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 大哥范儿/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承认第一眼看到凌辉和他妹妹的时候,脑海里确实闪过一个念头,找人掀翻他们摊子,好好的整整这对兄妹,可是当见到那个单纯到有些笨笨的女孩的时候,我又心软了,那女生脚上穿一对纯白色的帆布鞋,鞋面都被洗破了,可仍旧干干净净的,足以说明凌辉的家庭条件绝逼很不好,想想自己也是个苦哈哈,穷逼何苦为难穷逼啊!

之所以还无法做到冷酷无情,可能是因为我还算个人吧。

回到“蓝月亮”发现老狼居然坐在二楼的内保办公室跟几个看场的同事乐呵呵的聊天,看到我进来后,老狼抛给一支烟说。小三啊你来的正好,今天晚上你和小东(也是个新来的混子)两人负责咱们夜总会的事情,我带其他兄弟出去办点事。

我点了点脑袋说,好!晚上还得劳烦东哥带着我。

也没有多问他们要去干什么,在这种老狐狸的面前最好的表现的越傻越好,根据磁铁定律,同性往往最相斥,聪明人绝逼不喜欢聪明人,话多的同样也不待见话多的,就好像我和凌辉两个阴逼。指定谁看对方都不顺眼。

老狼又跟几个看场马仔交代了几句话后,拍了拍我肩膀说,小三你跟我出来一下。

来到走廊外面,老狼先是上下审视了我两眼,紧接着“噗嗤”一声笑了,一只手习惯性的抚摸着大拇指上的玉扳指,一边朝我说,你这一天天到底是去上学还是上战场?怎么哪天来的时候都是鼻青脸肿的?

我干笑两声说,主要我天生长得的就像是个软柿子,谁看见都想上来捏两把,狼哥是不是有啥别的事安排我?

老狼长出一口气说,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有点不放心你这个性格,你这孩子有勇有谋,但太容易头脑发热了,我害怕晚上有什么搞不定的事情你再一着急拿刀子捅人,小东是个新来的,性子又木又呆板,所以基本上还得是你自己全权负责。

我心想真JB能装,嘴上说的不放心,那就多往家里留几个人呗,只剩下我个狗毛不懂得小孩儿和一个懵逼呵呵的新人,不出事才叫有鬼,当然我脸上肯定得表现出来惶恐的样子,我说,狼哥您放心!今天晚上哪怕让人打死,我也肯定不会给您闯祸。

老狼哈哈大笑着说,你这孩子就是毛毛躁躁的,你狼哥是怕麻烦的人么?我就是怕你招惹上恐龙那样的惹不起的狠人,平常的小混子小流氓啥的。我都无所谓,可今天晚上我的事情特别重要,所以哥哥只能拜托你了!

我瞅着这个年龄都快赶上我爸的老流氓,心底不屑的想,装!再特码给我接着装!整的我好像真是你心腹似的,我抽了抽鼻子做出一副愣头青的模样说,狼哥你放心,只要我小三还有口气在,甭管是谁,想要从咱们蓝月亮撒野。我肯定赔上命的跟他干!

老狼一脸感动的样子,拍了拍我肩膀说,有兄弟这句话我就什么都不多说了,放心吧!以后我肯定不会亏待你的。

我一脸兴奋的点头说,谢谢狼哥!其实心里早就开始骂娘了。这个老王八蛋虚伪的程度和胖子的肾有一拼,以前舞厅的大老板虽然也是只老狐狸,可是每次办事前起码给够我足足的好处,哪像这只老王八就特么长了一口好嘴。

八点多钟的时候,老狼带着场子里所有的看场马仔出发了,只剩下我和那个叫阿东的新来的,阿东大概十八九岁,长得倒是人高马大,昨天刚来上班,完全就是个初哥。

等人都走远以后。他傻乎乎的问我,三哥我应该干点什么?

我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翘起二郎腿说,你去帮我买份炒饭吧,买好以后直接放在小姐们的休息间,狼哥他们都不在,你晚上千万也别闲着,三层楼到处多转转,碰上客人和客人打架的事情直接报警,如果有欺负服务生和小姐的再来喊我。

阿东脸上有些不乐意,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去做了。

我枕着两条胳膊。躺在沙发上打盹,心里美滋滋的想,敢情当老大的感觉这么爽啊!怪不得是个人都想要欺负人。

从沙发上躺了一会儿后,我一屁股坐起来,点燃一根烟。然后夹在指间微微抖动,感觉这种姿势屌屌的,抽完一根烟后,我跳下地,在地上做了几十个俯卧撑。听见自己全身的骨骼在运动中咔咔做响,换上工作服的黑西装用力揉了揉自己的脸,让脸部肌肉松弛了一些,我才走出了办公室。

趁着今天老狼和其他的马仔都不在,我刚好可以借这机会跟小姐们好好“沟通沟通”感情,在不夜城流传一句话,场子要想火,“公主”就得会缩会裹,能冰会火,伦哥的场子已经开业了,如果有可能得话,我想从老狼手里挖几个能玩的开的姐姐到伦哥那暖场去。

外面的走廊里还没有什么客人,只有几个服务员在打扫走廊,看到我出来,特别恭敬的朝我弯腰打招呼“三哥晚上好。”夜场里的看场马仔天生就比服务生的地位高。

我走到小姐们的休息室。朝着一众莺莺燕燕的小姐们打招呼,姐姐们晚上好啊,今天狼哥他们去办事了,场子里只留下小弟一个人照应,姐姐们有啥麻烦事情可以随时喊我。

江小燕正在往脸上扑粉。第一个冲我笑着打趣,那晚上多靠三爷咯!

二十多个小姐全都叽叽喳喳的朝我卖巧,一瞬间我有种想要流鼻血的冲动,此刻已经差不多到了快上人的时间,很多小姐都在化妆和换衣服。有几个胆大的直接当着我的面就开始脱衣服。

这个时候一个很风骚诱人的女人上来就环住我的胳膊,她的五官很标志,脸上恰到好处的涂抹了一些彩妆,不算艳丽,可是又不那么清水。身材也挺饱满的,该翘的地方翘,该细的地方细,身上穿着的那件前襟的很宽松的蕾丝短裙。

我说,怎么了冰冰姐?这种地方上班的女人没人用真名字,都有一个很恶俗却又很好记的花名,搂住我胳膊的女人在蓝月亮的名字叫冰冰,是个老油条,听说跟场子里很多看场马仔都有一腿。

冰冰眼睛一亮,娇笑着故意又搂住我胳膊。身子有意无意的贴着我,上半身干脆就挂在我的胳膊上,用甜得腻得声音在我耳边笑:“今晚你可要多照顾我啊,这几天姐姐运气不好,都没坐上几个台。”

江小燕一边描眼线,一边冷哼说,冰冰可真能编瞎话啊,昨晚上就数你挣得最多,一个人起码坐了六七个钟,还不算你中间蹿了几次台。知道您是咱们蓝月亮的台柱子,可你好歹给姐妹们留口饭吃呗。

江小燕说完话,立马引起其他小姐的不满,纷纷嚷嚷起来。

小姐们是个很奇怪的群体,她们同为苦命人。同样不被男人当人看,可是却又总在挣钱的事儿上,拼的你死我活,光是我来上班的这段日子,就见过不下五六次小姐们在休息室里打架。

看到惹了众怒。冰冰娇笑一声,凑到我耳边声音很小的说,三哥如果今天晚上您能让我挣够三千以上,我给你五百块钱分成,而且下班还可以请你吃鲍鱼。

她特意加重了“鲍鱼”两个字的音量。听得我心里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从夜总会混了大半个月,一些特殊的词汇我基本上都能听得懂。

这个冰冰在“蓝月亮”绝对数得上台柱子一般的存在,不光人长得漂亮,而且还很会说话,跟很多有钱的大老板关系都不错,但是人品不太好,总是欺负别的小姐和服务生,也是我今天想要拉拢的目标。

我顺势把手揽在她柔软的水蛇腰上,轻轻捏了一下,心中不禁赞叹,靠,手感一流!

这个时候休息室的门突然被人撞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