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 凶狠的伦哥/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伟鹏的鼻子“呼呼”的往外喘着粗气,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江小燕的一双大白腿,不停的狂咽唾沫,这也就是江小燕见多识广,要是换个女人过来诱惑,肯定得让吓个半死。

我拿脚尖踢了踢杨伟鹏问,想好没?没想好的话,我再给你时间考虑。

杨伟鹏低吼着哀求,三哥别整我了,求求你了,你让我说啥我就说啥行不?我真的受不了了。

我摇摇头说,不是我想让你说啥你说啥。是你想想应该跟我说啥。

杨伟鹏忙不迭的匍匐在我面前说,我电话薄里的那个“她”是林小梦,我一直都跟她和刀疤有联系,刀疤跟了刘胖子。林小梦在大老板的手下,我也不知道她和大老板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我知道他们有联系,我知道就这些,放过我吧。

刀疤跟了刘胖子?那就能解释通为什么我总感觉好像被他们两伙人给联合阴了,我问他:“大老板现在和刘胖子之间认识不?”

杨伟鹏摇摇头说,目前还不认识,三爷我知道就这么多了,求求你让我帮帮我吧?一边说话,杨伟鹏一边看着我旁边的江小燕吞唾沫,那副色中恶魔的嘴脸让人看着就作呕。

我说,你有钱么?

杨伟鹏愣了一下。狂点脑袋回答,我有!这几个月鱼哥给我发的工资,我一毛钱都没动过,刀疤也给过我不少钱,我手里存了差不多一万多块钱吧。

我看了眼江小燕微笑着说,你肯定不稀罕挣这个钱吧?

江小燕正色的说,给多少钱,我也不做。

我笑了笑说,那就帮忙联系个姐妹吧,不然待会这小子真血管爆裂了。

江小燕点点头,走出门外去打电话。

我看向杨伟鹏说,这次我让你舒服一把,舒服完给我联系出来刀疤和林小梦有问题没?

杨伟鹏胡乱的点着脑袋,现在他整个人已经完全进入了“暴走”模式,别说让他干这些事儿,就算让他拎刀出去捅人。我估计他都肯定不会犹豫,要知道这世界上,除了生死,也就只有欲望是没法左右的。

十几分钟后,江小燕带着个打扮的很妖娆的老女人来到房间,杨伟鹏的两只眼睛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赤裸裸的闪烁着全是情欲,我和那老女人交代几句后。就和江小燕离开了房间。

出了门,我笑着跟江小燕调侃,你绝对是故意恶心人的,那娘们起码三十了吧?

江小燕掩嘴偷笑说。四十三了!以前可是不夜城的红人呢。

我说,你可真坏啊。

江小燕俏皮的吐了吐舌头说,谁让他得罪你了,如果不是没有翠红姐的联系方式。我真想把翠红姐喊过来,翠红姐是不夜城现在岁数最大的老妈子,今年快六十了。

六十岁的老妈子?我想想那副场面,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静等着杨伟鹏从房间里翻云覆雨的折腾完,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那个岁数都能当我三舅妈的老小姐几乎是扶着墙离开旅馆的,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兴奋的跟江小燕说,下次再有这好活的时候记得喊她,不要钱都成。

我回到房间里,杨伟鹏两手抱着腿蜷缩在墙角里“嚎嚎”的抽泣,整的好像他吃多大亏似的,我走过去。踢了一脚说,清醒了吧?清醒就跟我聊聊该聊的事儿吧。

杨伟鹏哽咽的抹了抹眼泪,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似的说,我和刀疤之间纯属于金钱合作,跟林小梦是因为她能经常跟我做那种事儿,我只需要把每天你都做过什么事情告诉他们就行。

我笑着说,行啊伟哥,财色双收,有前途。

杨伟鹏赶忙又要给我道歉,我摆摆手说,打住!亏欠之类的话就不用说了,我就问你能不能把林小梦和刀疤联系出来?说话的时候我从口袋又掏出来两颗小药丸威胁似的晃了晃,邪恶的瞄着他笑。

杨伟鹏打了个冷颤点点头说,能!

一个小时后,崇州市中心的“百货大厦”门前,我和王兴、鱼阳还有伦哥带着七八个社会小哥坐在面包车里。静静的等着刀疤到来,之所以让杨伟鹏先联系刀疤,是因为伦哥近期准备对刘胖子动手,刀疤既然跟了刘胖子。索性新仇旧恨今天一块报了。

约定的时间是下午六点半,我们从五点多一直等到七点,才看到刀疤坐了一辆出租车姗姗来迟,这家伙很警惕,一下车就来回转着脑袋寻视。

我刚准备招呼弟兄们下车,伦哥猛地一脚油门踩到底,照着刀疤就撞了上去,刀疤根本躲闪不及,被撞飞出去两三米,“你们谁也别别下去!”伦哥腿脚敏捷的蹦下车,拎着根铁管抽照着刀疤的脑袋猛抡几下,又飞快的蹿上车。掉转方向想要离开。

伦哥刚刚掉转车头,就看到三辆面包车“吱”的一声呈“品”字形包围了我们,紧跟着三辆面包车里全都跳下来七八个拎着大铁锤的青年,围住我们这辆车开始“咣咣”的猛抡锤子。

噼里啪啦的打砸声,一瞬间我们的车窗玻璃就全让干碎了,整的我们根本没法下车,不用说也知道刀疤肯定是识破我们的计划,伦哥匆忙发动着汽车“哄哄”的狂踩油门。左右打着方向盘,试图从包围圈里冲出去,可是围着我们的二十多个混子实在太猛了。

砸了差不多五六分钟,我们的面包车轮廓几乎都变形了。一个留着“莫西干”发型的青年站在面包车正前脸,拿棍子指着伦哥骂,恐龙哥说了,谁敢破坏不夜城的规矩就废掉谁。这次给你们提个醒,如果再有下次,就让你们从崇州市呆不下去。

伦哥恼怒的问,恐龙什么意思?我们没在不夜城闹事吧?而且也没招惹他恐龙吧?不算坏不夜城规矩吧?

那青年牛逼哄哄的说,东城区的规矩是恐龙哥定的,不服气你可以自己去问恐龙哥。

然后一帮人就气势汹汹的开车离开了。

伦哥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两下说,肯定是刘胖子这个狗篮子去找的恐龙,恐龙他妈的故意整咱们,幸好废了刀疤。

就这样伦哥驾驶着破破烂烂的面包车把我们送回旅馆,一路上我都没反应过来,从伦哥开车撞刀疤开始,一直到我们被恐龙的小弟砸烂车。我整个人都陷入呆滞中。

本来我只是打算海扁刀疤一顿的,没想到伦哥可比我狠多了,也不知道刀疤到底死没死?会不会变成残疾?老实说我现在心里其实挺害怕的,自从出了何磊那次事儿以后。我打架下手都很有分寸。

看我迷迷瞪瞪的,伦哥轻声说:“社会上的厮杀和你在学校肯定不同,这里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对待敌人的手下留情,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无情。”

我点点头苦笑说,哥我只是有点不适应。

伦哥异常冷酷的说,要想在不夜城立足,就得让自己变得不像人,哥现在已经不算当人了,你们还有机会,所以刚才我没让你们动手,回去好好想想,还要不要跟我趟这条道。

我说,哥我不是没考虑好,只是觉得心理上有点还接受不了,你等我缓缓就好。

伦哥拍了拍我肩膀说,傻兄弟!其实你完全没必要跟我一条道走到黑的。

我笑着说,因为我也有想要守护的人。

我们正说话的时候,我口袋的手机突然响了,看了眼号码居然是陈花椒打来的,我赶忙接了起来,陈花椒带着一股哭腔焦急的冲我喊,三哥快回来吧,出大事了!

我急忙问他,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