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我回来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峰嘴唇张了张又闭上苦涩的笑了笑,倒是坐在轮椅上的耿妮妮深呼吸一口出声,朝着我说,对不起,我是来给你俩道歉和感谢的。

我戏谑的扬起嘴角说,不敢当!您能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我们就已经感激不尽了,道歉啥的没必要,反正咱们也不是朋友。

陆峰叹口气说,成虎之前的事情是我不对,不该不分青红皂白的给你一拳头,不管怎么说,你是个爷们,我服!起码为了自己女人,你敢疯,敢闹!

我吸溜了两下鼻子说,峰哥你不是个擅长说假话的人,有啥事咱还是敞开大屌说亮话吧。你来这儿肯定是需要我做什么吧?如果单纯的就是探望,那目的已经达到了,慢走不送。

陆峰尴尬的抓了抓后脑勺,咳嗽两声说,我希望你能撤诉,不再告妮妮了。虽然妮妮他妈可以轻松摆平这件事儿,但是现在知道的人太多了,所以...

撤诉?我不由好奇的看向苏菲,苏菲擦了擦面颊点头说,伦哥找来的人不光把我保出来了,还找到两个当时恰好看到事情经过的证人,现在我已经起诉耿妮妮了。

我顿时笑出了声,啧啧道,看来真是风水轮流转了,峰哥请回吧,诉不可能撤,哪怕说破天都不会撤,我这个人属狗的,心眼就指甲盖那么点大,别人咬我一口,我肯定会再咬回来,我知道你们家大业大,这点麻烦不算什么。不过能膈应膈应也挺不错的。

陆峰推着轮椅没有动,耿妮妮轻咳两声说,不撤就不撤吧,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进少管所了,我这个人恩怨分明,之前咱们有仇,我就报仇,可是这次如果不是你,我也不可能和陆峰和好,不管怎么说,我要说声谢谢。

我撇撇嘴说,免了!你俩能和好说明你们感情在,跟别人没关系,我不太舒服,请回吧!

陆峰推着耿妮妮转身准备离开,苏菲突然站起来说了声“等等!”然后径直走到耿妮妮的面前,两人疑惑的望着苏菲,苏菲猛地抬起胳膊一巴掌扇在陆峰的脸上说,刚才你说打了我家小三一拳头,我替小三还回来,你们走吧,我撤诉!

等陆峰他俩离开,我不解的问苏菲,为什么要撤诉?

苏菲轻轻抚摸着我的脑袋说。傻小三儿,你说咱告不告她有用么?耿妮妮仍旧自由自在的呆在外面,与其咬着不放,不如让他们念你个人情,而且这也是你们班主任走的时候交代给我的。

班主任?我一激灵坐了起来,攥住苏菲的手说,你说的人是不是叫文锦?本来我还以为只是昏迷之前出现幻觉了,没想到最后和伦哥一块来的那个黑西服青年还真是他,这文锦瞧架势应该是不夜城的某个大痞子啊,不然也不能说扶伦哥坐上东城区老大的位置。

苏菲摇摇头说,我不知道他叫啥,不过他说让你准备一份五千字的检讨书。还说伤好了,找借口请他和王老师吃饭,王老师是谁啊?

我吐了口浊气说,19姐呗。

苏菲紧握着我的手,眼中带着一抹崇拜的问我,三儿你当时一个人拎把刀冲进满屋子都是大领导的病房。心里怎么想的?她现在问话的模样哪里还有半点匪里匪气的女痞子模样,活脱脱就是个刚搞对象的小女生。

我搂住她的肩膀,气势十足的说,事到临头须放胆,眼前无路不回头!当时什么都没想,只求你可以安然无恙。

苏菲感动的在我脸上轻轻啄了一口说。以后不许那么傻了,如果你真的爱我,以后不管我出什么事情,都要为我好好活着,活到很老很老。

我亲吻了她额头一下说,是一起活到很老很老。

苏菲羞涩的往旁边让了让身子说,你肯定饿了吧?我妈在家炖了汤,我现在就回去给你取。

我坏笑着说,一定要尝尝丈母娘的手艺。

苏菲白了我一眼,红着脸骂我没正经,就快步跑出了病房。

等苏菲走远后,王兴和其他哥几个走过来问我到底要不要紧?

我吐槽着说,你们试试从腿上自虐一刀子看看要不要紧,问的都特么是废话,不是让你们别来了,咋好好的跑过来了?

王兴说,小强让我们全回来,说是趁着这个时候和坦克一块统一一中。等咱们回去的时候,他要送你一份大惊喜。

我皱了皱眉头说,雷少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等咱们回去,怕是整个一中真全落入坦克手里了,双龙会没有陆峰和林恬鹤就是个渣,凌辉的脑子倒是够使唤,关键没人听他的,你和鱼总也屁颠屁颠滚回来,我咋有种预感,咱们又要回到解放前了?

王兴递给我杯水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说破天,人都已经回来了,再扯那些也没用,只能听天由命了,猛不丁我想起了杨伟鹏,赶忙问鱼阳,阳痿怎么处理的?还得靠那家伙抓林小梦呢。

鱼阳说,我们走的时候交给蔡鹰看着了,阳痿胆子小,估计也不敢跑。

我“嗤”了一声说,他胆子小?胆子小就不会连续卖了咱两次,那孙子八成已经跑了。

我们正说话的时候,林昆他爸提着两箱子营养品走进了病房。

哥几个全都低头打招呼问好。我也象征性的喊了声林叔。

林老爷子乐呵呵的坐在我旁边,看了眼我大腿上的伤口说,怎么了小家伙,还生叔气呢?不是叔不肯帮忙,主要是当时的情况你也知道,耿妮妮的母亲是市里警察系统的二把手。你觉得叔一个小小的副所长能有什么用?

我笑着说,我理解!之前我态度不太好,叔别跟我一般见识哈。

林昆他爸摆摆手说,不可能,这事儿说破天也是叔理亏在先,对了那个叫阿伦的到底是什么背景?感觉在市里挺有面子的。

我摇摇头故意嘲讽的说,我也不清楚,我就知道他在市里开了一家练歌房,我们几个经常到他店里玩,慢慢就混熟了,这次出事我病急乱投医的给他打了个电话,没想到还真挺好使的,人和人的关系,真不能看嘴上。

林昆他爸干笑两声说,好了不打搅你养伤了,那个组织最近没有找过你吧?

我摇摇头说,没有。对了叔,阿昆最近怎么样了?

林昆他爸抑制不住喜悦的说。减了两年的刑,再有三年他就能出来了。

我心里也挺高兴的,跟林昆他爸又寒暄了几句后,他就离开了,我们双方都知道,之前的关系其实已经破裂,现在只不过是借着林昆的面子,竭力维持这种还算和谐的场面罢了。

林昆他爸临走的时候,对我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他说:“不会吃亏的汉子,都死了,想要活的长久。走得比别人更高,就得学会吃亏。”

我笑着说,人敬我一尺,我敬他一丈,人欺我一时,我欺他一世。

养伤的日子很无聊。我基本上就是吃饭睡觉逗苏菲,王兴和鱼阳一天没闲着,这几天几乎一直都在跟人干仗,帮着胖子和花椒扫平一些不服气的小团伙,有林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袒护,加上王兴和鱼阳下手都比较狠。连续捅了几个比较出名的混混头子,一瞬间整个龙牙的名气都被打响了。

混子之间扬名立万是件很简单的事情,你有名,我就踩着你的名字往上爬,干完你,你不光没脾气,我还不用负责任,用不了三五天就能在这个小圈子里成为名人。

几天的时间,县城年轻一辈儿的混混,就都知道冒出来两个叫王兴和鱼阳的猛人。

大概三四天左右,我出院了,临出院的时候,陆峰表示要和我一块回市里,我知道他是在示好,不过婉转的拒绝了,倒不是还有多生他的气,就是想着让他觉得亏欠我,这次的事情陆峰基本上没帮上忙。所以我在等着他主动把一中送给我。

选了个苏菲上课的日子,我和王兴、鱼阳打算坐小吧车回市里,不是不想苏菲知道,只是我受不了那种分手时候的气氛。

上车之前我特意到客运站里溜达了一圈,感觉胖子和陈花椒打理的挺不错的,目前我们县城的客运站不管是负责拉票的。还是泊车看场的基本上都是我们的人,虽然大部分人都显得稚气未脱,一看就是初中没毕业的小孩儿,不过胜在人多,一路走过来,几乎所有人看见我都会点头问声,三哥好!

临走的时候,我和胖子、陈花椒挨个拥抱了一下,朝他俩说,辛苦了兄弟!这次的事情不用放在心上,好好的发展家里头,万一我们从市里混不下去,不至于落魄的连饭都吃不上一口。

说实话我很自豪,现在我们县城岁数小点的混子圈里,我们这帮人应该算得上拔尖,完全可以说要人有人,要钱有钱,三中的龙牙更是在整个县城都小有名气,可是我知道,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不用远比就不夜城随便出来个小掌柜,想要灭我们,估计都富富有余。

小巴车缓缓的开动了,望着熟悉的场景慢慢往后飞速倒退,我抿着嘴唇轻声说,崇州市,我回来了!这一次要么荣耀回归,要么折戟败退!我不甘心再碌碌无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