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 瞪什么瞪/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下午放学,江小燕打了辆出租车站在学校门口等我,来之前我特意交代她,穿的稍微正经点,谁知道这娘们竟然还是套了一条黑色的齐臀的小短裙就来了,头发烫成大卷披散在肩头,脸上还戴了一副大墨镜,不用发名片别人都能知道她是干啥的。

本来我想一个人悄悄的走的,王兴、雷少强还有鱼阳非要送我,身后还呼呼啦啦的跟着一大票兄弟。当时别提我多尴尬了,我埋怨江小燕,不是告诉你穿的正经点的嘛?

江小燕委屈的噘着嘴说,这已经是我最保守的一身服装了。

我说,保守个JB,迈腿的时候都能看见里面的裤衩啥颜色,不知道的同学还特么以为我被你保养了呢。

江小燕也不生气,捂着嘴轻笑说,我倒是希望能保养了三哥呢。

王兴他们几个跟在后面起哄,本来已经够显眼了,他们这一闹腾,进进出出的学生立时间把目光全都投向了我们,饶是我这种千层底的脸皮都感觉有些发烫了。

我不耐烦的摆摆手骂,都滚蛋!早点回去睡。

一帮兄弟们哄笑着走进学校旁边的网吧里。

我赶忙拽住江小燕的胳膊钻进了出租车里,临上车的时候,我不经意间回了下头,看到陈圆圆和几个女混子站在学校门口眼盯盯的看着我,她的眼中带着一股浓浓的鄙夷。

我心说,鄙视就鄙视吧,反正鄙视我的人多了。她也算不上第一。

路上我问江小燕,蓝月亮具体啥情况?内保又是干什么的?

江小燕耐心的跟我解释,蓝月亮在不夜城的东城,东城一共有五条街,蓝月亮在2号街上。是家规模特别庞大的夜总会,老板老狼是2号街上的大掌柜,也就是扛把子的意思,是个很有手段的人,至于内保有点类似保安的意思,不过不处理什么纠纷,就是直接动手,碰上有敢在夜总会闹事的,直接动手!

说话的功夫,我们就到了不夜城,进东城之前有个像是石拱门一样的城门楼子,那城门楼子给人的感觉很奇怪,拱门很粗糙,而且和火烤过一样黑漆漆的,总觉得感觉有点像是一堵墙被生生炸出来的。

我问江小燕,这门是不是炸出来的?

江小燕摇摇头说不知道。

出租车司机乐呵呵的说,确实是被炸出来的,前几年那里有栋大楼叫盛世裁决,是裁决的总部,天门和裁决开战。天门的龙头拿雷管炸的,后来想要翻盖,可是唯独那面墙根基扎的特别稳,后来干脆就改造成了东城的门楼。

又是天门?这个天门当年到底是有多狂野,敢使雷管直接炸楼,难怪伦哥会对四爷无比的崇敬,我现在也隐隐开始崇拜起这个霸王一般的猛人。

很快我们就到了“蓝月亮”的门口,这是栋宫殿式的三层建筑,比起旁边两层、一层的夜场,上档次不知道多少倍。门外两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迎宾小姐躬身问好,整的我好不尴尬,都不知道应不应该回鞠一躬,江小燕巧笑着带我轻车熟路的走了进去。

里面的装潢很贵气,到处都是金灿灿的。凭借我贫瘠的语文知识,我能想到的唯一形容词就是金碧辉煌。

一直把我带到三楼,江小燕指了指顶头的一个房间说,老狼在那个屋子,你自己去吧,我平常晚上在二楼上班。

我点了点头,走过去,轻轻敲了敲房门。

里面一道粗犷的声音回应,进来吧。

我推开房门走了进去,一张宽大的红木办公桌后面,有个留着长头发的中年人在打手机,见到我进来后,他微笑着指了指旁边的沙发说,你先坐,态度和蔼的像是我们的地理老师。一点都不似个社会大哥。

我老老实实的坐到沙发上,趁机偷偷打量这个我未来一段时间的大哥,老狼大概有四十多岁左右,头发很长带点自来卷,而且是黑白相间的那种。长相倒是很有特点,浓眉大眼,嘴唇的上面长了一颗痦子,穿件白色的老头衫,脖颈上戴条檀木的佛珠子。左手拇指上扣着颗玉扳指,整体感觉像文人多过大佬。

也不知道他在跟什么人打电话,聊了足足能有二十多分钟后,他才挂掉电话,微笑的问我:“你就是成虎吧?以前当过内保没有?”

我点了点头说。您喊我小三就成,我以前在老家的歌舞厅跟人看过场子。

老狼接着问我,阿彪(介绍我来上班的人)说你还是学生,只能晚上兼职?

我说:“是,家里条件不太好。我爸坐牢希望我能读大学,所以初中开始就一直半工半读。”

老狼抚摸着大拇指上的玉扳指沉思了几秒钟说,这样的话,你的工资肯定要比别人低,毕竟你只上半天班。如果没问题的话,就到二楼去找阿彪报道吧。

我来这儿的目的本来也不是挣钱,所以给多给少都不是啥问题,听到他的话后,我站起来鞠躬说,谢谢老板。

老狼哈哈一笑说,以后喊我狼哥就行,好好干,干得好不会亏待你的。

他还准备再交代我几句什么的时候,手机又响了,朝我摆摆手说,你先去吧,以后有什么问题随时来找我。

我又鞠了一躬,慢慢退出了房间,直接走下二楼。江小燕站在楼口等我,问我怎么样了?

我说,搞定!老狼让我找阿彪,谁是阿彪啊?

江小燕乐呵呵的说,我带你去!她带着我往走廊的里面走。路过一间超大的房间时候,我看到里面有好多穿着暴露的女的在叽叽喳喳的聊天,江小燕说,这是小姐的休息房,没钟的时候大家都在里面休息。

她正跟我说话的时候,从旁边的包房里突然横冲直撞的走出来个剃着“瓜皮头”的大汉,看都没看直接吐了口唾沫骂:“真JB扫兴”,一口粘痰正好吐在我鞋面上。

那大汉光着膀子,后背纹着一尊踩龙关公,特别的霸气。腰间夹着一个包,脖子上面套条大金链子,有小拇指粗细,金链子下面还挂着一块金镶玉的佛牌,我估摸那大汉足足能有一米八左右的身高。走起路来都一晃一晃的,身后还跟着几个同样光着膀子,身上绣龙画凤的小弟。

我瞧了一眼大汉,又看了看脚面上的粘痰,没有吱声往旁边站了站。

“瞪JB什么瞪!是不是想死?”大汉指着我鼻子骂了句。嘴里呼出来的气体带着一股浓郁的酒臭味。

江小燕赶忙陪着笑脸上去道歉,壮汉从小包里拿出来两张百元大票直接塞进江小燕的怀里,还在她屁股上捏了两把“嘿嘿”的淫笑,一出手就是两百块,这大汉真特么是个暴发户。

大汉搂着江小燕,凑在她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后,就嚣张的甩着膀子走人。

没一会儿,从包房里出来个十八九岁的姑娘,脸上有块很明显的巴掌印,姑娘肩膀处的衣服被扯开了一大块,漏出来一大片雪白的皮肤,嘴里虽然叼着烟,不过眼圈红红的,极力在控制自己的眼泪,边上还有几个同样穿着暴露的女孩子在不停的安慰她。

我虽然没在夜总会干过。不过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瞟了旁边的江小燕,江小燕微微摇摇头。

拽着我胳膊继续往前走,压低声音说,刚才那个大汉是不夜城东城区的老大,外号恐龙,整个东城区五条街的夜场都是他罩着的,老狼都得给他按时上缴保护费,这样的人咱们惹不起,被他弄死了都没地方说理去,不要多管闲事,他去哪家店,算哪家店倒霉了,幸好他到这里来的次数少,我以前上班的那个场子是他最经常光顾的,反正我被他折磨过好多次,每次都变着花样的折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