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 失踪的耿妮妮/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陈圆圆的呼喊声,我顿时有种一个头两个大的冲动,倒不是说有多讨厌她,陈圆圆这人怎么评价呢?孩子是个好孩子,就是有点缺心眼。

鱼阳皱着的眉头说,要不我去把打发走?

我叹口气说,算了吧,让她闹腾一会儿,觉得屋里没人她自己就走了。

对于陈圆圆,我有时候挺无奈的。那种感觉怎么说呢,就好像是一个人过去喜欢吃肉,后来出家当了和尚,再看到猪,虽然不一定吃了,但是起码不会杀它,而且我有时候也觉得她怪可怜的,老子在蹲监狱,自己脑子又不够使,过去是被林小梦骗的团团转,现在加入个“九凤凰”虽然不被人欺负了,可又摊上个喜欢多管闲事的女老大,总是夹在我和耿妮妮之间受制。

我们几个压低声音继续该说话的说话,屋外的陈圆圆还真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的要跟我闹,高一声、低一声的扯着嗓门喊,旅馆晚上的生意一般都不错,因为挨着学校近,很多性急的野鸳鸯们经常会来过夜,她这么折腾下去肯定会影响别人“办事儿”。

鱼阳实在忍不住了,就跟我说,三子不行我撵走她吧,不然以后谁还敢来咱家旅店住。

我想了想说,去吧!尽量别太激烈了,这妞其实也怪不容易的。

鱼阳点点头,侧着身子走了出去。

蔡鹰贱不溜秋的问我,虎哥,旅馆晚上有人那啥不?我录点音,拿到学校卖去,这种真实的玩意儿肯定有价无市。

我撇了撇嘴说,你不怕被人抓住打死了?

蔡鹰拍了拍自己干瘪的小胸脯说,没事儿!我是百米冠军,一般人轻易追不上我,而且正干那种事儿呢,谁会提着裤子出来追人啊,一看你就是个处男,太生涩了。

我抬起胳膊在他脑门上甩了一巴掌笑骂,你耍贱的模样跟我俩兄弟一模一样,回头你们可以来个桃园三结义。

本以为鱼阳很快就能打发走陈圆圆,谁知道陈圆圆在外面越闹腾越厉害,听到后来的时候味儿都变了,我听到陈圆圆“咣咣”的拿脚使劲踹门,还大喊大叫着说鱼阳耍流氓。

明知道这娘们就是在无理取闹,可这种时候我要是还不出去,事情肯定会越整越大。鱼阳是个火爆脾气,把他惹急了,他才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就是一顿大嘴巴子抽陈圆圆,可鱼阳要是揍了陈圆圆,今天晚上的事情就别想善了了,我叹了口气走出房间,外面的走廊真会儿可热闹了,几乎每家房间门口都有人伸直脖子往出看。

陈圆圆穿件浅粉色的小裙子,上面有点像是吊带类型的那种。此刻她披头散发,肩带也故意拉下来一半的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虽然什么也没露出来,但是却给人一种好像被欺负了似的感觉。

我清楚鱼阳的为人,鱼阳可能会揍她。但是绝对不会做出任何不规矩的事情,我走过去靠了靠鱼阳的胳膊说,你安抚一下客人们吧,她交给我处理就成。

鱼阳闷着脑袋就招呼看热闹的客人,我眯着眼睛看向陈圆圆说:“你是觉得我好欺负么?但凡有个风吹草动你就赖到我头上。”

陈圆圆坐在地上跟我耍泼。她红着眼睛,气鼓鼓的问我,耿妮妮呢?你把她弄到哪了?

我顿时乐了出来,我说:“我不是你爸,不会事事惯着你,我更不是她爸,吃喝拉撒都管着她,她去哪了?我特么哪知道?这个时候你应该去问问她爹或者她对象。”

陈圆圆仰着脸理直气壮的说,这几天她就和你闹过矛盾,我清楚你是什么人,耿妮妮就是个小女生,你不至于耍那些阴谋诡计吧?我不找你,找谁?

我被气笑了,我说你爷爷和你奶奶死了那么多年,咋没看到你去找阎王爷要人?上帝把智慧洒向人间,可是你却偏偏打了伞!你赶紧JB跟着唐三藏取西经去吧,我一个字不想跟你多说。

陈圆圆从地上爬起来,拽着我胳膊说,只要你把耿妮妮放出来,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纠缠你!

我不耐烦的甩开她胳膊骂,你特么脑子有病吧?深更半夜的找我要女人?我又不是变态,绑架她干鸡毛?

陈圆圆拽着我胳膊纠缠不清,跟我说,成虎看在咱们以前的关系上,你别难为耿妮妮了好不?

我觉得我的耐心真是快要耗尽了。我一把攥住她的手腕,表情狠厉的说,老子最后告诉你一次,我不知道她去哪了,你们这种货,这个时间还不知道从哪跟谁滚床单呢,你要是真有耐心,就围着崇州市每家旅馆都找一遍去!操!

陈圆圆一脸不敢相信的望着我,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雾气弥漫,最终两撇泪水慢慢的淌落出来,嘴唇一抽一抽的蠕动说,赵成虎,你刚才说什么?说我是货?

我的火也冒上来,嗓门比刚才提的更高的说,没错!你就是个货,还特么有脸跟我提以前,如果我按照你以前对我的方式对待你,现在就应该大嘴巴子抽你,是谁当初告诉全校的学生我妈跟人跑了的?又是谁联合着何磊、林小梦欺负我的?如果不是你,我兄弟林昆现在应该是一中的高材生,会特么蹲监狱不?如果不是你陈圆圆,老子现在会活的人不人、鬼不鬼?是特么你逼我上这条路的!

今天被刘胖子折腾的我,魂都快要丢了,我心里一直都憋着一口怨气,本来已经慢慢平复下来,听到陈圆圆这么蛮不讲理,实在再也忍不住了,一股脑朝她全都咆哮出来。

其实说完这话我有点后悔,我也知道很多事情并不是她想刻意那么做的,只是事赶事的碰上了。可是我又一想反正话也说了,大不了以后我们就形同陌路,这样正好。

陈圆圆愣住了,两只圆溜溜的眼睛睁的老大,竭力不让自己继续流眼泪,可是怎么也止不住,哭哭啼啼的满脸都是泪水,最终她什么都没说,朝着我鞠了一躬说,对不起成虎,我不知道过去对你造成这么大的伤害,以后我不会再麻烦你了!

我双手抱拳说,我谢谢你啊!

陈圆圆点点头,转身离开了,失魂落魄的样子属实让我觉得有一点心疼,我强忍着没吭声,直到她的身影彻底消失后,我才叹了口气,王兴一瘸一拐的从屋里出来问我,刚才话说的是不是有点重了?

我说,重了就重了吧,省的总是拖泥带水,她还觉得我对她有意思呢。

我点燃一根烟说,她其实也挺可怜的,从小娇生惯养,听惯了阿谀奉承,猛不丁他爹蹲监狱了,认识的朋友还一个比一个心机深,希望这妞以后多长点脑子吧。

蔡鹰这个时候也从屋里跑出来,小声的冲我说。我知道耿妮妮去哪了。

我说,去哪了?

蔡鹰想了想说,应该是去你们县城了。

我一下子急眼了,推了蔡鹰胸脯一把骂,你他妈咋不早说呢!

耿妮妮去我们县城,只有一个可能她去找苏菲了,上次在旅馆门口吃那么大亏,我还以为苏菲镇住她了,没想到这逼真去找苏菲了,我急的赶忙掏出手机给苏菲打电话。

平常苏菲都是用她妈的手机晚上给我发信息的。我俩基本上没打过电话,电话想了好半天,那边都没人接听,没办法我只能又给陈花椒打了过去,陈花椒好像可能已经睡着了,迷迷瞪瞪的问我,怎么回事。

我赶忙把耿妮妮到县城去找苏菲的事情说了说。

陈花椒那头估计还在犯癔症,迟疑了好半天后才出声,你放心吧三哥!菲姐从市里都能治的她没脾气,在咱自己地盘更不可能吃亏,有我和胖子在呢,肯定没事哈!

看陈花椒困的厉害,闲聊了几句后,我就挂掉了电话。

放下电话,觉得肚子有点饿了,我就喊上哥几个出去吃宵夜,走出旅馆的时候看到陈圆圆蹲在外面的台阶上哭,我硬是狠下心没有搭理她,就从附近找了家吃“牛肉板面”的夜摊,吸溜面条子,从我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陈圆圆蹲在旅馆门口“嘤嘤”的哭。

这丫头治别人不行,拿捏我真是拿捏的一点脾气没有,我瞅她老是哭,心里又有点不得劲儿,正犹豫要不要告诉她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是伦哥给我打过来,我赶忙接起电话问。怎么了哥?

伦哥说,我想通了,哥要做不夜城的霸主,明后天我想办法找人把刘胖子约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