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 她欠的我还/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陈花椒的口气我就有种不好的预感,赶忙问他,是不是菲菲出事了?

陈花椒哭咧咧的说,对不起三哥,都怪我们没照顾好菲姐,让那个叫耿妮妮的小婊砸今天给...

我直接打断他的话吼,别他妈给我说废话,耿妮妮到底把苏菲怎么了?草泥们马的,你当时怎么给老子保证的!快说,苏菲到底哪受伤了?

陈花椒迟疑了片刻说,三哥,受伤的不是菲姐,是耿妮妮,耿妮妮今天带着刀到学校门口堵菲姐,结果让菲姐反抢过来扎了她两下,好像捅到了大动脉,耿妮妮现在正从医院抢救呢。

听到苏菲没有事,我这才松了口大气。不管怎么说只要苏菲没受伤,哪怕伤到人也无所谓,大不了就是赔点钱。

我有些尴尬的安慰陈花椒说,不是啥大事儿,我这会儿就回去,菲菲在哪?耿妮妮送医院没?

陈花椒再次用哭咧咧的腔调说。三哥现在事大了,菲姐被派出所的抓起来了,耿妮妮告菲姐谋杀,最主要的是她俩是在学校附近的胡同里单挑的,周边连个旁观的人都没有,菲姐也是太善良,捅伤耿妮妮以后还把她送进医院里,结果让人给讹住了。

“卧槽!你们去找林叔没?”我忍不住骂了一句。

陈花椒说,去了!派出所和他家都去了,林叔根本都不在,电话也不接,三哥我们应该怎么办?

我说,等我回去!

挂掉手机以后,我焦急的冲伦哥说,哥把我送回县城,马上!我媳妇儿出事了。

伦哥说,你等我换辆车吧,现在这台车估计开不回去就报废了。

我焦急的说。顾不上了,就这样吧,拜托了!

伦哥点点头,让他那几个小弟下车,载着我往县城的方向赶。

王兴和鱼阳本来非要跟我一起的,我寻思又不是回家干仗去了,就没让他俩跟着,路上我心急如焚的给林昆他爸又拨了几次电话,电话是通着的,可就是没人接,气的我编辑了条长长的骂人短息。

刚准备发送的时候,伦哥斜眼看了看说,人在愤怒的时候做出去的事情大多不会被人理解,你想好了,别图一时痛快,断了这么长时间积累的人脉。

我犹豫了再三,将短息删除,压着心底的怒火,重新编辑了一条态度诚恳的求助信息发送过去,不过依旧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回应。

我问伦哥,你在县城有什么能够帮得上忙的人不?

伦哥摇摇头说,我在你们县城一点根都没有,当初去学校门口开饭馆也只是为了收小弟。不过我可以帮你问问,想要捧我做东城区老大的那伙人,他们的来头很大,应该能帮上忙。

我着急的说,麻烦哥了。

伦哥递给我一支烟说,关心则乱!你别太着急,咱们到地方,我再打电话联系也不迟,指不定林老爷子现在正开会呢,兴许待会就给你回电话了,我背后那帮人,能不用一般不用。找他们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面包车被砸烂了,四面透风,跑起来冷飕飕的,然而我心里却燥的简直快要喷火,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可是根本没法冷静,苏菲此刻关在派出所里。别看她虽然从小到大一直都在混,可是正经八百的一次都没进去过,也不知道在里面会不会被欺负。

我急的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现在真恨不得掐死那个耿妮妮,如果可以代替,我真希望现在被关进派出所里的人是我。我心里一个劲地默念,苏菲千万别出事儿。

老实说我这个人从来不信什么神啊鬼啊的,可是这一刻我在心里向着满天神佛一个劲的祷告,如果能够保佑苏菲没事儿,我宁愿少活十年来还愿。

伦哥两只眼睛全神贯注的盯着前方,脚下的油门始终没敢松开过,看我坐立不安的样子,绷着脸呵斥,你看你这个逼样,你自己都慌的像条狗似的,还指望别人救自己女人?如果我是你,与其从这儿瞎着急,还不如想想有什么补救方法。

补救方法?现在是耿妮妮要告苏菲故意杀人,耿妮妮是什么背景?为什么她告,吓得林昆他爹都不敢接我电话?我脑子里一团乱麻,猛不丁想起来陆峰,蔡鹰说过陆峰之前和耿妮妮处了很久的对象,后来是因为家里出事儿。才故意甩了耿妮妮,也就是说两人之间肯定是有感情的。

想通这点,我慌忙拿手机给陆峰打了过去,陆峰很快就接了起来,问我什么事情。

我直接了当的问他,你和耿妮妮熟不?

陆峰犹豫了几秒钟说,以前关系很好,现在基本上不怎么说话了。

我说,峰哥咱俩不用藏着掖着,你和耿妮妮到底啥关系我心里明白,我现在就想求你帮个忙,我把事情大概跟陆峰说了一遍。

一听到耿妮妮受伤了,陆峰那边也急了,朝着我吼,赵成虎你他妈什么意思?

我知道现在不是跟陆峰争锋相对的时候,很怂的赔礼道歉,我说:“峰哥,如果你能让耿妮妮撤诉,我给你们两口子跪下磕仨响头都无所谓,拜托了!”

陆峰深呼吸两口说,我现在就坐车去你们县城,赵成虎老子警告你,如果你还再敢碰妮妮一指头,我特么就弄死你!

挂掉电话以后。我心里多少稳当了一点,不管怎么说,陆峰如果答应肯帮忙,耿妮妮十有八九会撤诉,剩下的事情就看我们当地的派出所放不放人了。

我心烦意乱的琢磨着待会要面对的事情,期间又给林昆他爸打了两次电话。始终是没人接听,我也彻底放弃了自己认识的这条唯一大腿,看架势今天我就是把手机按烂,他也不会接电话了。

三个多小时以后,我们回到了县城的街道上,顾不上感叹“物是人非”的变迁,我让伦哥先把我送到派出所去,一进派出所大门,我就看到苏菲她妈蹲在大门口嚎啕大哭,胖子从旁边不住的安抚,我赶忙走过去搀扶起她妈问,阿姨苏菲怎么样了?

苏菲她妈已经哭成了泪人,嘴里骂着难听话,苏菲这个死丫头是真不懂事,他哥哥已经那样了,她还成天和人打架,要我怎么活啊?

我耐着性子安慰她妈说,一定不会出问题。阿姨您放心,今天就算是劫狱我也不会让苏菲被判刑的。

苏菲她妈指着一间审讯室的黑铁门说,菲菲就关在那里,警察说晚上十点就要把她送进看守所去,我可怎么办啊...

我看了眼审讯室的门口,居然站着两个一身军装的当兵的,不由疑惑的问胖子,这种事情怎么会让当兵的来看守?

苏菲她妈迷惑的摇摇头说不知道,只是一个劲地哭。

伦哥拍拍我肩膀说,我和胖子从这儿安慰阿姨吧,你现在最应该去的是医院,去找找耿妮妮。现在只要耿妮妮松口比什么都管事。

本来我是想等着陆峰来了,跟我一块去医院的,现在看来陆峰一时半会怕是来不了,我给陈花椒打了电话,问清楚在哪个医院,硬着头皮一个人打了辆三奔子往医院走。

去医院的路上我买了一把水果刀。所有该想的都想好了,我深呼吸两口气迈腿走进医院里,陈花椒正满脸是泪的蹲在一间病房门口,看到我进来,他甩手扇了自己两个嘴巴子说,三哥对不起。我没照顾好菲姐。

我吸了吸鼻子挤出个笑脸说,没事!耿妮妮是住这间房么?

陈花椒点点头说,耿妮妮她妈好像是市里当官的,反正挺不好说话的。

我点点头推门走进了病房,陈花椒想和我一块进来,我把他推了出去,顺手将房间门锁死,病房里拥挤了很多人,有不少看起来像是我们县城领导的人,也有几个穿制服的警察,耿妮妮大腿上裹着纱布正抱着一个穿女士西装,留着短头发的少妇在哭鼻子,她确实受伤了,但是绝逼不像陈花椒说的,伤了大动脉。

看到我进门,那些人全都望向了我。

耿妮妮更是像炸了毛一样,尖叫着指向我说,妈就是他总在学校欺负我。捅伤我的那个贱女人是他女朋友。

我没有任何废话,直接抽出兜里的水果刀,几个警察指着我怒斥,你想干什么?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不?

我吸了吸鼻子,没有理那几个大腹便便的警察,直视耿妮妮恳求着说。妮姐我是来给你赔不是的!我对象扎伤了你,不管什么原因都是我们不对,求求你们网开一面,可她今年才十七岁!正是人生最美好的年纪,如果您觉得不解气,我愿意替她偿还。

耿妮妮从床上坐起来,洋洋得意的说,好啊!你准备怎么还?一般欠我账的都得双倍奉还!

我点点头笑着说:“一定会让你满意的。”,毫不犹豫的攥着水果刀就捅在了我自己大腿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