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 不要和女人争吵/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恬鹤两只眼睛鼓的老大,咬牙切齿的低吼,赵成虎你真他妈是个阴逼!

我耸了耸肩膀说,鹤哥这你可冤枉我了,我怎么阴你了?咱俩刚才见面的时候我是不是就在说,我是专程来阴你的,让你把头盔戴上,是你自己不听劝,看我笑嘻嘻的好像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似的,你也不想想咱们是朋友么?我跟你开的着玩笑不?

林恬鹤此刻什么心情我懒得去猜。反正我爽到爆了,我打了个响指说:“不管咋说吧,入学头一天就让你见血,也算是个好彩头,预示着你在一中肯定大红大紫,行呗!咱们改天再聊哈。”

我朝王兴几个人摆摆手,我们大摇大摆的走进了校园,只留下从后面指爹骂娘的林恬鹤,走到教学楼的时候,我脑袋顿时大了。因为我看到楼梯口不光站着我们班的新班主任文锦,居然还有19姐,他俩好像还挺熟悉的在聊天。

此刻我想再掉头肯定是来不及了,王兴赶忙让另外几个兄弟先躲进厕所,我俩硬着头皮走了过去,文锦两手抱在胸前,站的跟个圆规似的,一只脚一颠一颠的朝着我笑,我也干笑着鞠躬打招呼,老师好。

文锦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说,赵成虎今天中午又到哪学雷锋做好事去了?方便解释一下为什么会迟到不?

我抓了抓头皮琢磨了半分多钟,也没找出来个像样的借口,干脆耷拉下来脑袋说,老师我不能出卖朋友,有啥事你就冲着我来吧,这事儿跟王兴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中午也没到网吧打游戏,是我自己贪玩才会迟到的。

旁边的王兴本来还一脸感动,听到我好半句后直接骂了出来,操你大爷赵小三。

文锦“嗯?”了一声,王兴赶忙摆手道歉,老师我不是冲您,我可真没去网吧上网。

我从旁边赶忙点点头说,对对对!王兴真没去上网,我可以作证!

王兴恨不得把我给撕了,呲牙咧嘴的说,你敢不敢闭嘴?

19姐从旁边捂着嘴浅笑,白净的一张小脸蛋笑的花枝乱颤的。

我朝着她赶忙挤眉弄眼示意帮忙说两句好听话,19姐白了我一眼冲着文锦说,文主任,虽然这两个孩子经常俏皮捣蛋,但是本质并不坏,咱们从事教育工作的,不能光以成绩定人品对吧?

本以为文锦肯定会黑着脸絮叨一大堆没用的,谁知道这货听到19姐的话后。立马像个猪哥似的忙不迭的点头,朝着19姐翘大拇指,我也觉得王老师说的有道理,咱们要以人为本,然后又和颜悦色的朝着我和王兴说,你们两个以后要少打点游戏,毕竟还是学生,那些不三不四的地方尽量少去,行了,赶紧回去上课吧。

卧槽!文锦转性了?这么轻松就放过我们了?这事儿肯定有鬼。我和王兴对视一眼,站在原地没敢动弹,一副等待他发落的乖乖仔模样,文锦皱着眉头问我,怎么?还有别的事情?

我拨浪鼓似的摇摇头。他一脚蹬在我屁股上骂,没事还不赶紧滚回去上课,等着我给你俩发奖状呢?

我和王兴这才一溜烟的往楼上跑,边跑我边感激的朝身后看了两眼,见到19姐两只眼睛笑的好像小月牙似的,特别漂亮,文锦殷勤的跟19姐聊着天。

跑到我们班门口的时候,王兴推了推我胳膊说,三子你说文锦能不能是想追19姐?

我指了指自己眼睛说,我瞎!看不出来。

我俩从教室门口喊了声报告后。就顺利回到了座位,这节课好像是代数,我也不知道自己的数学书从哪犄角旮旯扔着呢,顺便找了个书翻开,装模作样的瞄了两眼黑板,等老师不太注意了我就趴在桌子上开始打盹。

侧头看了眼王兴,见这这家伙正健笔如飞的纸上写着什么东西,我伸直脖子瞅了一眼,看到第一行的小字,我就忍不住大笑出来。“亲爱的晴晴,我是你的小兴兴”。

我说,你个傻屌平常看起来闷头闷脑的,合着这么骚,还尼玛小兴兴,臊不臊的慌?我都替你脸红。

王兴没好气的骂了我一句,你能不能滚!老子每天都坚持给刘晴写一封信,就想着下次见面的时候一块交给她,三子你说刘晴会不会已经忘了我这个人了?

我摇摇头说,肯定不能忘,你这么骚,想忘记都难。

本来我是打算睡会觉的,王兴老是从旁边跟我喋喋不休的分享自己的情感之路,弄的我彻底没了困意,聊着天一节课过的也挺快。不知不觉下课铃声就响了,我俩勾肩搭背的准备到厕所去抽根烟,刚站起身就看到耿妮妮带着两三个“九凤凰”的女非主流挡在我们教室门口。

高二在我们楼上,想来肯定不是巧合,这几个女痞子肯定是来找我的,我清了清嗓子走过去问,怎么了妮儿姐?找我啊?

耿妮妮脸上化着很浓的妆,嘴角微微上翘的说,对啊!方便不?占用你一节课的课间。

巧笑嫣然的模样似乎早就忘了我们之前的不愉快,我心说这娘们不是心大就是城府深。不管哪个原因既然她还没有得罪我,我尽量也不去把关系弄得那么僵,想了想说:“好啊,妮儿姐想聊什么?”

耿妮妮说,跟我走吧!

我说。别介有啥咱就从楼道里唠吧,事无不可对人言,最主要的是我怕你坑我。

耿妮妮嘲讽的撇撇嘴说,你这是夜路走多了怕见鬼吧?自己就是这种人所以把别人也想成和你一样。

我点点说,没错。我这个人心理面太阴暗,所以你还是直奔主题吧。

耿妮妮真心是个人物,趴在栏杆上就正大光明的点燃一根烟,吐了口烟圈说,成虎你是不是觉得我总搀和你和陈圆圆的事情挺事逼的?

我捏了捏鼻梁骨没吱声,心说你自己原来也知道啊。

耿妮妮接着说,说实话其实我这个人不爱多管别人的闲事,就是觉得圆圆跟我挺像的,而且她是真想和你好,忍不住想要帮忙撮合你们。没有别的意思。

我干笑着说,妮儿姐,撮合是指两个人情投意合,问题是我现在对陈圆圆一点兴趣都没有了,她喜欢我,可是我对她除了老乡的情分没别的念想,真的!

耿妮妮睁着一对画了烟熏妆的大眼睛望着我说,难道圆圆不漂亮么?

我有些不理解耿妮妮的强盗逻辑,抓了抓后脑勺说,妮儿姐你难道会因为某个男生长得帅又喜欢你。你就跟他好么?

耿妮妮很认真的望着我点点头说,以前可能不会,现在相通了,我会!

一句话怼我的彻底无语了,我朝着她翘起拇指说,我做不到妮儿姐那么博爱,而且我说的很清楚了,我有对象,我很喜欢我对象,我对象也很喜欢我。这和陈圆圆漂亮不漂亮一点关系都没有。

耿妮妮侧着脑袋寻思几秒钟后,如果你对象甩了你呢?你对象不要你了,圆圆跟你有没有机会?

我心里瞬间有种不好的预感,我说:“你想干嘛?”

耿妮妮笑着说,什么都不干。就是单纯想问问。

我斩钉截铁的说,哪怕我媳妇不要我了,我也不会和陈圆圆好,这点你放心!也请别搞任何小动作,以前有个叫林小梦的婊砸做过这类蠢事,让我整的服服帖帖的,不信你抽空问问陈圆圆。

耿妮妮“腾”一下站了起来,指着我说:“你是在吓唬我咯?”

我说,如果你非这么理解的话,也没啥不行的。只要不牵扯我对象,咱们还是好朋友,如果谁敢祸害我和我媳妇,哪怕你真是只凤凰,我也敢把你的凤翎给揪下来。

我刚才说话的嗓门有点大,楼道里很多学校都望向了我们这边,很多男生嘴上不吱声,不过看我的眼神却带着种浓浓的鄙夷。

和傻子争吵肯定是输的,和女人吵架则一开始就输了一半,因为人类天生同情心泛滥,习惯性不分青红皂白地站在弱势的一方,尤其是当这个女人还很漂亮的时候。

也就是我们说话的功夫,从楼梯的拐角处呼呼啦啦冲上来一大波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