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 这就尴尬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的时候,你不拼尽全力的逼自己一下可能真的不知道什么叫绝望。

就好比我现在,陈圆圆是主动送上门的,而且还是伶仃大醉,醉的一点意识都没有,她的两只胳膊紧紧的勾住我的脖颈,嘴巴凑在我耳朵边呼呼的喘着气。

我的肩膀死死的扛在她的胸口,时不时我还故意使坏来回磨蹭两下,屋子里的气氛暧昧到要爆炸,特别是望着她上翘的小嘴唇一张一合的吧唧,我脑海里那点关于爱情的崇高和做完这种事情应该负的责任直接灰飞烟灭,完完全全播放起胖子那几本明星杂志上的糜烂画面。

我撞着胆子在陈圆圆的大白腿上轻轻拍了两下。见她没有任何反应,然后又伸手在她翘挺的小屁股上使劲捏了两下,明知道她醉的一点感觉都没有,我还是做贼心虚小声说:“这两下就当还你给刀疤合伙阴我的利息了!”

原本我就是奔着占点便宜去的,可是陈圆圆的嘴唇距离我越来越近,屋子里的温度好像骤然升高了很多,我感觉浑身热的不行,我自欺欺人的想,屋里这么热,要不我就脱了衣服凉快凉快得了?

想到这儿我蹑手蹑脚的爬起来把T恤给脱了,生怕一不小心把陈圆圆给再给招醒了,整个过程我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小心翼翼的样子像极了电影里那帮偷地雷的特务。

我又看了眼小猫似的蜷缩在床上的陈圆圆,自己给自己找着借口说,估计她也挺热的,要不我顺便帮她降降温?伦哥说过,男人活的不能太虚伪,想到就应该去干。

现在气氛有了,该有的感觉我也有了,我心一横,以后的事儿以后再特么说,大不了明天早上我装睡也不承认,反正她喝醉酒了,到底怎么回事,谁也不知道。

我深呼吸两口,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凑到陈圆圆的跟前,可手指头刚刚才碰到她的皮带,陈圆圆突然迷迷瞪瞪的睁开了眼睛,好像是还没有酒醒一样的瞄了我半天,含糊不清的说,你怎么跑我们宿舍来了?哦,原来我是在做梦。

我说,大姐你没搞错吧?这是我房间。

陈圆圆“哦”了一声,又闭上眼睛翻个身继续嘟囔:“做个梦都那么较真,赵成虎你就不能让让我?现实里欺负我就算了,好不容易做梦梦到你,你还要跟我理论,你是不是有病?”

顿时间我有点哭笑不得了,敢情这丫头以为自己做梦呢,我咳嗽两声逗她说,你因为啥喝那么多酒啊?

谁知道我这句话一下子捅了马蜂窝,陈圆圆枕着自己胳膊竟然“嘤嘤”的抽泣起来,一边哭一边说,因为我不开心。

我也弄不起清楚她现在到底是清醒状态还是在耍酒疯,丢给我枕巾说,谁一天总有开心事啊,想开点哈。

陈圆圆背对着我,吸了吸鼻子说,我不开心是因为你,今天是我生日,我给你发了好几条信息你都没回,下午放学居然还跟着那种女人走了,为什么你都能接受那种女人,却不愿意多理睬我一下。

本来我正热血澎湃的准备提枪上阵。陈圆圆这一哭一闹整的我瞬间没心情了,我郁闷的拍拍她后背安慰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在哪个班,过生日不会到班里喊我一声啊?行了别哭了哈,大不了明年再过。

陈圆圆还使小性子,故意扭了扭身体,不让我碰她,哭了几分钟后,她才转过身子望向我说,成虎我想上厕所。

我说,去呗!出门右拐走到顶头就是。

陈圆圆的脸瞬间红了,我头晕爬不起来。

我说。啥意思?头晕我还得背着你去?

陈圆圆羞涩的点了点头,轻声问我,可以不?

我直接摇了摇脑袋拒绝,肯定不可以呗,大半夜的我背着我上厕所,这事儿别人看见解释不清楚。

陈圆圆长长的眼睫毛上还沾着泪珠。狡黠的望着我笑着说,那大半夜的你光着膀子和我躺在一张床上就能解释清楚了么?刚才你离我那么近想干什么?是不是想脱我衣服?

我脑门上的冷汗直接冒出来了,陈圆圆现在说话条理分明,哪里还有半点刚才酒懵子的模样,我赶忙摇了摇脑袋说,别瞎说啊,我刚刚才进门,哪知道床上躺着个你,等躺下身子才注意到。

陈圆圆的脸上仍旧洋溢着小狐狸似的古怪笑容说,真的么?你真的是刚进门?我明明记得我是在你屋里喝醉的,床边的酒瓶子呢?还是电视为什么会关掉。

我被怼的一句话说不出来,尴尬的“嗯啊”了半天后说:“少跟我废话。既然你酒醒了,那就赶快走吧,省的回头苏菲要是知道这事儿,又跟我闹腾。”

听到苏菲俩字,陈圆圆的脸色明显变得有些不好看,鼓着腮帮子说:“赵成虎,我想上厕所,要么你背我去,要么我就直接在屋里解决。”

我也没惯她毛病,耸了耸肩膀说,你随意!我就当免费看小电影了。

陈圆圆的眼睛几乎快要喷出火来,银牙咬着嘴唇边说,算你狠!这才慢悠悠的爬起来,跌跌撞撞的摔门走了出去。

我抽了抽鼻子松口大气,幸亏陈圆圆眼睛睁开的早,这要是我刚才兽性大发叠到她身上,她又忽然睁眼,到时候我可就真尴尬了,我心里寻思要不要待会跟陈圆圆问清楚上次刀疤的事情,想了又想后,我还是打算算了,毕竟我也没啥证据。

没一会儿,陈圆圆又跌跌撞撞的走了回来,看的出这妮子绝对喝的不少。走起道来完全就是“之”字路线,我躺在床上说:“你也醒了,赶快回去吧,不然人家说闲话,我是个男的无所谓,你一个女生也不在乎名誉了么?”

陈圆圆很不客气的直接躺倒我旁边。大大咧咧的说:“从喜欢上你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没脸了!小时候你什么事情都让着我,我觉得理所应当,等你不再让我了,我才知道自己当初有多过分。”

我无奈了,我说:“大姐。你到底喜欢我那一点,我改行不?”

陈圆圆来回瞟了我一眼说,我喜欢你穿裤子的样子,你能不能改的掉?以后上街再也不穿裤子了?

我瞪了她一眼把身子转过去说,你这他妈完全就是耍赖皮,行了!今天晚上让你蹭一宿。赶紧睡吧,明天还得上学呢。

别看我这个人口花花,说话经常不着调,实际上我属于有色心没色胆的那种,陈圆圆睡着的时候,我敢为所欲为的摸她大腿。捏她屁股,可她现在醒了,我完全就一点欲望也没了,我俩从小一块长大,实在太熟了,熟到我都不好意思下家伙。

陈圆圆往我跟前凑了凑说。成虎今天我生日,你能不能对我说句生日快乐,你一句生日快乐,能抵得过任何礼物。

我闷着脑袋说了句,生日快乐!睡吧,困了!

之后我俩就再也没用声音了,我竖着耳朵偷听背后,陈圆圆好像又哭了,可我愣是硬着心肠没有回头,一直磨蹭到凌晨六七点左右,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了,陈圆圆从床上爬起来,轻轻推了推我,我装作睡的很死的样子,没有动弹。

陈圆圆叹了口气,在我额头上轻轻的亲了一口,声音很小的说,成虎我不知道刀疤的事情,不管你信不信,我都要告诉你,我只会伤害自己伤害别人,永远不可能伤害你。

她说完话,我听到房门“咚”的一声轻轻合上了。

好半天后我才睁开眼睛,陈圆圆刚才说,事情不是她干的?那又会是谁?不对...陈圆圆怎么知道我说过刀疤的事情,也就是说之前她一直都在装醉?那我摸她大腿和捏她屁股的事情,她是完全清醒的。

我忍不住“卧槽!”了一句,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脑门,不过话说陈圆圆喝醉酒的样子还是蛮可爱的。

看了眼手机,差不多也该去上课了,我胡乱洗了把脸,拖着疲惫的身体往学校出发,走进教室,远远的我就看见王兴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不用想也知道,这货昨晚上肯定到网吧通宵了,他桌子旁边还有一份早点,我也没客气,直接抓起来就啃,自从兴哥成了六楼的扛大旗,似乎每天早上都有人替他买早点。

吃饱喝足以后,我也趴到桌子上开始补回笼觉。刚睡着没一会儿,就被一阵剧烈的拍桌子声音惊醒了,我们班的学习委员张猛飞,翘着兰花指冲我俩喊:“别睡觉了,新来的班主任要找你俩谈话。”

今时今日,敢在班里冲我和王兴喊得人已经不多了,张孟飞绝对是个异类,光听名字就知道,这家伙是个十足的汉子,可他偏偏喜欢翘兰花指,而且经常打扮的很娘气。

几年以后,我听班里的同学说。张孟飞做了变性手术,嫁给了我们班经常欺负他的那个男生...

我和王兴迷迷糊糊的跟在张孟飞身后,朝着老师们的办公楼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