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 记住今天的耻辱/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胖子的几个马仔听到主子吩咐,纷纷邪笑着围上我就是一顿胖揍,跟刚才的折磨比起来这点打说实话,什么都不算,我蹲在地上任由这帮狗腿子对我拳打脚踢,脑海里就一个想法,我一定要废了刘胖子,要让他狗一样跪在我面前。

打了我十几分钟后,几个马仔也累了,纷纷蹲在我坐在包间的沙发上边抽烟,边闲聊,我趴在地上一言不发的偷摸打量着,刘胖子刚才接着电话出去了,包房的门开着一条小缝隙,隐约可以看的出来,外面应该是个走廊。

那一刻我的心思开始活跃起来,我装作擦拭脸上血水的样子,又往门口的方向稍微爬了一点,看周围的几个混混只顾着聊天,谁也没有注意到我,我又往门口挪动了一点。

就这么一点一点的挪动。我距离门口越来越近,差不多还有两三米远的时候,我猛的跳起来,拽开门拔腿就往外跑,外面果然是个走廊,我跑出去以后,屋里那帮混子才反应过来。叫嚷着撵了出来。

我环视了眼四周,认准楼道的方向卯足劲儿的又开始狂奔,跑了没两步,他看见刘胖子和几个小青年站在楼道口说话,见我冲出来,他也愣住了,我“呸”了口唾沫。心一横直接朝着刘胖子就撞了上去。

刘胖子慌里慌张的往后退,摆摆手左右两侧那七八个马仔叫喊着就朝我围了过来,我顿时间有些慌了,一拳头怼在一个家伙的脸上,抬腿刚要踹,后面有人一脚踹在我腰上,把我给踢到在地,然后这些家伙一窝蜂似得把我给按到了地上。

很快,我就被他们给围到了中间,两手两腿都让按的死死的,刘胖子走过来笑呵呵的摸了摸我的头说:“跑啊,怎么不接着跑了,小逼崽子花样挺多的嘛?竟然能从包房里逃出来,不简单啊!”

我瞅着眼前的情况,要是再被刘胖子给抓回去,这个傻逼不知道还得怎么折磨我呢,我一咬牙就说,我给伦哥打电话,你别再整我了!求你了!

胖子哈哈大笑的问我,怂了?

我点点头说,嗯,怂了!我害怕你了。

胖子摆摆手,示意安着我的人松开手,我慢慢爬起来,装作掏手机的样子,猛的推了一把面前的这个人,转身就跑,结果刚跑了一步,就听见刘胖子骂了一声“草泥马的!”身后有个人上来就一棍子抡到我的后背。

本身就感觉背后像是快要烂了一样,这一棍子打的我更是痛的不行,我直接被人打倒了,在地上痛苦的翻了一个滚儿,紧跟着后面的人全都冲了上来,“小兔崽子,草泥马的,跑!让你跑!”一大伙人围着走廊的我一顿乱踹。

我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结果刚刚直起身子,又被刘胖子拎着棍子一下子招呼了过来,这一棍子抡到了我的脑袋上,我感觉自己脑袋“嗡”的一声,眼前一黑,直接被棍子又给抡倒在了地上。脑袋上已经流血了。

我从地上慢慢的往前爬,周边的人都看着,笑呵呵的,就好像是看小丑一样,紧跟着,上来了两个马仔,拖住了我的两条腿,就像是拉死狗一样给我拉回了包房里面。

我躺在包房,看着周围那七八个社会小混混,尤其是刘胖子一脸有恃无恐的笑容,特别的嚣张,我伸手摸了摸自己额头的血迹,还在往下流。

刘胖子从一个小弟手里面接过棍子,看了眼地上的我。紧跟着,四五个混子直接就把我按在了地上。

“放开我!”我吼叫了起来,拼命的挣扎,可是一点用都没有,我被人按的死死的,腿也被拉了起来,刘胖子邪恶的笑容浮现在了脸上。把棍子举得老高,瞄准我裤裆的位置,我慌了,真心是害怕了,刘胖子这个变态是想要废了我!

刘胖子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很隐森,朝着我说,本来我是想收到钱以后再废了你的。可是你不老实啊,那就不怪我了。他话刚说完,包房的门这个时候被人一脚被踹开了,伦哥背着个旅行包,头上戴了顶鸭舌帽冲了进来,后面还跟着王兴和鱼阳,以及浩浩荡荡的一大群年轻人,估计应该都是一中的兄弟。

伦哥他们进来以后,直接就跑到了我的边上,王兴几下推开了按住我的人,把我从地上给扶了起来,我满头大汗,站起来之后,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阵虎口逃生的庆幸。

伦哥站在我们前面,指着刘胖子说:“咱们出来混,要讲规矩守信用,你给我打电话说只要还给你六十万,这件事就了了,刚才如果不是老子硬冲进来,你特么是不是打算废了我弟弟?”

刘胖子眯缝着眼睛瞅着伦哥,一脸的牛逼的说,阿伦我之前还给你打电话说,让你一个人来的,你带这么多狗崽子是干啥?是不是忘了不夜城的规矩?

伦哥一点没惯着刘胖子,对着他脸吐了口唾沫说,人不是我带来的,是你自己内部出了问题,跟我无关,不夜城的规矩我没坏,我没带任何外人欺负不夜城的大掌柜,我就是一个人的来的,还有今天我既然来了,就没打算完完整整出去!

刘胖子抹了把脸上的吐沫,阴沉着脸冷笑说,阿伦,你他妈敢吓唬老子呢?老子只要待在不夜城一天,我就是这条街的掌柜,受裁决的保护,你想想能不能惹得起裁决!

伦哥微微一笑,从腰上掏出来一把手枪,他左手持枪,枪口径直对准了对面的刘胖子说:“你再敢给我称一声老子,今天老子就弄死你。”

刘胖子的脸色变得比猪肝还要难看,嘴唇抽动了两下,愣是没敢再多逼逼一句。

房间里面瞬间就安静了,伦哥拿着枪“本来我打算给你六十万的,现在我弟弟被折磨的这么厉害,我就给你二十万。这钱你是要还是不要?”

刘胖子没说话,紧跟着,伦哥怒吼了一声,草泥马的!爸爸问你话呢,要还是不要?说完,他猛的往前走了一步,一脚就踹到了刘胖子的肚子上。

刘胖子往后退了两步。拍了拍自己肚子上的脚印说,不夜城有不夜城的规矩,你一个小跟班都算不上的人物劫持我这个三号街的大掌柜,已经坏了不夜城的规矩,你想想自己能不能惹得起裁决,大掌柜是裁决的门脸,今天的事情传出去。你觉得你还能不能在不夜城混下去。

伦哥无所谓的撇撇嘴说,今天的事情如果传出去,你还能不能坐稳三号街的大掌柜?老子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刘胖子思考了一下,又看了眼面前的伦哥,朝他伸出大拇指说,阿伦,这不夜城东城无数的混混。你绝对是我见过胆子最肥的,这事儿我服!二十万给我,以后咱们两清。

伦哥摇头吐了口吐沫说,老子不是胆子肥,是你跟我不对等,我敢不要命,你敢不敢?老子有勇气离开不夜城从来再来,你敢不敢?

伦哥从背着的旅行包里面拿出来了几摞钞票,扔在包房的茶几上说,上次我弟弟捶你一回,你今天十倍还回来了,如果还他妈没完没了的,我豁出去这条命也要跟你磕到底。

刘胖子盯着茶几上的钞票久久没有吱声,好半天后摆摆手说。你们可以走了,记住以后别惹我,不然别说我没品,欺负小孩。

伦哥冷笑着说,你也给我记住了!风水轮流转!说完背起我就往门外走,王兴和鱼阳从后面拖着我屁股,我现在浑身像是被刺猬滚了好几圈一样,稍微一碰就疼的要死。

走出刘胖子的夜总会,我抬头看了眼门口的招牌,名字叫“皇城盛世”,我咬牙切齿的说,过年以前老子一定要拆了他的夜总会。

夜总会门口,停着长长的一溜面包车,基本上每将面包车底下都站了七八个年轻人。基本上都是一中的兄弟,将近百十多号人,看来王兴和鱼阳把家底都搬空了。

把我搀进最顶头的一辆桑塔纳里后,我痛苦的嘶了两声,冲伦哥内疚的说,哥,我又给你惹麻烦了,这二十万算我欠你的,我总有一天会还给你的。

伦哥叼着烟,从旅行包里又拿出来一小摞钱递给我说,反正你欠我的也不少了了,以后慢慢还,混社会,其他都是假的只有这个才是主要的。你一个人再牛逼,也终究是有限的,发展自己的势力吧,今天的事情,你要感谢你丫头姐。

我立马紧张起来,问他,丫头姐怎么了?她去哪了?

王兴咬着嘴唇说,丫头姐通知的我们你被刘胖子绑架了,后来她又主动去找的不夜城东城区的老大恐龙,陪恐龙一晚上,恐龙才同意伦哥带着我们来救你,不夜城有规矩,不能以下犯上!

我一下就坐直了身体,他感觉自己要疯掉一样,可是我突然之间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伦哥倒是显得很平静的,好像这样的事情早已经司空见惯,点燃一支烟塞到我嘴里,安慰说,你需要让自己变得强大,还有,你要记住今天的耻辱,和一个女人为你做的这一切。

我沉寂了好半天,看向伦哥轻声说,哥,我想纹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