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 到底是谁!/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时候,耿浩淳刚背起我走上楼梯的拐角处,我站的高看的也清楚,亲眼见到刀疤的那帮小弟被后面的少年一个接一个的抡倒在地上,旅馆里的哀嚎声不绝于耳。

耿浩淳疑惑的问我,你们还真有帮手啊?我刚才你以为你在虚张声势呢。

我比他还懵逼的回答,老子刚才就是在虚张声势。

我们说话的功夫,又有五六个刀疤的小弟“哼哈乱叫”的被砸倒在地上,我猛的看了眼门口,才发现刀疤这只狗逼不知道居然失去了影踪。

那帮少年机械似得抡圆手机的家伙。最后剩下几个混子也彻底趴在了地上。

倒不是说那帮少年下手有多猛,主要他们占了个突然动手的优势,当时刀疤的小弟全都在跟伦哥他们推推搡搡,估计谁也想不到自己的背后居然会有人敲闷棍。

那帮胳膊上系这红布条的少年很奇怪,把刀疤的人砸躺下以后就有条不紊的往门外撤,谁也没跟我们多说一个字。

伦哥抹了把脸上的血水朝着那群少年喊,壮士?英雄?啊哟卧槽,雷锋们,你们别光顾着走啊,好歹说句话你们到底是谁的人?

一群少年全都跟木头似得倒退出旅馆。旅馆外面的街道上停了三四辆黑色的面包车,少年们很有秩序的钻进车里,然后扬长而去,期间伦哥和鱼阳不停喊叫他们,他们谁也没有搭话。

等那帮少年离开以后。刀疤领来的一群小弟也一个个哭爹喊娘的从地上往起爬,想要逃走。

这个时候一辆枣红色的面包车风驰电掣的开到旅馆门口,从车里急急忙忙蹦下来,五六个社会小哥,全都剃着“锅盖式”的社会头直接挡住了门口,其中一个青年两手抱着杆跟鸟枪差不多的“狗腿子”杵在门口就喊,老大,谁特么给你闹事!

刀疤的那群小弟立时间吓得站在原地不敢乱动,看到屋里居然这么多人,几个社会小哥齐声“呃...”了一声,伦哥跳起来就是一脚揣在领头的那小青年屁股上骂,你奶奶个哨子的,十分钟前打的电话,现在才过来,是替我收尸的么?麻了个巴子得!

四五个社会小哥我全都见过,竟是上次在伦哥歌舞厅闹事的那几个小混混,这些家伙好像都和林小梦认识,被我和伦哥胖揍了一顿,又让伦哥阴了一把后就老老实实留在舞厅当起了免费看场,没想到伦哥这次到市里来,把他们全给带过来了。

鱼阳愤怒的抢过来“狗腿子”直接顶住一个躺在地上惨哼的家伙脑门上,声音冰冷的问他,刀疤跑到哪去了?

那混混吓了一跳,浑身打着哆嗦,赶忙从地上爬起来,搂住鱼阳的小腿就跪下了,一边磕头一边哀求,大哥我们不认识什么刀疤,俺们都是工地上干活的民工,今天有个大老板一个人花五十块钱雇俺们过来闹事的。求求你了,放过我吧。

大厅里的其他混子看到鱼阳居然把枪都拎出来了,齐刷刷的爬在地上给鱼阳磕头求饶,十多个人整齐的跪在地上,那情景异常的壮观。

鱼阳眯缝着眼睛,拿枪管戳了戳对面人的脑门冷笑说,逗我呢?民工会浑身纹龙画凤?少他妈废话给我老实交代!

那哥们赶忙解释说,假的,我们的纹身都是贴上去的,为了证明清白。他“呸呸”吐了两口口水涂抹在胳膊上的“猛虎纹身”上搓了搓,纹身居然真掉色了...

鱼阳一阵无语,回头看向我问:“这事咋整?三子你鬼主意多,帮忙想想看。”

我思索了几秒钟后说,报警吧。你看看旅馆让糟蹋成啥样了,这损失谁给咱报销?鱼阳看住这群家伙,谁要是敢跑就拿枪嘣了谁,咱们等警察来了看他们怎么处理。

听到“报警”俩字,一帮假混混们再次求爷爷告奶奶的匍匐在地上哀求起来,有个像是领头模样的青年问我,大哥,你们旅馆的损失需要赔偿多少钱?我们赔!

我瞄了眼大厅里的人头,差不多有将近二十个,长出一口气说:“一个人拿一百块钱这事儿就算清了,不然咱们就等公家处理。”

那小头头有点不乐意的说,大哥我们干这趟活才每人五十,你让我们出一百,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我轻蔑的看了眼他说,过分?你们砸门砸玻璃的时候觉不觉得过分?一帮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欺负我们几个未成年的时候过不过分?工人就该好好的上班。出来装尼玛币的黑涩会,一人一百块钱,少一分你们集体跟警察解释。

伦哥哈哈一笑说,还是我兄弟善良,一个人才管你们要一百。这事儿要是我处理的话,起码一个人一千块钱不还价。

几分钟后,一帮“伪混子”排成一条长队挨个给鱼阳交钱,那场面特别喜感,让我不由想起来第一次和胖子到“商业街”玩让抓进派出所交罚款时候的画面。

没多会儿。一帮伪混子把钱交清楚,老老实实的在大厅里站成两排眼巴巴的望着我。

我干咳两下,清了清嗓子装起大尾巴狼,我说:“今天算你们捡个大便宜,我这个人心软。以后清清白白干活,老老实实挣钱,把屋里给我打扫干净,你们就可以走了,鱼总留下领头人的电话。”

留下杨伟鹏和伦哥的几个小弟在底下看着,我们几个回到房间里,刚才一直没出声的雷少强冷不丁问我,三哥刚才你听到那个刀疤说没?他是听到老朋友告诉他,咱们在这里,才会上门报仇的?你说那个老朋友能是谁?

我环视了眼哥几个说。知道咱们行踪的就是屋里这些人,再有就是小四眼蔡鹰和高二的那个什么妮姐,可是这俩人不可能认识刀疤啊。

伦哥摇摇头说,不对!一定还有别人,一般人也联系不上刀疤,就算联系上,刀疤也不一定信,这个所谓的老朋友肯定是既清楚你们行踪,还和刀疤的关系特别好,最主要的是他一定跟你们有仇。

伦哥说的这些我也想到了。可是一时半会儿我琢磨不出来到底会是谁,我在脑海里将知道我们在旅馆的人,一个一个过滤排除了一遍,最后只剩下19姐和陈圆圆。

19姐绝逼不可能,那么只剩下陈圆圆。会是陈圆圆么?我顿时心底有点发凉,难道真是陈圆圆因爱生恨,想要报复我?

虽然我本心里不愿意相信是陈圆圆干的,可是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加上她走之前亲口说过“不排除会做一些令我反感的事情”,我越发感觉像是陈圆圆干的,至于陈圆圆是怎么联系上的刀疤,也很好解释,只要通过林小梦这个贱人,这些问题都不叫问题。

我正暗自寻思的时候,伦哥突然拍了拍我肩膀说,要不要换了地方养伤?刀疤知道了,旅馆有点不太安全。

我摇摇头笑着说,安全,绝对安全!现在该害怕的是刀疤,他来的时候估计就只是打算试试水,要不也不会雇一帮民工,我估摸狗日的指不定吓得已经逃出崇州市了。

刀疤害怕我们,这点毋容置疑,不然也不会事情刚有一点不对劲儿。他就马上闪人。

王兴问我,三子你说刚才来帮忙的那群少年是谁的人?看岁数和咱差不多,应该都还是学生吧?

我侧头看向鱼阳和耿浩淳问,刚才那些人是一中的么?我记得昨天双龙会跟咱火拼的时候,就是每人胳膊上都绑条红布头的。

鱼阳摇头说。不知道,但是我能肯定不是高二的。

耿浩淳也摇摇头说,不是一中的,双龙会很多人都欺负过我,可是那些人我一个没见过。

伦哥点燃一根烟说,爱JB谁谁,不管是帮咱们的还是想干咱的,除非他们真的是雷锋,无欲无求只想帮忙,否则的话早晚会浮出水面的。

哥几个又凑在一起聊了聊明天接管四楼和六楼的事情,雷少强和王兴就出去买饭了,伦哥到别的房间不知道给谁打了一通电话,兴奋的跑过来说,最晚一礼拜,哥在不夜城的练歌房就能开业了。三子你过来帮忙不?

我想了想说,哥你是单纯打算做买卖还是想混成什么大掌柜小掌柜?如果只是想做买卖,我过去帮忙,如果你是想当掌柜,那就把我弄进你所在那条街上最大的场子里。

伦哥白了我一眼说,屁话,当然是为了当掌柜的,裁决的龙头认可过的掌柜,光是每月抽酒水和小姐提成就是笔天文数字。

我说,哥你以前不是跟我说过不夜城的王者是一个叫天门的帮派么?怎么又变成裁决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