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 开学第一天 【为落尘的玉佩加更!】/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摸了摸鼻梁看向旁边的王兴说,难不成我吓到他了?

王兴一本正经的说,这家伙挺个性的,跟我以前一样。

雷少强臭屁说,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你以前也这么酷?

我看反正也追不上耿浩淳了,再回饭店去也挺尴尬的,就跟哥俩商量去网吧玩会儿CS,或许每个人的骨子里都隐藏着一只暴戾的恶魔,反正每次从游戏里拿枪打爆人脑袋的时候。我都异常的兴奋。

从网吧里猫了一宿,第二天早上哥几个顶着黑眼圈从网吧里哈欠连天的出来,估计谁也想不到我们仨邋里邋遢的不良少年会是即将去市一中报道的“精英”。

兜里揣了将近四万块钱,我寻思“鸡蛋”不能放一个篮子里,就找了个背人的角落,把钱分成三份,分别塞给王兴和雷少强一人一沓,嘱咐他俩从学校里别显摆,如果咱能分到一个班最好,分不到一个班,想办法从各自的班里迅速组织人站起来。

在学校附近的早餐店里吃了点早饭,我们三个人结账出了小饭店,刚出门口,就听见了叫骂的声音,饭店门口不远处,四五个人正在围着地上的一个小伙打骂,几个人都穿着一中的校服。

我心想所谓的高等学府也一个屌样,风气还不如我们三中呢,刚准备招呼王兴和雷少强闪人,就听见了一句“草泥马的,人多欺负人少!”王兴气势汹汹的喊叫着就冲那群人就冲了过去,雷少强拽都没拽住,还差点把自己给绊倒在地上。

王兴到了那伙人的边上,上去一拳砸到了一个家伙的后脑勺上,又从侧面一脚就踹倒了一个。

估计是一宿没睡好的缘故,王兴的精神稍显有些萎靡,连续踹倒俩人后,从原地喘着粗气直晃悠,一个家伙趁机一脚蹬到王兴的后背上,王兴转过身子搂住那小伙一个漂亮的“背摔”就把他给绊倒在地,接着王兴猛地往前一扑,脚下不知道怎么的没站稳,“咣!”的一声栽倒在了地上,脑袋不知道磕到了哪儿,额头的鲜血直流。

这一下,给周围的人都给看傻了,我和雷少强也有点懵逼,我俩从旁边看的清清楚楚的,没人打他,是他自己给摔倒了。

我和雷少强也赶忙跑了上去,那几个学生看着地上的王兴,又互相看了一眼,一个留着小分头的学生说:“正哥咱走吧,出血了,开学第一天。好多人都看着呢。”

这群人当的那个看起来是头头一样的家伙往地上吐了一口骂,真特么的晦气,教训个废物还碰上了个傻逼!说完,这几个人很快就消失在人群里。

我和雷少强搀扶起王兴,看他满头的鲜血,我着实吓了一跳说:“这尼玛以后哪儿还敢带着你去网吧包宿啊!”雷少强拉起王兴朝我坏笑说,三哥,我估摸着兴哥后半夜肯定是背着咱俩偷摸看片儿了,不然身子骨不能这么虚,你忘了他昨晚上在厕所一个人儿呆了半个多小时呢。

这个时候。刚才被打的那个男生也从地上站了起来,这男生上本身穿件一中校服,底下穿条瘦腿的牛仔裤,爬起来以后,瞟了我们一眼什么话都没说。拍打身上的脚印,居然是让我很感兴趣的那个号称最强废物的耿浩淳。

王兴有些飘忽的说,哥们你没事吧?

谁知道耿浩淳根本不理会王兴,拍干净身上的脚印一脸的冷漠,转身就往校门口走。

我顿时间有点不高兴了,就算特么救条狗,狗起码也知道摇摇尾巴吐吐舌头,这货怎么一点不知道感恩,我顺手就抓住了他的肩膀说,哥们你这有点不仗义了吧?我兄弟帮了你,还把自己搞伤了,你怎么连句谢谢也没有?

耿浩淳撇撇嘴,面瘫似的冷哼说,活该他多管闲事,我又没求你们谁帮忙。然后他又看了一眼憨笑的王兴,冒出来句:“一看就是低能儿。”

我一下子就火了,一把拽住了他的肩膀说:“你他妈刚才说啥?再给老子说一句试试。”

没心没肺的人我见过,但是像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傻逼,除了林小梦以外,我这是第二次遇上。

王兴拽住我胳膊劝架说,拉倒吧!开学头一天,那边不少学生看着呢。

耿浩淳又鄙视的看了眼王兴,一把就甩开我胳膊,径直走进学校。

雷少强忍不住吐了口唾沫声音很大的骂,草泥马!活该你个废物让人打成狗。

瞄了眼学校大门口不少围观看热闹的人,我也知道不能动手,而且,刚开学我得学会收敛自己的脾气,如果我想在这里坚持三年不被开除,就必须学会暗地里处理一些事情。

他和雷少强转身扶住王兴,带着他跑到了学校附近的小诊所,幸亏只是额头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划破了一个口,简单的清洗了清洗,消毒,贴上创口贴就算完事了。

王兴又憨笑着冲我说,三子,经常被人欺负的人会有种戒备心理,瞅谁都觉得想害他,我以前其实也跟他差不多,只不过我嘴笨,不会拿话怼人而已,话说那小子真有个性。

我白了眼他说,不如你忘了刘晴,从今往后追他吧。

王兴一脸认真的说,那绝对不行,等咱们从一中稳定下来,过礼拜天的时候,我就回去找刘晴,我相信她心里面肯定也有我。

没理会这个“情感白痴”的神神叨叨,从诊所出来我们仨就并肩跨步走进了一中的校门,因为没穿校服的缘故,我们被门岗的保安给拦下来了,好说歹说了半天,最后保安给教导处打了几通电话才放行。

林昆他爸的办事效率确实不一般,我们从教导处报上自己的姓名没多会儿,一个年轻的女老师“噼里啪啦”敲击了两下键盘,就给我们分配好了班级,我和王兴都被分到了十八班,雷少强分到三班。

高一总共二十个班级,占了四五六三层楼,除了一班二班是特招班,其他十八个都是普通班,分别在不同的楼层,雷少强的三班在四楼上,我和王兴在六楼,商量好中午在食堂碰面,我们就从楼道口分了手。

从班门口报告了两声,里面一个戴眼镜的男老师把我们迎进去,老生常谈的让我俩先自我介绍,又把我俩安排到教室的后排,他就继续上课了。

新班级差不多有六七十个学生。总共是十排座位,坐在最后排,老师只要不走到跟前,基本上看不见我们在底下干啥,说实话这也正和我心意,反正我来学校就是混日子的。

我兴哥倒好,一板一眼的翻开书,抬头看起了黑板。

我靠了靠他肩膀小声说,你能听懂?

王兴摇了摇脑袋说。听懂个蛋,老子初三的书都没看过,直接蹦过来念高一下学期,你以为我是神童啊?我这不是寻思咱们第一天来,给老师留点好印象嘛。

我翻了翻白眼没搭理他,趴在桌上开始打盹。

没多会儿誓死要给老师留个好印象的王兴就从旁边扯起了呼噜,而且睡的异常的稳妥,哈喇满衣服加满地。

上面讲课的老师拍了拍讲桌说,赵成虎麻烦你喊下王兴同学。

我使劲推了推他胳膊,王兴迷迷瞪瞪的揉了揉眼睛问我,咋了?放学了?

我朝着讲台方向努努嘴。

老师哭笑不得的说,王兴同学你上课不听讲我可以不管你,但是你呼噜打那么响是几个意思?挑衅我么?

王兴一脸的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

老师又说教了半天,就让王兴坐下了,有个他这个前车之鉴。整的我也不敢睡觉了,硬撑着不敢闭眼,心里暗想以后高低不能再通宵上网了,好不容易熬到下课,我刚要趴到桌子睡几分钟。

桌子就被人“啪啪”拍了两下。我恼怒的抬起头,见到一个个头不高,头发一根一根都炸了起来,鼻梁上还挂着副小眼镜的男子,冲着我猥琐的咧嘴笑着说:“赵成虎,王兴你俩以后悠着点吧,六层的扛旗杨正在打听你们呢,咱们现在是同班同学,我跟你俩打声招呼。”

这小子居然是上回我们在网吧遇上那个卖“那种网站”的小四眼,我捏了捏酸痛的太阳穴问他,杨正是干啥的?

小四眼特别专业的吸了吸鼻子说,一中的双龙会你们知道吧?双龙会有四小龙,杨正是四小龙之一,也是咱们六楼上的扛旗,双龙会的人你们惹不起,我建议你们要么麻溜转学,要么找个熟人什么的给杨正摆一桌和解。

王兴的驴脾气一下子上来了,瞪着眼睛说,有啥惹不起的?他是脑袋上长角了还是裤裆里俩屌?杨正是吧?我倒要看看他是有多牛逼,老子今天就要屠了他这条龙。

说着话王兴就要起身,我赶忙拽住了他。

我想了想后,朝着小四眼笑着说,哥们要不咱们到厕所去抽根烟,解解乏?你顺便耿浩淳在哪个班呗?

小四眼拨浪鼓似的摇摇头说,拉倒吧大哥,你们现在可是双龙会的敌人,我可不敢跟你们走太近。

他话还没说完,就听见我们班教室门外有人扯着个杀猪似的嗓门嚎叫,谁他妈是赵成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