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 是个老熟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老板跟我们闲扯的时候,陆峰领着林恬鹤和凌辉一声不响的走了。

大老板指了指林恬鹤的背影说,我刚才要是没看错的话,那孩子应该是县城林副县长的公子吧?你们难道也是哥们?刚才我看到小鱼好像是跟他打架的吧?

我拍了拍胸脯说,那必须的,关系杠杠的!刚才鱼总就是因为跟他打赌掰手腕,俩人一急眼吵吵起来,不打架的就不是好兄弟,我保证明儿这俩王八犊子就又躺一被窝去了。

反正吹牛逼又不犯法,我扯着林恬鹤这张大旗可劲儿往死吹。大老板亦正亦邪像只老狐狸,谁知道他哪天突然想玩了,再阴我们两把,扯上林恬鹤这杆虎皮,他想动手的时候心里肯定会有忌讳。

大老板扫了我两眼若有所指的笑着说,小三儿最近是越来越明白经营自己的人脉了,不错!恭喜啊!对了客运站的每月的份子钱我可是一分没少的都给那个小胖子了。

我抱拳说,老板仁义。

大老板哈哈一笑说,仁不仁义的我不敢说,反正跟我混饭吃的兄弟,没有一个饿死的,对了小鱼,你堂哥下月就出来了,有没有想法再回来帮着我一块做事啊?小伟还和你在一块吧?

鱼阳迟疑了好半天后看了我一眼说:“我想想吧,我堂哥意思是让我好好的念完高中,等他出来再说吧。”

大老板很无所谓的拍拍鱼阳的肩膀说,不着急慢慢考虑,我听说南方现在流行一种叫酒吧的夜场,这家店改成酒吧你们说怎么样?

我们几个全都摇摇头说,不知道。

说实话我觉得所有夜场都一个逼样。挂着羊头卖狗肉,明面上说卖酒,其实就是卖肉和卖药,生意好不好完全要看店里的姑娘啥质量,就比如老狼的“蓝月亮”,如果不是因为有几个像冰冰那样的台柱子,早黄到他姥姥家去了。

正说话的时候,进去砸隔壁“练歌房”的十多个混子全都出来了,一个染着满脑袋黄头发的青年毕恭毕敬的冲着大老板说,都搞定了老板。

大老板摆摆手告别,跟我们说了句,下月五号我这家酒吧开业,到时候你们几个小家伙都过来捧场哈。

说完他就钻进了面包车里,牛逼哄哄的扬长而去。

看鱼阳还在发呆,我靠了靠他胳膊问,你知道大老板真实姓名叫啥不?

鱼阳想了半天后说,不知道,从来没听我堂哥提起过。

我又交代他和王兴想办法帮我弄出来那个坦克的具体资料后,就让他俩先撤了,我则回夜总会里继续装甩手掌柜,当看到大厅的满目狼藉时候,我一拍后脑勺骂了句,亏大发了!

刚才只顾着跟大老板吹牛逼,忘了拽住林恬鹤和陆峰要赔偿,这下老狼回来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了。我正踌躇的时候,一个留着光头的大胖子横冲直撞的领着俩小弟走进了夜总会里面,看到一地的垃圾,他骂了句,这特么怎么回事?地震还是遭贼了?

我赶忙哭丧着脸上去说,恐龙哥,刚才不知道从哪来了一帮狠人砸隔壁的练歌房,连带我们大厅也被祸害成这样了。

来人正是号称东城区老大的恐龙,他赤裸着上半身,脖颈上戴条金灿灿的大链子。每次看到这逼,我都有种冲动想要抢了他的金项链,恐龙五迷三道的摇晃着身体,一看就知道又喝多了。

听到我的话后,恐龙两只蛤蟆眼瞬间瞪大了。气冲冲的一把揪住我脖领问我:“有人敢在东城区闹事?谁啊?”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您到隔壁去看看吧。

恐龙骂了句,真JB扫兴,就带着那俩小弟离开了夜总会。

我这才暗松一口气,老狼回来要是问大厅怎么被糟蹋成这样,我就把事儿全推到大老板身上,还说恐龙也知道这件事,量他也没用这个胆子去问恐龙到底怎么回事。

至于夜总会的服务生和小姐都好搞定,只需要打声招呼就行。一般情况下这些人不敢得罪看场的,回到休息室我简单跟小姐们表达了下我的想法,让她们互相转达一下,而且还略带威胁的跟她们丢了句狠话“我不一定能让你们多挣多少钱,但是肯定有法子让你们挣不到钱。”

一帮小姐全都拍着胸脯保证。今晚上的事情会烂到肚子里。

跟小姐们絮叨完,我又如法炮制的找到几个领班,把想法跟他们说了一下,让他们管好自己手下服务生的嘴。

待到晚上两点多钟,老狼一帮人仍旧没回来,夜总会的生意基本上也散场了,我洗了把脸换好衣裳准备走人,刚走下楼梯,江小燕突然从后面喊我。

我疑惑的问她,有事么?

江小燕从包里掏出个黄色的信封说,我这月的利息钱,全靠三哥照顾这月才能挣得比往常多很多。

我也没客套,直接揣了起来,冲她笑着说,你要是能戒了赌,以后挣得肯定比现在还要多。

江小燕这种混迹夜场的女人基本上不会脸红,朝着我大大咧咧的说,主要白天空闲的时间太多了,又没人陪着,不打麻将都不知道干点啥。对了三哥,明天可是周六了啊?

我说,可算特么过礼拜天了,白天上学,晚上上班,上的我整个人都傻了!明天正好可以睡个懒觉,你回家不?一起呗?

江小燕干咳两声说,三哥你之前不是答应我,礼拜天到我家吃饭睡觉的么?

我“啊?”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之前以为江小燕是开玩笑,没想到这妞还真较真了,说实话“白吃”的事儿是个男人都想干,可问题是我还是个纯洁无暇的小处男,想要把第一次留给苏菲,所以有些尴尬的咳嗽说,那啥燕子,我明天不舒服,大姨夫来了...

江小燕狐疑的说,大姨夫?

我郑重其事的点点头。对!大姨夫,每月来一次,就跟你们女人那啥一样。

我俩随意聊着天往街口走,站在路边上等出租车,不夜城的晚上特别病态。平常看不到出租车,一到凌晨两三点,小姐们下班的时候,出租车能在街口排成一条龙。

我随手拦了一辆车准备往里坐,江小燕拦住我说,再等我五分钟吧,我喊了个经常拉我的司机,让她直接把你送回家,还不用出车费。

本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想法,我点了点头。

我俩说话的过程,两辆乳白色的“依维柯”缓缓的开到我们跟前,紧跟着五六个剃着小短头的青年从车里跳下来,还有几个顺手就从怀里掏出了匕首之类的东西,直接朝着我和江小燕走了过来。

我想都没想拉起江小燕拔腿就跑。今天晚上跟几个小姐喝了两杯酒,脚下有些发软。江小燕本来跑起来的速度就不快。脚下又穿一双高跟鞋,眼看后面人距离我们越发近了,一个家伙一匕首划在我后背上,疼的我忍不住骂了句娘。

我看到前面路边停着一辆出租车,立刻生出一股力气。几步冲了过去,拉开车门先把江小燕塞了进去,然后我也一头钻进去,着急忙慌的吼道:“开车开车!快开车!!”

出租车司机吓了一跳,眼看我鼻青脸肿的。后面还有几个凶神恶煞的家伙追赶,怔了怔,半天没敢动弹,我又喝道:“还他妈不开车!那帮逼追上来把你车给砸了,你信不?”

这句话起了作用。司机一踩油门,汽车立刻窜了出去。听着后面的叫骂声远了,我这才松了口气。对着司机说了句“谢谢”,猛然发现自己根本就是躺在江小燕的大腿上的。

刚才我们都是匆忙钻进车里,现在我则是趴在后座,压在女孩身上。她身子脸朝上半躺着,我的腿压在她腿上,脑袋几乎就凑到她饱满的胸脯上了。此刻江小燕一张俏脸憋得绯红,似乎强忍着不敢说话,满脸羞涩,一双眼睛里水汪汪的,却好像不敢看我。

空气一时间仿佛凝固住了,我鼻子里满是江小燕身上的香水味,美色当前,而且又喝点酒,我忍不住有些头昏脑张。她的眼神里有些惶恐,但是更多的是羞涩,终于轻轻咬了咬嘴唇,声音低微得几乎听不见:“三哥...你,你能,能起来么?”

我咳嗽了一声,赶紧坐直了身子。小心翼翼的不敢让自己再碰到她。

我承认我不是个好人。不管是在学校里,还是夜总会上班,对女色方面,我也绝对不是个君子,不过也紧紧局限占点小便宜,或者嘴上口花花,让我真正怎么着,我其实也不好意思。

江小燕问我,刚才那帮人是干啥的?

我冷笑着说,是个老熟人!没想到啊,那个贱货居然跑到市里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