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 狼哥是个讲究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辉沉默了几秒钟后点点头说,我懂,对不起了三哥。

我瞬间转换出一副眉开眼笑的模样,拍了拍他肩膀说:“都是兄弟,你也了解我这个人,说话口气直,刚才没生我气吧?”

凌辉抽了抽鼻子挤出个干笑说,没有。

我点点头说,那就好!我知道你家里不宽裕,以后需要钱就直接给我开口,大钱没有,基本的学费,生活费还是没啥问题的。

凌辉迟疑了几秒钟说,三哥我不喜欢平白无故占人便宜,以前跟着峰哥的时候也是这样,他借给我的每一笔钱,我都有写欠条,而且我始终都是峰哥的兄弟。哪怕他现在离开一中了,这个不会改变。

我哈哈大笑着说,我明白,我也没打算让你和陆峰撕破脸皮啊,我意思是以后需要用钱的地方你就大大方方的找我,我当然不可能白给你钱花。总得让你帮我做点事情,咱们这算朋友之间的交易。

凌辉松了口气,朝着我感激的说,那提前谢谢三哥了。

我满脸无所谓的摆摆手,重复说:“都是兄弟,不用客气。”

实在等不上鱼阳。我们哥仨就打算自己去吃饭,本来我还想邀请凌辉一块的,凌辉可能是觉得不合适,婉言拒绝了,我也没多说什么,搂着王兴和雷少强自顾自的朝着学校对面的饭馆走去。

雷少强声音很小的问我,三哥这是打算要收了凌辉么?

我想了想说,有这个想法吧,这个家伙太阴险,要么当咱自己人,要么就彻底撵跑他,阴沟里翻船的事情,咱们千万不能干。

王兴憨笑着说,谁再阴险还能阴过你么?

我叹了口气说,文锦。

然后我们集体沉默了,文锦模样普普通通,身材普普通通,各个方面都普普通通,可是却无时无刻不给我一种压迫的感觉,尤其是每次跟他的眼神对上的时候,我就有种心里的想法好像被他完全看穿一样的慌乱,再这样被压制下去,我觉得自己真有可能发疯。

我问雷少强,最近有陆峰和林恬鹤的消息不?

陆峰辍学以后,他手里有不少人跟了雷少强,雷少强最近跟他们一直打的挺火热。

雷少强贱笑着说,陆峰不知道跑哪去了,不过我听说林恬鹤好像还在市里面,具体转到哪上学,就不太清楚了,说实话如果不是干不过这个傻大个,我真想一拳怼死他。

自从那晚上台球城的事情后,陆峰就好像彻底从人间蒸发掉了,我再也没见过他。

关于他那晚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恐龙的台球城,我也曾给他打过电话询问,不过陆峰嘻嘻哈哈的搪塞了我半天。愣是没告诉我原因,我问他现在从哪混日子呢?

陆峰很神秘的给我鬼扯了句,秘密。

我们哥仨正闲侃的时候,鱼阳满脸严肃的走进了饭馆,我赶忙问他,跑哪去了,等你一中午。

鱼阳叹了口气说,出去办了点事情。

雷少强推了推他胳膊问,到底咋地了?怎么一脸的苦大仇深?

鱼阳烦躁的搓了搓脸说,我堂哥今天上午出狱,刚才喊我去吃饭。

我疑惑的说:“刘祖峰出来了?这不是好事嘛,你咋还闷闷不乐的呢?”

鱼阳皱着眉头说。我以为是好事呢,可算再不用替他盯着那家破旅店了,结果中午到吃饭的地方一看,你猜猜都有谁?

我微笑着说,除了大老板还能有谁。

鱼阳说,狗屁。所有恶心人都见着了,大老板,刘胖子,坦克,林小梦,还有你打工的那家夜总会的老板全都在。而且几个人好像是联手了,说要争夺东城区龙头的位置,最主要的是我堂哥让我过去帮他。

我说,你咋想的?

鱼阳吐了口唾沫说,能咋想,我就实话实说不可能,告诉他,咱们现在是兄弟,因为这我俩中午还大吵了一架,三子你别怪我,如果以后你要是跟大老板翻脸,我恐怕..

我搂住他肩膀安慰说。你能回来我心里就感动的不要不要的,再扯别的就特么远了啊?然后我冷笑着问,老狼也在啊?这么大的事情,他貌似应该跟我商量。

鱼阳没好气的嘟囔,跟你商量个蛋,说白了你不就是个看场马仔么。

我长出一口气说。下午旷课吧,咱们到蓝月亮去一趟,上次老狼答应过我,做掉恐龙,他把场子分一半给我,不管是给钱还是给地方。这事都得有个说法了。

王兴抓了抓后脑勺说,还旷课?文锦可是专门说了,以后你旷一次课,就到旗杆底下唱一回国歌...

我撇撇嘴说,唱就唱呗,反正我没脸。

一帮兄弟顿时无语。我们匆忙吃了点东西,就打车往不夜城出发了,之所以选在下午去蓝月亮,是因为我知道晚上绝对抓不到老狼,自打做掉恐龙以后,老狼就好像在故意躲我,我给他打了六七个电话,他始终没接过。

夜总会这类的地方下午基本上不营业,就是服务生打扫卫生,我戴着哥几个横冲直撞走进去的时候,一个服务生正在拖地,我随口问:“狼哥在么?”

服务生点点头,我径直朝楼梯口走去,服务生赶忙阻拦我说,三哥,老板中午喝醉酒了,这会儿在休息,要不...

我微笑着说。我和狼哥的关系你还不知道么?放心,我就跟狼哥说两句话就走。

不理会服务生的劝阻,我直接推开老狼的办公室,老狼当时正压着个年轻姑娘在办公桌上干那种事儿,看到我们突然进来,老狼吓了一大跳。赶忙爬起来提裤子。

我没有任何回避的意思,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这对狗男女穿衣服。

女人穿好衣服就快速跑出门。

老狼尴尬的穿好衣裳,有些埋怨的问我,小三你这是什么意思?有啥事不能提前打个电话么?

我乐呵呵的坐到办公桌上说,我打电话狼哥也得有功夫接才行啊,狼哥是大忙人。我理解,所以只好登门拜访了,对了狼哥的腿伤好了?我看刚才那激情四射的模样,想来应该是没问题。我说话的时候,斜眼看向老狼的大腿,就是在暗示他恐龙的事情。

老狼揣着明白给我装糊涂,干笑两声说,这几天事情比较多,就没带那部手机,不好意思啊兄弟,我的腿没啥大事儿,土枪装的都是钢珠子,就是蹭破了点皮,兄弟找哥哥啥事?直接说。

我一屁股坐到老狼的办公桌上说,那狼哥我就不藏着掖着了,恐龙死了,这事你肯定知道的对吧?

老狼吐了口唾沫,一副解气模样的说。死的好!老天爷总算开眼了,哈哈!

我也跟着他一块笑,笑完之后,我接着说,不过不是老天爷开眼的,到底怎么回事。我觉得以狼哥的聪明绝顶肯定能想到,我直入主题吧,您是打算分我一半蓝月亮还是准备给我拿一笔钱?

老狼眉头紧皱,一脸不解的说,兄弟你说什么呢?什么分一半蓝月亮,拿钱的,我怎么听不懂啊?你中午不会也喝多了吧?

我的脸色立马冷了下来,盯盯的看着他问,狼哥是想给我耍赖呗?

老狼拍了拍后脑勺,哈哈一笑,从抽屉里取出来一沓钞票,拍到桌子上说,兄弟是不是最近手头不宽裕了?这点钱拿着花,不用还的,算哥哥的一点心意。

我瞄了眼桌上不到一千块钱的钞票,顿时笑了出来,随手抓起烟灰缸狠声说,你特么玩我呢?

老狼平静的耸了耸肩膀说。三子咱们说话办事要讲良心,哥哥对你怎么样,你不是心里没数吧?你缺钱哥哥给你拿点,嫌少,我就再给你添点,你这一言不合就动手是什么意思?真欺负狼哥从不夜城混了这么久,是混假呢?来,要能耐今天你整死我,弄不死我,你在崇州市的日子也到头了!

老狼说话的嗓门骤然提高,“啪”的猛拍了一下桌子,从办公室外面呼啦冲进来一大波拎着片刀的混子。

我连续深呼吸两口,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挤出抹笑容,朝着老狼竖起大拇指说,狼哥好样的!这个人情我记住了!

老狼眉飞色舞的咧嘴一笑,又从抽屉里取出一沓钞票递给我说,这是你上月的工资,虽然没来几天吧,哥哥还是给你结个满月的,我对你可是仁至义尽了,咱们做人那,得学会感恩。

我点点头,一把抓起钞票,冲着老狼皮笑肉不笑的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说,狼哥是个讲究人,以后走夜路的时候多带点帮手,不定啥时候...嘿嘿嘿,你懂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