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 鸡冠头和长毛怪/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我的嘲讽,文锦好像没事人似的点点头,甚至朝着我抱拳说:“多谢夸奖!”

我呲牙瞪眼的指着文锦说,你特么想害死我!给我的枪是真的,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如果恐龙当时是朝我开枪,那他妈挂的人可就是我!

文锦再次点点头,仍旧一脸风轻云淡笑容的说,说的对,不过杀了你恐龙肯定会因为故意杀人罪被枪毙,到时候还是得给你抵命。其实那枪里就一颗子弹,反正不是你死就是他亡,不管你俩谁先死,恐龙肯定是活不了,我的目的就算达到了,你想想如果我告诉你枪是真的,你还会那么从容的看着恐龙开枪么?你的慌张会破坏我整个计划的。

我愤怒的一拳头砸在文锦的脸上骂,卧草泥马,你这个阴逼!

文锦抚了抚嘴角的血迹,绅士似的冲我笑着说,我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为什么要对你的死活负责?吃社会饭本来就是在赌命,运气也是一个人实力的一部分,没点好运气,就算给你五百万,你出门被车撞死,照样还是无福享用,好好琢磨琢磨我说的对不对?

文锦的话让我心底发寒,论头脑我一直觉得自己不比任何人差,可是自打碰上文锦。我就好像被处处受压制,最重要的是我没有他那种“世间万物皆是棋子”的毒辣和心狠。

我指着文锦那张淡定的臭脸“草泥马,尼玛比”的嘶吼了半天,等着我发泄似的咆哮完,文锦点燃一根烟塞到我嘴里笑呵呵的拍了拍我后背说。其实你不需要有任何心理压力,打死人的不是你,枪也不是你的,充其量你就是个负责传递凶器的人。

他话没说完,我脑子里又浮现出恐龙到底的瞬间,忍不住又“哇”的一声,又蹲在地上开始干呕,我觉得这段时间我的噩梦肯定是不会少了,从地上吐了大半天,几辆呼啸的警车就开到了我们身边,文锦跟其中几个警察在旁边聊了几句,然后警察就把我们几个和另外两个“证人”带上了警车。

另外一辆警车里也下来几个警察,快步跑进恐龙的台球城,迅速扯上了黄色的警戒线,我惴惴不安的坐上警车,文锦满脸微笑的朝我摆手,一瞬间我心底有个想法,这孙子该不会是把我给卖了吧?

我们几个被拉到警局里分开审问,我就按照文锦之前跟我说的那样,重复了一遍。警察审问的时候,问了我几个关键点,第一个是手枪的来历,我想都没想说是在台球城门口捡的,第二就是我和恐龙之前有没有闹过矛盾,本来我想说没有的,可是看到警察如狼似的眼神,就把晚上伦哥开业,我在练歌房被恐龙恐吓的事情说了一遍。

本来以为警察肯定会关我个三五天,没想到这次出奇的顺利。他只让我留下联系电话和住址就放我离开了,还说如果想到别的可以随时再找他汇报,等到我迷迷瞪瞪的走出警局大门口都始终没反应过来,感觉一切和做梦似的,特别的虚幻。此时已经是清晨的五六点多钟。

警局门口空荡荡的,估计王兴他们还没出来,我索性蹲在大门口等哥几个,正好趁着时间好好想想这一系列事情的经过,我知道自己肯定是被文锦当枪使了。只是想不通文锦使唤我们的用意到底是什么,还有陆峰又怎么会稀里糊涂冒出来的?难道也是文锦的手笔?

再有就是做完这件事会有什么后果,先不说恐龙在不夜城的身份和地位,可毕竟是死了个人啊?这么大的事情,难道三言两句就解释清楚了?不夜城方面会轻易放过我么?

我正胡乱琢磨的时候,一辆深蓝色的越野车缓缓停到了我跟前,越野车装潢的很别致,汽车前脸上,喷了一个大大的十字架彩绘,让人有种邪教组织的感觉。

我刚想仰起来脸打算看看什么情况。从车里跳下来四个年轻小伙,拎着大号的棒球棍就往我身上挥舞,我赶忙爬起来往警局大院里跑,从驾驶室的位置跳下来一个梳着“鸡冠头”的青年只淡淡的念出来俩字,我就立马停下了脚步,他说:“苏菲!”

我回过头瞪着他问,你们是谁?

鸡冠头青年指了指越野车朝我邪里邪气的歪嘴笑,这地方不适合聊天,你说呢?

我深呼吸两口,又回头看了眼身后的警局。现在我想逃进去,他们肯定追不上我,可是我不知道苏菲是不是在他们手里,如果因为我的自私让苏菲受到伤害的话,我这辈子都没法原谅自己。沉寂了几秒钟后,我回头钻进了越野车里。

等我上车以后,一个年轻小伙从口袋掏出个跟手电筒差不多的东西在我胳膊上轻轻碰了一下,我就感觉浑身一阵酥麻,手脚不受控制的抽搐起来。就那种感觉就像电蚊拍打到蚊子一样(那时候还没电蚊拍这东西),啪啪啪几声,我眼前一黑,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我是在一间类似农村民房的地方。而且还是保持站立的姿势,两只手让麻绳儿捆绑着,吊在房梁上,脚尖可以稍微碰到一点点地面,特别的痛苦。

我面前有张紫色的皮质沙发。沙发上坐了个留着长头发的青年,实际上我也分不清到底是青年还是中年,因为那人的头发很长,低垂着脑袋,发梢几乎挡住了半张侧脸。正翘着二郎腿在翻杂志,之前要挟我上车的“鸡冠头”站在他旁边,一只手握着根铁管,在手心里一颠一颠,笑嘻嘻的看着我。

我不由破口大骂起来。草泥马的!苏菲呢?你们绑个娘们算什么英雄好汉!

鸡冠头眯缝着眼睛笑着说,小朋友,放心吧!我们没有那么没品,会绑架个小女孩,就是吓唬你玩的。

沙发上坐着的青年,慢慢的抬起脑袋,把我给吓了一跳,那家伙的皮肤很白,而且还不是那种正常的白色,惨白惨白的。就好像脸上扑了很多层粉似的,而且瘦骨伶仃的,眼睛是往里凹进去的,颧骨也特别高,简直就是恐怖电影里女鬼的形象。

他声音很沙哑的问我。恐龙是你做掉的么?

我赶忙摇摇头说,不是!他是自杀的,如果真是我杀的人,警察能放我出来么?

长头发的青年点点头,留着“鸡冠头”的家伙走到我跟前。抡圆了铁管就往我身上抽,打的特别使劲,疼的我扯着嗓门一个劲的咒骂,草泥们马的,冤枉人也不是这么冤枉的,你们可以自己去调查,恐龙到底是怎么死的!

可是任由我怎么呼喊,鸡冠头都好像没听见似的,没头没脑的往我身上挥舞铁棍,我感觉自己的背骨好像断掉好几根。而且还有点岔气,再让这么捶下去,我真有可能让活活打死,朝着他们恳求,大哥。恐龙真不是我杀的,你们可以去问问他小弟,当时大厅里起码还有二三十个人在场。

长头发青年一边翻杂志一边问,那把枪你是怎么来的?

我说,捡的,在台球城的门口捡的,骗你是王八蛋,我连开枪需要拉保险都不知道。

长毛怪没说话,继续低头开始翻杂志,“鸡冠头”抡圆铁管又开始忘我身上招呼。而且一下比赛过一下的狠,就在我觉得自己真要被打死的时候,长毛怪放下手中的杂志,侧脸看了看我问,头天晚上在新世界拿枪指着恐龙的那帮人,你认识么?

我被打的真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虚弱的摇头说,不认识,他好像不是崇州市本地人。

长毛怪伸了个懒腰,再次拿起杂志翻看起来。

那鸡冠头就好像上紧发条的机器人似的又一次冲我抡起了棍子,我寻思再被他这么打下去真有可能挂了,鼓足勇气强忍着疼痛闭上眼睛开始装昏迷。

又打了我几下后,鸡冠头就停手了,问:“大哥,晕了,要不要弄醒继续?”

长毛怪用沙哑的声音说,你觉得他说的是真话么?

鸡冠头嬉皮笑脸的点点头说,我觉得是真的,这么大点的小逼孩儿没几个抗揍,而且我使多大力气自己心里有数。

长毛怪又说:“送他回去吧,给他点钱,就说咱们认错人了,你最近多注意注意东城区。”

鸡冠头问他,不需要再安排个龙头过去?

长毛怪很低沉的说,最近东城区各个掌柜手里的实力都有些膨胀,先让他们狗咬狗吧,就说东城区龙头的位置能者居之。

再往后就没有了声音,我估计长毛怪应该是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