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 自大狂来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心虚的掏出来四千块钱放到办公桌上说,文老师千万别冲动啊,以德服人,您说的!

文锦让我一句话噎的说不出来话,恼怒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说,赵成虎少给我油腔滑调,昨天你走了以后我问过人家宾馆具体情况,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和社会上的地痞无赖厮混在一起?

至于借口我昨晚上就已经想好了,我拨浪鼓似的摇摇头说。文老师这个真的是天大的误会,昨天我和我姐还有几个朋友正在过生日,突然闯进来一大帮子拎着砍刀的流氓互相对砍,我们完全都是受害者,宾馆的人惹不起那些流氓,就故意难为我们,幸亏有您这个声明大义,盖世无双的老师挺身而出,要不然我或许现在还从派出所里关着呢。

文锦满脸全都是不相信,摘下眼镜揉捏了两下自己的太阳穴。狐疑的在我身上来回打量,问我:“你真和社会上的地痞无赖没有瓜葛?”就是这个小细节,瞬间让我有种很别扭的感觉。

我忙不迭点点头说,我发誓没有任何瓜葛,您别看我虽然在学校里打打闹闹。其实在社会上我可老实了,典型的软脚虾,谁瞧见都敢捏两把的那种。

文锦不耐烦的摆摆手说,行了别啰嗦了!你要是软脚虾,这世界上恐怕真没老实人了。连学校的教导处主任都敢设计,你胆子不小嘛!昨天让你写的检查呢?

我一拍后脑勺装成刚想起来的样子内疚的说,哎呀老师,我忘了,昨天那事发生以后,我就四处跑的去借钱,把您交代给我的正经事给忘记了,待会我上课就写。

文锦板着脸骂了我一句,你倒是不傻哈,上课写,写完好有借口睡觉是不?

让人戳穿心底的想法是件很尴尬的事情,我干咳两声没接话。

文锦抓起来办公桌上的钞票数了数,皱着眉头义正言辞的说:“怎么多了一千?”

我说,是为了感谢您在关键时刻仗义出手的。我寻思这家伙该不会把钱退给我吧,难不成是嫌钱少?

文锦“嗯”了一声,很严肃的把四千块钱全都揣进自己兜里,指着我警告说,下不为例!以后再让我抓到你旷课,你就收拾收拾东西去外面打工吧,要记住以德服...算了,你走吧!

我嘿嘿憨笑两声,往政教处外面走,刚出门口迎头就碰上了陆峰,陆峰挡在门外面,跟我针尖对麦似的大眼瞪小眼。我心说文锦刚特么收了我一千块钱现大洋,要是不趁着这个机会装把逼以后都没机会了,故意昂起脑袋冲陆峰说:“几个意思?找事是吧?”

陆峰冷笑着撇了撇嘴巴说,找事你是对手不?顺便告诉你个好消息,阿鹤今天下午转学过来,他说一直很想你。

听到林恬鹤仨字,我打心眼里有些犯怵,别看陆峰虽然比他能打,可我一点不带害怕的,毕竟从体型上来说陆峰就是个普通人。林恬鹤不同,那货直接就是头人形的暴龙兽。

我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说,来就来呗,咋地?我还要夹道欢迎他不成?在三中的时候我能把他黑进医院里,来一中也照黑不误。你是不是让我们打怕了?那么没种的喊帮手?

陆峰不屑的撇撇嘴说,让你两只手打你五个来回,你信不?

我用同样的态度回击他,三中厕所,你还记得不?

我俩正斗嘴的时候,文锦走过来,照着我屁股就是一脚,恶声恶气的骂,怎么?当我是死人?还是拿自己当成社会上的小流氓?打打打,你们父母花钱是让你们来念散打还是柔道的?

我委屈的说。您怎么只踹我不踹陆峰啊?

陆峰看白痴一样的扫视我两眼,撞开我走进教导处,从口袋掏出一张纸说,文主任这是我的检查!

文锦匆匆扫了两眼后,冲着陆峰说:“下不为例,如果再让我知道你带着人到社会上跟人打架斗殴,有多少我开多少,一中从来不为招收不上学生发愁!”

陆峰沉默的点了点头,我回头又看了眼文锦,文锦刚好摘下来眼镜,揉捏了两下太阳穴,越发越觉得文锦给人的感觉很别扭,总觉得哪不对劲儿,一时半会儿又想不出来到底是哪不对。

我故意放慢脚步,等着陆峰从教导处出来。一起往楼下走,陆峰不傻,不然也不可能凭借一己之力当上一中的扛旗,侧着脑袋问我:“有事?认怂求饶的话就不用说了,现在是阿鹤想跟你玩儿。我作陪!”

我白了他一眼说,你想多了!我就是想问问你,你上次说文锦不简单,到底是什么意思?

陆峰回头看了一眼,压低声音说。你也感觉出来了?

我点了点脑袋说,只是觉得很别扭,但是说不上来他哪不对劲儿。

陆峰声音很小的说,你不觉得他根本不像是个老师?身上根本没有老师那股子柔柔弱弱的气质,而且你看过哪个教文科的老师。双手长满老茧?这么热的天仍旧穿着长袖白衬衫。

我说,你不就是一个例子么?

陆峰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一身浅蓝色的运动装,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的好像在过冬天。

陆峰没和我犟,点点头说:“没错,我这么穿是为了掩饰纹身,可是他呢?我跟你实话实说吧,今年暑假的时候,我在一家洗浴中心见过文锦,文锦的身上有好多伤疤,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刀疤!”

听陆峰这么一说。我总算想明白为啥觉得文锦很别扭了,文锦明明不是近视眼,他是故意戴眼镜的,常年戴眼镜的人,耳朵上面会有一条白印子。摘下来眼镜时候看人会很不适应的眯着眼睛。

可这些小细节文锦好像都没有,我之所以会这么清楚,完全要归功于三中时候的那个喜欢告状的丑逼女同桌,她就是个近视眼,不过只有上课的时候才戴眼镜看黑板。平常都是眯缝着眼睛看人。

故意戴眼镜?满身都是刀疤?这文锦难不成过去是个社会大哥?后来改过从良来当老师了?可是不对啊,以一中的实力,想要混到主任级别,没有个十几年资历下不来,那这家伙到底是什么身份?昨天碰上我。真的只是巧合么?我越想越觉得没头绪,心说,走一步看一步吧。

我冲陆峰点点头说,谢谢分享!我也忘了告诉你个好消息,昨天中午我暴揍了刘胖子一顿,开不开心?

陆峰耸了耸鼻子说,我已经知道了!刘胖子让我找机会废掉你,所以你以后小心点!

我笑着说,如果你都是以这样的方式帮你主子办事的话,我估摸你将来没得混。你这个人哪哪都好,就是太喜欢假正经!

陆峰鄙夷的瞄了我一眼说,如果你没有那么卑鄙,我想咱们说不定能成为好朋友。

我俩说话的时候已经走到了办公楼的门口,我长出一口气说。老烦你股子装逼劲儿了,整的好像跟你当朋友脸上多有光似的,不过咱们一码事归一码事,为了感激你刚才提醒我,这次林恬鹤来的时候,我不阴他,本来还打算他进学校第一天就黑他两砖头的。

陆峰吐了口唾沫说,你可真下作!

我咧嘴一笑,抱拳说:“谢谢夸奖。”我俩互相瞪了对方一眼后,就从教学楼口分开了。一进教室我就推醒呼呼大睡的王兴说:“兴哥,待会下课你去找找小强和鱼阳,让他俩带几个信得过的兄弟下午第一节课请假,跟我一块到校门口去等个老朋友。”

王兴揉了揉脸上的眼屎问我,什么老朋友啊?

我阴沉的一笑说。林恬鹤今天下午要转学过来,咱们去送丫一份入学礼物!之前我是为了麻痹陆峰,故意那么说的,以陆峰的人品绝对相信我不会做出那种出尔反尔的事儿,可惜他想错了。我特么不是个英雄。

王兴立马来了精神,跃跃欲试的掰着手指头上的关节“嘎巴嘎巴”的脆响,冲着我说,早就盼那个自大狂来了,我要好好教教他做人!

我打了个哈欠说,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很精神?浑身的热血都已经开始沸腾了?

王兴重重的点了点脑袋。

我指了指教室的窗户说,那就帮我看着点,这世界上没有任何恐怖片比突然从窗户口冒出来的班主任吓人了。

王兴骂了我句,你大爷的,又特么坑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