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 天若让其亡/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恐龙一口焦黄的粘痰正好吐在“关二爷”金身像的脚面上,看起来特别的恶心,他自己也看到了,挺无所谓的撇撇嘴说:“一个破JB铜像还特么成精了,瞪我干鸡毛,拜你的时候你是个神,不拜你,你就是堆土!操!”恐龙照着铜像又狠狠的吐了口唾沫,顺手把香炉里的烟卷拽出来,叼在自己嘴里。

那一刻我真的惊呆了,中国人普遍敬畏神鬼,哪怕是那些无神论者就算不信,起码不会去侮辱,对于混子来说,更是把“关二爷”当成了祖宗一样供奉。恐龙真心有点狂的没边了。

朝着“二爷”吐完唾沫以后,恐龙又嚣张跋扈的朝伦哥勾了勾手指头说,怎么样?考虑好没?打算让我带走几个妞?爷的时间很宝贵,别逼着我发飙!

伦哥沉思了好半天,摇摇头说:“一个都带不走,如果您强人所难的话,我就得到上帝那去说道说道了,我不行我承认,可我就算是一坨屎,谁想踩我两脚。我就恶心倒他吐出来为止。”

恐龙顿时间勃然大怒,从裤子口袋掏出一把匕首就朝伦哥走了过去,阴沉着脸骂,怎么个意思?最近流行告状是吧?前几天是老狼,今天是你个小崽子。都不怕我恐龙放眼里是吧?老子今天就要教教你,谁是东城区的天!

伦哥站在原地没动,面无表情的盯着越走越近的恐龙,我深呼吸走到“关二爷”铜像的跟前,用只有我自己能听到的话说:“二爷,如果过会儿我有冒犯的地方,还请您多担待。”

请“神”之前,我曾经摸过关二爷背后的那把青龙偃月刀,知道那玩意儿是活的,可以取下来,单独当武器使唤,我已经想好了,如果今天恐龙敢碰伦哥一指头,我就彻底废了他,至于我到底能不能整的过恐龙的那群小弟,我没想过,反正人在拼命的时候不就那么一回事嘛,弄死一个保本,弄死俩我就赚了。

恐龙攥着匕首一下子顶在伦哥的脖颈上,阴森的笑着说,刚才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今天让我带走几个妞?

伦哥表情严肃,一字一顿的说,一个都带不走!

“我去尼玛的!”恐龙额头上的青筋都快崩出来了,高高的举起匕首准备朝着伦哥的肚子上扎。这个时候练歌房的卷帘门突然被人从外面很生硬的撬开了,从外面鱼跃而入走进来一大帮青年,这些青年打扮的都和黑超战士似的,清一水的黑西装、黑西裤,锃光瓦亮的黑皮鞋,气势汹汹的推开挡在前面的一群恐龙小弟,直接包围恐龙。

整个过程中,不止恐龙一句话没说,就连他的那帮小弟也谁都敢放一个屁,因为这帮身穿黑西服的青年人的手里全握着一把巴掌大小的手枪。径直指向恐龙。

一个梳着剪发头,穿件紧身黑衬衫的青年慢条斯理的从外面走进来,单手插着口袋,朝着伦哥问,谁是老板?你这场子今天到底开业不开业?老子早早就过来等着了。外面锁个门是干鸡毛?

那一刻我的心直接跳到了嗓子眼里,因为最后走进来的青年不是别人,居然是下午刚坑了我一顿昂贵午餐的文锦,之前一直都知道文锦不简单,可都只是我道听途说。这一次我才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什么叫做霸气侧漏。

七八杆手枪直刷刷的顶着恐龙的脑门,恐龙的冷汗当时就掉下来了,磕磕巴巴的举起双手说,朋友你搞错了吧?我不是老板,我也是来玩的,这不正跟老板研究包场的事儿呢。

文锦笑嘻嘻的走过去,在恐龙瓦亮的大光头上摸了一把,啧啧道:“手感真不错,好像女人的屁股,胖子刚才我就听你从里面喊的嗓门最大。敢情你不是老板啊?”

恐龙忙不迭的点点头,我不是,真不是!

文锦抡圆了胳膊就是一巴掌掴到光头的后脑勺上,声音不大,但是格外的清脆,最主要的是丢人,恐龙的老脸顿时红了,敢怒不敢言的朝着文锦问,朋友方便告诉我尊姓大名么?咱们来日方长,我是裁决上帝的手下。东城区归我管,外号恐龙!

文锦跳起来就是一脚踹在恐龙的胸上,从旁边一个小弟手里夺过来一把枪直接塞在恐龙的嘴里冷笑说,上帝的手下很牛逼是么?东城区的龙头对吧?来死胖子继续跟我絮叨,你刚才想问我什么来着?

恐龙趴在地上一声不敢再吭,文锦轻轻的扇了恐龙两个嘴巴子冷笑说,死胖子后背扛关公,你应该知道忠义俩字咋写吧?刚才对着二爷面前吐痰的那个是你吧?天若让其亡,必先让其狂,我跟你打个赌,你活不过仨月,你赌不赌?

恐龙没有吱声,实际上他也说不出来话,黑漆漆的枪管子堵着嘴巴,我看到这家伙的两腿都开始打颤了。就和上次他拿猎枪怼老狼一模一样,敢情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也会哆嗦啊。

文锦把枪管从恐龙的嘴里拿出来,再次摸了摸他的大光头驱赶蚊子似的摆手,敢情滚蛋!你乐意喊谁喊谁,爷今天晚上就在新世界玩,不服气你随时可以拎刀拎枪的过来找我报仇,就这样吧,没毛病不?

恐龙从地上爬起来,好像条丧家犬似的带着一帮小弟狼狈的跑出练歌房,那速度跟他庞大的身躯简直就是鲜明对比。

我们一群人全眼巴巴的望向了文锦。文锦掏出根烟叼在嘴上,攥着手里的小抢对着烟嘴“嘎巴”一声,吐了口烟圈说,瞅啥瞅,假的!

我们一帮人差点栽倒在地。折腾了半天,原来是假枪,也是没谁了。

文锦“呸”了一口唾沫,看向伦哥撇撇嘴说:“我老大说过,明知道要挨刀子还硬往上冲的不是英雄,是傻屌!本身今天真不乐意搭理你的,要不是看在场子第一天开业,我真懒得管闲事,去吧!给我准备一间大点的包房。”

整个过程文锦看都没多看我一眼,我犹豫着要不要上去打招呼。雷少强已经嬉皮笑脸的跑上前去问好,文主任,你刚才真是酷毙了,敢问还缺不缺跟班,带我一个成不?

文锦板着脸一本正经的扫视了眼雷少强说。你认识我?

雷少强有点傻眼,指了指自己的脸说,我啊!我是雷少强,今天在校门口打架闹事那个,您不记得不了?

文锦不耐烦的摆摆手,什么乱七八糟的,阿伦这是你小弟不?以后收人注意点,别什么精神病都往里带。

伦哥赶忙把雷少强推开,毕恭毕敬的领着文锦一伙人朝楼上的包房走去,我当时也挺疑惑的。难倒真不是文锦?只是长得像而已?不对啊,就算是双胞胎兄弟也没可能那么像的。

鱼阳和王兴凑过来问我,三子你怎么看?

我没好气的白了眼他俩,拿眼看!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我跟你们看到的是一样的。

猛不丁我想起来下午请他和19姐吃饭的时候,我曾经跟文锦开玩笑的说,要不要喊上伦哥,文锦当时差点翻脸,这样说来,这个人肯定是文锦无疑,只是他为什么要装成不认识我们的样子?

我正琢磨的时候,伦哥急冲冲的从楼上跑下来,把我拽到旁边声音很小的说,交代兄弟们以后学精点,别什么事情都往外叨叨,文哥不想任何人知道他的另外一个身份。

我点点头笑着说,明白!文锦是文锦,文主任是文主任对吧?

伦哥点点头说,聪明!不过以后日子不好过了,得罪了恐龙,这家伙今天肯定不敢来闹事了,可是明天呢,后天呢...

我说,文锦既然这么牛逼,为啥刚才不直接做掉恐龙,一了百了。

伦哥瞪了我一眼说,文哥的原话是让我自己搞定东城区,如果我连这点能力都没有,以后怎么跟着他到更繁华的地界去混事儿。

我心一横,咬着嘴唇比划了个抹脖子的手势说,要不就直接废了他!

伦哥显然也心动了,沉思了几秒钟后说,我考虑考虑,你们几个这几天就呆在新世界给我帮两天忙,有啥事咱们再商量。

我俩正窃窃私语的时候,门口又走进了一拨人,领头的赫然正是大老板,大老板也不是一个人来的,左手边站着林小梦,林小梦这个贱人穿身黑色迷你短裙,打扮的异常妖娆,短裙都快到腰上了,恨不得直接把自己屁股露出来似的,右手边立着脑袋、胳膊上都缠着纱布的坦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