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 每个人都在蜕变/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我的问题,伦哥思索了好一会儿才开腔说,不夜城很早之前的霸主是四爷,四爷是天门的龙头,而且霸占了这里很久很久,那时候不只是不夜城,整个崇州道上的势力都得听四爷的号令,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天门集体搬迁到了大上海。

我问他,天门撤走以后就变成了裁决么?

伦哥笑着说,差不多这个意思吧,天门撤走以后,不夜城陷入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混乱期,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是人不是人都想立棍装大哥,那几年不夜城又叫罪恶之城,隔三差五的就会死人,后来裁决趁势崛起一统不夜城。我听人说裁决当年几乎让天门灭掉,不过几个骨干侥幸逃跑了,一直藏到天门撤走,他们才敢出来。

我由衷赞叹了一声,天门的四爷真是霸气啊!统一整座城市,而且余威吓得敌人躲藏很多年。太牛逼了!

伦哥仰着脸说,那必须的!四爷可是我的偶像,我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能够加入天门,成为他的左膀右臂!

我又想起来之前在县城歌舞厅的时候,刘胖子曾经讥讽伦哥想要重组天门的事情,疑惑的问他,现在天门还存在么?

伦哥楞了一下,捣蒜似的点点头说,当然存在了,天门现在可是大上海的顶尖势力。

我说,那刘胖子那天为啥嘲笑你想重组天门?

伦哥不好意思的挠了挠侧脸说,那是因为我崇拜天门。所以总想着以天门人自居,实际上人家四爷根本不知道我算哪根JB。

我撇撇嘴说,敢情你还是个追星族啊?

伦哥的老脸居然红了,白了我一眼说:“别臭白话,你刚才说如果我想当掌柜的话,就把你介绍到那条街上最大的场子是什么意思?”

我贼笑的说,最锋利的刀子永远是从内部捅出去的,也只有自己人才知道扎哪最疼。

伦哥盯盯的看着我说,你是想...

我点点头说,对!就和你想的一样。

他打了个响指说,没问题,我这会儿就去办!

伦哥欢呼雀跃的往门口跑,走到门槛的时候扭头看向我说,你丫不会跟着别人跑了啊?

我撇了撇嘴巴说,我特么又不是破鞋,谁叫跟谁跑。

伦哥一脸高冷的说,你小子这是打算正式跟大哥上道了么?

我打了个哈欠说,别胡咧咧,我只是个兼职学生,想要利用课余时间挣点小钱罢了,顺便还点以前欠你的人情,咱可说好了,我帮你坐稳一条街的掌柜,你以后不许再拉我下水了。

伦哥哈哈大笑说,混社会有瘾的,被人仰望的感觉更是让人欲罢不能!以后你就知道我这句话的意思了。

我没搭理他,干脆闭上眼睛打盹,脑子里面乱糟糟的,一会儿想想刚才的事情,很想马上给陈圆圆打个电话当面问清楚。一会又想着苏菲在医院会不会有灾,会不会让人算计。

鱼阳看我情绪不太高,主动出声说,要不我去趟医院?通知菲姐一声?

我把之前要高利贷的钱拿出来两万交给鱼阳,想了想说,这钱给她送过去,但别告诉她我受伤的事情,就说我现在住校了,不方便出来,她爸妈本来就在住院,已经够烦了,别再给她添堵了。

鱼阳点点头。快步走出门去。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我就呆在旅馆里养伤,陈圆圆再没有出现过,苏菲不知道我的事情也没来过,哥几个这阵子忙着整合四楼和六楼,白天基本上都是我一个人。19姐偶尔会来陪我聊聊天,不过坐不了多一会儿,顶多也就十几二十分钟她就匆匆离开了,我总觉得19姐遇上了什么困难,问过她好几次,她都硬挤出个笑容说没事。

可能我这个人天生就皮糙肉厚,四五天左右就已经能勉强下地走路了,白天闲的没事干,我就趴在窗户台边看街上的人来人往。

每次觉得寂寞的时候,我就喜欢把头伸出窗台俯视大街上的行人,可越是阳光灿烂我就觉得孤独。

有时候不禁很想问自己,坚持了这么久,到底在坚持什么,不过每次盘问都是没有答案。

实在太寂寞了,我想到了一个人,那个欠我们十万块钱赌账的陪酒小姐江小燕,她一定有时间。

而且江小燕在不夜城上班,对里面的条条款款肯定很了解。过几天我打算潜入伦哥所在那条街最大的夜总会去兼职,一些基本的规矩还是要提前知道的。

所以我给江小燕打了个电话,让她白天过来陪我说说话,条件是每月少算她半分的利息。

江小燕人长得不错,也很健谈,基本上每天都会跟我讲一些不夜城的趣事。干她们那一行的不光要漂亮嘴甜,还必须得有眼力劲儿,这几天她基本上每天都能把我哄的高高兴兴,我也了解了不少不夜城的事情。

期间我也托江小燕帮我打探过丫头姐和刘胖子的消息,不过她什么也没问出来,估计是不在一天街上。

养了大概十天左右的伤。我基本痊愈,苏菲的爸妈刚好出院,走的那天是我把他们送到长途汽车站的,苏菲依依不舍的把我拽到小巴车的后面疯狂的亲吻了十多分钟,直到把我亲出来感觉,她才红着脸一把推开我。瞄了眼我裤裆的位置警告,赵小三,如果你敢在崇州市里乱来,老娘就剪了你!

我连连举手发誓,打死不敢乱来,而且保证一放假就立马回去找她。

苏菲说回去以后就买个手机。要求我每天起码给她发条短息,我也同意了。

从客运站出来,伦哥给我打电话说,他的练歌房已经搞定,他所在街上最大的夜总会叫“蓝月亮”,老板外号老狼,是那条街上的大掌柜,他已经托人把我介绍进蓝月亮当内保,不过要等到下个礼拜老狼从外地旅游回来我才能去报道,

我去上班前,让江小燕提前几天过去试水,不夜城的陪酒女大致分两种。一种是职业的,有专门的妈妈桑带着,在固定的夜场上班,还有一种就是江小燕这种散户,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想去哪上班去哪上,不过需要给夜总会抽的提成比较高。

让江小燕去蓝月亮熟悉情况,我则回学校继续当学生,毕竟说的是兼职,表面功夫必须要做好,不然以后老狼对我的身份万一怀疑,去调查的话不容易露馅。

学校的还是那副乌烟瘴气的屌毛样子。整天标榜着第一高中的名号,实际内部比一些职中技校还要乱,基本上每天都会有人打架,每天都会有人被开除,每天都会有新生转过来。

不过四楼和六楼基本上已经落到我们手里,所有人都知道高一一夜之间突然冒出来个“龙牙”敢和双龙会分庭抗礼。高二不知道从哪蹿出来个叫鱼阳的家伙,和学校的最强废物耿浩淳联手一扫其他势力,坐稳高二扛旗的位置。

看起来我们的实力好像在飞速发展,高一的四楼,六楼,高二的一二三楼都是我们的,实际上我心里清楚,跟陆峰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我们的庞大完全就像空中楼阁,毫无根基,之所以一直能和双龙会相安无事,只是因为陆峰很讲究,答应一个月不战,不然一天之内我估计他就带着那百十多号双龙会成员抢回来一层楼。

所以我一直都跟哥几个说,要想办法培养出来自己人。

经过十多天的养伤,班上的同学基本上已经忘了还有我这么个人物存在,现在整个六楼的学生都知道扛旗是王兴,我也乐的自在。那种躲在暗处算计别人的感觉其实要比抡圆膀子揍人更爽,哥几个也争气,很快笼络到一群属于自己的跟班。

看着他们耀武扬威的走在校园里,那种自豪的感觉别提多爽了。

很多人不认识我是谁,但知道我和几层楼上的扛旗关系都很好,所以每次我们到食堂打饭,不管排多长的队伍,前面的人都会主动让出来,走在学校里,谁看到我都会点头哈腰的喊声“三哥”。

伦哥说的没错,那种被人仰望的感觉的确很上瘾,有时候我真的很想站在学校大门口。叼根烟拿把麦克风喊两嗓子,老子才是龙牙的老大。

我也在学校碰到过几次陈圆圆,每回她都好像什么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该冲我笑冲我笑,该和我打招呼就打招呼。

不过我能感觉出来她变了,她头发上的颜色越来越多。脸上化的妆也越来越浓,听说成绩下降的厉害,已经从“特招班”被踢到了雷少强所在的普通班级,而且还加入了高二耿妮妮的“九凤凰”,我看到过好几次她和别的女混混在楼道里打人。

有一次又看到她在楼道里欺负女生,我没忍住。把她拽到旁边问,为什么会堕落成这个逼样?

陈圆圆一脸理直气壮的说:“因为你赵成虎喜欢女混混!而且我不是堕落是升级!”

我讥讽的说,傻逼你身上的香水味一点都没有过去的洗发水好闻。

陈圆圆皮笑肉不笑的说,你要是说句你喜欢的话,我马上变回去。

我骂了她句,神经病!

陈圆圆笑了。回过身子一脚狠狠的踹在被她打的那个女生肚子上骂,听到没有?我是神经病,打人不违法,杀人不犯罪!

我和陈圆圆都笑了,或许我们都知道永远回不到过去了。

今天晚上是我到“蓝月亮”去上班的第一天,下午放学我特意给江小燕打了个电话,让她到学校门口接我,老实说我竟然有点小紧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