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 新班主任/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和王兴跟在张孟飞的身后慢吞吞的朝着老师的办公楼,我心里还犯嘀咕,新来的班主任为什么要找我俩?话说我们最近挺老实的,我基本上都是上课睡觉,下课上网,王兴他们虽然经常跟人打架,但基本上都是在校外解决的。

走着走着,王兴突然喊了句:“卧槽,亏了!”

我赶忙问他,怎么了?

王兴说。课间十分钟那,多特么宝贵啊,咱俩就应该再多睡会儿,等到上课前一分钟再去找老师,这样的话,下节课还可以少上很久。

我愕然的侧头看了眼王兴,冲他伸出大拇指说,这段时间没白打CS,都打出来策略了,恭喜我兴哥终于学会了正常的动脑子。

王兴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骂,你滚!昨晚上头一天上班感觉咋样?有没有二逼欺负你啊?

我贱笑着咧咧嘴说,美的很!美女如云,小鸡儿成群,啥时候想破处了,我领去你嗨?大哥现在从夜总会老有面子了。

王兴撇撇眉头说,别吹了!满打满算就呆一晚上,我估计你连老板都没见过吧。

我笑着说,真让你给猜准了!昨天确实没见到老板。

关于恐龙和老狼的事情我没打算跟弟兄们分享,不是我想藏私,主要我觉得眼下情况还不明了,不适宜把他们都拉下水。

我们走到办公楼的时候,陆峰和杨正、潘志铭也刚好从里面出来,这还是我自从康复以后第一次在学校碰上陆峰,我们在楼口互相面对面的看着对方,杨正指着我鼻子没好气的骂,瞪JB瞪!

王兴一点没给面子的同样指向他回骂,草泥马,跟谁呜呜喳喳,比比划划呢?显摆你牛逼呗?

我拽了拽王兴的胳膊,微笑着看向陆峰说,确实在瞪JB,你敢再指我一次,我就敢掰折你手指头。

杨正和潘志铭说着话就要往我俩跟前凑,陆峰轻描淡写的说了句,男人说话要算数,答应一个月不动手就不动手!还有十天这月就过完了,赵成虎你准备的咋样了?

我冷笑着说,你咋不去问问阎王你啥时候死呢?准备的好不好我能告诉你不?陆峰,记住你踩我那一脚,咱们来日方长。

陆峰歪了歪说,随时恭候!仨人跟电线杆似的杵在我们前面横竖不让开。

王兴吐了口唾沫骂,没听过什么叫好狗不挡道么?

陆峰指了指自己说,我这个人天生不会拐弯,前面有墙,我就撞烂墙!

我笑着说。巧了!我这辈子什么都能惯着,唯独不惯傻逼。

我和王兴横冲直撞的和陆峰哥仨撞到了一起,陆峰虽然打架很猛,可他毕竟不是林恬鹤,单凭身体的对抗力我们并不吃亏,谁都奈何不了谁,这个时候从他们背后的楼梯口走下来个戴着眼镜留小平头的男人。

男人从后面喊,陆峰,刚从教导处出来就闹事是吧?是不是忘了我刚才跟你们说什么?

陆峰回头望了一眼,解释:“文主任。不是那样的。”

趁着他说话的功夫,我和王兴直接撞开他,走进教学楼里。

那个戴眼镜的小平头男人挡在我们面前,冲陆峰说,回去以后认真想想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陆峰仨人沉思了一下。齐刷刷的鞠躬往教学楼方向走,态度恭敬的简直像是好学生。

那小平头又面带微笑的看向我和王兴问,你们是赵成虎和王兴吧?我是你们的新班主任,同时兼职咱们学校的教导处主任,有点学习上的事情想跟你们聊聊。

班主任兼职教导主任?关于学习上的事情跟我们聊?我俩这JB成绩,自己看着都能哭,有毛好聊的,我带着一肚子疑问和王兴跟着小平头走进教导处。

办公室里面就三个老师,小平头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的鼻梁上的眼镜说,我姓文。单名一个锦字,你们喊我文老师或者文主任都没问题。

我俩木讷的喊了他一声,文老师。

文锦从抽屉里拿出来两份黄色的档案袋子看了两眼说,你们是通过关系进的市一中,说明成绩本身就很差,我这么说可能会伤害你们自尊心,但却是事实,对吧?或者说你们可能本身就不乐意来上学,只是被家里人逼迫的。

我心里暗自诽谤,何止是成绩差,我们根本没成绩。

文锦接着说:“你们俩人从开学到现在,一次作业没交过,一节课没耽误过,当然,是没耽误过睡觉,回回最后一排两个人都是趴伏的姿势,我从后门看几次几次是这样,班级组织的集体活动一次没参加过,一次值日也没有做过,语数外史地生政化物九门功课两次摸底十八份试卷。没有一份试卷及格过,九门任课老师课堂评分都是一分,这一分就是你们去了,没逃。”

我有点尴尬的说,文老师。我们底子不好,不过一直都在努力。

“努力?我看是在努力寻找更舒服的睡眠姿势吧?”文锦说话开始还是很客套的,说到后面的时候,他突然之间就把自己喝水的杯子一把就甩到了地上吼叫起来:“你们俩这是想干嘛!!还想不想上了!!”

我赶忙赔不是说,老师我们保证以后一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您别生气。

文锦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学不学习我并不太关心,一中成绩优异的苗子多了,不差你俩,如果不是因为我调到你们班当班主任。我真懒得跟你们多说一个字的废话,我听说最近你们在学校折腾的挺欢实的?还整个龙牙?怎么把学校当成立杆收小弟的训练营了么?

王兴赶忙解释,老师您误会了,我们这是兴趣小组。

文锦冷笑两声说,兴趣小组?这种鬼话你们自己信不?王兴、赵成虎。我跟你们说,社会没有你俩想象的那么简单,别以为带几个人,身上纹几只皮皮虾,欺负欺负老实人。就是社会人了,那是傻逼!真正玩社会的都从来都是西装革履,谈吐优雅。

一看文锦这是急真眼了,我两个连忙道歉,文锦在办公室里面一顿痛骂,还踹了大钟和王龙好几脚,我们也没敢吱声,就是一个劲儿的认错,最后保证,把所有的作业补上,每人写份五千字的检查交给他,这事才算完。

走出教导处,王兴一个劲埋怨我,补作业就得了呗,你还非跟人吹牛逼说写检查,咋写?真特么服你了!

我说,不写检查你觉得这事能完不?教导处主任啊大哥,他开除咱俩跟玩似的?我不怕开除,问题是林叔让咱们在学校好好读,等着那个神秘帮派的指示,你不想救林昆出来了?

我们边说边往楼下走,走到办公楼的楼口时候,看到陆峰竟然蹲在花池旁边发呆,见到我俩出来,他径直走过来说,赵成虎,别说我没提醒你,那个文主任不简单。

我白了他一眼说,屁话!能当上主任的有简单的么?

陆峰嘲讽的撇撇眉毛说,咱们说的不是一回事,丢下句不明不白的话后,陆峰转身就离开了。

王兴吐了口唾沫骂,真特么是个神经病!

我说还是琢磨琢磨补作业的事情吧,这下可真难为了我和王兴,我俩特意到学校的小商店买了笔和本儿。借了班里面同学的作业一顿补,现在没有什么是比说要开除更让我们害怕了。

我一边补作业,一边很郁闷的望着王兴说,我晚上要上班,三四点才到家,白天睡觉正常,你为什么也天天睡觉,怕我自己孤单吗?妈的,以后你能不能别睡了,牺牲小你。完成大我,你体格子那么大,挡住我的话,班主任从外面能看见我吗,拜托你生活有点规律行吗?对身体好。

王兴比我还委屈的嘟着嘴说,你以为老大那么容易当啊!不是你告诉我要多混点自己人嘛?我天天下午放学先带着那帮小爹们到学校附近欺负欺负人,完事一块吃饭喝酒,吃完以后就到网吧包宿,每天只睡三个小时!全指望着上课睡会呢,妈的,凭啥我不睡给你挡着。

我瞪了他一眼说,你这孩子,该好好学习不好好学习,天天通宵打游戏,上课来睡觉,你还有理了。

王兴鄙视的撇了眼我说,你咋就好意思说我呢,我三哥!然后我俩又争分夺秒的开始补作业。

补了整整一上午,到中午放学的时候,王兴那群小弟跑到门口等他,这货才恨恨的骂了句,真是个猪脑子,老子为啥不让这群逼帮着我一块写呢!

我说,你觉得文老师是傻逼不?别人替你补作业字迹能一样不?

这个时候,教室门口突然传来好几个女生齐声喊叫,赵成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