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 背后有双手/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以为我这么有气势的吼上两句,陆峰他们肯定会犹豫,然后跟我摆事实讲道理的理论一番,谁知道这帮逼是真不惯着我啊,一个个如狼似虎的围住我就是一顿暴揍。

陆峰揪住我头发,劈头盖脸的就是扇了两巴掌,虽然我也还手,可是头发始终被陆峰给牢牢的薅着,根本动弹不得,对手人手又实在太多了。而且一个个跟吃了过期的春药似的猛地一逼,我顶多怼了陆峰胸口两下就让他们砸躺下了。

挨完打我心里的第一想法竟然不是报仇,而是憎恨的想,老子一定要把头发剃光,看下回你们这帮逼还能不能薅住我,打完我以后,陆峰不屑的喷了口唾沫说,赵成虎咱们都是老爷们,有什么你明刀明枪的冲我来,别他妈祸害家里人,这次我就是警告,如果再有下次,老子废了你的狗爪。

我拿鼻子重重的喘息两声,笑着说:“不管你们信不信,凌辉的事情不是我干的,我这个人虽然办事不光明磊落,但起码敢作敢当,是我干的,我认!不是我做的,打死我。老子不会背黑锅。”

这个时候一直站在夜总会门口的林恬鹤走过来了,上下瞟了我两眼,对着陆峰和凌辉说,兴许真不是这个阴逼干的,他们在老家的时候闯出来的祸可比这个大,那时候我听说他敢认,兴许咱们这次误会了。

陆峰可能不相信我说的话,但是自己发小的话他还是相信的,侧头看了眼凌辉,凌辉此刻也差不多平静下来,埋着头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两圈,稍有些疑惑的说,或许确实弄错了,赵成虎前脚刚走,一群小痞子后脚就来动乱,如果那些人是赵成虎喊的,这会儿他为什么不喊人出来帮忙。

林恬鹤的脑袋上扎着个绷带,脸色稍许有点苍白,不过精神状态很好,很是难得的竟然主动站出来替我说话了,我朝着林恬鹤翘起大拇指说,一帮傻逼里总算有个明白人,宁和明白人打一架,不和傻逼说句话,话说绷带专业户。你其实挺适合戴头盔的。

林恬鹤撇了我一眼说,赵成虎你早晚因为这张破嘴让人打死再街上。

我无所谓的舔了舔嘴唇上的血迹说,放心吧,我命硬!你坟头草长两米高,我都死不了。

然后我看向陆峰问,几位社会大哥,打你们也打了,骂也骂了,不管误会还是不误会,反正我是实实在在的挨了揍。能不能请教你们提个问题。

此刻我还被两个陆峰的跟班按在地上,不远处场子里的那些小姐和服务生全都在一眼不眨的看着,我心想这次丢人是彻底丢到姥姥家了,以后还特么哪有脸从“蓝月亮”里摆大哥谱。

陆峰摆摆手,那两个跟班松开了我。我从地上爬起来,甩了甩胳膊,竭力装出无所谓的样子,吐了口唾沫说,我就想知道你们是怎么找到我在这儿的?

凌辉说,那帮掀了我和我妹摊子的地痞说的。

我点点头说,知道了!今天的事情就这样吧。这几天你们双龙会的人多小心,老子哪跌倒的肯定再从哪阴回来,陆峰你别瞪眼,不服气今天晚上你就可以弄死我。从学校里我认怂,保证不会再跟你们开战,是你们非要把战火拉开了,无所谓了,开除咱们就一块被开除!大傻个子你清楚爹是个什么脾气的人。

陆峰和林恬鹤互相对视一眼。这俩家伙很有默契,林恬鹤这个傻大个还嬉皮笑脸的装起了和事佬,递给我一支烟说,这才是你赵成虎的性格,阴人放到明面上,今天的事情我替峰子跟你道歉了。

我一点没买他的账,冷笑着说,我把你妈日了,跟你爸说声对不起,你以后能不能管我叫爸?少特么整这些没用的,就这样吧!想干,我这一百多斤的小体格子就搁这儿杵着呢,你们随便上!不想干,麻溜滚蛋!

这个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王兴和鱼阳带着一大群的兄弟从外面闯了进来,看见鼻子和嘴巴都让打出血的我,王兴整个人都炸了,骂了句“去尼玛的!”一脚朝着陆峰就踹了上去。

鱼阳带着其他兄弟也一窝蜂似的朝陆峰他们涌了过来。

两帮人瞬间喊叫着打在了一起了,我心想“完JB犊子了”,这次肯定是被人阴到家了。王兴和鱼阳为什么会来?肯定是有人通知他们,谁会通知他们?肯定是告诉凌辉我在哪的那帮人,也只有他们知道我铁定会挨打,麻痹的!有人这是在故意挑起我们两帮人开战,背后藏了一只黑手。

打群架,讲究的就是一个气势,陆峰他们这帮人在揍了我一顿后,气势基本上已经下去了,王兴他们本来就都是带着气来的,再一看我满脸都是血的惨样子,肯定肺都气炸了,而且每个人的手里都拎着铁管之类的武器,一时间我们的人基本上压着陆峰他们在打,双龙会那头除了陆峰和林恬鹤异常勇猛以外,很多人都被抡躺在地上。

夜总会的大厅,让两帮人顷刻间祸祸的不成样子,满地都是玻璃碴子,茶几和沙发也都让人掀翻了,楼口看热闹的除了小姐和服务生以外,还多了不少客人。

我赶忙大喊。别打了!都特么别打了!

不过两边人斗的激烈,谁也没听我吼,我一急眼从地上捡起来半个啤酒瓶,朝着靠在陆峰旁边的凌辉就砸了上去,然后扯着满脸是血的凌辉头发踩在茶几上。扯开嗓门冲着陆峰吼,姓陆的,让你的人都他妈给我消停,不然老子今天送你兄弟去住院!

陆峰横着脸说,赵成虎你特么想干什么?

我咬牙切齿的说,说实话老子这会儿最想干你!但是眼下我不想被人当枪使,如果你们想当,咱们可以撑开摊子去外面比划比划!

陆峰摆摆手示意他的人停手,林恬鹤带着其他人退到他身后,王兴和鱼阳也领着我们兄弟站在我左右,陆峰问我,你什么意思?

我说,今天咱们集体被人阴了!想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就让你的狗全部滚蛋,当然如果你们还想继续被人当枪使也无所谓。咱们继续真枪实弹的开壳!老子这个人什么都能吃,唯独不能吃亏,今天的事儿不算完!

王兴喘着粗气跟我说,三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抹了把脸上的血迹说,兴哥你也让咱们的人都回去。就你和鱼阳留下来就好。

王兴和鱼阳虽然不知道我什么意思,但是很相信我,俩人招呼我们的兄弟往门外退。

陆峰和林恬鹤小声商量了几句后,陆峰冲着他的人挥挥手说,都先回去吧。他们的人也开始陆陆续续的往出走。

然后我又看了眼缩在人群里的小东吼:小东看看咱们的损失,找那个长得最高最壮的傻逼个子赔,他要是敢不赔,你就打电话报警!

小东畏畏缩缩的从人堆里站出来,带着几个服务生一边打扫卫生。一边统计损失。

等我们两边的人都走完以后,我回头朝着看热闹那帮客人抱拳说,今天的事情让各位老板看笑话了,大家该玩的玩,待会结账的时候,每个包房打八折。姐姐们该上班上班,服务生抓紧时间把大厅打扫出来。

围观的小姐和客人们也慢慢散开。

不多会儿,大厅里只剩下我和王兴、鱼阳,陆峰还有林恬鹤,凌辉几个人,林恬鹤皱着眉头看向我说,赵成虎想耍什么手段直接说吧。

我没搭理这个脑子里都长满肌肉的傻大个,回头问向王兴问,兴哥谁告诉你们,我在夜总会吃亏了?

王兴抓了抓后脑勺,凑到我耳边声音很小的说,是强子告诉我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