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 你不认识我?/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左等右等,等了差不多能有十多分钟,我都没听见屋里面有任何动静,就偷悄悄的把眼睛眯成一条缝隙看啥情况,结果我刚一睁开眼睛,面前就出现一张大脸,几乎快跟我嘴碰嘴,我吓得赶忙往后侧脑袋,对方跟个变态似的哈哈大笑起来。

正是把我掳来的那个“鸡冠头”,鸡冠头大概二十五六岁。长得倒是眉清目秀,就是打扮的太怪嚣,火红色的鸡冠头,耳朵上扎着几颗亮晶晶的大耳钉,嘴唇上面还扎着两个图钉,脖颈上戴条骷髅头像的大项链,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杀马特贵族”。

见我睁开眼睛,鸡冠头啧啧说,本来我还寻思你小子能装一两个小时呢,没想到这么快就醒了?耐力也不行嘛。

我一脸苦涩的求饶,大哥别玩我了,我真坚持不住了,你也知道恐龙不是我弄死的,我就是个狗屁不通的烂学生,求求您高抬贵手放我一马成不?

鸡冠头眯缝着眼睛冷笑,恐龙的死真和你无关?他这副模样突然给我一种特别熟悉的感觉,总觉得好像是从哪见过。

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就算被打死我肯定也不能招啊,我着急忙慌的摇头说,真和我无关。

鸡冠头一把掐住我的下巴说。你信不信再不说实话我就轮了苏菲?信不信你那帮狐朋狗友一个都跑不掉?

这孙子如果拿别的威胁我,可能我还会继续装怂撞下去,可他一提到苏菲我就控制不住了,朝着他的脸恶狠狠的吐了口唾沫骂,草泥马!你们黑涩会都像你似的出尔反尔吗?之前说绝对不会对小女孩下手。这会儿又用这事要挟我?你他妈想听我说什么?我说行了吧,别难为我对象。

鸡冠头嘿嘿怪笑两声说,没看出来你还是个痴情汉子嘛,想让我不难为你马子也简单,跟我实话实话恐龙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恼怒的喷着唾沫骂,我他妈说的就是实话,我捡了把枪,恐龙抢了,然后自杀,不相信你可以随便找人打听,老子至于骗你么?

鸡冠头“哟哟”了两声,玩世不恭的朝我吧唧两下嘴巴说,一会儿不打就开始给我上房揭瓦了是吧?

说着话他从旁边拎起铁管朝着我肚子猛抡两下,疼的我破口大骂他傻逼!

我越骂他,他揍我就揍的越厉害,说实话我一点不害怕这个“鸡冠头”,让我心底发寒的是那个留着披肩头的长毛怪,那家伙阴森森的,瞅我一眼,我都觉得浑身发凉。

而且我知道。长毛怪肯定是老大,他既然已经开口说放我走,鸡冠头顶多揍我两下,绝逼不可能弄死我,他现在之所以反反复复的问事情经过,我觉得就是想从我嘴里再挖出来点啥有用的消息好去给主子邀功领赏。

想到这儿我越发骂的欢实起来。

连续揍了我几棍子后,鸡冠头停下手,掐住我脖颈说,小子以后千万别露出马脚,让我抓着肯定扒你一层皮。知不知道?

他打的累了,我挨的其实也累了,朝着他呼呼喘气的说,我就是个普通穷学生,有什么马脚好让你抓的?

鸡冠头“哼哼”冷笑两声说。普通穷学生?S县三中的龙牙是怎么回事?还有你们县城的客运站又是怎么回事?管你们当地的林副所长都快叫爸爸的那个是你吧?听说市一中最近新冒出来的个龙牙,绝对不会只是巧合吧?为人阴险狡诈,办事心狠手辣,不过却又能左右逢源,赵成虎你真的只是个普通穷学生么?

我舔了舔嘴唇没有吱声。老底都被人揭穿了,现在不管说啥都显得苍白无力。

鸡冠头摸小狗似的摸了摸我脑袋笑着说,不是别人不知道,只是不想费劲去调查一个小人物,藏好自己的尾巴,真让抓到了,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我仍旧沉默着没吭气,生怕哪句话再说错了,他会对我身边的人不利。

鸡冠头打了个哈欠说,行了!该说的我都说了。能领悟多少就是你的事情了,刚才我大哥说的很清楚,东城区最近各凭实力,其实你可以动点脑筋,不过我提醒你一句,莫忘初心,记住你现在想要守候的一切,不然你将来会死的很难看。

我疑惑的问他,你什么意思?

“自己领悟!”鸡冠头从旁边拿起那个手电筒似的东西,直接怼在我胸口。我只来得及骂上一句“草泥马!”就感觉身上一阵酥麻,接着就陷入了昏迷,临闭眼的最后一刻,我看到鸡冠头脸上邪里邪气的笑容,总觉得肯定在哪见过。可就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睁开眼睛的时候,我是在旅馆大厅的沙发上躺着,王兴和鱼阳正从旁边聊天,雷少强吊儿郎当的叼着根香烟在狂按手机,我挣扎了两下身体问。我什么时候回来的?

哥几个刚才凑了过来,问我跑哪去了?

我苦笑着把事情经过和哥几个念叨一遍,越想越觉得鸡冠头眼熟,到底是从哪见过这个家伙呢?还有他最后跟我说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正回忆的时候,王兴推了推我胳膊说。文老师可交代了,让咱们明天务必去上课,还有你的两份检查书别忘了。

我咧嘴骂了句,检查个JB,乐意咋地咋地。难不成他还真能让我到旗杆底下唱国歌?

常言道,莫装逼,装逼遭雷劈!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文锦居然真那么狠。第二天上学,我刚一进学校,他就堵在教室门前问我检查写了没有?

我找借口说,忘记带了。

文锦微笑着拍了拍我肩膀说,很好很强大!接着就转身离开了。

一上午都相安无事。我还以为逃过此劫了呢,结果一直到第二节下课,做完课间操以后,文锦握着麦克风站在主席台上喊我的名字,让我到旗杆底下去站着,当时我正站在最后一排和王兴聊天打屁。

一瞬间我们班的同学集体回头看我,接着是临近几个班的学生也侧头望向了我,最后整个校园里的学生几乎都把目光集中在了我身上,我当时那个窘啊!本来我想耍赖皮杵着不动的,谁知道文锦居然从主席台上跳下来径直走到我面前。

文锦严肃的说。做错事情就要接受处罚,不管干什么都有规矩,你自己去还是我找几个老师配合你过去?

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我知道这家伙肯定不是吓唬我,与其让老师把我硬拽到旗杆底下丢人。还不如我自己装个英雄,我吸了吸鼻子,大大方方的走到旗杆底下。

文锦满意的点点头,把麦克风递给我说,唱吧!

此时整个学校的学生目光全落在我身上。哪怕是我这么厚的脸皮都隐隐开始发烫了,我压低声音说,老师我错了,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文锦微笑着说,我已经给你机会了,如果你现在还不配合,我就罚你以后每天都在旗杆底下诗朗诵。

我心底骂了句,草泥马!颤颤巍巍的接过麦克风,两眼一闭,扯着嗓门就吼叫出来:“起来。不愿意做奴隶的人们!”因为太紧张,我一句还给怪调了,不少学生哈哈大笑起来。

我的脸火辣辣的烧,把文锦这个缺德玩意儿恨到了骨子里,我唱第二句的时候。王兴扯着嗓门跟我一起吼唱起来:“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接着不远处雷少强和鱼阳也跟着一块唱了起来,紧跟着我们班的一些男生跟着小声鸣唱起来,接着是半个学校的男生应和高歌,顿时间整个校园里回荡着国歌的呐吼声,我慢慢睁开眼睛,头一次觉得唱歌原来是这么有气势一件事,而且那种自豪感根本没办法用语言形容。

文锦声音很小的说,想成王,必须要胆大心细脸皮厚,还要拥有凝聚力。然后他转身朝着主席台的方向走去,头一次我觉得文锦好像也没那么可恶。

经过“国歌”事件,我彻底成了一中的名人,不光学校的男生都认识我了,基本上女生也知道有我这么朵奇葩,走到哪都有不少人指指点点的,捂嘴细语。

中午放学,我们哥几个如约在校门口碰面,正等鱼阳的时候,陈圆圆从学校里面走出来,旁边还跟着个长相挺帅气的年轻小伙,小伙应该和我们是一届的,梳着个蓬松短发,一身穿着打扮一看就是有钱人,正喋喋不休的跟在陈圆圆旁边说话,陈圆圆显然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

见到我从校门口站着,陈圆圆热情的打了声招呼,成虎,一块吃饭么?

我皮笑肉不笑的摆摆手,没时间。

那个打扮的好像个公子哥似的小伙可能觉得自己没面子了,指着我就哈哈大笑起来,这不是从旗杆底下唱国歌的傻逼么?圆圆你认识他啊?

陈圆圆一副看外星人模样的表情扫了眼他问,你不认识他?

我也满脸挂笑的走过去问他,你不认识我?现在从一中不认识我的人真有数的,敢和我这么对话的学生更是几乎没有,这小伙哪冒出来的,竟然这么有种。

青年可狂了,从我胸脯上推了一巴掌骂,你是个锤子,老子干嘛认识你?别觉得我新来的好欺负,我干哥是高二的扛大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