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 落花有情/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圆圆暴怒的跑到陆峰的身边,抬手就是一巴掌抽在他脸上,柳眉倒竖的咒骂咆哮,我他妈看见你刚才伤了成虎,等着吧,我已经报警了!

19姐赶忙拉住陈圆圆,老母鸡护犊子似的将她保护在身后,朝着陆峰吓唬说,我知道你叫陆峰,在整个一中里臭名昭著。也很有社会关系,让学校领导头疼不已,但是我警告你,不许再碰我的学生,不然你肯定会后悔!

陆峰望了一眼趴在地上的我,又看了看盛怒的19姐和陈圆圆,叹口气苦笑说:“我只是想保护赵成虎,刚才如果我不那么做的话,他受到的伤害肯定比现在要大的多,可能你们觉得我在找借口。但是我想说,这座城市真的黑暗真的要比你们想象的还恐怖。”

然后他陆峰又瞄了我一眼说:“该说的我都说,想报警或者是别的你们随便,这个社会只要不杀人,其他事情钱都可以搞定,我能为刘胖子挣到的钱比他花出去的更多,所以他不会让我进去的。”说完话他转身就打算离开。

我捂着已经没法往回打弯的小腿肚子,脑门上的冷汗滴滴答答的往下淌落,使劲“嘶嘶”了两声,朝着陆峰扯开嗓门低吼,这一脚老子一定会还回来,就在一中的大门口。

陆峰没有回头,只是伸开胳膊晃了晃,显得很不以为然。

陈圆圆和19姐急急忙忙的跑过来想要把我搀起,我根本没办法站起来。痛苦的摇着脑袋喊疼!不夸张的说如果不是旁边有人,我估计真能疼的掉出来眼泪。

陈圆圆急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一个劲的问我能为我做什么?还招呼要打120.

雷少强蹲下来看了看我的小腿肚子说,摇摇头说:“这种情况去医院屁用没有,医院只会帮着上夹板打石膏,这附近有没有中医诊所?”

鱼阳说,我们旅馆的楼下有一家。

最后还是19姐从学校的医务室借了副担架,哥几个把我抬到了那家中医门诊上,正骨是件极其痛苦的事情,要把错位了的骨头重新扭正回去,十五六岁的年纪,骨头基本上已经成型,骨头特别难以扳正,期间有两次都没有接好,医生还要“卡蹦”一下重现弄断掉,再继续接。

我疼的死去活来,痛苦的扯着嗓子喊叫,发泄一般的嘶吼:“陆峰我草泥马!刘胖子我草泥马!老子一辈子记住今天的耻辱,老子要让你们血债血偿!”

陈圆圆害怕我疼,就把自己的胳膊伸到我嘴边说。疼你就咬我吧。

我推开她说,苏菲知道会不高兴的。

陈圆圆哭泣着紧紧的握住我的手,骂我傻瓜。

我疼的死死的攥住陈圆圆的小手,都把她的手给捏的充血发红了,她都一句话没说,只是紧紧的抿住嘴唇帮我擦着脑门上的汗水,陪我一块掉眼泪。

医生怕我来回扭动回影响接骨,让哥几个使劲按着我牢牢的固定在小床上,我疼的哇哇直哭,兄弟几个也都泣不成声的滴答滴答掉眼泪。特别是19姐和陈圆圆更是哭的不像样子。

刚开始每次疼痛我还会歇斯底里的吼叫,吼着吼着我就没什么力气了,大概费了三四个钟头的时候,医生总算帮我把骨头掰正回去,接好了骨头。兄弟几个全都跟虚脱似的坐在地上,我也累的只剩下喘气,我身子底下的小床已经完全被汗水给浸透。

虽然还是感觉很疼,但是已经没那么厉害了,休息片刻后,我喘着粗气问医生,大夫我大概多久可以下地走路?

医生摘下来口罩,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说,伤经动骨一百天,虽然你骨头没有断,但伤的也算比较严重,起码得在床上躺个一礼拜十天左右,哪怕是下地,右腿也不能使太大劲。

等大家休息的差不多了,王兴又把我背上了鱼阳的旅馆。杨伟鹏忙前跑后的给我安排了一间靠近窗台能看到外面景色的小屋,哥几个全都累的气喘吁吁,19姐说要帮我回去煲汤,把陈圆圆生拉硬拽的拖出房间,陈圆圆舍不得走。想要留下来陪我。

看到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我真的很不忍心拒绝她,可是想到独自一个人在医院的苏菲,我故作轻松的摇摇头说,你走吧!但是苏菲就来了。

陈圆圆的眼中闪过一抹浓浓的失落,轻轻颔首说,那你自己照顾好自己,白天没有人陪你的时候,可以给我发短息聊天或者喊我过来,说完话她从我口袋掏出来手机。存上了她自己的号码,这才依依不舍的跟19姐一块离开了房间。

等她俩走远以后,我才长长的叹了口气,不是不明白陈圆圆的心意,只是有些事情过去了就是真的过去了,对她,我现在真的没有任何男女之间的那种感觉。

我倚靠在床头上,沉思了片刻后说,兴哥你到学校的网吧里去找找小四眼蔡鹰,那小子打探消息是把好手,把刘胖子的车牌号告诉他,让他无论如何帮咱们查出来刘胖子的底细,如果能问到丫头姐的事情最好,问不到的话,也别打草惊蛇。

王兴点了点脑袋就往外走,快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又喊住他说,兴哥你顺便让蔡鹰帮咱们弄出来陆峰的资料,越详细越好!知彼知己才知道捅他哪最疼。

然后我又看向雷少强说,强子!我知道你有本事,咱们兄弟之间不用藏着掖着,最后那几下打陆峰,我都看的清清楚楚,你会功夫的对吧?

雷少强迟疑了片刻点点头说,会一点皮毛,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就跟你实话实说了吧,其实我对不夜城比较了解,我爸曾经带我流浪到不夜城,呆了将近一年多的时间。不夜城数得上咱华北地区最庞大的娱乐场所。

我点点头说,你继续!

雷少强搓了搓鼻梁骨说,干娱乐行业的无非就是黄赌毒,所以那些店老板手里基本上都养了马仔打手,整个不夜城大大小小的掌柜近百。一般手里有两家场子以上的就能算的上是小掌柜,一条街上起码有七八个小掌柜,统管两条街以上的称之为大掌柜,霸占整个不夜城的是个叫“裁决”的帮派,我知道就这些。

“裁决?”我喃喃自语。可是我明明记得伦哥说过,掌管不夜城的组织是叫“天门”的,难道是伦哥记错了?我问雷少强,你知道天门吗?

雷少强摇了摇脑袋说,没听说过,伦哥在县城的那家歌舞厅不是叫天门么?

我沉思了几分钟后说,强子你几天能拿下你们四楼?

雷少强想了想伸出两根手指头回到,没意外的话两天左右,不过我需要鱼阳的帮忙,你也知道光凭我今天收的那几个废柴吓唬吓唬人行,真动手的话稀扯稀。

鱼阳微笑着说,没问题!

我抓了抓后脑勺又说,给你一个礼拜的时间,除了拿下四楼,再帮着兴哥坐稳六楼,兴哥的脾气跟陆峰有一拼,总想着正大光明跟人决一胜负,脑子不愿意转弯。

雷少强比划了个OK的手势说,交给我妥妥的!

我说,虽然不知道丫头姐到底是主动还是被动的,但咱们现在太需要实力了,没有实力就没有和人对话的资格,如果今天咱们随便一嗓子就能喊来三五百人,借给刘胖子个胆,他敢废我的腿不?

我们正说话的时候,杨伟鹏从门口轻轻敲门说,三哥有个叫耿浩淳的哥们找你。

听到“耿浩淳”的名字,我一屁股坐了起来,不小心扯动小腿上的骨头疼的我又是“嘶嘶”的一阵呻吟,我说:“你快让他过来。”

杨伟鹏为难的抓了抓后脑勺小声说。他让你到大厅去见他。

我说,你没告诉他我腿伤着了么?

杨伟鹏点头说,说了!他说就是因为亲眼看见你让陆峰废了才来找你的,口气狂的不行,实在不行的话,我把他打发走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