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 又见恐龙/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崇州市的时候刚好是傍下午六点多钟,夜幕刚刚降临,整个城市的天空半黑不黑,灰蒙蒙的一片,来接我们的只有雷少强一个人,和临走时候数以百计的龙牙兄弟齐声呐喊“三哥慢走!”的繁华景象比起来,让我总有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挫败感,孤零零的雷少强朝我们拥抱招手。

雷少强还是和过去一样,贱嗖嗖的朝我眨巴自己的眯缝小眼,吊儿郎当的问我:“家里的事情搞定了么?”

我点点头,反问他,学校的的事情呢?

雷少强同样点点头,搞定了!现在坦克一家独大,牛逼的感觉地球都呆不下他了,兴哥和鱼总的那点班底都让我送给坦克了。四小龙走了俩,陈明和杨正转学了,只剩下个潘志铭和凌辉还在苦苦支撑,不过让碾压只是时间的问题。

我心底暗暗惊讶,昔日异常强大的双龙会居然顷刻间摧枯拉朽。只是因为陆峰这段日子没有在学校,看来一个人的力量再强大,终归是没办法代替团队的效果,还验证了一句老话,什么是患难见真情。

我问他,下一步呢?你们的下一步计划打算怎么走?

雷少强咧嘴笑了,露出两行白净的牙齿说,坦克的下一步是要再把你赶出一中,不过我觉得应该交底啦,告诉坦克谁才是一中真正的王。大老板信不过我,他们聚餐吃饭时候,总是刻意告诉坦克不许带着我,我也懒得再耗费时间了,明天干脆来个大决战吧。

我疑惑的皱起眉头问他,明天?为什么这么快?

雷少强伸了个懒腰说,因为明天陆峰将会作为一中龙头最后一次对坦克宣战,到时候一中有点名气的混混肯定都会参与,我觉得这个时候是你上位最佳机会,陆峰手上剩的棋子不多了,只剩下几十个高三的,没意外的话,明天开战他必败!

我笑着说,关键是我们就是坦克的意外。

雷少强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着说,没错,咱们就意外!三哥,我说句真心话,你会生气不?

我直接点头说,肯定会!

雷少强撇撇嘴巴,生气我也得说,憋在心里太难受了,其实我前阵子确实有些膨胀了,也真动了心思想要自立门户,可是我发现自己不是这块料子。我这个人当老二行,当不了龙头,缺少一份狠劲儿和霸气。

我眯着眼睛看向他笑着说,你还少说了一点,主要是你割舍不掉这份情谊吧?你有跟我们刀剑相向的勇气么?

雷少强干笑两声,朝着我竖起大拇指说,我三哥就是我三哥,一句话就直中了主题。

我朝他屁股上踹了一脚笑骂,少特娘的拍马屁,待会安排我们到哪吃饭?

雷少强顿时一张老脸皱成了苦瓜。朝着我哭穷说,亲哥啊,我是真没钱了,你不知道养活那群王八蛋多费钱,光是每天的上网、吃饭、还有...

我直接打断他说。快稍息吧!老子请你吃烤羊腿行了吧?

市中心的烧烤广场上,我们哥四个围成一桌,大口咀嚼着新嫩的羊腿,每个人脸上都糊的油辘辘,雷少强举起酒杯朝着哥几个呐喊。麻痹的,鱼翅燕窝也比不上和哥几个烧烤啤酒,老子以后是再也不卧底了,爱JB谁来谁来。

王兴憨笑着说,别介啊,雷二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感觉多带劲儿。

鱼阳也碰杯笑着打趣儿说,可不咋地,前几次在学校碰上雷二哥,你们是没看见这家伙跟我咋咋呼呼的狠样子,整的我真想脱下鞋来抽丫的狗脸。

雷少强尴尬的举起酒杯招呼我们,喝酒喝酒,平常让你们总欺负,还允许哥爆发一下子了,谁要是再提什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我就跟谁急眼啊,整的我好像跟傻逼坦克面基似的。

我问雷少强,最近有林小梦的消息不?

雷少强摇摇头,没有!可能是知道刀疤被废了。那傻娘们吓得躲起来了吧,倒是陈圆圆现在混的风生水起,身上穿的都是名牌衣裳,而且每天放学都有大奔驰来接她放学,我听她们班的同学说。好像是陈圆圆认的干爹,啧啧啧,真是白天老干爹,晚上爹老干,得亏你当初没跟她好,要不脑袋上的帽子不定得绿成啥样啊。

干爹?那个年代干爹还只是个称呼,不过听到陈圆圆每天豪车接送,我心里还是有一点不太舒服的感觉,不由暗暗叹了口气,这妮子最终还是被灯红酒绿的都市生活感染成了当初自己最鄙夷的人。

王兴拍拍我肩膀说。别叹气了,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过的生活,这下你可算彻底解脱了。

我挤出个笑容说,是啊!招呼哥几个继续喝酒,人有时候真的是个矛盾体。天天在眼前晃来晃去的时候觉得腻歪,猛地听到人家另结新欢了,心里头又有点堵的慌,反正怎么也不合适。

喝完酒,大家精神都挺亢奋的。雷少强起哄着想去练歌房唱歌,我一寻思十多天没去蓝月亮报道,刚好趁着这个机会给老狼道个歉,一帮人闹哄哄的打车去了不夜城。

不夜城还是老样子,一到晚上就变得无比的热闹。人来人往,车水马龙,我们几个直奔蓝月亮,当几个服务生看到我突然出现都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我问其中一个服务生,狼哥在不?

服务生点点头说。狼哥在和朋友谈事,问我需要通知一声不?

我想了想说,不用,先帮我们几个安排间小点的包房吧,待会我自己去找狼哥。

服务生还算有眼力劲。帮我们安排了一间中等房,啤酒、果盘啥的没用我安排,很自觉的往茶几上放,临出门的时候,还笑嘻嘻的问我。三哥需要喊几个点歌姐姐不?

我刚打算说不用,几个损友已经开始嚷嚷必须要。

这个时候猛的听到外面一阵喧闹的吵骂声,我没出去,隔着半敞开的门缝看到走廊里几个喝醉酒的青年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互相推搡打骂起来。

这种事情晚上在夜总会里经常见。很多酒品不行的小年轻,晚上喝点逼酒就弄不清楚自己几斤几两了,互相之间磕磕碰碰两下,甚至互相多看两眼都有可能成为打架的缘由,有的是跟自己人闹矛盾,有的是跟不认识的人吵架。

一般这种情况夜总会是不会管的,最多象征性的让服务生劝劝架,实在劝不动,服务生就可以到旁边看热闹去了,等到两边打完了,再让赔偿一下损失就好。

我顺着门缝往外看,见到几个服务生好言好语的上去拉架,其中一个剃着“胡萝卜”头的青年猛地一巴掌扇在其中一个服务生的脸上,六七个正互相拉扯的两伙混子顷刻间全都把目标定在了三四个倒霉的服务生身上,统一掉转头围住服务生一顿拳打脚踢。

卧槽!这是有组织的故意闹事啊,我从茶几上拎起个啤酒瓶就走了出去,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老狼夜总会的看场马仔碰上这种事情于情于理得管一下,我刚走出门,就从楼上呼呼啦啦的蹿下来一大群看场的,都是蓝月亮的马仔,两帮人没有任何废话,直接开打!

老狼这个时候,也从楼上急冲冲的下来了,赶忙问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挨打的服务生哭丧着脸解释经过,二楼的怪叫楼,突然走上来个剃着大光头的胖子,正是东城区的老大恐龙,恐龙手上提着一杆双管猎枪,一进门,枪口就顶住了一边正在问话的老狼,紧跟着后面“哗啦哗啦”的冲进来了十几个人。

走廊的空间本就不算太大,这十几个人进来以后,小厅里面顿时挤得满满的都是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