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 彪悍的学生妹/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坐车是件很乏味的事情,加上这小胡子又是个警察,有些秘密话我也不方便跟王兴和雷少强说,干脆闭上眼开始打盹,因为下午喝了不少酒,我俩眼一闭就直接给睡过去了。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外面的的夜景明显特别的美丽,处处可见林立的高楼大厦和五彩斑斓的霓虹灯,王兴和雷少强俩人靠在一起正“突突”扯着呼噜。

我问向前面开车的小胡子说,哥是不是快到市里了?

小胡子有些疲惫的打了个哈欠说,已经到了。再有十几分钟就到市一中了。

我一听已经到市里了,赶忙推醒王兴和雷少强朝着小胡子客气的说,哥你就从前面路口停车吧,反正我们下礼拜才开学。顺便熟悉熟悉这附近的环境,租个房子住。

开了好几钟头车的小胡子肯定也累了,他犹豫了下后把面包车靠着路边停了下来,估计是怕老爷子回去责怪,他还反复叮嘱我说,林所要是问起来,一定要说我把你们安安全全送到学校门口了。

我们哥仨忙不迭点头。

等面包车开走后,我们仨人大眼瞪小眼的齐声欢呼两声,初到大城市的喜悦冲淡了我们离别家乡的忧愁,本来就都是小孩儿,尤其我和王兴还是第一次独立出门,免不了有些兴奋。

雷少强贱嗖嗖的靠了靠我胳膊坏笑。三哥你刚才说租房是不是真的?

我白了他一眼说,当然是假的!林叔满打满算才给了咱们三千块钱,这些钱咱们得用一学期呢,客运站挣的钱我打算让花椒和胖子拿来养活“龙牙”的兄弟,这年头钞票才是硬道理,不然初中一毕业,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势力就瓦解了,没有找到经济来源之前,咱们集体住校去。

雷少强顿时有些泄气,嘟囔着我还寻思咱们自己租房住,到时候我搞上对象了可以进回家,唉..命苦啊!

王兴撇撇嘴说,拉JB倒吧,就你拿熊样谁会瞎了眼给你搞对象。

我们仨人有说有笑的在路边游逛,话说这大城市就是不一样,不光马路牙子比我们县城宽了好几倍。街上跑的车也明显值钱的多,两边全都是高楼大厦,光是十几层的大楼,我就看见好几栋,要知道咱我们县城最高的政府办公楼也才八层。

走到一个分叉路口,我问他俩,咱们是先找学校还是去伦哥经常挂在嘴边的那个不夜城转转?

雷少强眯缝着眼睛说,先去玩玩呗。反正学校也不会长腿跑。

我和王兴寻思也是这么个道理,就站到路边开始等“三奔子”,雷少强一脸鄙视的撇了我俩一眼骂,山炮。城市里哪有三奔子,都是打出租,然后他站到路边伸手晃了晃,一辆车顶上挂着“出租”字样的小轿车就停到了我们跟前。

出于“小市民”心理,我偷偷跟雷少强说,钱不多哈,你他妈悠着点!

雷少强把我推进车里说,放心吧!不比三奔子贵多少。

然后出租车载着我们就朝“不夜城”出发了,走了没多会儿,司机师傅问我们,去东城还是西城?

我有点懵逼,上次跟着伦哥大半夜从县城跑到市里面只来得及在不夜城的附近喝了碗羊汤,听他吹嘘了半天不夜城的牛逼和风光,也没听他说过不夜城还分南北,我想了想后说,就是附近有个羊汤馆的那个城啊?

司机师傅很热心的介绍说:“那是东城。东城的几条街练歌房和迪厅多,不过很乱,都是一些刚出社会的小混混,你们去玩,尽量别少看少问,经常听说有些小混混为了出名都疯了,可能因为一个眼神就敢拿刀捅人。”

我们哥仨对视一眼纷纷感激的点头,尽管我一直在心里刻意提醒自己,初来乍到能不惹事就别惹事,可是心里还有个念头总想去看看伦哥心心念念一直惦记的不夜城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很快司机师傅就把我们带到了一家名为“时空隧道”的迪厅门口说,你们到这儿玩吧,这里面基本上都是学生。老板也挺有面子的,很少有人从这闹事儿。

付了五块钱的车费后,我们哥仨蹦下了车,我仰头看了看四周。发现整条街上居然全都是霓虹闪烁的娱乐场所,不是练歌房就是迪吧,要么就是歌舞厅,而且还是一家店紧挨着一家店的那种,这条街比我们县城最宽的“体育路”还要宽很多,路上时不时能看到骑着摩托车呼啸而过的年轻人,随处可见一帮一伙的小年轻,晃悠进各个店里。

据出租车司机说。这还只是东城其中的一条街,整个东城有四五条这么大规模的街道,看看这里,再想想我们县城的“商业街”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这个时候两个穿着齐臀小短裙的女生刚好走进我们面前的“时空隧道”迪厅里,雷少强吸溜了口唾沫说,三哥咱别老傻逼呵呵的从外面站着了,进里面涨涨见识去,好不容易菲姐不在跟前。你再不好好放纵自己一下,都对不住自己的肾。

我心说,这小子八成是看到刚才那俩大屁股的美女犯色了,也没揭穿他。一手搂王兴一手搭他肩膀就走了进去,从门口买了三张两块钱的门票后,我们也算过了把“城市人”的瘾。

迪厅和我以前上班的歌舞厅还不一样,这里面的音乐更加劲爆。灯光更是闪的人眼睛疼,里面全都是跟我们岁数差不多的男女青年在疯狂的扭动身体,一个小台子上站了个脑袋染的比陈花椒还非主流的青年在摆动机器,扯着嗓门叽里呱啦的不知道嘟囔什么,舞池当中的人全都跟疯了似的,跟着一起喊叫,很多之后我才知道小台子的男子有个洋气的名字叫DJ。

雷少强拽着我和王兴的手也跑进舞池里,那种劲爆的音乐很魔性,让人听着就不由想要晃动身体,我看见雷少强嘴巴一开一合的对我说着什么,不过音乐声太噪杂根本听不清,估计是喊我和王兴摇一会儿,刚开始我还觉得不好意思,毕竟老爷们摇头晃脑的有点太埋汰。

后来我一寻思去尼玛的,爱谁谁,反正也没人认识我,玩就可劲儿玩嗨了,跟着小台子上的DJ嘶吼起来,我不知道别人喊的啥,反正我发泄似的大吼:“去尼玛的林小梦。去尼玛的何磊和刀疤,还有去尼玛的林老头!”

没多会儿就看到小台子上爬上去个穿着黑色短裙的美女,搂着DJ做着各种撩人的性感动作,底下瞬间沸腾了,尖叫声、呐喊声响成了一片。

那美女可能过生日,脑袋上顶着一个生日帽,放肆的在小台子上左右晃动着的身体,胸前的两大球一颠一抖的很是惹人眼球,没多会儿又爬上去几个身材傲人穿着暴露的女生,一帮女孩好像都喝多了,群魔乱舞似的围着DJ摇动酮体。

谁知道跳着跳着,突然底下又蹿上几个穿着校服的女孩,瞬间把本来就不宽敞的小台子围了个水泄不通,一帮女生刚开始还各人摇各人的,摇着摇着竟然打了起来。

几个穿校服的学生妹明显比刚开始上去的那几个美女凶狠很多,纷纷揪着对方的头发就踹下小台子,DJ将音乐声关小,大厅里的灯光全都打开,瞬间迪吧里就变得比白天还要亮堂。

从门外跑进来六七个胳膊上有纹身的壮汉,把两群女孩子给拉拽开。

戴生日帽的那个美女明显吃亏了,身上的短裙就被人给抓烂了,露出来里面粉色的小罩罩,她指着那几个学生妹咆哮叫骂,草泥爹的!一中的小婊砸,明天给老娘等着。

几个学生妹也不没惯着她,抓起旁边的酒瓶子就往那女孩的脑袋上砸。

雷少强咕噜咕噜咽着唾沫,靠了靠我胳膊说,三哥听着没?一中的,咱们的未来校友诶,要不要过去帮忙?

王兴白了他一眼骂,帮你妹,你个见逼乐。

我抚摸着下巴小声说,一中的?看来市一中真是个神奇的地方啊,女生都这么彪悍,居然敢穿校服就出来打架,那男生呢?啧啧,想想就有点小兴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