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 拔河比赛么/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和王兴、鱼阳仨人昂首挺胸的走到坦克对面,此刻陆峰被几个坦克小弟的按在地上,恼怒的咒骂着,他带来的那帮“白衣儿郎”们基本上也都倒地呻吟,坦克的人也躺下好些,不过狗日的人实在太多,四周仍然聚了不下百十号跟班直视我们仨人,顿时间我有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豪迈。

看到我们满打满算就三人,坦克先是愣了一下,紧跟着哈哈大笑起来,指着我脑门讽刺说,赵成虎我还没来得及收拾你,你居然主动出来了,不错不错,今天就连你一块收拾了。那架势要多嚣张有多嚣张。

雷少强从他旁边絮叨。大哥别跟他们废话,直接开干!

本来我还挺信心满满的,但听到雷少强的话心里“咯噔”狂跳了两下,雷少强呲牙咧嘴的模样可一点都不像是作秀,这家伙恨不得把我们都给生撕了一样。坦克那头将近百十来号小弟,这要是真动手,我身上得折几根骨头。

陆峰一脸挫败的趴在地上,朝着我苦笑,本来我想把一中送给你的,现在看来有些自不量力了。

我扬起嘴角微微笑了笑说,峰哥好意心领了,我爸从小就教育我,喜欢的东西要自己挣,用起来才心安理得。

王兴把用报纸包好的西瓜刀。分别递给我和鱼阳,我们哥仨肩并肩的站成一排,我静静打量了坦克两眼出声问,你刚才说谁的一中?

坦克很牛逼的举起双手晃了晃,声音很洪亮的怒吼,兄弟们告诉他,谁的一中!

雷少强第一个扯着嗓门喊,当然是...我三哥的一中!赵成虎的一中!

坦克脸上的狂笑还没来得及褪去,压根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雷少强一脚踹在屁股上,踉踉跄跄的趴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紧跟着雷少强抬腿照着坦克的脑袋“咣咣”就是一顿猛跺,一边跺一边侧头看向我说,我刚才就说了,大哥别跟他们废话,直接开干!三哥你咋那么喜欢废话呢!

别说坦克没反应过来,我也被雷少强这个急转弯打的有些措手不及,连续踩了坦克几脚后,雷少强回身望向身后那一大波人大吼,兄弟们,谁的一中?

“三哥的!”身后的少年齐声呐喊,而且还是一浪声高过一浪,听得人热血沸腾。

坦克呆滞的趴在地上,脸上和衣服上全都盖满了雷少强的脚印。嘴巴一开一合不知道在说什么,雷少强挖了挖耳朵眼,拱腰朝着坦克问,坦克哥你刚才说什么?人太多,我没听清。

坦克恼怒的咒骂,雷少强你个吃里扒外的狗逼,老子早晚弄死你!

雷少强抓了抓侧脸,一本正经的说,坦克哥我想你误会了,我啥时候吃里扒外了?从始至终我好像都没说过要跟你吧?上次在火锅店跟我三哥动手。完全是因为我喝醉酒了,我这个人酒品不好,一喝醉就喜欢跟兄弟闹,没问题了吧?

坦克脸上的肌肉猛烈抽动,本来还算清秀的五官直接拧在了一起。丧家犬似的坐在地上呼呼喘气,好半天后回头朝着我哈哈大笑,翘起大拇指说,赵成虎我服你!大老板早就说过,你这个人又狠又阴。是个干大事的主,我一直都还挺不屑的,这次服了!我就想知道,你是怎么做到把我的人也都拉走的?要知道这些人都跟我混了一两年。

我翻了翻白眼说,坦克哥你是真有些膨胀了,连自己人都分不清么?你好好看看你的人不全从地上躺着呢么?现在立着的人都是我们龙牙的兄弟,是小强、王兴和鱼阳拿感情、时间和钞票混出来的兄弟!

昨晚上我就和雷少强商量好了这事儿,坦克手里起码还有几十号自己培养出来的亲信,关于这帮人,我让雷少强想办法今天和陆峰开战的时候第一时间派上去。现在看来效果很明显,当然肯定也有没倒下的余孽,不过这种时候除非他是傻逼,否则绝对不会站出来挺坦克。

坦克回头看了眼周边,很多人正“哼哼啊啊”的躺在地上惨哼,这些人不是真站不起来了,很多是真被打伤了,不过大部分都是在装,用一个成语形容最贴切不过,“大势已去”。

我长吸一口气,扯着嗓门看向坦克问,服不服?

坦克沉默的低下了脑袋没有吱声。

我一个闪身走到坦克面前,拎着他的衣领站起来,甩手就是一记大嘴巴子抽在他脸上,表情平淡的说。从今天开始你坦克被一中除名,你可以选择没皮没脸的继续呆着,不过我肯定见你一次打三次!

坦克咬着嘴唇,表情狠厉的瞪着我,我和他对视着,几分钟后,坦克耷拉下来脑袋,小声喃呢:“好,我转学!”

我松开他,一巴掌将他推在地上。扭头朝着王兴和鱼阳努努嘴说,送坦克哥转学。

王兴和鱼阳拎着西瓜刀就走到了坦克跟前。

几声惨叫后,坦克满身是血的趴在地上,身体打着哆嗦,我蹲在他面前,拍了拍他的侧脸说,记得替我给大老板问好,告诉他,我这个人念旧,但不是软柿子,谁如果以后再想骑在我脖子上拉屎,我就把屎塞进谁嘴里。

这个时候伦哥开着小轿车急冲冲的跑到我们跟前,埋怨的白了我一眼说,你这孩子也真是的,小孩儿之间打打闹闹的无所谓,怎么能下这么狠的手呢!这么多人打一个,你看都出血了。

说罢话他抱起坦克送进车里,又开车离开了。

我知道伦哥是在替我擦屁股,他刚才那话其实也是故意说给坦克听的,毕竟法不责众。这么多人的群殴事件受点伤在所难免,警察不可能将所有人全都抓起来。

伦哥载着坦克离开后,我慢慢走到陆峰的身边,我站着,他趴着。就像当初在三中的时候,他一人单挑我们哥几个一样的俯视,陆峰干笑着朝我耸了耸脖子说,最终还是你赢了!

我“嗤”的笑出声朝他伸出手说,你不是也没输么?起码交到我这个朋友,我朝他伸出了手掌。

陆峰犹豫了一下,握着我的手掌从地上爬了起来,深吸一口气,提高嗓门喊,凡是我陆峰的兄弟记住了,从今往后一中没有双龙会,只有赵成虎!

凌辉和潘志铭还有不少穿白衬衫的少年鼻青脸肿的爬起来,朝着陆峰喊,峰哥!

陆峰摆摆手说,今天下午我就退学了,想上学的兄弟以后跟成虎在一块好好玩,不想上学的跟着我,我陆峰不敢保证让弟兄弟大富大贵,但是我敢发誓,有我一口干的。就不会让你们喝稀的。

谁说陆峰傻,他这步棋走到就异常的高,一句话既拉拢了自己的人心,还挣了得我一份人情,最主要的是他话里的意思是告诉所有人,一中是他让给我的,他仍旧还是这里的王。

不管这家伙打的什么鬼主意吧,反正我此刻内心特别的澎湃,和当年征服三中不同,一中真的是我们兄弟一拳一脚打出来的,不管是拳头还是智慧,这中间经历了多少心酸,付出了多少血汗,只要我自己能懂。

我双手紧握拳头,仰天大吼。一中!

所有兄弟齐声呐喊,三哥!

我再吼,一中!

所以兄弟气势如虹的再喊,三哥!

少年们的咆哮声回荡在一中的大门口如同排山倒海一般。

这个时候从大门里面走出来个二十多岁的青年,青年习惯性的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框,背着手轻描淡写的朝着我们歪嘴说,喊什么喊?什么你的我的,一中是老子的!是不是全都不想念了?不想念了全滚蛋!

我无奈了拍了拍脑门,朝着青年鞠躬,文主任好。

青年正是我们的班主任,也是学校教导处的主任文锦,文锦疑惑的瞟了眼躺在地上的人,皱着眉头说,坦克不是告诉我,要举行拔河比赛么?怎么累虚脱了?装什么死狗,赶紧滚蛋!

我说外面折腾的这里厉害,为什么没人管,敢情问题是出在文锦身上,只不过用“拔河比赛”这么蹩脚的理由,也不知道校领导的脑子是不是都被狗吃了。

文锦朝我勾了勾手指头说,赵成虎你过来一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