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 拿钱赎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看清楚坐在沙发上那个大胖子的嘴脸时候,我慌了,没想到居然会是刘胖子,前几天我刚刚在龙腾宾馆里海扁了他一顿,伦哥还逼着他花了六十万“买命钱”,我现在到了人家手里了,不被打个半死才怪。

同时我也想不明白,他怎么知道我会去医院的?一寻思,很有可能王兴和耿浩淳就是被他给打的,可是王兴他们明明是去偷袭的坦克和雷少强的,就算被打,最有可能也是大老板动的手,大老板和刘胖子根本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啊。

如果硬要说能把他俩扯上关系的人,那最有可能是雷少强,雷少强两边都认识,可我不相信雷少强是这种人,这里面肯定有我不知道的环节出现了问题。

刘胖子这时候就很淡定的笑了笑,举起高脚杯抿了一口红酒说:“还记得我不?上次在宾馆里,你很勇猛嘛,跟阿伦两个人连手讹了我六十万。很不错嘛。”

我想了几秒钟很干脆的没有吭气,发现自己的两只手被绑着麻绳儿,挣动了两下没挣开。想着今天既然落他手里了,他想咋样随他便,大不了他也捅我两刀子。再狠狠捶我一顿,把我丢进医院拉倒吧。

他见我不说话,就让旁边的人打了我几拳头,然后说,上次在宾馆你玩的挺嗨吧?这回换我玩。这样吧,我也不打你!你给阿伦打个电话,让他单独一个人把我那六十万送过来,咱们就两清了。

我说,我没伦哥电话,你这么牛逼,怎么不自己给他打电话呢?这种场面,刘胖子让伦哥一个人带着钱来赎我,就算是个傻子也知道他要干什么,伦哥对我一直当弟弟一样看待,说死我今天也不能卖他。

他笑着点点头,举起酒杯一口气“咕咚”灌了下去说:“行,不说是吧,待会有的是办法让你说。”

刘胖子摆摆手,旁边站着的几个社会青年围住我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有一个家伙抄着茶几上的红酒瓶子照着我脑袋“咣咣”猛砸了好几下,瞬间就把我额头给干出了血。

打的我差不多了,包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有个穿一身工作服,民工打扮的男人肩膀上挑着个扁担走进来,扁担两头是两个箩筐,筐里装着全是盖房子用的那种碎石子。

我正好奇他挑两筐子石子要干什么的时候,男人把两筐石子“哗啦”一下倒在地上,就掉头走了。刘胖子就让那几个小青年上来扒我衣裳,一屋子老爷们儿。他们扒我衣裳要干啥?我脑海里顿时出现各种让人恐慌的画面,剧烈挣扎起来,可是两只手被绑着,根本没办法挣脱。

见我挣扎的太激烈,刘胖子直接拎起茶几上的大砍刀就架在了我脖子上,吓得我不敢再乱动弹了,我感觉后背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脚底板更是生出来一股子凉气,我朝着刘胖子说,你特么到底想干什么?

刘胖子猪腰子的脸上乐开了花。又问了我一遍,给不给阿伦打电话?我求财不图命。

我说:“我真没有伦哥电话。”,他等了几秒,摆摆手让那几个混子继续脱我衣服,我自然是紧紧抓着衣服。想挣扎,可是我刚一动,刘胖子就拎起了刀,我心一横爱JB咋地咋地吧,干脆放弃了抵抗。

等把我上衣给扒下来以后,刘胖子很邪恶的笑着让几个混子把我推倒在地上,而且是背朝着铺满石子的地面往上死死的一按,棱角分明的石子硌的我后背瞬间就破了皮,加上我背上本来就有个伤口,那股钻心的疼根本没办法形容。这时候我总算知道他铺一地石子是干嘛用的了。

我当时心里慌张的不行,更让我害怕的是,我这时候还不能挣扎,因为越挣扎,我就会越痛苦。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我是真有点怂了,朝着刘胖子求饶说,胖哥你放我一马吧,不就是想要钱么?只要你放我走,我肯定让伦哥把钱一毛不少的都送过来。

刘胖子朝着我脸上吐了口唾沫说。你特么当我傻还是你傻?放你走?呵呵...

然后他一只脚使劲踩在我的胸口上,我当时是背挨着地的,之前说了,这里满地都是石子块,碎石子都是那种有棱有角的小尖头,躺在上面就够疼的了,刘胖子这个后背居然还用脚踩在我胸口施加压力,瞬间我就感觉整个后背上肯定出血了,而且应该磨出来很多小口子。

我发泄似的大吼大叫,冲着刘胖子愤怒的大骂:卧槽尼玛。上次就应该让伦哥一枪嘣了你个狗杂种,有种你他妈今天就弄死我,要不然老子指定弄死你!

我这人就是这样,一旦别人把我逼急了,头脑就开始发热,不管不顾的冲着对方放狠话,不过我敢保证我放出去的狠话,基本上没有落空的,今天刘胖子这么折磨我,只要我不死。肯定让他后悔他妈当初把他生出来。

刘胖子看我骂了他,反而哈哈大笑着说:“行啊,小家伙,老子今天倒要看看你的骨头是不是比嘴硬!”说完话,他整个人直接踩在了我身上。而且故意蹦跳了两下,刘胖子一米八左右的身高,浑身的肥肉加起来肯定二百斤不止,我感觉我后背的皮都被擦开了,有好多的细小的石子已经钻进了我的肉里。

他折磨的我越是厉害。我骂起来越是疯狂,当初被林昆他爸那么折磨我都挺过来了,说实话我不信这个死肥猪真敢弄死我,在我身上站了几分钟后,刘胖子估计这么整不服我,又让那几个马仔把我脸朝下的翻过来,不过并没在我背上踩我,我为了不让脸不挨地,只能拼命往后仰着脖子,这种感觉实在太难受了。

此刻我的整个前胸也被石子给硌出来许多细微的小口子。我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但是我不敢挣扎,因为只要稍微一动,就会更加痛苦。

刘胖子点着一根烟,蹲在我面前抽了几口,阴笑着问我,享受不?想不想玩的再嗨一点?

我脑门上的冷汗哗哗直往下流淌,我咬着嘴唇冷笑说,你可真是个大废物,一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了吧?惹不起伦哥专挑我这种小喽啰欺负。

刘胖子夹着香烟对着我脸吐了口烟雾。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直接把烟头狠狠的按在了我的背上,我疼的“啊!”惨叫起来,我一边叫唤,一边骂:“刘胖子我草泥祖宗十八代!老子今天如果侥幸没死。保证让你下半辈子从床上躺着度过。”

听到我的威胁,刘胖子一点不带害怕的,朝旁边的几个马仔招招手说,都抽烟,抽完烟酒就拿这小兔崽子的脊梁当烟灰缸使唤。今天谁抽的烟多,我奖励谁五百!

周围的几个混子赶忙开始抽烟,一个接一个的往我背上按烟头,我疼的死去活来,嗓子都快喊哑了,大概有五分钟左右的样子,刘胖子吹了声口哨,示意那几个王八蛋停手。

此刻我的前胸被石子磨的鲜血淋漓,后背看不到,不过我觉得肯定也让他们糟蹋的不成样子。真希望我现在能够晕过去,起码晕了就暂时感觉不到疼痛。

刘胖子蹲在我面前笑的声音很大也很邪恶,我这人自尊心特别强,你侮辱我比打我还要我命,所以我就恶狠狠的盯着刘胖子,心想着老子只要今天有口气能活着出去,这辈子不弄残废你,誓不罢休!

刘胖子见我瞪着他,拍拍我的脸问:“怎么样?是不是很舒服?要不我再帮你松松骨头?”

我说,刘胖子你真他妈没脸!你在不夜城估计混的就是一坨屎,看到伦哥吓得只能跪在地上喊爸爸。

可能是我的话刺激到刘胖子了,他直接给了我一巴掌,让旁边的两个混混抓着我胳膊,把我拉起来,朝着我肚子上用膝盖猛顶了几下,打的我有点岔气,有种想拉屎的欲望。

我难受的蹲在地上,伸手摸了一把胸口全都是血,刘胖子冷笑着说,你不给阿伦打电话是吧?我帮你打!说完话他从茶几上拿起来手机拨通了号码,电话接通以后,刘胖子把手机凑到我脸前说,让他带着钱自己滚过来。

我死死的咬着嘴唇没吭声,电话那头伦哥“喂,喂”的问着,刘胖子又是一拳头怼在我肚子上,我闷哼了一声。

刘胖子拿起手机说,阿伦,我不跟你废话,你这个叫赵成虎的小老弟现在从我这儿作客呢,晚上八点半以前,你一个人带着六十万过来赎他,如果你敢报警或者喊别的帮手,哼哼..

说完话,刘胖子就挂掉了手机,指着我朝他那几个跟班说,好好伺候伺候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