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 告诉你个大秘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杨伟鹏,我突然想明白了很多事情,记得还在县城舞厅的时候,有一次我让伦哥拍了很多林小梦的那种照片,藏在我的更衣柜里,后来就是杨伟鹏偷出去给的刀疤。

还有我们第一次教训刀疤的时候,也是杨伟鹏给刀疤打的电话,也就是说从那个时候开始,杨伟鹏就一直都和刀疤、林小梦勾扯着关系,后来我离开歌舞厅。就再也没跟杨伟鹏见过面,哪怕这次再遇上,我都一直没往这方面上想。

最重要的是,杨伟鹏在大老板手下干过,以大老板那么精明的为人处事,我觉得他肯定时时刻刻都跟杨伟鹏有联系,就算不为我这个小人物,为了刘祖峰,大老板肯定也会上心,要知道这间旅馆可是刘祖峰开的。

刚才我和雷少强聊天的时候,杨伟鹏看上去好像是在拖地,但我保证这货一定就是在偷听我们说话,保不齐这个王八蛋其实一直都跟刀疤和林小梦有联系,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之前很多我想不明白的问题就全都解开了。

看起来杨伟鹏每天忙忙碌碌的操办旅馆的事情,实际上每次我们聊天的时候,他都会不经意间出现,他清楚我们的敌人是谁,只需要他给刀疤或者林小梦提供我们敌人的名字,那两个厚脸皮的家伙就肯定有办法联系上。

想通这些,我胸腔里一直憋着的那口闷气总算吐出来了,我摸了摸嘴角,笑嘻嘻的走进旅馆里面,杨伟鹏闷着脑袋跟我打了声招呼,三哥你朋友走了啊?

我说,是啊!话说伟哥咱都是从县城一路走过来的老兄弟了,最近我也是天天瞎逼忙,都没顾上跟你好好唠唠,有时间不?咱哥俩聊几句心里话?

杨伟鹏脸上闪过一丝疑惑,舔了舔嘴唇惶恐的说,三哥我还没收拾完卫生呢,不弄利索了,鱼哥回来又得训我,毕竟每月给我开两千多块钱工资呢,要不我先打扫,回头咱们再聊?

我哈哈笑着说,伟哥你这是看不起弟弟啊,凭我的面子,鱼总还能真训你不成?这么大个旅馆,每天让伟哥忙里忙外的,给两千块钱真心不算多,回头我跟鱼总说一声,让他再给你加点,明天我们再雇几个学生工,帮你分担分担。

杨伟鹏脸色变得更加苍白。有些惴惴不安的说,三哥是不是哪没做好,你想开了我啊?

我拍拍他肩膀,顺势接过他手里的拖把,笑着说,怎么可能啊,伟哥想多了,你兢兢业业的帮了我鱼总那么久,没功劳也有苦劳的,我就是觉得咱们都是老熟人。很久没有一块聊过天了,当初咱从歌舞厅的时候关系一直都挺不错的哈。

杨伟鹏吸了吸鼻子说,对对对,那时候多靠三哥和鱼哥的照顾,我才能经常挣到那么多小费。

我开玩笑说。记得那时候伟哥最喜欢的就是勾搭小姐,真是天天当新郎,夜夜换新娘,小日子过的绝逼没谁了。

别看杨伟鹏长得小鼻子小眼好像挺不招人待见的,这货绝逼是个地地道道的把妹高手。当初大老板歌舞厅的小姐基本上都让他过了个圈,能免费睡那么多姑娘,而且还能时不时骗点小钱花,杨伟鹏吹牛的技术可想而知。

杨伟鹏干笑了两声说没有往下搭讪,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别的,我总觉得这家伙有点害怕我,可能是做贼心虚。

我话锋一转,突然很严肃的问他,伟哥你最近还跟舞厅的大老板有联系么?

杨伟鹏完全是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说,没有!我每天都呆在咱旅馆,除了入驻的客人,基本上没见过陌生人,三哥你不是怀疑我什么吧?

我笑着说,怎么会呢!就是随口问问,我今天碰上大老板了,他带着林小梦,还跟我打听你最近怎么样了,还说他准备在不夜城新开一个练歌房,让你这个老员工过去帮忙呢。

我说这话的时候,一直紧紧的盯着杨伟鹏的眼睛,忘了从哪本杂志上看过一段话,说是人在说谎话的时候,瞳孔会不经意间的变大,可是杨伟鹏除了恐慌以外,基本上没任何表情。就是听到林小梦这个名字的时候,他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两下。

杨伟鹏拨浪鼓似的摇头说,我哪都不去,当初大老板把舞厅卖出去,我无家可归,没地方去的时候,是祖峰大哥收留我的,做人得有良心。

我说,伟哥你过去是不是还跟林小梦扯过一段时间啊?

杨伟鹏很不自然的笑了笑说,三哥又跟我开玩笑,这个真没有,你也知道我这个人虽然不咋样,但是真不缺对象。

我点点头说,那倒也是!

站起来拍了拍杨伟鹏的肩膀说,行了我先上去睡觉了,明天还得到不夜城去帮忙要人,一天天事儿真多,待会鱼总回来了,你让他到我房间来一趟。

杨伟鹏像是松了口大气一样点点头说,行!有事儿三哥喊我就成。

我笑了笑,迈步走上了台阶,等走进我住的房间的时候,我摸了摸后背,冷汗几乎将我的衬衫给湿透了,刚才杨伟鹏那孙子口袋里揣了一把水果刀,好几次跟我说话的时候,他都不经意间把手伸进口袋,我想刚才如果我揭穿他,这家伙估计真敢攮我。

回屋以后,我直接掏出手机给鱼阳打了个电话。让他把蔡鹰一块带回来。

王兴问我,怎么了?

我把凌辉来求助还有杨伟鹏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王兴愤怒的穿鞋就要下去干杨伟鹏,我拽住了他说,别闹兴哥,咱俩现在都跟瓷人似的,绑在一块都够呛能干的过那孙子,而且他还有大用,咱们将计就计!

二十多分钟以后,鱼阳带着蔡鹰回来了。

我直接问蔡鹰说,你很缺钱?

蔡鹰说,缺!特别的缺!

我说,你以后放学到我们旅馆兼职,我每月给你一千五。

蔡鹰瞬间长大了嘴巴,问我:“你给多少?我没听说吧?”不怪他那么大惊小怪,那时候普通饭店服务员一个月工资也就三百多块钱,市里的工资可能高点,但也不超过五百,一千五都赶上星级酒店的领班了。

我笑着说,没听错!干得好还有奖金。

蔡鹰激动的跟我敬了礼笑着说,以后你就是我老大,指哪打哪!

我说,你这小体格子也干不过谁啊?我就一个任务,除了正经上班以外,再帮我监视好旅馆的另外一个服务员,他有任何不正常的行为,你都给我盯住了,这是你的强项,有问题没?

蔡鹰推了推鼻梁上的小眼镜说,没问题!既然虎哥这么仗义。我就送一个谁都不知道的爆炸消息。

我笑着说,讹钱我是真没有。

蔡鹰摆摆手说,免费的,关于咱们学校老师之间的事情,我发现咱班的新班主任文锦跟二班的英语老师王薇在处对象。

我皱着眉头说,王薇?

19姐的正名就叫王薇,怪不得那天我和王兴看到俩人鬼鬼祟祟的,我心底一阵好笑。

蔡鹰点点头说,这不是主题,主题是文锦肯定不止是学校老师那么简单。我前天放学看到文锦进了一辆奔驰车里,开车的是几个膀大腰圆的社会人,对文锦特别的毕恭毕敬,我的意思你懂不?

我说,你意思是文锦是社会人?

蔡鹰点点头,不止是社会人,而且还是很有排面的那种,崇州市的奔驰越野就那么几辆,都在不夜城,我估计文锦是不夜城的大哥大。

我咽了口唾沫说,你跟我逗呢?社会大哥大化身学校教导处主任,就为了追究个平凡的女老师?

蔡鹰白了我一眼说,你怎么知道王薇老师是个平凡的姑娘?我跟你说哈,王薇老师入职的时候,全校师生迎接,校长专门在操场上开的欢迎会,一个普通的女老师有这待遇?这里面水深了...

我俩正说话的时候,门外再次传来一阵“咚咚咚”的砸门声,陈圆圆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而且显得特别的焦急,赵成虎你给我开门,你特么把妮姐弄到哪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