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 神秘中年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医院后,我从急诊室的走廊里安慰苏菲,雷少强和王兴忙前跑后的帮着给苏菲的爸妈交各种费用,旁边坐了个穿灰色老式西装的中年人,那人挺奇怪的,脑袋上扣着破草帽,挡住多半张脸,看不清楚具体模样,他手边还放着根拖布杆。

我问苏菲,他是谁啊?

苏菲摇摇头说,不知道,可能是医院打扫卫生的吧?

我也没太当成一回事,跟苏菲继续说别的,没一会儿打人的胖子来了,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那胖子不光自己来了,竟然还带着个老熟人,只不过我和这个熟人的关系很奇怪,我认识他,他并不认识我。

眼瞅着他们俩人朝我们走过来。我下意识的将苏菲拉到身后,一眼不眨的盯着站在胖子身边的青年笑着说,世界还真是小啊!大哥也是s县的吧?咱们是老乡。

胖子带来的帮手竟然是高利,就是掌控我们县城客运站的那兄弟俩,上次我在茶馆跟高胜和大老板见过面。

这高利我是通过林昆他爸给的资料认识的。跟资料上的照片差不多,高利本人显得更加壮实,小短头豹子眼,八字眉特别的粗重,穿件白色t恤。胳膊上有纹身,标准的社会人打扮。

胖子见到我后,立马就跟被谁踩着JB似得,直接蹦起来嚎叫,二哥就是他!就是这个小逼崽子刚才带了十多个人打我的。

高利听到我自称是老乡。表现得也挺意外的,上下打量我几眼两声横着脸说,你认识我?也是s县来的?

我歪了歪脑袋,微笑着说,我以前跟过大老板,前几天还和您大哥和老板一起喝过茶的。

我也不知道大老板有没有跟他提过和我合作的事情,沉思了几秒钟后说,二哥我叫成虎,不知道您听过么?

本来以为我暗示的这么明显了,高利应该懂我的意思,谁知道这逼是个火爆性格,直接急眼了,指着我脑门就走过来骂,你算他妈哪根葱,我认识你是个卵!小崽子看在咱是老乡的份上,打了老肥的事情,拿一万块钱处理吧。

我摸了摸鼻梁有点犯懵的说,谁给谁一万?

高利直接给气笑了,跟胖子互相对视一眼说,老肥你真是被智障小孩给打的?

胖子自然不会承认自己窝囊。给自己找台阶下说,他们刚才去了十多个人,而且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高利“哦哦”了两声说,小孩儿咱们都是老乡,估计我跟你家里大人可能还认识,不废话,你给我拿一万块钱,这事儿了了,以后在崇州市有什么事情,你可以找我。

这个时候。王兴和雷少强也刚好抓着一堆收费单子回来,王兴举起旁边的垃圾桶就走了过来骂,找你麻痹!真拿自己当社会大哥大了?

雷少强借下来皮带缠到手背上当手套,挡在高利和胖子的身后,我们仨人呈犄角阵势将他们包围起来。

眼见要开干。苏菲赶忙也站到我旁边,恢复了她一如既往的彪悍模样,我说:“打架的事情,跟女人无关。”

苏菲咬着嘴皮摇头说,我不打架,但是别人欺负你肯定不行,就算挨打我也要跟你住一间病房。

本来挺感动的一句话,让雷少强瞬间给破坏了,雷少强贱嗖嗖的笑着说,菲菲姐真是一条好汉子,这事儿完了咱们拜把子,你老大,我老二。

我白了他一眼骂,滚蛋!

就在这个时候,电梯门突然“叮”一声开了,从里面跳出来四个年轻人,一色的板寸头,戴着墨镜,穿着紧身V领的短衫,脖子上金光闪烁的大粗链子。脚下是阿迪达斯的运动鞋,胳膊上刺龙画虎,一看就不是善类。

为首一个穿紫色T恤的年轻人嚣张的朝着高利喊:“二哥,谁他妈给咱闹事!我弄死他!”

“你们乱喊什么,出去!”高利声色俱厉的喝道。

紫T恤嚼着口香糖。干笑两声点点头没敢继续出声,瞟了我一眼说,小老弟咱都是老乡我不想难为人,一万块钱这事儿处理不?

急诊室门口除了我们几个以外,一直还坐着的那个穿件灰色涤纶西装,土得掉渣渣的中年人猛的站了起来,之前我还以为他是医院打扫卫生的,没太在意,眼瞅我们这边吵吵起来,那中年人慢吞吞走过来说了句。里面有病人就诊呢,你们还有点公德心可以么?

紫T恤青年摘下墨镜,呸的一口将口香糖吐在地上:“装你麻痹和平警察,不就是一民工么,给我打!”

急诊室里面跑出来个戴口罩的小护士,本来还想问怎么回事,见状不妙,赶紧摸出手机拨打了110。

穿灰色西装的中年大叔挺无所谓的,随手就把旁边的拖把拎了起来,挡在胸前摆出进攻的姿势。光看架势的话,我还以为这人肯定学过功夫。

高利一脚踹在那个穿紫色t恤青年屁股上骂了句,跑医院欺负老百姓显摆你牛逼是咋滴?再逼逼就给我滚蛋!

四个社会小哥唯唯诺诺的退到高利身后,看的出来高利是真动气了。

苏菲看到对方人多,推了推我胳膊说。三三,待会如果情况不妙的话你就赶紧跑,我是女生,他们不敢把我咋样!

我不慌不忙站起来,安慰她说:“没事的。马上就好。”说着迎着高利说,二哥咱们别从急诊室里面闹腾,有啥事到医院门口说,成不?

高利的人性还算不错,做事起码挺光明磊落的,笑了笑说,既然有亲人在做手术,就该本本分分的,你们都是孩子,不清楚崇州市水有多深。这城市你们惹不起的人太多了。

王兴吐了口唾沫骂他,装你麻痹什么好人?如果不是你们犯贱打完人还讹钱,这事儿能发生不?

高利眯着眼睛说,小兄弟我给你脸就接着,别他妈给我顺杆往上爬听懂没有?我来这儿是因为你们打了我兄弟。咱们做人讲道理,我来要个公道没问题吧?

我一听这里面有猫腻啊,合着高利根本不知道我们是因为什么打的人,根据这个人的性格,我想了想说,二哥,您知道我们为什么打胖子么?

高利蛮横的说,我管你们因为什么,做错事就应该付出代价,没毛病吧?

我点点头走过去说。没毛病!说着话我一巴掌抡到那个胖子的脸上,抬腿一脚踹到他肚子上骂,草泥马,听明白没?你老大说的做错事就该付出代价!

所有人都懵逼了,谁也没想到我竟然敢率先动手。那四个社会小哥叫骂着冲到我跟前推搡,王兴拎起来垃圾桶就猛抡。雷少强从口袋掏出来一把削水果的小刀直接顶在胖子的脖颈上骂,都他妈给我撒手,不然我弄死他!

高利特别猛,趁机一拳头怼在我腮帮子上。把我给砸倒在地上,苏菲急了,嘶吼着就往高利身上扑。

高利还算个爷们,起码没有真动手打苏菲,只是使劲往后推着她大声骂,别他妈以为你是女的,我就不敢动手!给我滚开!

这个时候那个戴草帽穿灰色西装的中年人也凑过来说,人多欺负人少算啥本事,有本事出去单练!

整个过程,我一直都没能看清楚那个中年人的脸长什么模样,但是他却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那种感觉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反正很特别。

就是这么一会儿功夫,高利被苏菲在脸上抓了好几条血口子,看起来有些狼狈,虽然是敌人,但是我很感激他刚才没有动手,不然就凭她的体格子,打苏菲五个不是问题。

就在这个时候,电梯门又“叮”的一声开了,从里面呼啦呼啦蹿出来六七个小青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