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 治庸医/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顿时乐了,没想到那老乡还真是个实惠人,刚说了有钱肯定还我,这才不到二十分钟就给我打来电话,推了推王兴哥几个说,看着没?还是咱们老家人讲究啊。

王兴他们起哄非要跟我一块去看看到底是个什么人物,我心想不能伤了他自尊心,就说:“待会我先去,你们跟在我后面看两眼啥情况就得了,毕竟不是啥光彩事儿。”

于是乎我率先走出网吧,钻进那条胡同了,正来回转着脑袋找他人在哪,我后背就又被人给顶住了,还是那把匕首,还是相同的位置。他对我说:“大哥,不好意思,钱不够还得再借三百。”

我当时真特么尴尬了,朝着他说,哥们你不能觉得我好欺负,就壳着我一个人往死里打土豪啊,况且我这钱是用来交学费的。

我的话让对方可能有点不好意思,他犹豫了下说,要不你再借给我二百可以么?我姐姐病了,用这钱救命,对不起了...

巷子口,王兴他们几个损友蹲在地上已经笑喷了,把我窘的恨不得马上找个地缝钻进去,刚才还屁颠屁颠跟人炫耀我碰上个讲究人,谁知道是这个结果。

看到王兴他们从胡同口哈哈大笑。那家伙捅在我后腰上的匕首稍稍有些哆嗦,有些紧张的吼,不许笑,谁特么再笑我就弄死他!

这群损友是真不把我的命当成一回事,眼瞅人家拿刀顶在我后腰,仨人一边捧腹大笑,一边顺手从路边抄起搬砖径直就走了过来,我赶忙喊叫,你们疯了吧?没看着狗日的拿匕首盯着我呢?

雷少强嘴里叼着根烟坏笑说,三哥你胆子啥时候变这么小了?让根雪糕棍给吓得不敢动弹。

雪糕棍?我扭头看了一眼,肺简直都要气炸了,没想到背后那混蛋居然拿根雪糕棍讹了我三百,我回过头朝着那小子的腮帮子就是一拳头,单手揪住他的头发就按到我膝盖处,“咣咣”猛磕了两下。

王兴他们攥着板砖,围住那个壮小伙后背披头盖脸的就是一顿狠拍,打了五六分钟后,我吐了口唾沫骂,把老子的三百块钱交出来!

被我们揍的那家伙,大概真有一米八多,剃着个半长不长的锅盖头,长得虎头虎脑的,就是皮肤特别黑,感觉跟从煤窑里刚挖出来似的,一口大白牙显得格外的耀眼。看模样可能比我们还有稍微小一点。

被我们拍的满头都是血,那傻小子仍旧抱着我小腿死不撒手的哀求,大哥求求你再借给我二百块钱行不?我明天就去找工地干活,只要有钱了,一准还你,我姐姐病的很难受,求你了。

看他可怜兮兮的模样,我心底所剩不多的同情心居然被狠狠的碰触了一下,我吸了吸鼻子说,你父母呢?

他很没出息的哭了。哽咽着说,我妈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就跟人跑了,我爸前段时间在工地上干活从楼上摔下来也不在了,我只有这一个姐姐,求求你可怜可怜我吧。

他说的别的我都没任何反应。唯独那句“他妈跟人跑了”,像是一块巨石似的狠狠撞击了下我的心脏,我妈在我上小学时候就跟人跑了,我能明白那种没有娘心疼的难受,我长出一口气说。你起来吧,带我一块去看看你姐,缺多少钱,我帮你出。

长这么大我基本上没干过啥好事儿,因为从小我就明白一个真谛“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从小我的梦想就是当个恶人,可是今天碰上个跟自己身世差不多的家伙,我怎么也坏不起来了。

他抽抽搭搭的从地上爬起来,走在前面给我们带路,我忍不住呵斥了一句,挺大个老爷们哭个JB毛,丢人不丢人?你要再特么掉眼泪,这事儿老子就不管了。

他赶忙拿手背使劲蹭了蹭脸上的血泪说,不哭了,对不起大哥。

我没好气的问他,你叫什么?

他咳嗽两声说,我叫钟德胜,大哥你真是好人。

跟着他走到学校背后的一片民房区,蜿蜿蜒蜒的走了好几条胡同,我心里正寻思这家伙该不是给我耍什么心眼的时候,钟德胜指了指前面一间破旧的小诊所说,我姐就在里面,医生说还得二百块钱。

王兴吐了口唾沫说,这鸡毛诊所看个病还要五六百?你姐得的啥病啊?

钟德胜摇了摇脑袋说,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姐早上难受的都下不来床,一直说头晕,中午还吐了好几回,我才把他背到诊所来的。医生刚开始说五百就能看好,刚才又说用的药比较贵,所以需要加钱,不加钱就不给看。

说着话钟德胜的眼圈就又红了,我皱着眉头呵斥他,不许咧嘴。

钟德胜赶忙使劲抽了抽鼻子把眼泪给硬憋回去了,不用进诊所我都知道,钟德胜肯定是让里面的不良医生给骗了,这种小诊所治个头疼脑热估计还凑合,如果真是什么大病,打死他们也不敢接手,我估计他姐也肯定没得啥重病,医生就是诈唬钟德胜的。

看我们从门口杵着不动弹,钟德胜弱弱的推了推我胳膊说,大哥你能不能...

我回过头问他。你学习肯定不好吧?

钟德胜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初一就辍学了,跟着我爸在工地上干活。

我说,难怪!你就在外面等我们吧,我保证你姐啥事没有。

冲哥几个使了个眼色,我们一块掀开诊所的门帘就走了进去,这是一间小到令人发指的诊所,满打满算不足二十平米,整个屋里弥漫着一股难闻的药味,靠近左边墙角的地方摆放了几台货架子。堆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中西药,右边墙根摆了两张单人床,一个年轻女孩正微闭着眼睛躺在床上轻轻呻吟。

正中间是张掉漆的土黄色办公桌,一个挂着茶色眼镜,身上披件脏兮兮白大概的中年人正美滋滋的在抠脚丫。看到我们几个进来,那中年人赶忙床上鞋拖着长音问,谁不舒服啊?哪不舒服?

我估摸这家伙不是个招摇撞骗的二道贩子,就是个粗懂一点医学知识的江湖郎中。

我皱着眉头说,你是医生?

中年人还挺横,呲着一口大黄牙跟我叫板,我不是医生难道你是啊?

我指了指床上躺着的年轻女孩问,她什么病?对了你有医生从业证么?

中年人“腾”一下站起来,指着我喊,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

王兴拎起办公室上一个人体模型的骷髅架子照着那中年人脑袋“咣”的就是一下。恶声恶气的吓唬,再特么叫唤弄死你!听明白没?

中年人嗷一嗓子就往门外跑,雷少强揪住他的衣领,抬手“啪啪”就是几个嘴巴子,一把抓起垃圾桶里的针管子顶在中年人的脖颈冷笑,别乱动哈,我手本来就容易哆嗦。

中年人立马老实了,哭丧着脸说,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我邪笑着再次指向病床上的女孩问,她到底什么病?多少钱能治好?

中年人苦着一张脸说,就是普通的肠炎加上重度中暑,其实没啥大问题,五十块钱的药就差不多。

我甩手就是一巴掌抽在他脸上骂,不用五十块钱的事儿,你讹五百不算完。还非要再强迫人家弟弟去拦路抢劫?你的医德呢?草泥马,脑袋上“悬壶济世”四个字写给狗看呢?

听到里面的打斗声,钟德胜着急忙慌的跑进来,一头雾水的问我,大哥,你们这是干什么?

雷少强笑嘻嘻的说,给你姐治病呢!

我揪住中年人的脖领说,抓紧时间干你该干的事儿,快点!如果你敢耍花招,老子就剁了你的手!

中年人吓得赶忙开始配药给女孩打针。钟德胜就算再傻,此刻也看明白是怎么回事,眼睛一红,泪水就掉了出来,朝着我点头哈腰的鞠躬,谢谢你大哥,我肯定把欠你的钱还给你。

我微笑着说,不用谢,你现在不是缺钱么?想不想挣钱?如果想我待会给你个地址,你去报名当服务生,绝对比工地上挣钱,而且还体面,你去不去?不过必须得答应我个条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