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 我属驴的/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和陆峰全都望向了那男生。

男生惨白的面颊顿时多出来一抹红晕,重重咳嗽两声,文绉绉的说:“咱们今天闹的确实挺轰动的,而且影响也很恶劣,一中好歹是全市最优秀的高等学府,这种抹黑的事情肯定不能外传。”

我不耐烦的说,能不能直切主题,你现在说这些屁话有意义么?

陆峰瞪着一对牛眼说,你不乐意听可以捂上耳朵,滚一边去。没人求你听!

王兴走过来指向陆峰骂,草泥马跟谁呜呜喳喳呢!

陆峰旁边的四小龙也不是吃素的,围住我们就开始“草泥马,你麻痹”的对骂起来,有人带头,周围的兄弟全都跟着热血沸腾起来,刚刚才站成几排的学生一瞬间又聚成了两堆人,针尖对麦芒的杠上了!

那皮肤很白男生轻描淡写的瞟了我一眼说,赵成虎如果你希望你的兄弟们被开除,那就继续闹腾!我们无所谓的,峰哥在社会上有人,开除了大不了带着大家混社会,兄弟们既能在一块混而且钱还不少挣!

这小子太特么阴了,一句话,把陆峰那帮人的气势全都给带动起来了,一个个挑衅的朝着我们竖中指骂娘。

我捏了捏鼻子饶有兴致的打量他,心里暗想碰上狠茬子了,敢情这货是个玩脑子的人物,估计在陆峰团伙里是扮演军师的角色,一句话把我想说的都说了。还稳定了他们的人心,不简单啊!

我冷笑着说,你屌大你说话!今天这事儿我们认怂,你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

小白脸子不屑的瞟了我一眼,看向陆峰接着说。文主任的意思其实就是害怕咱们再打起来,毕竟两边现在都有一两百号兄弟,这万一要是真闹起来了,在社会上造成的不良影响肯定很大,所以我觉得眼下咱们两方就是和好!不管是真和好还是假和好,起码得保证最近一段时间不会在学校里闹事。

王兴没好气的说,关键是怎么做?咱们跟文主任说和好了,他就信么?他又不是傻子,分不清个眉眼高低来?

小白脸子狡黠的看了眼我,提高嗓门说,这事儿就得看你们虎哥讲究不讲究了,如果他主动跟我们峰哥服软道歉,而且保证以后都不会主动招惹我们,咱们或许谁都不会被开除,如果虎哥是个不服输的人,那就连累大家都被开了吧,反正我们无所谓的!

我忍不住骂了句娘,这个狗东西一句话又把我给逼到风口浪尖上了,王兴的那帮兄弟全都眼巴巴的看着我,只要是个学生。甭管成绩好坏,没有几个是盼着被开除的,别看他们平常一个个嘴上喊着念不念都无所谓,实际上真到事儿上了,比谁都害怕。

我一直自诩自己就是个阴到家的混蛋,没想到今天还真碰上对手了,那家伙总共说了三句话,就阴了我两次,孔老夫子说的对,果然是“小白脸子。坏心眼子”。

如果我服软,以后从学校里不管我什么时候看到陆峰都得比他矮一头,可是不服软的话又显得我好像有多心狠手辣似的,非要把兄弟们往绝路上逼,这事儿到底应该怎么办?我苦恼的低下了脑袋思索。

王兴一直从旁边轻轻的碰我胳膊。我当然明白他什么意思,琢磨了好半天后,我朝着陆峰点点头说,峰哥!我服!能不能请问这位哥们尊姓大名?好让我吃亏知道吃在谁身上亏了。

陆峰哈哈大笑起来,侧头看了眼小白脸问,告诉他不?

小白脸挺无所谓的扬起嘴角笑着说,我姓凌单名一个辉字,我峰哥老说成虎兄弟心眼多,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

尼玛币的。刚才还是虎哥,瞬间老子就降了一辈儿变成兄弟了,擦你奶奶的,真是现世报啊!我冷哼一声说,确实是今日一贱名不虚传,行了,咱都是盲流子,咱也别拽什么文腔了,这事儿就这么办吧,我认怂。待会给主任说起来的时候,我自己说!那峰哥下礼拜一的事情怎么算?

陆峰刚要开口,叫凌辉的小白脸又出声了,他说:“还是刚才那句话,你要是不在乎你的兄弟们开不开除,我们无所谓,你若想战,我们翘首以战!”一句话说的气势十足,整的真跟要上战场给小鬼子拼刺刀似的。

我讥讽的笑了笑说,峰哥在社会上有道,这事儿我绝逼相信,关键峰哥你自己相信自己能养活一两百号兄弟不?别总拿开除说事儿,有些东西我让着你们,不说破,但别特么老跟我扯着个嗓门嚷嚷。听懂没?下礼拜一咱们先不打了,等过了这阵子,真枪实弹的壳一把。

听完我的话,陆峰和凌辉全都老实闭嘴了,我总算以微弱的优势又扳回来一局。刚才其实我就想拿这话怼他俩的,可是说出口又会给兄弟们一种我不想保护大家的感觉,索性我就一直压着没吭气。

虽然我们今天气势上被打压了,可是我敢保证通过今天的事情,王兴这帮兄弟肯定能比以前团结。大家都不瞎,谁也能看得出来我为了大部分人,忍辱负重的服软了。

几分钟后,文锦背着两手慢悠悠的踱着八字步走了过来,斜眼瞄着我和陆峰问。怎么样了?想好处理方案没?

我抽了抽鼻子做出一脸委屈的样子,点点头说:“主任今天的事情全赖我,是我之前故意挑衅的陆峰,以后我保证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不管是在校园里还是从校门外。我看到陆峰一定躲的远远的,保证再不会给您添麻烦。”

文锦“哦?”了一声,狐疑的上下打量我两眼,吧唧两下嘴巴说:“你这意思是你服软了呗?”

我忙不迭的点点头回答,服了!服服帖帖的。以后咱们一中如果只有陆峰一个声音,估计就不会有那么多杂七杂八的事情了,所以您给我们一次机会吧。

文锦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静静的看了我几秒钟,最后很莫名其妙的笑了:“如果再有下次呢?”

我清了清嗓子说,我自觉滚蛋!

说完话我又看向陆峰,心想死也要把他给拖下水,那个小白脸又从后面轻轻拽了拽陆峰,陆峰正犹豫的时候,我说:“峰哥你啥意思?不是这点诚意都没有吧?”

陆峰这种人最受不了刺激,一着急也拍着胸脯保证。再有下次,我也自己滚蛋!气的小白脸从后面猛跺脚。

文锦笑呵呵的说:“好,这是你俩自己亲口说的,老爷们一口唾沫一个钉!”然后他一手搂住我的肩膀,一手搭住陆峰的后背。凑到我俩脸前跟前说,我不管你们是演戏还是作秀,今天这事儿我还给你们个面子,但是如果再有下一次,我保证你们卷铺盖滚蛋。

我们赶忙点了点了脑袋。

文锦又仰起脸对着我和陆峰说。我虽然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磨在学校里耗时间,但我想,让你们来读书的人肯定不希望你们被开除,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老师,挣点小钱而已。你们让我舒舒服服挣工资,我就让你们顺顺利利到毕业,听懂没?

我俩再次一起点点头。

文锦满意的拍了拍我们肩膀说,回去每人一份五百字检查,明早上交到教导处来。这会儿把操场和教学楼、办公楼的走廊全都给我打扫一遍。

我们一帮人全都呼呼啦啦的掉头走,我刚走出去没几步,文锦喊住了我:“赵成虎,你过来一趟。”

我不解的又走回他跟前问,怎么了老师?

文锦斜楞着眼睛问我。真服了?你是心服还是嘴服?

我“嘁”了一声说,说实话哪都不服,没有哪个老爷们愿意一人之下,哪怕他已经万人之上了,不过老师您放心吧。我肯定不会再从学校里闹事了,起码再也不会让你逮着。

文锦啧啧了两声说,你这孩子挺有意思的,我今天听王薇老师说,你从上初中开始就一直阴谋阳谋的算计别人,今天可算被算计了吧?也正好涨涨记性,知道一山还比一山高。

我傲然的说,我属驴的,喜欢逢山踩山,遇河踏河,哪怕再高的山,也没法让我跪下,况且挡在我前面的也不是什么名山大川,充其量就是个小土坡子罢了,倒是老师您不实在啊,您真的只是个想要挣工资的普通老师么?

文锦推了推眼镜,板着脸拍了我后脑勺一下的骂:“那当然了,记得你特么欠我三份检查书,明天一起交给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