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 越来越热闹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王兴告诉我是雷少强告诉他的时候,我心里的第一个想法是不可能,雷少强的为人我清楚,这家伙虽然不着调,做事经常很没溜,可是对我们兄弟肯定不能有二心,不然当初也不会跟我和王兴一起被林昆他爸囚禁那么久。

尽管心里很不愿意相信,可是王兴亲口说的,这事儿或许八九不离十,看来真的有必要跟雷少强面对面的谈谈了。

我咬着嘴唇点点头。望向林恬鹤和陆峰说,我长话短说,咱们被人阴了,从凌辉的地摊被人砸了开始,咱们就一起陷进了个阴谋里,有人逼迫咱们开战。

陆峰和林恬鹤异口同声的问我,谁?

我白了他们一眼说,我要是知道,就直接抡膀子开干了,至于还跟你们从这儿废话不?我不知道你们两位大哥什么想法,不过我这个人,从小就不喜欢当枪使。

陆峰和林恬鹤都是心高气傲的主,听到我的话,林恬鹤直接问,有什么法子把躲在背后的人挖出来不?

我想了想说,对方不是希望咱们开战么?那就顺他的心意来,咱们完全可以假装开战,不管是从学校还是外面都故意制造几次冲突,整的咱们随时都有可能打的你死我活的局面,看看躲在暗处的那帮人还想干什么。走一步看一步吧。

凌辉嗤之以鼻的冷笑说,赵成虎你心眼是真够使唤,这样你哪怕阴我们都阴的理直气壮的吧?一句为了故意制造冲突就能搪塞过去,好算计啊!我服你!

我盯着他的脸瞟动两下说,刚才那一酒瓶子我应该砸在你嘴上,是不是忘了老子之前在夜市上跟你说的话?

陆峰“蹭”一下站起来,指着我鼻子骂,你特么吓唬谁呢!

“草泥马,跟谁大呼小叫呢!”王行和鱼阳也呼呼站起来,跟陆峰推搡到一起,反而林恬鹤挺冷静的,拽了拽陆峰的胳膊说,暂时先听赵成虎的吧,我也总觉得这事儿挺蹊跷的,别咱们最后跟赵成虎拼个你死我活的,白白让别人捡了便宜。

本来我还没想那么多,林恬鹤的一句话,瞬间让我想到了很多,我仰头看向陆峰问,一中除了你我两伙人,还有什么比较牛逼的势力不?我在学校呆的时间短,不太清楚这里面的事情。

陆峰想了想说,高一和高三的不多,高二有不少,九凤凰和坦克两伙人都挺狠的。跟你闹掰的雷少强现在不是带人加入了坦克么?跟我揣着明白装什么糊涂。

九凤凰我了解,就是一帮仗着自己性别和模样耍贱的小鸡崽,说实话我很忌讳,但是一点都不怵,至于这个坦克是个什么东西,我还真没听说过,我问鱼阳,坦克很屌么?

鱼阳点点头,很屌!我和耿浩淳基本上把高二的混子们都扫了一遍,唯独没敢碰坦克。耿浩淳偷袭过他,不过让坦克反拍了一砖头,最主要的是坦克和陆峰的关系好像挺不一般的吧。

陆峰不耐烦的骂了句,少他妈往我头上扣屎盆子,我和坦克没任何关系。这事儿如果真是坦克从背后挑起来的,我拧断他的手。

鱼阳“呵呵”笑着说,是啊,没关系!全校的人都知道,你和坦克去年争耿妮妮,结果人家坦克获胜了,你还把他腿给踹骨折了,为此坦克休学一年退到了高二,要不然现在一中的扛大旗到底是谁还说不准呢。

林恬鹤冷着脸看向鱼阳呵斥,你闭嘴。如果你再攻击我哥一句,我就撕烂你那张破嘴,咱们在三中的账还没算清楚呢,以前你不是也总想跟我争争三中的大旗么?

我这次恍然大悟,怪不得之前林恬鹤看到耿妮妮的时候会欲言又止的样子。敢情俩人还有过这么一段过往呢。

鱼阳一点不带惯着的,直接站起来勾了勾手指头说,废物这个词就是为你这种人量身打造的!在老家的时候如果不是仗着你家里的关系,老子早把你JB给掰折了。

林恬鹤歪了歪脑袋说,来啊!那就试试吧。

两个人互相推搡着往门外走,这次我没有阻拦保持默许态度,和鱼阳认识这么久了,除了第一次在歌舞厅的时候见过他动手,实际上我还真不知道他到底什么实力,刚好也想借着机会看看。

俩人站在夜总会的门外,大眼瞪小的互相对峙,谁也没先动手。

林恬鹤性格带着点目中无人的傲,鱼阳的身上同样有股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林恬鹤从小就是天之骄子,含着金钥匙长大的,而且本身的单挑实力确实很牛叉,鱼阳的堂哥是刘祖峰,初中开始就跟在他左右混迹社会上,能力和本事也比很多同龄人强上不少,其实我真想看看这俩人到底谁比较狠。

陆峰很笃定的两手抱在胸前抽烟。看来对自己发小的势力很自信。

王兴靠了靠我问,能不能行啊?

我笑着说,不行能咋办?咱总不能一哄而上群殴大傻个吧?

我们一伙小青年站在夜总会门口,并不太扎眼,因为满街都是人。

不夜城的晚上简直就是男人们的天堂,大街上随处可见各种年龄层的男人跑过来寻花问柳,有的是三五成群,有的是一个两个的独行客,基本上每家夜店的门口都有不少衣着暴露的女人胸胸漏背的挑逗着猴急的男人们,别的街啥情况我不知道,但是单是二号街,每天晚上肯定都在日进斗金,小姐们和老板确实能挣不少,可是保护费同样也不少,最后这笔钱到底流进谁的口袋,我就不得而知了。

瞧俩人就是对视也不动手,我看热闹不嫌弃事大的起哄说,你俩这是干啥呢?算命还是相亲呢?林恬鹤你平常不是挺本事的么?咋地了?看到我兄弟软了是不?

我想起来电视里经常演那种武林大侠过招,经常一动不动的盯着对方看半天,还说什么高手过招。谁先动,谁就露出破绽,说实话我觉得眼前这场面跟电视里演的挺像的,就是有点搞笑,俩盲流子打架也不知道出什么洋相。

林恬鹤多骄傲的一个人啊。哪怕心里再忌讳,被我这么冷嘲热讽也站不住了,往前一个虎扑,照着鱼阳的脑门就砸了过去,鱼阳灵巧的低下头躲开,反手就是一肘子怼在林恬鹤的胸口。

我“好”字还没来得及喊出口,林恬鹤两手搂住鱼阳的腰杆原地来个“倒拔杨柳”就把我兄弟给抛摔在地上,不过鱼阳也不是吃素的,到底的瞬间搂住林恬鹤的小腿肚子把他也给拉翻了,俩人楼在一起,“你麻痹,草泥马的!”一边喷着垃圾话一边从地上滚来滚去的打滚,刚才那股“大侠”的味道瞬间烟消云散。

打了三四分钟的样子,两辆没有挂拍照的黑色面包车从街头开了进来,很嚣张的“哔哔”按着喇叭。距离我们大概还有六七步距离的时候,从面包车下面呼啦跳下来十多个人,这些人有剃光头的也有染金毛的,还有两个家脖子上带着纹身,一看就是小混混。手里都拎着家伙。

我还以为他们是来找我们事的,赶忙招呼林恬鹤和鱼阳别打了,我们几个刚才还拼的你死我活的敌人,瞬间聚成一堆变成了战友,那种感觉特别奇怪。而且很好玩,我们全都警戒的看向那十多个混混,谁知道这帮气势汹汹的家伙压根都不带正眼瞧我们的,径直走进夜总会旁边的一间练歌房里“噼里啪啦”的乱砸一气。

我正发呆的时候,从面包车里又蹦下来个中年人。那中年人留着个“小平头”,四十多岁的样子,头顶正中心有一道刀疤,胸口处纹着一只龙头,手里夹着个色的小包,竟然是我和鱼阳从县城舞厅上班时候的大老板。

大老板像尊弥勒佛似的笑哈哈的跟我和鱼阳打招呼,刚才我还以为看错了,没想到还真是你们俩个小家伙啊?你们怎么跑不夜城混来了?刚才是在打架么?

鱼阳刚想要出声,我抢在他之前态度恭敬的打招呼,老板好久不见了,今天鱼阳过生日,我们跑过唱歌,谁知道鱼阳这孙子晚上马尿喝多了,跟我同学打起来了。

大老板笑着从包里掏出几张“大团结”递给鱼阳,过生日啊!你看我也不知道,这点钱就当叔请你们吃饭了,我没事儿就是来收笔款子,顺便接手这家练歌房。

我推了推鱼阳,示意他接过钱,眼睛却在大老板的脸上来回扫视,心里暗道,越来越热闹了,大老板也来不夜城来了,而且挑的还是我们旁边的练歌房,瞧架势他是也准备到这儿来发展。

老狼是这条街上的大掌柜,2号街上的所有场子每月都得给他交保护费,他自然也得保护别人的店不出事儿,现在2号街彻底热闹了,老狼、伦哥、大老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