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 你疯了吧/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和往常一样,中午放学我们几个一块到食堂吃饭,现在雷少强,王兴,鱼阳都是楼层的扛旗,我们单独相处的日子越来越少,也就中午吃饭时候,哥几个还能聚在一块儿打打闹闹。

我们找了个靠近角落的位置吃饭,顺便聊了聊下午“迎接”林恬鹤的事情,冷不丁我想起来貌似很久没见到耿浩淳了,就问鱼阳,那个神神叨叨的家伙呢?

鱼阳说。最近丫迷上了打cs,每天中午一放学就跑网吧了,话说他已经借我快三百多块上网费了。

我笑着说,借,借的越多越好,我伦哥说过欠的越多,将来使唤起来越理直气壮,那家伙的心智像个小孩儿,不过胆大心狠,逼急眼了啥事也敢干。

我们正吃饭的时候,班里号称“百晓生”的蔡鹰嘚嘚瑟瑟的跑到我们桌跟前,奸笑着说。虎哥我这儿有个关于双龙会的大秘密,你要不要听下?五十块钱信息费。

我说,前段时间兴哥让你查的那辆车牌和刘胖子的事情你弄清楚了么?就又来卖我消息?

蔡鹰尴尬的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框说,还在查,虎哥您也知道,咱们是学生。白天基本上都被困在学校里,也就晚上有点时间,您让我查的还是社会人,肯定有点小麻烦。

我点点头说,麻烦就算了,待会你把钱退给我。我已经来吧。

蔡鹰一下子急了,赶忙冲我说,别介啊我虎哥,我都帮你打听一个多礼拜了,再给我两天时间,我肯定能给个满意答复。

我叹口气说,行吧!让你给坑了,刚才你说什么消息,关于双龙会的?

蔡鹰贼兮兮的缩了缩脖子说,今天下午有个神秘人物要转学到一中,而且加入双龙会,刚才我在厕所拉屎时候,亲耳听到陈明和潘志铭说的,他们说那个神秘人物上第一节课的时候来,陆峰打算晚上请双龙会的所有骨干吃饭呢。

王兴不屑的撇撇眉毛说,就这事儿啊?我们早就...

我一脚踩在王兴脚上,笑呵呵的问蔡鹰,四眼仔你能确定那神秘人物是今天第一节课时候来么?

蔡鹰狐疑的看了眼王兴说,应该是这样的,反正我听陈明和潘志铭说的,俩人好像都对这个新来的挺不满意的,特别是潘志铭嚷嚷说,他凭什么一来就当老大之类的话,我当时在厕所里,听的不是太清楚。

我笑了,敢情双龙会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啊,林恬鹤的到来势必会凌驾四小龙之上,这些跟着陆峰摸爬滚打一两年的“元老”们肯定心里不舒服,想想也是人之常情。

我想了想说,四眼儿你想办法帮我问出来晚上他们在哪吃饭。

蔡鹰条件反射的点点头。转身就走,走出去没两步,他又回过来身子说,虎哥好像不对啊?你还没给我这次消息的好处费呢。

我说,这次算你送的,要不你就退我们钱,以后我也不用你打听了,反正这事儿有鼻子有眼的都能干。

蔡鹰一脸无奈的朝我竖了竖大拇指说,别人都叫我抠门儿,跟虎哥比起来,我真差太远了!

蔡鹰走了以后,我瞄了眼哥几个。最后把视线定在鱼阳的脸上,我说:“鱼总,待会上课前你喊上耿浩淳去故意找陆峰挑事儿,让耿浩淳冒头你打辅助!”

鱼阳问我,那林恬鹤的事情呢?

我说,我们几个干就行。别让陆峰起了疑心,打不打无所谓,尽量拖的时间久一点。

鱼阳点点头,扒拉两口饭就出门去找耿浩淳了。

雷少强说,三哥这事咱们可以将计就计,他们内部不是出问题了么?咱们可以想办法叫双龙会的内部缝隙变得更大,不如我去试试?

我们几个正随意的聊着天,饭吃差不多的时候,一阵香水味飘了过来,五六个歪歪扭扭套着校服的女学生走到我们跟前,领头的正是九凤凰的老大耿妮妮。

如果不是认识耿妮妮,我还不知道人的头发居然可以染成那么多种色。耿妮妮绝对是个狂热的染头发烧友,今天一脑袋黄毛,明天可能就变成了红色,几天不见或许又变成了蓝色,有时候整得跟彩虹似得,好几种色,我一直都在怀疑这娘们家里可能是开发廊的。

几个女混混也都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好好的校服让她们涂抹的乱七八糟,一个个掐着腰,抱着胸活脱脱像是要到t台走秀的小野鸡儿,一看到她们我就想起来陈花椒的“鸡毛掸子军团”。

我挤出个微笑说,怎么着妮儿姐?今天又打算来给我上一课么?

耿妮妮笑容如花的坐到我旁边,拿筷子拨拉了两下我们吃过的残渣剩饭说,听说你晚上在不夜城打工啊?我在不夜城刚好认识几个朋友,你在不夜城的那家场子兼职,有时间我们过去捧场。

耿妮妮带来的女生里还有雷少强的对象,那个叫王叶的女孩子,我心想怎么也得给雷少强留个面子。没有直接拿话怼她,摆摆手说:“不用了,不太方便。”

耿妮妮“哦”了一声,笑了,她问我是不是害怕她?

我点点头说,对啊。害怕你!我怂!

耿妮妮估计也没想到我这么直接,愣了下说,好歹你也是个校园大哥,当着你兄弟面跟个女生承认自己怂,是不是太没面子了?

我仰着头一本正经的问她,面子能当钱花不?

老实说一开始我还是挺待见她的。感觉她身上有股苏菲的豪爽劲儿,现在真心神烦她,一天天耀武扬威的总拿自己当成社会大姐大,不把她当回事儿吧,她还非想八八九九的往出蹦跶,时不时秀一下存在感。

耿妮妮说。这个礼拜天我们打算到你们县城去玩,你这个东道主要不要尽下地主之宜?

我心里“咯噔”跳了下,这娘们是在赤裸裸的威胁啊,威胁我她要去县城里找苏菲麻烦,我说:“我来崇州市这么久了,也没见你尽地主之谊不是?你乐意去哪玩就去哪玩,但是别祸害我的亲人,我这个人六亲不认,谁要是敢碰我在乎的人一指头,我就剁了她指头,不分男女老少。”

耿妮妮哈哈一笑站起来,拍了拍我肩膀说。吹牛逼容易闪着舌头,我比较担心你们这个礼拜怎么过,真以为那天掐着脖子说话没事了?

王兴闷声闷气的站起来说,咋地?你是不是痒了?想找个男人败败火?

耿妮妮冷着脸指向王兴骂,你再特么说一遍!

几个女生纷纷翘着兰花指跟我们对骂起来,食堂里本来人就多。跟几个傻老娘们吵吵确实是件丢人的事情,我拽了拽王兴的胳膊,领着几个兄弟往出走,耿妮妮从背后挑衅我说,瞅你们几个土鳖样子吧,一看就是乡下人!

我立马火了。回头就一把掐在耿妮妮的脖子上冷声说,乡下人怎么了?乡下人掘你家祖坟还是操你家死人了?回去问问你爹,往上翻三辈儿,他们是不是乡下人,草泥马,别给我蹬鼻子上脸听懂没?我打人不分男女。

耿妮妮让我掐的喘不上来气。周围的几个女生连打带咬的想要拉开我,这个时候陈圆圆拎着个饭盒跑了过来,着急忙慌的推我,问我:“赵成虎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没搭理陈圆圆仍旧掐着耿妮妮的脖子,陈圆圆急了,一口咬在我的手背上,我疼的松开手,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耿妮妮说,你想当大姐没问题,我也给面子,对你一忍再忍,但是你他妈要是再瞎搀和我的事儿。我就陪你好好玩玩。

说完耿妮妮,我又看向陈圆圆说:“以前我还觉得你这个人就是脑子不好使,人性还不错,现在我觉得你和这帮欠日的没区别,想跟我搞对象,你彻底死了这条心吧。如果晚上觉得空虚寂寞,我随时欢迎!最后说一遍,谁敢招惹苏菲一下,我就敢找上十个八个的猛男操到她怀疑人生!”

陈圆圆的眼睛瞬间红了,瞧架势是要掉眼泪,我烦躁的吐了口唾沫说,装可怜滚远点装,别他妈一天天搁我脸前哭丧似的,动不动就掉眼泪,我不是黑狗熊不会啥啥都惯着你。

雷少强轻轻推了推我胳膊说,三哥差不多得了,这么多人看着呢。

我的火正没地方发呢。听到雷少强的话,一下子炸了,侧头指向雷少强的脑门说,咋地?怜香惜玉是吧?一天天跟我装神弄鬼的,老子也送你一句话,拿我当兄弟。就和那小婊砸分手,不然以后咱谁也不认识谁。

雷少强眨巴了两下眼睛,也急眼了骂了句,你他妈吃疯狗肉了吧?逮谁咬谁,操



骂完掉头就走,王兴硬拽着我胳膊薅出食堂。有些埋怨的说,中午咱们还笑话双龙会内部不团结,你看看现在咱们也...

我舔了舔嘴唇笑了,拍了拍王兴肩膀说,兴哥你真是个老实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