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 开业第一天/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正肉疼请文锦和19姐吃饭花了不少现大洋的时候,伦哥的这通电话更是让我彻底跌进了谷底,练歌房开业?我总不能真舔着个脸空手去捧场吧?别的不说,就单凭伦哥帮过我那么多次,我怎么地也得来次大出血。

我跑到隔壁房间踹醒迷迷瞪瞪的王兴他们,商量给伦哥送点什么。

王兴、鱼阳和雷少强中午带着龙牙的兄弟们集体聚餐,喝了不少酒,这会儿正五迷三道的直摇晃,雷少强抓了抓后脑勺说,要不咱们送尊武财神吧?既保平安,还能护财运。

我不解的问他,啥是武财神?

雷少强一副老学究的模样跟我解释,武财神指的是关二爷,财神分文武,文财神旺的是正财。像有基业的大公司,大企业之类的,武财神属于旺偏财的,就是旺没有固定收入,时有时无的那种财,你没看香港电影里拜关二爷,除了是为了彰显忠义,主要的还是保佑发财。

我寻思,伦哥也属于半黑不黑捞偏门的,送武财神确实挺合适的。就点头同意。

我们哥四个打了辆车,跑到市里面最出名的佛堂开始“请神”,最后选了尊一人多高的金身关二爷,关二爷左手捋胡须,右手后背青龙偃月刀。一身青色蟒袍,看起来威风凛凛,特别的霸气,而且他背后的那把大关刀是可以拿出来的,握在手里很沉。

磨蹭到下午六点多钟,我们蹭着佛堂送货的车来到了伦哥的场子,伦哥的练歌房名字叫“新世界”,我们到的时候,场子里门口已经堆了不少花篮,伦哥正满脸笑意的拿着红包给场子里的服务员、姑娘们发红包,大家都挺开心的,不大的练歌房里面洋溢着欢乐的气氛。

看到我们请来一尊“武财神”,伦哥赶忙安排摆放到一进门口的大厅里,很虔诚的洗干净手,供奉了三炷香,然后分别给我们哥四个也派了个大红包,乐呵呵的说,待会再从学校喊点小兄弟过来,最好喊几个漂亮女生,人多显得热闹。

王兴和雷少强点点头跑出去打电话,我和鱼阳帮着招呼前来道贺的客人,基本上都是一些打扮的流里流气的混子,可能是伦哥以前从不夜城混的时候认识的一些朋友。

也不知道伦哥从找来的这批陪酒小妹,一个个长得既水灵而且都很年轻的,感觉年龄应该和我们差不了多少。我心想看来伦哥当初从学校门口开饭馆,可不单单只是想要招几个小弟那么简单,这群小姐里起码有四五个我看上去都挺眼熟的,以前应该也是三中的学生。

放了两挂鞭炮后,伦哥的场子就算正式开业了,不过没想到热热闹闹的欢乐气氛,却被第一个客人给彻底打破了。

当时雷少强正背对着门口,贱嗖嗖的在撩骚一个小姐的QQ号,从门外突然走进来一个剃着光头的大胖子,紧跟着后面“哗啦哗啦”的冲进来了十几个人。最后一个进来的人,顺手就把练歌房外面的卷帘门给拉了下来。

进来的大光头正是东城区的老大恐龙,恐龙赤裸着上半身,一身肥肉颤颤巍巍的乱抖,脖颈上戴条大金链子。背后纹了一尊踩龙关公,嘴里叼着一根烟很是牛逼的问,谁是老板啊?

伦哥脸色变幻了两下,陪衬着笑脸从口袋摸出一包香烟凑了过来说,龙爷。小弟是老板,您老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啊!

恐龙呵呵笑了两声,拍了拍伦哥的肩膀说,你小子混的不错啊,我记得你过去是那个谁,那个谁的小弟吧?

伦哥奉承的翘起大拇指说,龙爷好记性,我以前是跟着二号街刘胖子混的,之前您还带着我去办过事呢。

恐龙拖着长音“哦”了一声。两只色迷迷的小眼睛盯上几个陪酒小妹吧唧嘴说,你这几个小丫头片子哪找来的?挺不错的,又水灵又年轻,爷就得意这口,今天不是开业么?这几个小姑娘我都包了!

说完话,恐龙从口袋掏出五十块钱拍到伦哥的脸上说,去给我把最大的房间开了,酒水什么的算你的对吧?

伦哥嘴角抽动两下,看的出来在竭力压制自己的愤怒,深呼吸两口后。又挤出个笑脸说,龙爷您也看见了,我这是小场子,满打满算也就这六七个姑娘,今天头一天开业,您要是全包了,我这生意还怎么往下做啊,您多担待担待成不?

恐龙点点头,似笑非笑的说:“也对,头一天开业,不能断了你的财路。”

伦哥赶忙点头拜谢,恐龙摆摆手冷笑着说,我还没说完呢,你着急谢啥?我意思是这几个姑娘我直接带回去,玩个两三天再给你送回来,你看咋样?放心,我不在你场子里闹事。

从不夜城混的人都知道,小姐是练歌房的根本,直接决定了一间夜场的生意,恐龙这个狗逼居然说要把伦哥找来的陪酒妹全部带回去。那和砸人场子有啥区别?

伦哥愣了一下,从口袋掏出一沓钞票塞给恐龙讨好说,龙爷您别跟我开玩笑,我这头一天开业,您这不是绝小弟财路么,这月的保护费我可一分没少交,这钱是我请您喝茶的。

恐龙很不客气的接过去钱,拍了拍伦哥的脸颊说,上道!谁都知道我恐龙就三大爱好,钞票、女人、嗑药,钱你刚刚给我了,药我手里不缺,现在就差女人了,看你这么懂事的份上,七个妹妹,我带走仨,给你留四个,够意思不?

这家伙说着话就上去搂躲在伦哥身后的两个姐姐,伦哥一把攥住恐龙的手腕语气轻柔的说,龙爷给小弟留条活路。我弄家练歌房不容易。

恐龙猛地一巴掌呼在伦哥的脸上,然后又抬腿一脚踹在伦哥的肚子上骂,草泥马的,给你点脸了是不?这不行,那不行的。你是不是嗑药嗑多了?不认识老子这张脸?还是不知道东城区到底谁说了算?

从“蓝月亮”眼睁睁的看老狼挨打我能忍着,是因为跟我没啥实质关系,可是伦哥对我就像是亲哥哥似的,眼瞅着他被恐龙这么侮辱,我的火气瞬间蹿了起来,从旁边拎起剪彩用的大剪刀就往恐龙的跟前走。

雷少强赶忙拽住我,王兴和鱼阳上来夺我手里的家伙,雷少强压低声音说,三哥你特么不要命了啊?恐龙是什么玩意儿你不知道?上次拿枪嘣老狼的事情,不记得了?你这么冲动不是帮伦哥。是在害他!

我闷着脑袋咒骂,那怎么办?总不能看着伦哥被欺负吧?

因为我们几个都站在门口的位置,恐龙一伙人又是背对我们,所以谁也没看到我搞的这点小动作,哥几个死死的拉着我。想要把我推出去,恐龙突然转过来脸看到了我,皱着眉头踱了过来,指着我说,你不是那个谁谁谁来着...

我没吱声,恐龙在我胸口怼了一下说,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小姐他弟弟,话说你姐的活儿确实不错,对了你不是在老狼的场子里打工么?怎么会跑到这儿来?

看伦哥一个劲儿的给我使眼色。意思是让我别冲动,王兴顺手把我手里的剪刀给硬抢过去,我咬着嘴唇说,龙爷我是到这儿来玩的,我几个同学在这打工。

恐龙摸了摸下班。猛地一耳光抽在我脸上,一把薅住我的脖领骂,草泥马的小逼崽子!你拿着把破剪刀是想干什么?偷袭老子么?

我脸上火辣辣的烧,埋着脑袋低声说,您误会了龙爷,我是准备把剪刀放回去。

恐龙喜怒无常的哈哈狂笑,勾住我的脖颈说,小兄弟我跟你说,我这个人脑后长眼睛,谁想对我不利,我都知道,别搞小动作听懂没?

我心不甘情不愿的点点头说,知道。

恐龙转了转脖颈,发出“嘎吱嘎吱”的脆响,猛地看到我们在正门口供奉的“武财神”,一把将香炉里的檀香拽出来,拿脚跺烂,从口袋掏出烟盒点燃一根烟,插到香炉,指着我们埋汰:“一群傻狗,连关二哥喜欢什么都不知道,还特么拜?拜有个屁用啊,关二哥不会保佑你们发财的,傻不溜秋的!”这家伙说话的时候还恶狠狠的吐了口粘痰,正好粘在关二爷金身的脚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