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 看不懂的人心/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我不做声,伦哥又轻声问了一遍,三子你敢不敢那?

我撇撇嘴说,哥你又在变相拉我入伙。

伦哥扬起眉毛乐呵呵的说,你想多了,我就是单纯想要拉你入伙。

我长出一口气拍了拍胸脯说,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拉我入伙呢!

接着我和伦哥面对面全都哈哈大笑起来,把旁边的鱼阳听的云山雾罩,满脸懵逼的问我俩,你们到底是说入伙还是不入伙啊?我怎么听不懂呢。

我俩异口同声的说,你猜!

鱼阳彻底凌乱了。忍不住低吼骂了声,猜尼玛币!老子去准备晚上饭,你们吃啥?

伦哥摆摆手说,给我来两瓶啤酒就成。

我刚准备说给我也来两瓶,鱼阳直接白了我一眼说,你等着吧,刚才那个女老师说回去给你煲汤,陈圆圆估计也肯定给你准备小锅饭了,真羡慕你小子的艳福不浅。

我指了指小腿肚子说,羡慕个蛋,折一条腿换碗骨头汤,这买卖谁羡慕谁傻蛋,麻痹的,想想就来气,狗日的陆峰,有朝一日我一定要还回来这一脚。

鱼阳打了个哈欠拍拍我胳膊说,行了我三哥,您慢慢养伤吧!伦哥就要两瓶啤酒是吧?要不我整点凉菜。猪头肉啥的,咱们喝会儿?

伦哥也是个酒懵子,一说喝起喝酒比谁都精神,高兴的搂着鱼阳肩膀往外走,边走边说,我知道有家熟肉店,卤出来的猪蹄老正宗了,咱们晚上好好整点...

两个没心没肺的家伙说着话就已经离开了房间,全然遗忘了床上还躺着我这么个伤员,我欲哭无泪的拍了拍脑门自言自语说,这他妈交往的都是啥人啊!

我一个人靠在床头上寻思到一中以后发生的事情,孔老夫子曾经说过。吾尝一日三省吾身,反躬自问,是焉?非焉?虽然我做不到一天三反省,但只要一有时间我总会坐下来好好想想到底哪做的还不足。

通过之前在学校门口的对话,完全可以看的出来陆峰是有苦衷的,这个外表看起来叱诧风云的双龙会大哥其实并没有多潇洒,说难听点他只是刘胖子安插在学校里的一台收割机,收割一些懵懂无知的赖子学生跟着他混社会。

可是我又想不通了,林恬鹤他老子是我们县的副县长,学校传闻陆峰的家里也富得流油,按道理说一个混社会的痞子应该没那么大能力使唤陆峰像使唤一条狗似的才对,难不成真像是伦哥说的那样,陆峰也嗑药嗑上瘾了?

可是看陆峰的体格子和敏捷的伸手完全不像是个瘾君子,这里面肯定还有外人不知道的事儿,其实我倒不是关心陆峰和刘胖子有啥秘密,主要我觉得他们的关系并不和谐,如果能够拉动陆峰反了刘胖子肯定事半功倍,关键我手里也没啥值钱的筹码拉拢陆峰。

我正胡乱琢磨的时候,陈圆圆拎着个保温桶从外面走了进来,她上半身穿件喇叭袖雪纺上衣,底下穿条鹅黄色的小短裙,看起来干干净净的,披肩长发轻扬的散落在肩头,巧笑倩兮的模样显得特别的文静。

我望了眼她身后问,怎么就你一个人来了?19姐呢?

陈圆圆轻声说,老师晚上还有课。下午煲好了汤特地让我给你送过来,你赶快趁热喝吧。

说着话她就坐到了我旁边,打开了保温桶,拿勺子舀了一勺汤想要喂我,我赶忙往旁边挪了两下屁股,不适应的说,我自己来就行,我是腿受伤了,手又没事儿!你吃没?

陈圆圆一只手还捏着保温桶的把,一对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我,沉默了几秒钟后说,你就不能不拒绝我对你好么?

我干咳两声说。不是拒绝,只要是我不习惯,而且一直以来你对我都是凶巴巴,呸呸呸,都是那么严肃,突然间变得和淑女似的。我真有点不适应。

陈圆圆轻抿着自己的嘴唇,清澈的眸子带着一抹失望,最终什么都没说,将保温桶和汤勺递给了我,她则坐在我旁边低下脑袋,顿时间屋子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经过刚才那么一闹腾,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时不时拿余光偷偷瞟两眼旁边的陈圆圆。

她身上香喷喷的带着一股洗发水的味道,我嗅了嗅鼻子,没话找话的说:“这个牌子的洗发水蛮好闻的哈,茉莉花的香味适合你。”

陈圆圆“哦”了一声,仍旧低着脑袋揉捏着床单角,我俩又陷入了沉默。

好半晌后,陈圆圆仰起头看向我说,成虎,其实我跟潘志铭之间真没啥,如果你需要的话。我甚至可以帮你把他单独约出来,然后你找他报仇,我希望你能明白我的心意。

我吸溜了两口骨头汤含糊不清的说,我能明白,不过我现在有苏菲了,对不起。我知道你现在对我挺好的,从小到大你都没对我这样过,可是我对你感情真的退化了。

陈圆圆不敢相信的望着我,退化?我不懂。

我把保温桶放到床头柜上,抹了抹嘴边的油渍说,用比较流氓一点的说法跟你形容下那种感觉吧,过去我看见你就想睡你,就想把你按到床上干想干的事儿,可是现在那种感觉完全消失了,可能也会想和你干那种事儿,但完全是出于男人的本能,你能懂不?

陈圆圆咬着嘴唇声音很小的说。我觉得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以前你能喜欢我,我相信以后也一定可以,成虎我知道自己虽然没有苏菲漂亮,也没有苏菲对你那么豁的出去,可我一直都在像她学习。想要变得和她一样优秀...

我摆摆手打断她的话说,你和她一样漂亮,甚至比她还优秀,可是她叫苏菲你不叫,这么说可能很残忍,但是为了不耽搁你。今天必须得跟你讲清楚,圆圆我现在不喜欢你了,真的!如果非要说还有那么一点点感觉的话,可能我只对你的身体有兴趣,但那不是喜欢,只是欲望,你模样好,成绩也棒,跟我终究不会是一路人的,好好学习吧以后。

陈圆圆大大的眼睛里罩上了一层水雾,嘴唇抽搐的很厉害,猛然间她站起来关上房间门,站在我面前开始解自己的衬衣扣子,一抹雪白的肌肤兀然出现在我脸前,我赶忙伸手去拽她,低吼:“你他妈干什么?疯了么?”

陈圆圆推开我的手,往后倒退了两步,背靠着木门说:“你不说你唯一还对我感兴趣的就是我的身体么?”

我腿不方便,坐在床上根本爬不起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将自己的衬衣扣子一个一个全部解开,不知道为啥我突然之间特别的愤怒,朝着她咆哮,早知道你他妈这么便宜,老子当初在玉米地里就应该把该干的事情都干了,操!白瞎你在我心目中纯洁的小仙女形象了!陈圆圆,老子这个人虽然色,但是色的有原则!占点小便宜的事情我敢干,你这种送上门的肉我不敢吃!

陈圆圆哭了,歇斯底里一般的跺着脚失声痛哭,指着我喊叫。为什么,凭什么,凭什么你这样对我,为什么你说喜欢我的时候,我不喜欢你,而我现在喜欢你了,你却根本不稀罕,想要把我一脚踢开,凭什么!

陈圆圆越哭越伤心,毕竟是个女孩子,她这样一来,我心里面也别扭极了,我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走到了她的边上,将她的衬衫捡起来给她披到肩膀上说:“别哭了,也别闹了,如果你以后想拿我当朋友看,我可以是你哥哥。也可以是你弟弟,还可以是哥们,什么事情都可以帮你,真的。”

陈圆圆红着眼睛,一边往后倒退,一边扯开嗓门朝我大吼一句:“滚!”一不小心自己还给跌倒在地上。

旅馆的地面是水泥地打的。之前又是抽烟又是吐痰的弄的特别脏,我顺手把陈圆圆拽了起来,她连续打了我几拳,之后趴在我的怀里面,像个孩子一样的就哭泣了起来,我开始帮她穿衣服,慢慢的,陈圆圆也停止了哭泣,眼角带泪的望着说:“猜不透的,永远是人心,看不懂的,永远是感情。”

我长出了一口气说。我没你那么诗情画意,我只知道咱俩如果互相喜欢对方做那种事是爱情,如果有一方不喜欢对方,还干这种事儿,那就是卖淫!我话说的很明白了,如果你还想给我,那就开个价吧。

我话刚说完,房间门就从外面被人“咚咚咚”敲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