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 吹牛犯法不/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心虚的挪到文锦跟前,露出汉奸似的贱笑说,主任您找我啊?

文锦瞟了一眼大门口的兄弟们,朝着我皮笑肉不笑的说,看来这次的拔河比赛是你赢咯?

我赶忙朝王兴他们眨巴两下眼睛,哥几个带着兄弟们快速闪人,

文锦耸着鼻子阴阳怪气的看着我说,刚才还咋咋呼呼的呼喊一中是你的,现在就从在你小哥们儿面前这么缩头缩脑的贱笑,合适么?

我抓了抓脑皮奉承说,天大地大,主任最大,再说了从自己恩师面前认怂,有啥合适不合适的?

文锦满意的拍了拍我肩膀说,不错。看来还没膨胀,不像坦克那个傻逼,前几天做课间操居然敢直接带着好几十个学生翘课在厕所抽烟,还牛逼哄哄的跟我杠,让我有能耐开除他。

看来坦克那个傻逼被整是有原因的。不光我们瞧他不顺眼,就连校方都觉得他太能得瑟,一个字形容,该!

我拍着胸脯保证说,老师您放心,我们的兴趣小组坚决遵守学校的所有规章制度,不迟到、不早退,好好学习,天天...

文锦不耐烦的打断我,行了。别装腔作势了,旷这么多天的课,检查书写没?

我忙不迭的点头说,写了写了!然后左右翻了翻口袋,装出很迷茫的样子说,明明记得带了啊,难道是出门的太着急,我给忘了?主任您还没吃饭吧?要不咱们一块随便吃口?然后我从饭桌上给您深刻的检讨怎么样?

文锦皱着眉头刚要训斥我,我赶忙又补了一句:“顺便喊上19..呸,喊上王老师,王老师前几天就说让我请她吃饭呢,您看成不?”

文锦瞬间转怒为喜,点了点头说,看你认错态度很诚恳,这回我就勉为其难的同意吧?不过咱可说好了,下不为例,这种不正之风不能带到学校里来。

我捣蒜似的点点头,心里暗骂,装JB犊子,嘴上说着下不为例,心里指不定怎么盼望我天天约他和19姐吃饭呢。

我看文锦两手插兜的站在旁边,这特么分明是在等着我给19姐主动打电话,我心里寻思了几秒钟后,给19姐拨通了号码,没多会儿19姐脚步匆忙的跑了出来。一出门就问我,出什么事情了成虎?

看到19姐焦急的模样,我心里说不出的安慰,刚才怕19姐会拒绝我,所以电话里我只说我在学校大门口出了点事,让她快点出来。

我干咳两声说,老师我没事,就是单纯想请你和我们班主任吃个饭,不知道你有时间没?

19姐这才松了口大气,埋怨的白了我一眼说。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你又被小流氓给欺负了,吃饭啊?正好我也饿了。

然后我们仨人边走边聊,19姐问文锦,文主任学校这是要作什么幺蛾子。大中午放学让全体师生全部呆在班级里,说是等待上级领导检查,我们班好些男生都偷偷溜了,不要紧吧?

文锦笑嘻嘻的说,不要紧!上级领导今天没有莅临咱们学校。而是跑到市郊的职高去检查了。

我这才知道,为什么我们从校门外面折腾的那么嗨,始终都没有老师和学生出来看稀罕,敢情是学校强制全体师生不准离开教室,想到这儿我不由多看了文锦两眼,这个看起来身材单薄,甚至有些瘦弱的青年到底是什么来路,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能力,可以从貌似大领导的耿妮妮她妈手里保出来苏菲,又可以勒令全一中的师生不准离校。

我看文锦的时候。文锦也不经意间扫视了我一眼,微笑着说,没记错的话,机会你已经用掉两次了哦?

我擦!我心底那个恨啊,今天的事情明明是陆峰和坦克群殴,我就上来捡个漏,打个酱油,怎么就稀里糊涂的用掉两次机会,我琢磨着待会要不要给19姐撒个娇,让她再帮我从文锦那求几次机会。

文锦显然也意识到了这点,搂住我肩膀若有所指的说,都是裤裆里揣俩地雷的爷们儿,总缩在女人背后注定不会有什么长进的哈?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您误会了主任,我就是想着伦哥跟你也那么熟悉。待会吃饭的时候要不要喊上他。

文锦眯着眼睛上下瞟了我两眼,声音压的很低沉的说:“我现在只是一名普通的人民教师,并不认识什么阿伦阿东的,你是聪明孩子,有些事情不需要我提醒的对吧?”

阳光折射在文锦透明的眼镜片上,隔着镜片我都能感受到他凌厉的眼神,赶忙点点头说,我懂,刚才开玩笑的。

文锦这家伙是存心想要狠狠宰我一刀,学校周围吃饭的地方那么多。这家伙偏偏挑了一间法式的西餐厅说是吃什么鹅肝排,我心里一阵诽谤,一只鹅才多点大,得特么吃多少肝才能饱,19姐特别通情达理,指了指旁边的拉面馆说,随便吃点得了,我下午还有课呢,而且成虎的家庭条件不好也没啥钱。

文锦一本正经的说,怎么能随便呢?人成虎好不容易请吃顿饭,你说吃拉面,不是卡他脸么?再说了成虎前几天买彩票中了大奖,这点钱毛毛雨的,对吧成虎?

面对文锦的赶鸭子上架,我是真欲哭无泪,明明心里都恨不得拿刀杀了他,脸上还必须得装出理所当然的样子,拍着胸脯保证说,放心吧老师,咱不差钱。

19姐拗不过我俩。半推半就的跟着一块走进了西餐厅,文锦应该是经常出入这种地方,很绅士风范的替19姐拉椅子扶座位。

19姐也挺羞涩的说了声谢谢。

文锦很随意的朝着服务员说,先来三杯柠檬水,然后来两份巴黎龙虾。两份鹅肝排,当看清楚菜单上的“巴黎龙虾488”的时候,我死的心都有了。

点完菜,文锦手指头在桌面上“哒哒”的叩击着,斜楞着眼睛瞟了瞟我说,成虎你刚才不是说要给谁打电话的么?

“给谁打电话?”我不由脱口而出。

他眯缝着眼睛笑了笑说,难不成是我刚才记错了?

我一拍后脑勺恍然大悟的说,对对对,我找王兴还有点急事,19姐你和文主任先吃着哈,我出去打个电话,不用等我了。

说着话我就往门口跑,文锦干咳两声喊,千万别结账了哈。

本来还以为可以浑水摸鱼躲过这次天价饭费,谁知道文锦心心念念等着我呢,我心里骂了句,去尼玛的!不结账你不得杀了老子,赶忙又跑到吧台把账单结算了一下,幸亏这次来的时候胖子给了我两万块钱,要不然我都不知道应该找谁借钱。

飞快逃离出宰人的西餐厅。我从门口使劲吐了口唾沫骂,老子花钱让你丫浪漫,下次我也得带着苏菲到这儿来腐败一下,眼下必须得想办法挣钱了,这段时间有点入不敷出。

我边琢磨边往旅馆走,没走两步就听到身后“哔哔哔”的汽车喇叭声,我回头看了一眼,一辆很高级的奔驰小轿车在我身后狂躁的按着喇叭,刚被文锦宰了几刀,我气正不顺呢,就回头骂了句,路那么宽,老子挡着你了?

副驾驶上的玻璃缓缓的放下,没想到陈圆圆居然伸出来半个脑袋,披散着头发。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朝我招手,成虎你去哪?顺便稍你一段吧?

我撇了撇嘴酸溜溜的说,免了吧!我晕车,别弄脏这么好的小轿车了。

说完话我往旁边让了让身体,示意后面的奔驰车赶紧滚蛋。

陈圆圆仍旧炫耀似的朝我摇晃手臂喊,成虎咱都是朋友,没必要那么客气,这车是我干爹的,你想去哪,我让司机把你送到哪,还能省个打车费不是?

我冷笑着说,我想去美国,你问问你干爹能不能把我送过去?

陈圆圆皱着眉头说,你看你这个人什么意思?我好心...

不等她说完,我直接拦下一辆出租车钻了进去,坐上车以后我喃声咒骂,显摆个JB,不就辆破奔驰,等老子以后有钱了买上个十台八台的拿铁链子栓起来,一会排成S形,一会排成B形,操!

开出租车的司机师傅也挺贫嘴的,冲着我坏笑说,老弟人家那奔驰纯进口的,最少得二百万起步。

我白了他一眼说,吹牛逼犯法不?我吹牛逼怎么了?

回到旅馆,屁股还没坐稳,伦哥就给我打过来电话说,晚上他的练歌房要开业,让我带点兄弟们过去捧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