胖子”的名字,心想八成是为了昨天的事情,等他挂掉手机后笑呵呵的问我,跑哪去了?你的小情人儿找你一上午。

我说,那帮女生走没?

伦哥摇摇头说,没走!你小情人带着那几个小姑娘去爬山了,还说中午要请咱们吃饭呢。

我有些心不在焉的问他,哥你说苏菲突然之间消失一整天。没去学校,家里也没人,会不会出啥事了?昨晚上我送她回家的时候还好好的呢。

伦哥拍了拍我肩膀说,说不定是她妈的身体又出现问题了呢,你不是跟我说过她妈常年有病么,等到晚上再去看看。

我一想或许还真有这个可能,点了点脑袋问他,昨晚上胖子的事情打算怎么处理?

伦哥从口袋拿出来个厚厚的信封抛给我说,刘胖子滚回崇州市了,走的时候赔了一万块钱的医药费。你们最近手里头紧,先拿着花吧,过阵子我带你到那头死肥猪的场子去好好拜访。

我说那胖子很牛逼么?

伦哥想了想说,比我牛逼,算得上不夜城的一个小掌柜。手里养了三十多号马仔,反正丢到县城绝对是大哥大级别的吧,以前我跟着他混的,后来被坑了,不用觉得闹心,我保证最慢半年肯定重返不夜城,到时候让刘胖子跪在咱们脚跟前舔指头。

我问他,哥你以前在不夜城混的?

伦哥点点头,拿两根手指头比划了个“十”字造型说,混了十年,我十四就不读书了,一直在不夜城里给人当马仔,如果不是上次被刘胖子阴的差点让人砍死,或许我现在也算个小掌柜了。

我说,老听你讲大掌柜,小掌柜到底是啥意思啊?

伦哥吸了口气回答,不夜城统共有四条街,管理一条街的叫大掌柜,手里有五六个场子的就是小掌柜,跟你说不明白,等你过几天到市里去读书,多听听本地学生唠,就懂了!

我说,那哥你以前应该混的挺牛逼吧?

伦哥苦笑着说,比一般马仔强点吧。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三子你好好混,指不定哥以后还得指望你呢。

看伦哥不太想多说,我说知道了,就没有往下深问。

我们正说话的时候。陈圆圆带着她那帮女同学出现在门口,笑嘻嘻的说要请我们吃午饭。

本来我不打算去的,结果看到胖子和雷少强俩货凑到门口不停的挤眉弄眼的朝我使眼色,我又不好驳了他们面子,勉为其难的点头答应了。

陈圆圆也没远走,就从附近找了家饭馆,吃饭的时候非让我坐她跟前,刚坐下,那帮女的就叽叽喳喳的开始挑逗我,然后拿我和陈圆圆开玩笑。说我俩有夫妻相。

陈圆圆表现的挺大方的,捂嘴笑着说:“快别拿我开涮了,人家可是有对象的人,他对象是女痞子,知道了肯定和你们翻脸。”

说完话她还问我。你媳妇呢?要不叫过来一起吃饭吧?

我说,她上学呢!你不是也应该在上课么?怎么会突然跑回来?

陈圆圆美滋滋的说,我们都是艺术生,市一中特招的,开学就能直接去一中报道。所以提前给自己放假了。

看了眼陈圆圆和那几个女生,基本上都属于身高腿长的美女,我寻思这帮人应该都是学舞蹈的吧,也没有多问。

因为苏菲的事情,我情绪一直不太高。吃饭的时候,基本上都是陈圆圆和几个女生在聊天,我们几个男的听着。

聊着聊着陈圆圆突然说起了她两次被绑到玉米地的事情,对于这种事那帮女生显然都不知道,非逼着陈圆圆讲讲细节。比如何磊他哥当初到底扒没扒陈圆圆的裤子,还有让人强迫到底是啥感觉,我心想市里的女生就是和县城的不一样,说话聊天都这么开放。

本来我还想把何磊他哥将陈圆圆衣服都脱了的事情,说出来羞辱羞辱她的。但是一看她那恶狠狠的眼神,我心想还是算了,万一陈圆圆再用我看过她身体当理由,要挟我给她搞对象,到时候玩笑就闹大了。后来陈圆圆提议要喝酒,也没人反对,王兴问我脑袋上有伤口能喝了酒吗?

其实我不太想喝,喝酒误事,而且因为找不到苏菲,我特别闹心。生怕一喝就多,到时候再出点洋相更丢人,就摆摆手说算了。

陈圆圆开玩笑的埋汰我,不是不能喝,估计是有媳妇管着不敢喝吧。

让女生这么鄙视,我自然是提出跟她打赌,赌谁先喝趴下,当时我就寻思,我就算酒量再不行,也不可能喝不过一个女的吧,况且陈圆圆的酒量我清楚,顶多两三瓶的就倒。

陈圆圆似乎对自己酒量很有自信,跟我说:“你要是输了咋办?”

我说你愿意咋办都听你的,要是你输了呢?

陈圆圆还没说话呢,胖子就从旁边起哄说。你以前不是总爱看人家胸吗?陈圆圆要是输了就让你摸两把。

陈圆圆一听红着脸,骂胖子不要脸。

旁边的几个女生给陈圆圆打气说你酒量肯定没问题的,肯定不会输的,赌啥不都一样的么,陈圆圆说那倒也是,红着脸冲我说,行!我输了就让你摸两下,你要是输了就当我两天男朋友,敢不敢?

我根本没想着自己能输,暗想老子今天就豁出去了,非得喝趴下你不可。

不经意间瞅了一眼王兴,王兴正跟昨天那个妹子聊的正嗨,自打刘晴的事情发生后,我兴哥一直没笑过,想想这顿饭也算值了。

陈圆圆让服务员上来了一件啤酒,里面一共二十四瓶的那种,她直接起开两瓶,递给我一瓶,说:来,咱俩先对吹一瓶,说真的,这丫头的豪放程度,又再一次震撼到我了,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女生对吹啤酒,哪怕是苏菲顶多也就是一口气闷半瓶。

喝的时候,旁边的女的就一个劲的打气,我寻思我是个男的,应该喝得快点,这样才显得我更爷们,抓起酒瓶“咕咚咕咚”灌下去一大口。

等我喝完一瓶后,陈圆圆的瓶子里还剩下三分之一呢,我擦了擦嘴,故意刺激她说:“你行不行啊你?不行别硬撑。”

她朝我使劲摆摆手,示意我别说话,然后用了几秒钟,加劲把剩下的喝完了,直接拿袖子一抹嘴说,喝的快不代表能喝,你咋呼啥,来!咱继续!

当时我就感觉出来陈圆圆变了,说不出来具体哪变了,但是肯定很过去不一样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