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 凌辉来找/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说,哥我想纹身。

伦哥压根理都没带理我的,仍旧该打方向盘的打方向盘,无所谓的拿出来两片口香糖,递给我一片说:“薄荷味的,嚼着可以提神醒脑,你平白无故的让折磨了这么久,肯定累了,哥先带你去医院处理下伤口。”

我说,伦哥我想纹身。咱刚开始认识的时候,你不是一直都建议我纹身么?怎么我现在想纹了,你又推三阻四的?

伦哥深吸口气,眯缝着眼睛!

我说,哥!你不想入看向我说,咱们中国人的观念不比国外,在国外纹身可能是搞艺术的,说不定还是特种兵,可是从咱们国内,只要身上添点什么龙啊凤啊的东西,那就贴上了混子的标签,就是地痞流氓,这些东西跟你一辈子的,你现在还小,等年龄大点再说吧。

我有些不懂伦哥的意思,我说,哥从一开始的时候,你不就想带着我混么?怎么我现在想通了,你反而娘们叽叽了?

伦哥很认真的看了我一眼说,因为一开始我跟你一样的天真,感觉凭借咱们的拳头和不算太笨的脑子就能从不夜城闯出来点名堂,可是现在你也看到了,这个鬼地方规矩太多了,指不定什么时候你我可能都客死街头。

我沉寂了几秒钟后说,我不怕!

伦哥突然之间就火了,朝着我吼,我怕!一开始老子就是想要几个跟班小弟,可跟你们这群小王八蛋越混越熟悉,熟悉到老子拿你们都当成亲弟弟看待,哪个当哥的希望自己兄弟走这条傻逼道?我跟你实话实话吧,前几天我让你去偷袭刘胖子,是因为有个组织的人找到了我,那组织想要捧我做东城区的龙头,现在我仔细一想,那组织要的可不只是区区的东城区,他们想要踩掉裁决,裁决那是什么?正儿八经的黑涩会主东城区么?不想成为整个不夜城的霸主么?

伦哥摇摇头苦笑说,十七八岁的时候这么想过,可现在年龄大了,胆子小了,想的也多了,不夜城的水太深了,根本不是拳头和砍刀就能解决的。

我轻轻的握住他挥方向盘的手上说,哥,你要是想坐不夜城的王。我们哥几个就当你的将,裁决也好,刘胖子也罢,他们是人,咱们也是,他们俩胳膊一个脑袋,咱们也有,都是飘着来的,谁也不比谁多啥。

伦哥叹口气说,我再想想吧。狗瘠薄不夜城的规矩太多了,做什么事情都没法放开手脚。

可能是挨了顿打,反而把我骨子里那股狠劲儿给逼出来了,我说:“既然咱们不满意他们的狗屁规矩,那就破了他的规矩。自己定!规矩这玩意儿,制定出来就是给有本事的人改的。”

伦哥定定有神的看着我的脸,好半天后才出声说,小三子你变了。

我指了指自己伤痕累累的前胸和后背苦笑着说,我也不想变。可是不变就得挨打,哥你帮我弄清楚刘胖子的生活作息,我现在想明白了,命都是就一条,谁也不比谁的多,从哪摔疼的,我就把哪的路给铲平。

伦哥使劲嚼了两口口香糖点点头说,没问题。

我说,我被绑了的事儿,苏菲知道不?

伦哥回到我,还不知道呢,我说你老板喊你去办事,让花椒和胖子把她送回去了。

我回头看了眼鼻青脸肿的王兴说,兴哥你腿没事吧?我记得你的腿不是打着石膏的么?

王兴刚要开口,鱼阳抢在他前面说,王兴这个虎逼真是够认死理的,知道你被刘胖子绑了,自己把脚上的石膏给砸烂,从医院里跑出来的,我们怎么劝怎么不听。

我心里微微一暖,有些埋怨的瞪了王兴一眼说,你丫待会给我乖乖的滚回医院去,不想要自己那条腿了还是怎么滴?

王兴黝黑的老脸居然一红,憨笑着抓了抓后脑勺说,要是一条腿能换你安稳。我不在乎。

我鼻子酸涩的骂了句,傻狍子!

王兴嘿嘿笑了两声说,三子我就知道小强肯定不是那种人,他还是咱兄弟,你们走了以后,我和耿浩淳偷偷跟踪他们去医院,我俩在病房里又暴揍了坦克一顿,小强带着人追我们,明明可以追上,就是故意不追,还有今天中午陆峰带着人到旅馆包围咱们,也是小强带着人跟陆峰火拼,我们才能带着兄弟们来不夜城。

我叹了口气没有出声,又问王兴,你和耿浩淳是被刘胖子给打进医院的不?

王兴摇了摇头说,不是!是林小梦,偷袭完坦克,我和浩淳准备到台球厅去找你们,刚刚拦下来一辆出租车,就被林小梦带着人给偷袭了,林小梦坐在一辆没有拍照的“依维柯”车里,车里有七八个青年,抡着铁管就揍我俩,至于我们是被谁送进医院的,我还真记不清楚了,好像是那个中年人。

我疑惑的问他,哪个中年人?

王兴歪着脑袋想了几秒钟后说,好像是上次故意给咱们欠条的那个大叔,就是给咱们江小燕那张欠条的那个人,我当时让人打懵了。记不太清楚了。

我心里头的疑惑更加大了,那中年人就好像是个谜,之前我和苏菲在医院的时候,我以为他是清洁工,后来又故意丢给我江小燕的欠条,总感觉他好像是个幽灵一般,无时无刻不关注着我们,而且他又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这个人到底是谁?

伦哥带着我到医院处理了下伤口,站在卫生间,透过镜子我看到自己的后背,好像鱼鳞似的密密麻麻的全是小伤口,让人看着就有种恶心的感觉,那一刻我对刘胖子的恨意又加深了一大步,我死死的攥着拳头低吼,刘胖子老子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

把我们送回旅馆,伦哥就走了,临走的时候,硬赛给我两万块钱,让我留着用,他的练歌房最近刚开张,很多琐事需要帮,我和王兴、鱼阳盘腿坐在屋里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

我现在几乎可以肯定,林小梦和大老板还有刘胖子仨人肯定是联系到了一块,他们的关系不一定有多亲密,可在对付我这件事上都显得不遗余力,比如今天,大老板带着坦克挑衅我们,完事之后林小梦偷袭王兴和耿浩淳,再然后刘胖子绑了我。看起来这些事情根本没有联系,可实际上根本就是个精密的计划。

琢磨了半天后,我跟鱼阳说,鱼总你帮我找找我们班的小四眼蔡鹰,给他拿二百块钱,让他一个礼拜之内无论如何帮我打听清楚刘胖子的具体作息,老子不管他们是联合作战,还是单兵行动,这些人里就数刘胖子的实力最强,先废了他。

鱼阳点点头出去了。

我又看向王兴。这家伙尽嘴上逞强,实际上受伤的左腿肿的不像样子,我说:“兴哥,这几天哪都别去,除非你特么以后不想跟我并肩作战了!”

王兴苦涩的叹口气说,我要是再歇着,你现在跟前哪还有人啊?而且你身上的伤也挺重的,要不也休息两天吧?

我瞟了眼身上的伤口说,我这都是皮外伤,两三天就好利索了。

我俩正说话的时候,房间门被人轻轻敲响了,王兴刚要起身开门,我警惕的制止他,朝着外面问,谁啊?

杨伟鹏从门外喊,三哥你朋友找你。

朋友?虽然来崇州市的人不短了,可是除了哥几个,我还没什么朋友,如果跟我熟悉的话,一般都是直接来敲门,根本不需要杨伟鹏带话,会是谁的?该不是又有谁想坑我吧?

我问杨伟鹏,男的女的?让刘胖子绑了一次,我现在是真有点杯弓蛇影了。

杨伟鹏说,男的!

我毫不犹豫了好半晌,最终披上一件衬衫走了出去,临出去前,我把放在床底下的铁管藏在了袖管里,等走到大厅的时候,我居然看到陆峰的军师凌辉坐立不安的来回踱着步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