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 昧心钱/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是置办“工具”其实以我们兜里的钞票也买不到什么像样的东西,一卷透明胶带,一袋食用盐我们就朝欠条背后的地址“金城公寓”出发了。

雷少强似乎很有经验,要账前还特意找了家复印店将那份欠条复印了好几份,走到金城公寓门口的时候,雷少强突然停下脚步望向我说,三哥咱们是打算一次性要个金蛋,还是养一只下蛋的鸡?

我疑惑的问,我没懂你的意思。

雷少强笑呵呵的解释,下蛋的鸡意思是咱们只要利息,本金不急着催他还,所谓高利贷其实挣得就是利滚利。比如这个人欠十万块钱,按照规矩的话,应该是二分利,一个月十万还十二万,咱们让他一次性还十二万他恐怕拿不出来,所以只要四万的利息,下个月继续还只要利息,这样他就一直都欠着咱们钱,一辈子还不清楚,只会越欠越多。

我捏了捏鼻子说,那金蛋的意思就是一次性把欠款都要到手?

雷少强竖起大拇指说,聪明!我个人建议只收利息,看借条上的时间,已经欠两个月了,光是利息就是四万,四万块钱够咱们用很久,而且只要这个人不死,每月咱们都会有一笔利息,咱们甚至都可以拿着利息继续往外放贷。

我想了想说,听你的,这行我真心不懂。

雷少强贱不溜秋的咧嘴一笑说,待会看大哥怎么大显神威吧,不过你俩必须配合,看到任何不适应的景象都不能对我有意见。

我和王兴点点头。

我们哥仨爬上五楼,敲响了那家的房门,给我们开门的是个抹眉画眼,穿件薄薄睡衣的年轻女人,那女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人,很警惕的将门开了一条小缝隙问我们找谁?

雷少强装的好像个“好孩子”似的,挠着后脑勺问女人,姐姐请问王建叔叔是在这里住么?我们捡到一个钱包,里面有张身份证,地址是你们家,钱包里还有好几千块钱呢。

听到捡钱包了,女人的眼中闪过一抹贪婪的神色,立马将门打开把我们迎进去,狂点两下脑袋说,王建是我老公,他去上班了,谢谢你们啊,小弟弟们!

我们仨面带笑容的走进客厅,我瞄了一眼客厅的装修,木质地板,水晶大吊灯,客厅正中央还摆着一台四十二寸的大彩电,乳白色的真皮沙发,怎么看都感觉不像是个穷人。

女人热情的给我们倒了几杯水,跃跃欲试的问我们钱包呢?

雷少强贼兮兮的喝了一口水说,姐姐请问你是叫江小燕么?

女人下意识的点点头,紧跟着反应过来,警备的看向雷少强问,你怎么知道的?

雷少强从口袋掏出“欠条”的复印件拍到茶几上说,那我们就没找错人,姐姐你好像欠了我们老板一笔赌账。两个月了是不是该还下钱了?

那女人的脸色立马变了,惊慌失措的摇头说,你们找错人了,我不是江小燕,说着话还一边往后倒退,看她的表现肯定就是这次我们要账的目标,我刚要站起来阻拦,雷少强已经先我一步跳起来,一把薅住江小燕的头发用力摔到地上,顺手将课堂上的烟灰缸抓起来照着她的后背“咣咣”砸了两下。

雷少强冷着脸看我一眼说,将她家门锁死。

然后特别野蛮的揪着江小燕的头发从客厅一直拽到了卧室里,见王兴站在一旁发愣。雷少强咒骂了一句,瞅JB瞅呢,找两根绳子跟我一起绑住她的双手双脚。

王兴望了我一眼,我沉思几秒钟点了点头。

将江小燕拖进卧室里,捆绑住双手和双脚,江小燕扯着嗓门“嗷嗷”尖叫。雷少强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变现的特别冷漠,甩手就是一记大耳光扇在江小燕的脸上骂了句,再特么瞎喊,我们哥几个马上轮了你!

江小燕吓得蜷缩在地上浑身剧烈的颤抖着,再也不敢吱声,眼泪汪汪的望着我们,看模样特别的可怜,反正我看的有些于心不忍,王兴更是好几次想要出声劝阻,我都靠了靠他肩膀头摇头示意别说话,关于要账这一行我们是真不懂。

雷少强从床头抓起个水杯“啪”一下摔碎,捡起来一块杯子的碎片在江小燕雪白的大腿上轻轻划了一道,鲜血瞬间就流了出来,雷少强像是尊恶魔似的撇嘴坏笑说,姐姐什么时候能还钱?

江小燕疼的惨叫两声,躺在地上惊恐的直摇头说,我要报警。报警把你们这些小流氓全抓起来。

雷少强点点头,回头看了我一眼说:“替她拨个110!”

我有些懵逼,不知道雷少强的是吓唬吓唬还是真让我打,掏出来手机望了他一眼疑惑的问,真打?

雷少强一把抢过来手机按下110放到江小燕的耳边说:“随便报警,我们有欠条在手,你就属于经济诈骗,看看警察来了是抓谁。”

江小燕赶忙摇头哭泣着说,不打了不打了。

雷少强这次按下挂机键,舔了舔嘴唇冷笑问,那姐姐打算什么时候还钱?

江小燕可怜巴巴的说,她好几个月没上班了,最近手头真没有钱,让我们宽限她几天。

雷少强“哦”了一声,抓起杯子碎片又在江小燕的大腿上划了条血口子,从兜里掏出食用盐,捏起一小把撒到血口上,江小燕疼的死去活来,撕心裂肺的喊疼。

雷少强蹲在她面前,把杯子碎片放在她的脸上轻轻滑动两下说,姐姐我给你十分钟时间考虑,十分钟后伤口可能会出现在这里,你长这么漂亮,为了十几万,脸上要是再多出来几条口子变成丑八怪那可就真得不偿失了。

江小燕吓得浑身剧烈打着摆子,眼泪汪汪的哀求,你们就算打死我,我也变不出来十四万,求求你们高抬贵手,再宽限我一个月,我保证下个月肯定连本带利的还清楚。

雷少强“呵呵”笑了两声说,姐姐你逗我呢?还是拿我们当傻小子糊弄呢?这个月还不出来,下个月连本带利就是16万,你能还的清楚?

江小燕赶忙摇头说,我不骗你们,我在“金碧辉煌”坐台,一个月挣几万块钱,再管我姐妹们借点肯定可以的。

雷少强沉默了一会儿说,这样吧姐姐,我们也不想难为你,你先把这两个月的利息还下,以后每个月都按时交利息,只要我们老板不催,本金你可以一直拖下去,怎么样?

江小燕毫不犹豫的点头说,谢谢大哥谢谢大哥。

雷少强话锋一转说,问题是你总得给我们拿出来点什么值钱的东西抵押吧?不然待会你跑了,我们老板不得打死我们哥仨啊?

江小燕环视了眼房间说,这套房子的房产证可以么?等我把所有钱都还清楚,你们再把房产证还给我。

雷少强一脸为难的说,姐姐我们都是混的,要这房子有啥用,你再想想还有别的值钱东西么?

江小燕摇摇头,抽泣着哀求说,真没了!这房子是我爸妈死的时候留给我唯一值钱的东西,如果不是因为我烂赌,我不会借高利贷,还到夜总会去上班,求求你们可怜可怜我吧。

王兴有些忍不住的出声说,强子差不多得了。

雷少强回头恶狠狠的瞪了眼王兴,长叹一口气说,行吧,我兄弟都替姐姐求情了,那姐姐先把这月的利息还下,顺便把房产证拿出来吧。

最终我们揣着四万块钱的大票和一张房产证离开“金城公寓”,走出小区门口的时候王兴埋怨的看向雷少强说,强子刚才你是不是有点太狠了?对方毕竟是个女人,如果没钱还的话,你还真打算拿刀划她脸啊?

雷少强笑嘻嘻的说,怎么可能,我就是吓唬吓唬她。

不过我感觉雷少强肯定不是吓唬,刚才那种情形,江小燕如果仍旧坚持说没钱的话,我估摸他真敢那么干。

雷少强伸了个懒腰,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我知道你俩心里肯定觉得我有点狠,三哥我就说两句真心话,第一句想要放高利贷。就得六情不认!甭管对方是男是女,高利贷挣的就是昧心钱!第二句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如果有一天我们沦落在街上要饭,狗都不会多看一眼,看看那时候有没有人可怜我们。

一路上我们都很沉默,王兴心底善良可能一时间没有绕过来这个弯子,我则是在考虑雷少强说的放“高利贷”的事情,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雷少强打了个哈欠说,行了,都别闷闷不乐的了,我去一中找我媳妇了,这两天不出现,咱们直接礼拜一报道的时候碰头吧。

我觉得他心里肯定是有气了,喊住他说,强子你别多想,我和兴哥只是第一次碰上这种事情,所以...

雷少强翻了翻白眼说。谁多想了,我只是想解决下生理问题,然后捶了捶自己胸口说,咱们是兄弟!

我和王兴也一起捶了捶胸口说,咱们是兄弟!

这个时候,我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女人的呼唤声。赵成虎?是你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