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 出发,崇州市!/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打完她我就后悔了,猛然间意识到我又他妈被林小梦给阴了,因为所有人看到的都是我把陈圆圆搂出包房的,没人知道实际上是林小梦和她一起上的厕所。

而且我刚才抽了林小梦一耳光,在别人看来我就是恼羞成怒!我抽了抽鼻子故作镇定的说,说话讲证据!

林小梦绝对是故意的,我手指头才刚刚蹭到她脸上,她就“哎哟”一声坐到了地上,连带着喝醉酒的陈圆圆也一并摔倒在地上,倒地的时候,陈圆圆的额头还在门把手上磕了一下,瞬间冒出了鲜血,我很清楚自己那一巴掌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林小梦这个贱人摆明了在整我。

被我打倒在地后,她嘴巴一咧就嚎啕大哭起来。和陈圆圆一块的那几个女生顿时不乐意,纷纷护卫似得扶起林小梦和陈圆圆身边,各种声讨我。

装可怜伴受气,一直都是林小梦的拿手好戏,她一边抹眼泪一边讲着她看到的“事实”,说什么亲眼看到我和陈圆圆一起进的厕所,没一会儿就听到陈圆圆大声呼救,她就冲了进去,当时我已经把陈圆圆的裤子都扒了。

本来就喝了酒,大家的情绪都有些不稳定,听到我的“兽行”后,几个女生指着我鼻子直接开骂了。

就连陈花椒也凑到我耳边小声埋怨,三哥你有点太猴急了吧,从厕所里就想那啥?被自己人质疑,我也有些急眼了。骂了他句滚蛋,指着林小梦吓唬:“你再瞎逼逼一句,信不信老子马上抽你!”

林小梦吓得赶忙钻到那几个女生的后面,其实我看的出来这逼就是装的,她的嘴角上扬,分明写满了得意,林小梦弱弱的指着我说:“既然你说我冤枉你,那你敢不敢对天发誓,如果你看到圆圆那里,你和你兄弟们都出门让车撞死?”

因为从小在农村里长大,对于“发誓”这类的话,我还是比较相信的,况且林小梦特别狡猾,只让我发誓看没看到陈圆圆那里。

我想了想说,我敢发誓,我没和陈圆圆做任何不正当的事情!

林小梦冷笑说,没做是没来得及做,如果不是我奋力闯进厕所,谁知道你会干出来什么事情。

这个时候饭馆的老板和好几个服务员也跑过来了,毕竟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也不敢擅作主张,老板让我们谁也别走,打电话报了警。

大概等了半个多钟头左右,总算来了几个警察,我的酒也醒的差不多了。不过陈圆圆还在呼呼大睡,没办法直接从饭店里问明白事情,警察就把我们所有人都带回派出所分开审讯。

问我话的是一个岁数比较大的警察,我老老实实将事情的经过交代清楚后暗示他,我和林老爷子有关系,也不知道那警察听懂没有,让我从询问笔录上签字按了个手印后,就离开了审讯室。

我一个人戴着手铐从审讯室呆了足足能有四五个钟头,林老爷子才满头大汗的走了进来,一进门就训斥我。到底想干什么?

我说,我真啥事没干。

老爷子满脸严肃的说,什么都没干?叫陈圆圆的小姑娘会酒一醒就哭哭啼啼?那帮女孩子会全都口径一致的说是你把她带出包房,领进厕所的?小三子不是当叔的说你,你们马上要去读高中了。这个节骨眼上能不能别招惹这种是非?

我心想反正也解释不清楚了,干脆无奈的承认说:“对不起叔,又给您添麻烦了,以后再也不会了。”

老爷子叹口气说,麻烦,这件事很麻烦!叫陈圆圆的小姑娘估计是怕名誉受损,我们问什么都不说,这会儿我已经让人打发走了,可是那个叫林小梦的女孩死不松口,人家现在就说,你想要侵犯她俩,你说该怎么办?

我点点头说,实在不行我去跟她谈谈吧。

其实我心里也憋着一肚子火,昨天从客运站闯出来那么大的乱子,你都没放一个屁,这才算个什么事,就冲我吹胡子瞪眼的骂了半天。

老爷子比我火还大,虎眼一瞪,呵斥我:“谈个毛,还嫌事情小是吧?这种事情和招惹上那帮混子不一样。混子们屁股都不干净,谁手里我都能找到几条把柄,可是人家一小姑娘,我拿啥威胁?”

老爷子沉思了几分钟后说,待会我安排人把你们几个送到崇州市,这几天闹的太厉害,我也得暂时避避嫌,那个组织如果有什么命令的话,我会通知你的,下了个礼拜一开学,千万别忘了!

我说,明天就走?我这头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处理完呢?

老爷子板着脸说,你们再不走,我估计我就快摊上事儿了,小三你理解叔一下。叔只是个副所,上面还有正的,旁边还有几个副的,不知道多少双眼睛天天盯着我呢,我并不在乎我的职位,可是我想把小昆捞出来再下台。

本来我还想再犟两句的,可是当听到“林昆”名字的时候,我硬生生憋回了到嘴边的话,吸了吸鼻子说,叔那我总得去找苏菲告个别吧?找不到我,她会疯的。

老爷子说,没问题,待会我让人送你们走的时候,到苏菲家去绕一圈。

二十多分钟后,我们几个坐进了一辆面包车里,开车的是昨天在客运站那个留着小胡子的警察头头,林老爷子把他叫到旁边交代了几句后,递给我个小书包说,包里的钱是你们这个学期的生活费,不够的话再给我打电话,客运站每月的收入,我也会让人给你们送过去的。

又交代了我们几句后,面包车拉着我们就出发了,因为胖子和陈花椒还在读初中,所以他俩暂时不会跟着我们到崇州,临走的时候胖子抱住我嚎啕大哭起来,整的我心里也怪难受的,其他兄弟眼睛也红了。

胖子从口袋把手机掏出来塞给我说,手机你揣着,别让老子找不到你们了。

我拍了拍他脑袋故作潇洒的说。把龙牙给老子打理好了,明年来一中的时候,争取带着整个龙牙的兄弟都过来,记住了!有什么事情一定要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晚上顺便去伦哥那一趟,替我们告个别。

胖子抽泣着说,知道了。

我又凑到陈花椒耳边小声说,客运站现在是咱们的地盘,记得时不时带人过去溜达几圈,争取把里面的所有门道都摸清楚,林昆他爸安排人就让他安排,有啥事多跟大老板商量,那是只老狐狸肯定不会把自己辛苦打下的江山拱手让人。

该交代的都交代清楚后,我和胖子、陈花椒分别熊抱了一下。

面包车载着我们缓缓离去,我一直盯着反光镜看追在车后面跑的胖子和陈花椒,直到彻底看不到他俩身影的时候,我鼻子一酸眼泪才掉了出来,这帮兄弟里就数胖子和我认识的时间最早,被我坑的也最多,猛不丁分开了。我心里不难受才怪。

小胡子警官又把车开到了苏菲家门口,看了眼她家牢牢锁着的铁大门,我烦躁的骂了句操!从苏菲家守了十多分钟后,小胡子说:“不能再耽误时间了,不然林所会责备我的。”

我管他要了张纸和笔后,给苏菲留了个纸条塞进她家门缝里,这才依依不舍的坐进面包车里,当面包车开出我们县城,奔上国道的时候,我和王兴都很没出息的哭了,这里毕竟是我们出生、成长的地方。

雷少强倒是挺无所谓的,摆弄着自己的手指头说,不过是换了个吃饭和睡觉的地方罢了!没啥可伤感的,等咱们混好了,开着小轿车回来,就从三中门口堵一排,亮瞎那个总喊你俩去门口罚站的秃瓢班主任的狗眼。

一句话把我和王兴都给逗乐了,我扭头看了眼越来越远的县城轻声喃呢,下次回来的时候,我一定要让所有人都仰视我!

随着面包车越走越远,我也彻底冷静下来,认真琢磨起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我觉得其实是林老爷子故意想逼我们走,只不过刚好出了林小梦这件事,至于老爷子为什么想赶我们走,一时半会儿我也没想明白原因,可能是因为客运站那块大蛋糕,也可能是他希望我们到市一中去帮他做什么,最有可能的还是答应把林昆弄出来那个组织这样要求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