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 胜者万里敢称王/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雷少强吐了口唾沫说,让他滚蛋!长多大个屌,牛逼哄哄的非让咱们亲自下去见他,咋地?以为自己是诸葛亮啊,好玩什么三顾茅庐而不出的把戏!

我想了想跟杨伟鹏说,你去告诉他,想聊我就从上面等着他,不想聊就该干嘛干嘛去,就算他是诸葛亮,我也不是刘备!脸是互相给的。我可以下去跟他谈,但是他必须得有让我谈的资本。

杨伟鹏点点头跑下楼,没一会儿又满头大汗的跑上来了,跟我说:“三哥,那个耿浩淳说他有办法阴陆峰,还知道四小龙另外一条龙这会儿在哪。”

“嗯?”我顿时有点疑惑,耿浩淳知道怎么阴陆峰?我记得小四眼蔡鹰跟我说过,耿浩淳的女朋友劈腿和陆峰好了,他才会脱去自己最强废物的外套,疯了似的报复双龙会。既然有这么好的机会,他为什么不直接动手?

思索了片刻,我让鱼阳背着我下楼,来到一楼的大厅里和耿浩淳碰面。

耿浩淳像根木头似的倚靠在大厅的收银台前面,长长的刘海盖住他半张脸,看不出来这家伙的具体表情,见到我们下来后,他机械似的自我介绍,我叫耿浩淳!

我咳嗽两声说,说重点!

耿浩淳“桀桀”怪笑两声说,我刚才骗你的,其实我没办法阴陆峰,我要是有什么手段早自己用了,不过我知道四小龙剩下的那条龙现在在哪。

我“哦”了一声说,慢走不送!就示意鱼阳再把我背上楼。

耿浩淳从我们后面发疯似的咆哮。我想跟你们合作,我想灭掉双龙会,想要弄死刘胖子!

我好奇的回头望向他,你居然也知道刘胖子?

耿浩淳咬牙切齿的说,我太知道了!这几天我每晚上做梦都梦到杀了他!

我深呼吸一口说,我想知道为什么之前我找你,你都不理不睬的?今天又主动找上门来?

耿浩淳仰起脸目光直视我说,因为之前你和陆峰还不算不死不休,今天他废了你,你俩之间的仇恨肯定化解不开了,我跟他的仇也没法化解,所以咱们完全可以合作。

我点点头说:“之前我找你的时候,咱们能做兄弟,现在是你求我,所以我不需要合作,只要臣服!要么你跟着我混,要么出门左拐,给你五分钟时间考虑,另外我和陆峰不算不死不休!”

耿浩淳一脸疯狂的直接开吼,一分钟都不需要考虑。只要你们能带着我灭了双龙会,能让我在刘胖子的肚子上狠狠插几刀,这辈子我都跟着你混!

我吸了口气,笑着说:“你像个疯子,外表冷漠,内心狂热!一辈子很长的,谁也说不准下一秒会发生悲剧还是喜剧,咱谁也别夸什么海口,你是高二的对吧?如果你真有诚意,就帮着我兄弟鱼阳拿下一到三层!双龙会多大实力。你心里清楚,光凭咱们几个人办不到。”

耿浩淳深呼吸两口说,好!我现在就去办。

我问他,去办什么?

耿浩淳理直气壮的说,当然是废掉我们这届的几个老大啊。以前欺负过我的人,我全都记本上了,他们的家庭住址、日常活动我很清楚。

我说,你一个人?

耿浩淳往起拢了拢自己的刘海,邪里邪气的看向我说,一个人稍微有点单薄,不过如果你愿意帮忙的话,我举双手赞成。

我侧头看了眼雷少强说,强子你陪他一起吧,注意点分寸,千万别闹出来大乱子。

雷少强点了点头和耿浩淳一起离开了旅馆。

鱼阳将我背回房间问,就他俩行不行?要不我喊几个兄弟跟着一起吧?总觉得那个耿浩淳像是颗定时炸弹,不定什么时候就爆炸。

我笑着说,放心吧!耿浩淳炸不炸我不知道,不过强子肯定有手段让他熄火。别看强子平常不着调,实际上他的社会经验不知道比咱强多少倍,这货就是懒,而且不愿意动脑子。

鱼阳叹口气说,真是人不可貌相啊。耿浩淳这个家伙平常看起来老实巴交的,谁都敢上去捏两把,好几次我看到学校那帮女混混都能把他打哭,没想到短短几天时间,他接连偷袭了两条小龙和十多个双龙会的骨干,今天我看到双龙会的把他拉厕所揍了起码五六顿,没想到他一点不带发怵的!

我点燃一支烟,吐了口烟圈说,永远不要欺负老实人,不然你可能连跪下来的机会都没有。因为你不会知道他的身体里到底蕴含着多大的能量!没有被何磊他们欺负之前我就是个典型的老实人,看看我,再看看何磊。

鱼阳沉默了不知道在想什么,我推了推他问,寻思啥呢?

鱼阳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我在想,我以前欺负班里的那几个老实人会不会也像耿浩淳一样把我名字记小本上了,说实话刚才看到耿浩淳的眼神,我心底都有种渗得慌。

我哈哈大笑说,不会的!耿浩淳这样的人如果不是因为女朋友劈腿,精神已经到了临界点,估计这一辈子都会窝窝囊囊下去,人有时候变好还是变坏完全就是一念间,反正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当个恶人。

鱼阳翘起二郎腿坐在我旁边说,我也是!从小学到初中,班主任给我的评语都是“该生动手能力强”,打小我看见我堂哥带着一帮兄弟和人在街上打群架心里就崇拜的不行,想着我以后也要成为叱诧风云的龙头大哥,哪怕眼睁睁看着我堂哥戴手铐,被推进警车里,这个想法都一直没改变,是不是很幼稚啊?

我说,一点都不幼稚,人一辈子往死活,至多也就活到八十岁,其实从六十往后都在等死,短短几十年如果不能随心所欲的活着,那还有个篮子意思,一开始我只想着不被人欺负,可我现在想要守护我爸。守护我想保护的每个人,只是刚刚到崇州,接触的东西又比较少,所以我很迷茫,不知道应该从哪做起。

这个时候门口的方向突然传来一个男人轻飘飘的说话声。篮子到哪都迷茫,胜者万里敢称王,你要当篮子还是想做王?

我仰头看去,瞬间笑了出来,乐呵呵的冲他说:“你猜啊!”

门口的男人“噗嗤”一声笑了。抛给我一支烟打趣道,我猜你想当篮子王!小损样,咋地了?让人给煮了还是和弟妹做劈叉运动的时候,动作太猛烈,弄伤自己了。

我白了他一眼说,说人话。

他贱笑着说,装,接着装!大劈叉小劈叉,老汉推车倒挂蜡?还用我再明说不?你这腿到底咋弄得?

我撇撇嘴说,明知故问,你要是啥也不知道,能找到这儿来嘛?真JB能装蒜。

门外站着的男人赫然正是伦哥,伦哥又恢复了自己以往的盲流子打扮,简单利索的“锅盖头”,脖颈上戴条金灿灿的大链子,上半身穿件白色紧身T恤,底下穿条牛仔裤,花里胡哨的大花臂一看就是社会人,不知道为啥,每次看到伦哥我心里都有种特别安稳的感觉。

我说,亲哥大晚上你戴个蛤蟆镜是要干啥?

伦哥嘿嘿一笑说,这不刚加入盲人协会嘛,俺们组织给发的福利,老子特意跑一中去找你的,碰上王兴,他告诉我的地址,咋地了?开学第一天就让人弄这么惨,腿都给干废了?

我没好气的说,刘胖子整的!

伦哥的脸色当即变了,吐了口唾沫骂。草他妈的!这个狗逼真不要点脸,居然跑学校里欺负你?

我把刚才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求助似的望向伦哥说,哥觉得丫头姐是主动想跟着刘胖子还是被他要挟了?

伦哥摇摇头说,不好说啊弟弟,什么可能都有,刘胖子出了名的狗逼,坑蒙拐骗啥手段都敢使,可能是让丫头嗑药嗑上瘾了,离不开他,这段时间我听说刘胖子跟市里的几个领导打的火热,也有可能丫头是想搭上他这根线,跟领导们有所交往。

我思索了一会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更好奇,丫头姐的智商应该想不到这些吧?背后肯定有人指手画脚。

伦哥点点头说,那肯定的了!想想当初是谁怂恿丫头到市里来的?

“林老爷子!”我不由脱口而出。

伦哥吸了吸鼻子说,现在想这些没意义,抓紧时间提高自己才是王道,过阵子我打算到不夜城接手一家练歌房,来帮我不?不过可能会直接和各种社会人碰上,指不定还有你认识的呢,你敢不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