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 苏菲来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伸直脖子顺着门缝往里猛瞅,除了白蒙蒙的一片雾气以外什么都没看到,正打算收回目光专心致志的吃早点的时候,卫生间的门突然开了,江小燕一丝不挂的从里面走了出来,而且她好像根本没觉察出来客厅里还有我这个人,自顾自的走到客厅的大镜子对面搔首弄姿的扭动自己酮体。

其实说她一丝不挂有点夸张了,人家脑袋上起码还包了条米黄色的小毛巾。

我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可能是“咕噜”声有点大,江小燕好奇的转过了脑袋。我忍不住“嗷嗷”尖叫起来,赶忙回过身子,举起双手说,我是近视眼,啥也没看到啊!

两三分钟后,我感觉身后没了动静,就下意识的转过去脑袋,结果看到江小燕站在我身后,身上裹了件白色的浴巾,头发上的水滴顺着面颊滑落,说不出来的娇媚。

我尴尬的道歉说,我近视眼,真啥也没看到。

江小燕娇笑连连的说,三哥被看好像是我,吃亏的也是我吧,我还没吭声呢,你那么激动干啥?再说了,看又看不坏,你要是喜欢看,我就让你看哥够。说着话她还故意往下弯了弯身子。

说这几句话的时候,她几乎是贴着我的耳朵,牙齿有意无意的在我耳朵上轻轻咬了两下,两只手掌搭在我肩膀上,然后轻轻捏了几下。她的动作力道非常巧妙,不轻不重,擦得我心中不禁起火。

我也是够没出息的,就这么几个小动作,就把我勾的发生了变化,我干咳两声说,时间不早了,打搅燕姐一晚上,我先回去了,你昨晚上肯定也没休息好,趁着有时间多睡会吧,咱们今天晚上回夜总会再见吧。

江小燕两只手仍旧放在我肩膀上,浓声细语的说,这会儿才八点多钟,你今天又不着急回学校,不如我帮你按摩按摩吧,放心吧,我肯定不会碰到你伤口的,没有陪酒以前我做过按摩师,还有五级的技师证呢。

我心想直接拒绝了她,显得我好像多嫌弃她似的。深呼吸两口没再继续动身体。

江小燕轻轻把我松着肩膀上的骨头,气氛稍微有点尴尬,她没话找话的问我,三哥你有梦想不?

我不加思索的说,有啊!不过我得梦想都从刑法里明文规定的写着不允许,哈哈。

江小燕捂嘴娇笑两声,我俩又陷入了沉默。

我寻思老这么耗着也没劲儿,就问她说,燕姐儿,跟我聊聊你为啥干这行的吧?

江小燕长叹一声说。为了一个男人,为了一个根本不可能爱上我的男人,是不是很傻啊?

江小燕慢条斯理的跟我讲起她的故事,她是崇州市的本地人,父母都是普通工人。她自己当初在市里念大学,大学时期她认识了同校的一个男生,那男生人长得不错,家里条件不好,是农村郊区的,但是对她很好,两人迅速就坠入了爱河。

大学毕业前一年,男孩很意外的被市里的一家银行破格录取了,到银行去实习上岗,上班没多久。男孩有一次喝的伶仃大醉,哭着抱住江小燕说他总是总被同事欺负,让领导训斥。

江小燕深爱自己的男朋友,就帮着出谋划策说,不行送点礼什么的。和领导培养感情。

这期间江小燕从自己家里偷了父母的积蓄给男孩,让他去送礼。

很快那男孩在银行里站稳了脚跟,经常和银行的领导一块吃饭喝酒,陪江小燕的时间也越来越少,有一次男孩很意外的把江小燕带出去和领导一块吃饭,期间那个五十多岁的银行行长总是对江小燕动手动脚,可是男孩视若无睹,事后还劝江小燕为了他忍耐一下!

傻乎乎的江小燕天真的信了。

从那以后,男生总是带着江小燕一块出去吃饭聚餐,直到有一次男生过生日。江小燕被拉着灌了很多酒,一觉醒来的时候,身边躺着那个又老又丑的银行行长,江小燕就什么都明白了。

我说,后来呢?后来你和那个男生有联系么?

江小燕摇摇头说,早就没有联系了,人家现在是银行的副行长,我可高攀不起,不过经常能从电视上看到他,我没想到不久以后的一个偶然机会,我和江小燕的畜生男友见上了面,还引发了一窜小故事。

江小燕讲自己故事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很平常,就好像在讲一件和她完全没有关系的事情一样,我记得有一个词叫“哀大莫过于心死”。我想这个可怜的女生可能已经心死了吧。

我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说,燕姐,以后我会多照顾你的!

可能我的这个小动作让她会错了意,我刚说完话,她就在我肩头轻轻揉捏起来。她的手指头很细很长,指甲上还涂上淡红色的指甲油保养的特别好,揉捏在我肩上的力度也很舒服,问题是我现在已经有点膨胀,生怕被她再三按两按的给整出火来。我不适应的稍微挣动了一下身体说:“下回有时间我再找你按摩吧,今天真有点急事,我对象从老家过来找我玩。”

被我推开,江小燕有些哀怨的看着我说,三哥是不是嫌弃我脏啊?我不会影响你生活的。只是想要表达我的感谢。

我立马摇摇头说,什么脏不脏的,你别乱想,只是我觉得吧...

不等我把话还说完,江小燕直接走到我面前。眼神中说不出的妩媚,她轻轻蹲了下去,一双细长的手灵巧的解开了我的拉链,然后抬头媚笑,张开粉色的小嘴儿。

从江小燕家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分。我俩真的什么都没做,我只是被动的享受了一下她的按摩,捏着个黄色的信封,打了出租车往鱼阳的旅馆走,信封里是一沓厚厚的钞票,一瞬间我有种特别怪异的感觉,总觉得自己好像被嫖了的一样。

刚走到旅馆门口,我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让人尿紧的嚎啕歌声“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蓝精灵。他们杀人又放火,强奸老太婆...”顿时间我紧张来了,不用说也知道这种专业毁“童谣”的歌曲一定是高文杰那个死胖子唱出来的。

我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进旅馆里,果然看到高胖子和王兴、鱼阳还有陈花椒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得得瑟瑟的聊着天,见到我突然进来,高胖子灵巧的站起来,哈哈大笑的跟我熊抱在一起,狗日的还在我脸上狠狠的“木啊!”了一口,粘的我满脸全是唾沫星子。

我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骂,咋地两月没见着,你特么还给整变态了?

高胖子憨笑着说,那必须的,伟大的教育学家高尔基先生说过,不在沉默中恋爱就在沉默中变态,我选择后者!

王兴白了眼胖子嘟囔。这话是鲁迅说的,而且人家说的是“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老子刚才补作业的时候刚写过。

高胖子没好气的说,爱谁谁,我就是想表达一下我对我三哥的思念之情。说完话这肥货又要往我身上扑。我赶忙推开他说,有啥话咱好好说啊,你再性骚扰我,我可要报警了!

老实说,快两个多月没见到胖子和陈花椒。我心里也特别激动,只是我很好奇他俩为啥会好端端的跑过来找我,我问胖子,你们不是在县城里犯事,跑路到市里来了吧?

胖子撇撇嘴说,你当都跟你们似的,我们这趟来,是专门陪嫂子过来办事的。

我疑惑的问她,嫂子?你哪个嫂子?

胖子贱笑着说,幸亏我菲姐没在,要不然肯定撕烂你的嘴,你说我特么有几个嫂子。

听到苏菲也来了,我不由兴奋起来,四处张望两眼问,苏菲呢?

陈花椒轻笑说,瞅你这个重色轻友的样子吧。

我吸了吸鼻子说,甭跟我废话,我都重色轻友多少年了,快说菲菲呢?

王兴脸上的笑容也洋溢起来,嘴角止不住的上扬说,菲姐和刘晴还有曹小艾去逛街了,说是帮你挑两身漂亮衣服,真特么羡慕你啊!长得还没我左脸帅,菲姐居然对你那么好。

我瞪了她一眼说,你丫情绪不能太激动,一激动就不会好好唠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