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 做人不能太文锦/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疑惑的看向司机位置,一个梳着很清爽剪发头,鼻梁上架副平光镜的青年朝着我招招手微笑说,有胆有谋还不错,就是你的计划还稍微有点生涩,想指人与死地,你还需要再完善。

我愕然的问,应该喊你文哥还是文老师?

开车的正是文锦,这个身份扑所迷离到让我总能产生幻觉的家伙,文锦摸了摸下巴颏说,现在可以喊我文老师,毕竟我是在传授你知识。

我说,咱们赶紧撤吧?

眼瞅着台球城里面追出来一大波混子,手里都拎着明晃晃的片刀,我不由紧张起来。

文锦很笃定的笑着说。你还是不了解人性啊!说着话,他从怀里摸出那把打火机模样的手枪指向冲出来的一帮恐龙小弟,表情很平静的昂了昂脑袋说,滚回去!

一帮马仔用比冲出来更快的速度掉头又跑回了台球城。

文锦得意的扫视我一眼说,贪生怕死就是人性!不管在什么时候。人的生命受到威胁,最先选择的事情就是保全自己。

我说,文老师您方便跟我讲讲计划的事情么?

文锦微微一笑说,方便啊!说着话从口袋掏出一包没有包装的白盒香烟递给我,来一支,先缓解缓解心底的亢奋吧。

我也没多想,顺手接过去香烟,点燃就叼在了嘴里。

文锦老狐狸似的眯起眼睛摇摇头,真是兵不厌诈,刚才都说的清清楚楚的,叫我文老师,当着班主任面前敢抽烟,赵成虎你的胆儿可是够肥的啊,明天早上五千字检查,一字不少的交到我手里。

我一阵无语,文锦简直就是个天坑,一直觉得我做人已经够阴险,先是碰上凌辉,接着又撞上文锦,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变成了小纯洁。

我尴尬的夹着香烟,抽也不是,不抽也不对,傻乎乎的盯着文锦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文锦“噗嗤”一下笑了,拍拍我肩膀说,老师跟你开玩笑的,快抽吧。

我刚吐出口烟圈,文锦捏着鼻梁叹气说,你这个智商简直令人堪忧,人家说什么你信什么,活该被人坑!明天两份五千字检查,内容不许雷同!少写一个字,我就罚你到旗杆底下唱国歌。

我当时真要哭了,做人不能太文锦,吓得我想都不想直接把半截烟丢出了车外。

文锦摘下来眼镜,蹭了蹭镜片。笑嘻嘻的问我,懂了吗?

我迷茫的说,懂啥?

文锦叹了口气说,朽木!简直就是根朽木!同样的招式用两次,对手要么害怕,要么不信,不管哪种情况,咱们都达成了目的。

我疑惑的问他,然后呢?我还是不懂。

文锦撇了撇嘴巴说,然后你们拎着家伙下车继续去砸台球城。有多大力气就使多大力气!去吧,回来以后我再告诉你,为什么陆峰会出现。

我哑然的问,还去?人家台球厅里面起码三四十个人呢,而且都是职业混子。

文锦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那又怎么样?你害怕么?

我干咳两声说,有点怕。

文锦很鄙夷的把那把打火机样式的手枪递给我,现在还怕不?

我一把夺过来,乐呵呵的说:“不怕了!”

我带着鱼阳和雷少强从车里跳下来,鱼阳和雷少强一人拎着把半米多高的大铁锤跟在我左右。我们哥仨气势汹汹的二次走回台球厅,走到门口的时候,雷少强猛抡起铁锤“咣咣”两声将两扇玻璃门给砸了个稀巴烂,大厅里几十个马仔全都愤怒的瞪着我们,恐龙正坐在一面台球桌上,拿卫生纸捂着血淋淋的鼻子破口大骂,把这几个小逼崽子给我抓起来!

一帮混子如狼似虎的朝我们扑了过来,我赶忙掏出手枪造型的打火机指向他们,大声吓唬:“谁敢再往前走一步,老子特么就嘣了谁!”

老话说的好“手里有货。心中不愁!”我刚把家伙攥在手里,恐龙的马仔们立马跟脚底安了刹车片似的停了下来,一个个惊恐的回头望向恐龙,我心里暗道文锦这打火机做的真特么够逼真的,握在手里沉甸甸的,这玩意儿给谁看都不能说是假的。

恐龙气急败坏的从台球桌上爬起来,横冲直撞的走到我面前,直接把脑袋伸到我枪管底下,冷笑着拍了拍自己脸说,小兄弟跟我耍狠呢?来。有种你开枪,老子看看开完枪,今天你能不能出得去这扇门。

一瞬间一万只草泥马从我心底奔腾而过,我没想到这恐龙居然不按套路出牌,之前让文锦拿枪顶住脑门的时候。狗日的怂逼一个,吓得屁都不敢放,为啥换成我拿枪,他胆子好像瞬间就变大了?

看我犹豫着往后倒退,恐龙把脑袋又往枪口使劲贴了贴,来啊!小伙子,朝着这儿打,一枪下去,明天你就是东城区的王!想想是不是很兴奋啊?来来来,快点!

恐龙这一诈唬,弄得我真有点傻眼了,不是我没那个勇气开枪,主要是因为我知道手里的玩意儿完全就是特么个赝品,就算叩动了扳机能干啥?拿打火机烫恐龙一下么?

我正不知所措的时候,恐龙一把夺过去我手里的家伙。抬腿一脚狠狠的踹在我肚子上,拿枪顶着自己太阳穴哈哈大笑说,你以为老子不知道这枪是假的吗?今天晚上老子在阿伦的场子吃了亏,就马上派人去调查了,为啥我一直按兵不动。就是等着你们主动送上门,弟兄们去把外边那辆面包车里的那个小四眼给我拖下来。

七八个混混拎着片刀,绕过我们就朝面包车跑去。

我的心脏一下子跌进了谷底,完犊子了,露馅了!让恐龙看穿我们的计划了。都JB怪文锦,非整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这下好了,今天我们谁也跑不掉了。

恐龙“桀桀”大笑着把手枪保险拉起来,朝着我阴沉着脸说。这玩意儿做的还挺像回事嘛,说着话他就叩动了扳机,紧跟着就听“呯”的一声,一抹温热的鲜血溅到我脸上,恐龙庞大的身躯往后倒了出去,满脸全是不敢相信。

枪是真的?恐龙自己干死了自己?

那一刻我彻底傻眼了,呆滞的望着跌倒在地的恐龙,周围还站着不下二十个恐龙的小弟,一个个全都长大了嘴巴,不知道谁率先吼了一声,杀人了!

大厅顿时变得混乱起来,恐龙的小弟全都和疯了似的,连吼带叫起来。

鱼阳和雷少强拽着我就往门外跑,我一点都没有反应过来,像是只傀儡一般跟着他俩往出跑。可我脑子里一直回映着恐龙开枪倒地的画面,嗅着脸上带着腥味的血渍,我肠胃一阵翻江倒海的干呕“哇”的一声就吐了出来。

吐到胃里都开始翻酸水,我还是止不住的想要呕,文锦从车里蹦下来。递给我一瓶矿泉水说,漱漱口吧!

我一把推开矿泉水,两手掐住文锦的衣领咆哮,你他妈阴我?拿我当刀使!草泥马的!

文锦被我掐的脸色涨成了猪肝色,不过仍旧一脸平静表情的问,我哪阴你了?我问过你怕不怕,你自己说不怕,上赶着非要跳下车去,拿你当刀使更是无稽之谈,你开枪了么?恐龙是你打死的不?

我喘着粗气说。他是从我手里抢过去的枪!

文锦淡定的点点头,对啊!枪不是你捡的么?恐龙是自杀,嗑药嗑多了产生了幻觉,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迷惑的松开文锦,问他:“什么意思?”

文锦抚平领口朝着我微笑的说。恐龙今天晚上在自己的房间里嗑药,药劲儿下的太猛,产生了幻觉,就想打人发泄,然后你们几个刚好在台球厅打台球,他就想欺负你,你也是年少轻狂,被欺负的急眼了,就拿出来今天在路上捡的一把手枪吓唬恐龙,结果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完美不完美?

我骂了一句,那屋人都是傻逼么?所有人都看见是怎么回事了。

文锦点点头说,看见什么了?看见恐龙自杀,不是事实么?至于事情的经过,就看人怎么叙述的,好了!别害怕,我都帮你搞定了,待会你跟警察实话实说就行。

文锦正说话的时候,从台球厅走出来两个人朝着文锦弓腰打招呼:“文哥!该办的事情都办好了,恐龙的房间里我们故意制造成嗑过药的场景,其他兄弟也知道应该怎么说。”

我回头看了眼说话的两人,一瞬间又有种想骂娘的冲动,这俩人一个是之前被恐龙打了一巴掌的那个头马,另外一个满脸都是燎泡,正是被恐龙按在台球桌上的那个小黄毛,合着文锦早就计划好了,只是差我这颗棋子。

这次我没忍着,直接破口大骂,你麻痹!做人不能太文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